白术

我摊开心中愁,你只见眼前秋。


乐乐问再睡一夏你是谁?
大孙这时候要是豪气冲云天地大喊一声:我是你爷爷!
该多好……
(看了多少次还是觉得扎心……该死的虫爹非得一对生离一对死别才好……)

知道这首歌是看了b站上一个林乐党的婚礼茶会同人。感觉挺温暖,不只是单纯的暖,而是用简单的歌词叙述一个不简单的故事,然而故事的主人公却很单纯。单纯的失意,单纯的相遇,单纯的相知,单纯的相伴,单纯的交付,只愿所有的双人故事都这样平淡温馨。我心目中的乐乐和老林也一定是这样过来的,无关爱欲,只有陪伴与扶持。这是一首想让你听故事的歌。

最近楚all的文怎么那么多?难道真是因为女王过了个生日所以长大了?但这才是我心目中和谐的联盟氛围,反正大猫座的我还是要祝福女王早日上遍全联盟(的男性),为bg打call~~~顺便问一下,沐沐啥时候也能上遍全联盟捏?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6)+鬼妈妈paro


(6)梦境里的双核

有句话说得好:人不走运喝凉水都塞牙。

宋奇英祈祷刚到一半,张新杰推门而入。所以当时,张新杰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

霸图战队未来的接班人,一脸虔诚地跪在垫子上,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面前则放着一个巨大的石不转手办,它的周围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圈蜡烛,昏暗的房间里,浓烈的熏香,跳跃的烛火映在宋奇英明暗不定的脸上,那效果,十分拔群。

张新杰在门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以参加迷信活动的罪名扭送宋奇英去韩文清那里。

“您就是不相信我!张佳乐前辈失踪是有原因的!”宋奇英在张新杰手下来回挣扎,没用,张新杰练过的。

张新杰当然无视他的抗议。

于是当晚,宋奇英和张新杰换了床,改成跟自家队长睡一屋。

韩文清对小孩子干的事儿不感兴趣,也没罚他,只是不让宋奇英出门而已。毕竟张佳乐现在下落不明,万一再把宋奇英丢了,那就麻烦了。

韩文清坐在右边的床上,看书;宋奇英躺在左边的床上,抱着石不转手办,气鼓鼓。

他从没这样觉得副队长不讲道理过。

憋屈。

但是宋奇英清楚,光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于是他决定,今晚再去偏厅一次,检查那扇小门。

门开了的事实其他队员都不知道,至于二位队长,他没告诉过,大概也不知道,所以,他只要等到队长和副队都睡下了,再溜出去就可以了。想到这儿,宋奇英翻身看了看床头上放着的百花缭乱玩偶,他甚至觉得,这就是张佳乐对自己发出的求救信号。

他或许是疯了,但是疯就疯了吧,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到十一点,韩文清关灯了,然后两人钻进各自的被窝,宋奇英开始了等待。黑夜中,宋奇英睁着眼睛死盯墙上的荧光挂钟,从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就这样一直等着,两个小时过去了,凌晨一点了。

宋奇英屏住呼吸,悄悄地看了看队长那边,应该是睡着了,于是悄咪咪地摸下了床,踮着脚一步步挪向门口。

出门了!宋奇英反手轻轻关门,站在门外长出一口气,此时四下一片寂静,他特意梗着脖子望了望张新杰那边。嗯,肯定是睡了,他在想什么?

宋奇英凭着记忆走向偏厅,直到一直走到了墙边,他才敢打开手机,屏幕的微光照亮了面前的一小片墙面。

就是这里了。宋奇英的手指顺着冰冷的墙面摩挲着,碰到了一处缝隙,果然是那扇小门。

宋奇英跪在门前,盯着那扇门,呼吸急促。

奇怪,他为什么会对一扇门这么紧张?

甩甩脑袋,把那些混乱的想法通通丢掉,他握住了小门的把手,门轻轻地开了。

然后,他看到了门后的景象,呆住了。

后面有一条通道。

没错,是通道!宋奇英使劲儿揉着眼睛,还用手轻轻戳了戳那条看上去很柔软的,像是游乐场里容纳儿童爬过的软管一般的通道。

实在的触感,不会错。

张佳乐失踪的时间是昨晚,而通道出现的时间也是晚上。张佳乐不是在这座公寓内走丢了,而是……在这条通道里走丢了。

宋奇英瞬间料到自己若是爬进去,会是什么后果。

宋奇英坐在通道口,回头看了看依旧安静的走廊,要不要叫人来呢?宋奇英想,副队长一定不行,走得最近的前辈就剩队长和林敬言前辈了,但是现在回去叫他们,回来的时候通道不在了怎么办?宋奇英看着那条泛着莹莹幽光的,钻石洞穴一般的通道,下了狠心。

宋奇英先撤了出来,在偏厅的壁炉里找到了一块木炭,然后用它在偏厅的桌上留下一行字:小门后有夜晚洞穴,我进去找张佳乐前辈了。——宋奇英

宋奇英觉得这下没问题了,然后返回小门,义无反顾地爬了进去。

是幻觉吗?他觉得自己爬过的地方正在一点点萎缩?

