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全职对战向试写

【原著对战向+技能试写+原创账号×1】

写在前面:
        嗯……这是新人第一次开坑,就选了个相当不好干的活儿,但是本着对本家战队深沉的爱以及对霸图未来接班人的殷切期盼,我打算突显一下宋奇英小朋友卓略的战术思想。职业选择上没什么想法,或许以后还会写拳法家虐战斗法师虐阵鬼虐弹药专家等等。要是问我为什么选拳法家?那是因为我对韩队爱得深沉啊!(递钱包)

(新人渣文笔,对战过程不专业,欢迎指正,还有轻拍……)

拳法家:长河落日——宋奇英
召唤师:踏莎行——?(男的女的都没想好)

地图:丛林迷雾(详见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特点:森林地形,南北狭长,迷雾掩护

       “哪里见?”
       “中路。”
       简短的招呼之后,召唤师先拳法家一步向前移动,行进途中便开始了吟唱,以自身为基点向左右两边放出冰火两只小精灵,竟是提前放了召唤兽。
       说了中路就是中路,对方不可能耍诈,以移动速度为基础的判断上,提前召唤是唯一的办法。
       丛林迷雾,对远程职业相当不利的地图,某种意义上讲对召唤师也是一样,如果对方有意消耗,那可是相当难受的一件事,优秀的潜伏者可以利用灌木丛进行长时间潜伏不现真身,而召唤师却要提前召唤做好防备,法力消耗更是被高高吊起。一旦这样的情况发生,召唤师将立即处于下风。
       但是这次的对手不会,拳法家,要是利用这个职业大肆潜伏,那也太不高明了。
       默默计算了一下对方的移动速度,如果直切中路的话,也差不多该进入自己的视线了。
      踏莎行停下脚步,路当间又开始了吟唱,两只新的精灵被安排在了自己的前后,与方才那两只站成了标准的十字阵型,与此同时,四只精灵开始顺时针移动,各自负责一个扇形区域拓展视角。
      如果对方临近视线开始切路,最好的办法是以不变应万变。
      四只精灵在放出来的同时就已经打上了自动攻击的标记,提防的就是拳法家的非正面攻击,因为踏莎行此时也无法看到对方的所在。
      时间差不多了,长河落日并没有选择切路,而是借助地形一路隐匿行踪,飞快地朝着踏莎行逼了过去,在看到打头阵的精灵时,索性不再潜行,直接杀出。
      冲拳。
      打头的火精灵立即脱阵,大无畏地冲着长河落日扑了过去。
      踏莎行收到攻击信号,立即朝着长河落日的方向转身,一边后退一边挥动法杖,另一只火精灵也加入攻击,而另外两只水精灵则立即汇合,盾墙一样挡在踏莎行的身前,方便同系大精灵的合体。
      长河落日的攻击模式和大多数拳法家一样直截了当,虽然之前两人的对话中透着点要正面对肛的意思,但身为召唤师的选手绝不会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毕竟不是近战,一旦被近身就相当麻烦。
      换了个角度,踏莎行清晰地看到了火精灵消逝的生命值,而长河落日在干掉火精灵之后,也没有理会紧追而至的另外两只精灵,直冲着踏莎行迂回的方向而来。
      位置暴露了吗?
      不可能,在踏莎行迂回之前,两只小精灵已经前往纠缠,加之迷雾和地形的掩护,对方应该没有看到自己的移动才对。
      实际上踏莎行在进行弧形绕背,这一来一去,长河落日的身影已经清晰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视角里,但长河落日能不能看到踏莎行,却是存疑。
      所以他绝不是先知,而是通过精灵的移动和方向判断出了踏莎行的攻击意图而已。
      刚才那记冲拳只不过是试探。
     长河落日绝不惧怕几只精灵的纠缠,以他的风格,只要发现了召唤师的意图,哪怕是掉几丝血也要找到召唤师的所在。
     但踏莎行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地图中,精灵流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踏莎行身形一闪,斜对角方向放出魔界之花。
长河落日此时应该还是没看到踏莎行,云身闪来,扭了一个大圈子,企图躲过魔界之花的地刺。
     魔界之花在长河落日近身之时瞬间发出藤蔓,直扫对方的下半身而去。长河落日抬起一脚,精准地踹开伸来的藤蔓,紧接着一记双虎掌,推回了魔界之花的血盆大口。
     而在此时,踏莎行的绕背已然成功,四只小精灵迅速集合,两只大精灵合体成功,一只火一只雷,同时对长河落日发起攻击。
     召唤师刚想回头换个角度,一看地形,懵了。原来自己在绕背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背后的情景,后方赫然一片巨石,若是再借助地形隐藏,操作方面将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困难,更何况巨石堆位于丛林的空旷之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隐藏的机会。
      踏莎行这才明白长河落日的战术意图,一开始的中路见,之前看似无意的冲拳和扭圈子的云身,都是对方对自己的驱赶。毕竟这幅图是他选的,若只是单纯地对召唤师不利,可绝没有达到他的要求,长河落日就这样一边用低阶技能闪躲着,一边逐步缩小包围圈,而踏莎行在巨石堆前密集而短距离的攻击,却是怎么都藏不住自己的位置了。
      他的目的达到了。