通道很柔软,甚至比他房间里的床都软,然而宋奇英一刻不敢停留,迅速地爬过了通道,不久后,他面前出现了一扇小门。

宋奇英停下,这里应该就是尽头了。轻轻一推,门开了。宋奇英爬出那扇门,站起来一看,瞬间怀疑自己在做梦。

门里是和公寓一样的偏厅。

他又爬回来了?不可能啊!

但是这里的确是公寓的偏厅,没有错。宋奇英看着桌上留着的那行炭字,手开始颤抖。

这是什么?鬼打墙?

如果自己能回去,宋奇英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副队长好好辩论一下迷信活动。

“喵!”

公寓里突然传来一声猫叫。

宋奇英吓得浑身一哆嗦,那猛的一声在寂静的屋子里很是惊悚。他顺着猫叫的方向一看,偏厅外一处地面是发亮的,说明有人在,而且开着灯。

或许是被这熟悉的装潢蒙蔽了吧,宋奇英把手放在桌上轻轻扣着,估计这里的装潢要是和战队一样,他就直接回屋去先换身衣服了。没错,他感到不是那么害怕了。

宋奇英迈开步子,朝着有猫叫声的屋子走了过去。

亮着灯的屋子只有那一间,是一楼临时作训练室的那一间房。训练室会有猫吗?宋奇英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人就已经到了训练室门口了。

偌大的屋子里,黑屏的显示器依旧摆得整整齐齐,可是角落里,却有一台显示屏还亮着,宋奇英绕过几张桌子,看到有人背对着他,猫在桌子前面,不知在干些什么。

宋奇英屏住呼吸,一步步朝那人走了过去。要是队里的前辈,那倒是没什么可怕的,但是这个人……

突然,宋奇英身边快步走出了一人,把他吓了一跳。那人看都未看宋奇英一眼,径直走向电脑前,伸手拽住电脑前那人的衣领,老鹰抓小鸡一般把他提溜起来了。

“啊啊啊孙哲平你个混蛋!”那人被抓了衣服,开始嗷嗷乱叫。

孙哲平!宋奇英第一个反应是捂嘴。曾经的第一狂剑士,孙哲平?

然而待电脑前那人转过身来,宋奇英愣了。

“张佳乐前辈?”

不对!相貌很是相似,但看着要年轻很多,而且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这到底是谁?

被叫孙哲平的人一松手,张佳乐就掉回了电脑椅上。

“你明知道我半夜在这里还故意吓我!孙哲平你闲的蛋疼啊?”年轻的张佳乐摸着脖子骂他。

“你大半夜不睡觉跑训练室来修仙,你蛋疼我蛋疼?”高个子的少年在他身边坐下,伸着脖子去看张佳乐研究的东西。“看啥呢?”

“我去不能给你看!”张佳乐张开胳膊保护桌上的东西。然后不出两回合,就被孙哲平撂到一边去了。

“‘繁花血景’配合失误统计?合着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搞这个?”孙哲平摇着手里的小本本,一脸不可置信。

“那你以为呢?”张佳乐瞪着眼睛,“谁教你一天就知道埋头训练,连技术分析都不做,出了错都不知道总结!”

“我没有不总结。”孙哲平看着他眨眨眼睛,“看你一天到晚老是神神叨叨不知道研究啥,我不忍心打扰你呀。”

“滚吧你!”张佳乐爆粗口,“你要是肯下苦工就有鬼了。”

“我怎么不肯下苦工了?”孙哲平这时候倒是不生气,胳膊撑在桌上,好脾气地听着张佳乐控诉自己的N条罪状。

电脑前的二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宋奇英的存在,但宋奇英看着看着,已经全看明白了,此时背后一片冷汗。

他……穿越了……还穿越到了第二赛季张佳乐还在百花战队,与第一狂剑孙哲平共创“繁花血景”组合的那个年代。所以……这里其实不是霸图租下用于特训的城堡公寓,而是……位于K市的百花战队?!

电脑前的两人仍在讨论着,宋奇英却一身身出冷汗,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幸好手下及时抓住了一个椅背。

“喵~”

又是一声猫叫,然而这回,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宋奇英一低头,只见自己脚边不知什么时候蹲了一只雪白雪白的猫,那只猫的毛很短,而且修剪得一丝不苟,浑身上下的毛发宛如一匹光滑的绸缎,猫咪瞪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两眼凝视着他,平添一股沉稳淡然的气质。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宋奇英颤抖着问他,只希望这只猫不要上来就挠他。

然而并没有,眉清目秀的猫咪看着自己的神情是那么专注,仿佛要看出什么东西一样,许久,它又“喵”了一声。

宋奇英被这只猫整的莫名其妙,一抬头,电脑前刚才还在的两人此时就像烟一样,不知什么时候散了。

“张佳乐前辈!”宋奇英喊了出来,就在这时,身后的大门“咔哒”一声锁上了。

宋奇英连忙扑到门边,用力拽了拽把手,纹丝不动,又锤了门扇好几下,也不见开。

完了,被锁了。

然而他要知道自己是被锁在了哪里,是霸图的训练室,还是百花的训练室。还有,张佳乐真的在这里吗?如果不在,自己刚才看到的又是什么?

是……回忆?宋奇英猛地想到,他看到的是年轻时代的他们,而且是深夜的百花训练室,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只可能是张佳乐,或是孙哲平。

如果是这样,那现在,他是被困在张佳乐的记忆里了?宋奇英摸了摸门锁。孙哲平这位老前辈他只在张佳乐给自己的照片里看过,是刚才那个年轻的样子没错,但是大神真人他可没见过,所以记忆……应该不是他的吧?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五分钟,训练室内外一片寂静,只有灯还亮着,仿佛刚才根本就没人一样。除了……这只猫。

宋奇英蹲下,与它平视。“喂,我说你是哪儿来的啊?也是张佳乐前辈养的吗?”他问。

猫不说话。

宋奇英此时无比想念梦中对自己说话的石不转,以及……副队长。

“完了……他们明天就会发现我也不见了。”宋奇英顺着墙缓缓坐了下去,那么,下一个发现小门并且爬进来的人,会被困在他宋奇英的记忆里吗?

“哈,我的记忆?我又不是大神又没有和别人组过组合,我会有什么记忆?或者说……难忘的记忆?”宋奇英颓然,看着自己身边那只稳重的猫,他现在只想抱着它哭。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宋奇英开始后悔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待在韩文清屋里?至少不会被困吧?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这真是张佳乐的记忆,那么制造记忆的人,会忍心把他困在这里吗?

宋奇英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他站起来,先是大喊“张佳乐”好几声,半个回应都没有,于是他朝那台亮着的电脑走了过去。

普通的Windows桌面,然后就是一些百花战队的训练系统。此时宋奇英也顾不上窃密什么的了,直接进了QQ,登陆上自己的账号,然后编了一条“救命我在小门的世界里!张佳乐的记忆困住我了快来救我!”的消息,发到了霸图战队的群里,然后开始等。

此时电脑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十五分,跟那边的时间一样,所以这个时候霸图群里的头像无一例外都是灰的。宋奇英一边等待,一边顺着大家的账号界面看过去。

“噔噔噔噔”,有账号登入了。

宋奇英一个激灵,连忙滑上去一看。

【石不转】加入聊天。

宋奇英懵了。
这……真是闹鬼了。

石不转(1:16):跟着他走。

他?什么他?宋奇英环顾四周,身边只有那只眉清目秀的猫而已。

“你……该不会……”宋奇英也不知道说啥了。

白猫“喵”了一声,姿态婀娜地踏着精准的步子走向窗边,然后在宋奇英瞠目结舌的注视下,用前爪优雅地把窗户扒开一人宽的宽度,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跳了下去。

宋奇英扑到窗边,草坪覆盖的地面上空无一物。

“好吧,既然你是副队长派来的,我就信你一次吧。”宋奇英嘟囔着,刚要跳下去,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对着屏幕上百花战队的训练软件拍了张照,留作证据,这才收起手机,来到窗边,一跃而下。

TBC.

【about霸图的脑洞】


张副队吃饭不说话

导致全霸图吃饭都不和他坐一起

连老韩都这样

那么……

霸图出去吃火锅副队不是爽歪歪?