长河落日迅速转身,隔着两只大精灵与踏莎行直接照面。
      伏虎翔腾,长河落日看准方向,直接大招出手,踏开两只精灵的联手攻击,企图从缝隙中近踏莎行的身。
     踏莎行不敢怠慢,一边后撤一边放出了死亡骑士,躲在高大的骑士身后开始了吟唱。到了爆发的时候了,刚才精灵们的攻击对拳法家不是一点伤害都没有造成,而此时自己却是满血。不过是单人赛而已,既然对方要正面肛,那也没必要吝啬法力和他磨下去了。
     伏虎翔腾的拳脚撞在死亡骑士的盔甲上,一时火光四射,与此同时,两只新成的大精灵一左一右夹击起了长河落日,两种属性的暴伤叠加,企图逼退长河落日。
     千钧一发之际,长河落日身子一矮,右手一撤,愣是从死亡骑士的巨斧下滑了出来,而两只精灵的攻击也招呼在了自家人的身上。
     霸皇拳!
     强行打断的霸皇拳,再加上低阶技能的滑铲,就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高速滑步!
     踏莎行心下一惊,这样一来,自己可算是彻底地被近身了。不过这也是早已料到的局面,召唤师召出一只冰精灵,一边冰冻着对方,一边召唤刺藤,以低阶浮空技企图隔开距离。
     短距离的冰冻会产生更加精准的冰冻效果,虽然只冻住了拳法家的右腿,但是够了。踏莎行魔杖一挥,一条长鞭破空而出,以本应击打召唤兽的鞭挞击中了长河落日,借着刺藤的浮空,将对方硬生生地送出了几个身位之外。
     这些操作只不过发生在几秒之内,却进行了极其丰富的意识与经验的对抗。
     利用摆脱近身的这几秒,踏莎行又召唤出了新的精灵,现在场上八只精灵名额全满,另有两只大精灵分散在附近,明摆着不会再给长河落日近身的机会了。
     然而这一切对于拳法家而言还是差了点意思,如果遇上了先跟你正面硬肛的拳法家,突围就会有无数种办法,此时,后撤的踏莎行魔杖上正泛着嘶嘶作响的电光,看上去像是漏电了一样,但这正是中了拳法家还击的下场。
      空手入白刃。在踏莎行挥鞭的一瞬间,借着面对面的功夫,拳法家选择拆挡召唤师的武器,这样一来,踏莎行在近距离范围内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伤害,更是暂时性丧失了其他低阶技能的使用。
     说实话,踏莎行这一连串看似精彩的技能连用,却是根本就没攻击到点子上,而拉开距离,不存在的。
     没打快速移动技能的召唤师根本跑不了多快,转眼间就被拳法家从后方追上。破除了冰冻效果的长河落日二话不说,直接开了霸体,硬是干翻了前来拦截的几只血线较低的小精灵。而其他精灵的移动速度怎么也比不上开了霸体的拳法家,瞬闪几下,就来到了踏莎行的身后。
     闪电!
     两只光系精灵同时发起攻击,拳法家再一次使用双虎掌推回攻击。然而此时,长河落日的生命值虽然已经掉在了百分之六十开外,却是毫无退意,一心要将对方近身。
     继续!
     长河落日一记高抬腿,角度刁钻地斜踹在踏莎行的腰间,召唤师被踢到了半空之中。窝心脚!
    窝心脚之后便是寸劲接上,踏莎行连挨数招,空中翻滚时还不忘召唤残血的死亡骑士封堵。长河落日背对死亡骑士,待召唤兽靠近的一瞬间,身子一扭,连看都不看就绕到了死亡骑士的身后,随即发生的事让在场观众都看懵了。
     长河落日以一个不甚潇洒的动作,猿猴一般顺着高大的死亡骑士攀援而上,在死亡骑士即将转头的时候猛地踏空,跃到了半空之中。
     鹰踏!
高出踏莎行半个身位的长河落日在空中精准发招,对着踏莎行的肩膀就是一顿猛踩。
     五次!
     浮空中的踏莎行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挥着魔杖进行基础防御,不幸的是此时的拳法家寸劲状态还在,短距离的连招伤害让踏莎行根本无法抵御,这一来一去,踏莎行的生命线竟然被压得比他还低。
     接下来的攻击可以说是水到渠成。虽然召唤师身边还有数量不少的大小精灵,但多数是没有打上自动攻击印记的,踏莎行在被压制之前一心想要采用更加有战略的攻击方式,所以导致现在,近距离的精灵只能干站着,在距自己主人一个身位的地方眼睁睁地看着主人被狂殴。
     可惜精灵没有意识,更没有负罪感。
     精灵的时间生命慢慢消失,元素光芒也在林间一点点暗了下来,然而拳法家的攻击到现在才算是步入正轨。
     云身、双虎掌、猛虎乱舞、伏虎翔腾……
     一系列近战攻势被长河落日用得淋漓尽致,缭乱的光影效果掩盖之下,上帝视角的观众连踏莎行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唯一能看到的是,踏莎行的生命值正以光速下降,直趋于零。
     倒地。
     胜负已分。
     然而此时,长河落日的生命值还剩下百分之五十三。
     相当漂亮的大翻盘。

     比赛结束,卸下耳机的召唤师选手听到了来自霸图战队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正在沉思中的他(她)突然看见一只伸到自己面前的手。
     一抬头,发现宋奇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面前来了,求握手。
    “你的战术很不错,但只可惜这场是单人赛,若是擂台赛,赢的说不定就是你了。”
     对方握了握自己的手,眼里满是真挚诚恳。
     那诚恳的目光下是掩藏不住的精明和冷静,像极了看台上闭目养神的那位。召唤师愣了愣,半晌后幽幽地说:

     “儿子像妈,果然不假。”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