独占一锅啊……

最近全职的脑洞真是要突破天际了……
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

看了红楼之后满脑子都是哭唧唧的痴情宝玉张佳乐和多愁善感温柔似水美人林敬言……这踏马都什么鬼……

但我觉得带感所以还是要写。(头顶一把韩队的四十米长刀)

好吧微林乐,双花林方党叛变一秒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这是一个沉痛的清晨。

张佳乐前辈荣获职业生涯第四个亚军的清晨。

今天早上的惯例是复盘,然而到了点,霸图战队会议室里少了一个人。
 
“啥?你说的是真的?”

张佳乐抓住白言飞的手,“腾”的从床上做了起来。

“老林真的要走?”

“不确定啊,我刚才路过他门口就看见他收拾东西呢。”白言飞一脸懵逼。

“老林要走……为啥呀……”张佳乐眼神空洞。

“如果是真的,那就说明林敬言前辈年事已高,实在得退役了。”白言飞支支吾吾。

“老林得退役了……他要走了……”张佳乐自言自语。

“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直愣愣地往后一倒,晕了。

“快来人啊张佳乐晕啦!!!”
 
半小时后。

(此处忽然红楼体对话)

秦牧云(对白言飞):你方才和我们佳乐说了些什么?你瞧瞧他去,你回韩队去,我也不管了!

(宋奇英进来看见问怎么了)

秦牧云(定了一会,哭道):不知言飞大大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也凉了,副队长掐了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连副队长说话都不好使了,只怕这会子都死了!

(奇英一听此话,顿觉眼前金星乱冒,头上晕眩脚下打飘,不得已跌坐在一旁椅子上,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

(白言飞一见,急忙上来给捶背)

宋奇英: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秦牧云:你到底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了,他只怕就醒过来了。
 
(韩文清进)

韩文清:你这小蹄子,和他说了什么?

白言飞:并没敢说什么,只不过几句顽话罢了。

秦牧云:快快!快把林敬言前辈叫来!
 
(张新杰带林敬言进)

(张佳乐见林敬言,方“嗳呀”一声,哭出来了)

张佳乐(抓林敬言):你要去,连我也带了去!

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儿!

秦牧云:还不是这个该死的!愣说林前辈这个赛季便要退役了,不然这呆子何苦成了这样?

张新杰(对白言飞):你素日里最是个聪明伶俐的,又知他是个呆根子,干白的哄他做什么?
 
(张佳乐见桌上放一轮船模型,抓住便扔)

张佳乐:那莫不是他们的船来了,来接林妹妹走了?快!赶了,都给我赶了!

(张新杰抢救模型)

韩文清:拿出去!
 
(林敬言无奈,握张佳乐手)

林敬言:罢了罢了,那个说要回家了?这儿就是我家,你要我上哪儿去?

张佳乐(哭唧唧):你莫不是乘船要回金陵了?

林敬言(叹气):我与金陵再无瓜葛,留在此地已是心满意足。林某如今能有这般造化还得托韩队长高福,对于你们又岂有二心?乐乐你这样说,莫不是成心让林某心寒?

(秦、白、宋哭)

张佳乐(泪眼朦胧):这般说来,你真的不走了?

林敬言:不走,入队之时我林某便终生是霸图的人了。

张佳乐:林妹妹……你……你果真还是放不下我们这几个崽子……

(秦、白、宋继续哭)
 
(是夜,张佳乐睡去,必从梦中惊醒,不是哭了说林敬言已去,便是说有人来接,每一惊醒,必得林敬言安慰一番才罢,林敬言便如此在张佳乐床边守了一夜,张佳乐方才慢慢好了起来。)
 
完。
 
PS:忽然想起林敬言是南京人,林妹妹也是江苏人,林敬言姓林,林妹妹也姓林,这之间……

西安这边受四川地震波及,有震感。
站在小区里的我不正经地还在想全职的段子……
所谓给命都不要的大概就是我这样……

8月8日晚:虚空战队训练室

李轩:小盖!兆蓝!地震了!快跑不要管我!
盖才捷+葛兆蓝:队长!
李轩:快!走!我掩护,你撤退!
盖才捷:队长!我们一起走!
李轩(哽咽):才捷……兆蓝……一定要撑起虚空的未来啊……
吴羽策(跷二郎腿坐在电脑前咂烟)
盖才捷:副队长!你怎么不跑?
吴羽策:习惯了,西安这地方邪,回回闹余震,没事儿。李轩呢?
葛兆蓝:以血肉之躯扛大门呢。
吴羽策:傻逼……

李轩,你一定是个假西安人。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阿坝度过难关,一切都好。)

当下一代离家出走


脑中又有一个脑洞:

论:联盟下一代中谁的心最脏?
答:或许还是宋奇英。

Paro:当下一代们离家出走了

①雷霆:
肖时钦:妍琦出走了,离家之前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你的,有线索吗?
宋奇英:按照她的性格,八成就在雷霆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了,您回去排查所有附近宾馆,总能找到。
某日荣耀日报:据本报独家专访,某著名战队一年轻女队员疑似与同伙就近开房设置黑印刷窝点,私自贩售不良内容书籍,后经战队成员现场抓获,供认不讳,目前正在进一步接受思想教育中。

②百花:
于锋+哭哭啼啼的邹远:信然离家出走了,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你的,有线索吗?
宋奇英:建议您二位马上启程去呼啸,找唐昊前辈。
荣耀日报:据本报独家专访,某西南地区地方站队成员私自离开训练岗位搭乘东去火车欲寻找前负心流氓职业前辈,后被现任队长于火车站抓获,已收押归队。

③蓝雨:
喻文州:翰文离家出走了,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你的,有线索吗?
宋奇英:赶快找黄少天!
荣耀日报:据本报独家专访,某南方著名战队年轻成员经副队长教唆,欲北上前往北京寻找同职业手速达人前辈私自决斗,后经队长手机定位找到副队长,二人于副队长房间内被抓获。

④微草:
王杰希:孩子丢了。
宋奇英:不着急,您给兴欣打电话。

⑤兴欣:
叶不羞:孩子丢了。
宋奇英:不着急,您在兴欣和微草中间画条线,中心店附近找家宾馆,指定能找到。

荣耀日报:据本报独家专访,某首都著名战队与南方某著名草台班子战队的两名年轻队员欲于外地一家旅馆私下相会,后经各自战队队长联合搜寻并抓捕归队,据可靠消息,此次会面还引发了两名队长的私下斗殴,本报记者将进一步持续报道。

⑥新嘉世:

荣耀日报:据本报独家专访,某南方著名东山再起战队队长,失踪三日后才引起队员注意,并在某山东战队队员帮助下于自家大门外找到,同时发现的还有某南方著名草台班子战队队长,据草台班子队长称,该名队长是被他打晕送回来的。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5)+鬼妈妈paro


(5)一个假副队长
 

宋奇英后来在张佳乐的训练位上找到了一个布偶娃娃。
 
一个长得很像百花缭乱的娃娃,怀里抱着自动步枪,头顶上还有一朵小花。
 
这不是百花缭乱的周边,而是和他的长河落日一样的布偶娃娃。
 
唯一的区别是,宋奇英拿到了娃娃后安然无恙,而张佳乐,却神秘失踪了。
 
哦不,也不是神秘失踪。宋奇英看向偏厅里那扇乳白色的小门。
 
他看过了,门后只是一堵砖墙,什么也没有,怎么看都不像能进去人的样子。
 
所以……这娃娃,还有这扇门,究竟有什么关系?
 
梦里,是石不转两次前来告诫他不要走进那扇门的,看来就是这个半人高的小门没错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石不转?这跟张新杰有什么关系?
 

张佳乐消失,早上的训练也就取消了,全体队员在韩文清的安排下分散开来寻找张佳乐,此时张新杰正带着几个队员从公寓外面回来,一无所获。
 
张新杰路过偏厅的时候,看到了坐在门口,怀抱着两个布娃娃的宋奇英。
 
张新杰皱眉。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一个人在这里玩娃娃。”
 
“这是张佳乐前辈失踪之前留下的。”宋奇英把百花缭乱的娃娃递了过去。
 
张新杰接过,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表示并没有发现什么。
 
“还有这个,也是张佳乐前辈在门口捡到然后送给我的。”
 
张新杰看着两个脏兮兮的娃娃,问道:“我看不出这和张佳乐的失踪有什么联系。”
 
“我也不觉得。”宋奇英眨眼,“我只是觉得,这两个娃娃出现得很诡异,既然是捡到的,那为什么会恰好在这里?”
 
“你确定这不是其他人的恶作剧?”
 
“我确定。”宋奇英直视着他的眼睛,“就像前天晚上系统出的bug一样。”
 
“那并不是bug,奇英。”后者以同样沉着的眼睛望着他,“只不过是一次系统更新。”
 
“这里发生的怪事够多了副队长!”宋奇英一下子急了。
 
“先是系统莫名其妙出了问题,后来又是我做的怪梦和这两个更怪的娃娃!然后就是张佳乐前辈失踪了,然而你们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战队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加训?为什么?为什么连个能为我解答的人都没有?而且为什么是我?”
 
待他喊完,张新杰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古井无波的眼睛里掀不起一丝波澜。
 
两人都在沉默。
 
“您要是再不说话……我只能怀疑您是假的了……”宋奇英脸色苍白地说。
 
“第一,”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关于战队为何要到此训练的原因,正如韩队长所说,坏境好,并无其他原因;第二,系统的问题我也已经解释过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致电技术部询问;第三,你做的怪梦缺乏现实依据,不需要进行考证;第四,关于你手中的娃娃,需要在队员中进行调查,会耗费大量时间,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张佳乐前辈,人员失踪,在24小时之内是最佳救援时间,请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平静如常的语气,但是傻子也看得出,张新杰不高兴。
 
宋奇英瞪着这位平日里他最敬重的副队长看了半天,慢慢地吐出俩字:“没有。”
 
“那么请你现在就返回客厅,听从队长安排寻找张佳乐。”
 
说完,张新杰扭头就走。
 
宋奇英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未这么憋屈过。
 
“为什么偏偏是石不转……”宋奇英低下头嘟囔着。
 

救援小分队又搜索了一下午,连根张佳乐的毛都没找到。
 
宋奇英这孩子认真,然而倔起来那也是相当认真,说不找就不找。于是他在客厅里坐了一下午,以实际行动向张新杰抗议。
 
可惜抗议无效,张新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偶尔查阅一下队规的惩罚制度,摆明了,等这事儿完了再跟你算账。
 
我仿佛拥有一个假副队长。宋奇英抱着娃娃想。
 
失踪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24小时,客厅里,林敬言用颤抖的手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方表示公寓位置过远,赶到得明天早上了。
 
于是这一晚公寓里的气氛有点压抑。
 
一干战队成员围坐在桌边吃饭,然而能吃下去的却没有几个,宋奇英仍旧怀抱着娃娃,发呆似的盯着餐桌上张佳乐带回来的雪花球。
 
林敬言忧心忡忡地看着宋奇英,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韩文清,对他小声说:“小宋这孩子怎么了?魔怔了?”
 
韩文清不答,看了一眼宋奇英,便探身取走了桌上的水晶球。
 
宋奇英这才移开眼睛。
 
“吃饭。”韩文清说。
 
“哦。”宋奇英应道,依旧抱着娃娃不动弹。
 
林敬言凑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宋奇英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小宋啊……你这是怎么了?”林敬言问。
 
“林前辈……”宋奇英慢慢扭过头来看着他,“您相信梦吗?”
 
“宋奇英。”饭桌上从不说话的张新杰开口了。
 
宋奇英看了他一眼,握起了筷子,吃饭。
 
“副队长,这怎么回事儿?”林敬言也茫然了。
 
“如果一个人想要说服别人,那就应该拿出行动来,而不是说没有意义的空话。”张新杰把胳膊撑在桌上,握着双手,眼睛看向窗外。
 
“腾”的一声,宋奇英起身,离席走了。
 

当晚,宋奇英的房内。
 
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透进皎洁的月光,把粗糙的木地板照成了一条银色的河流,屋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明亮唯美。
 
整洁的床铺上,放着一个一脸严肃的石不转手办,是宋奇英在去年漫展上专门乔装买来的限量版,特大号的。
 
石不转手办的前面,放着宋奇英的账号卡。
 
床前放着一个软垫,宋奇英一脸严肃地坐在垫子上。
 
开始祷告。
 
同时在心里闪回石不转在比赛场上的各种英姿,包括拎着十字架抡鬼剑士。
 
这不是迷信,这是实际行动。宋奇英在心里告诫自己,然后点上睡眠熏香,爬上床躺下。
 
等待着与那个人的梦中相见。

TBC.
 
ps:宋奇英:据说现在遇到少女和孩子走丢的情况可以不用等24小时!

        林敬言:你觉得咱乐乐是少女还是孩子?

联盟最幸福的孩子


脑中忽然冒出一个梗:
 
论全联盟哪家孩子最幸福?

不是英杰也不是一帆啊!

霸图宋奇英啊!

作业不会找张新杰;
学校打架找韩文清;
家长签字找张佳乐;
开家长会找林敬言。

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