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霸图】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2)


(2)高岭之花张副队的十字架胸针与宋奇英小朋友

最近的BOSS不好抢。宋奇英小朋友由衷地想。

坐在开着冷风的空调房里,他此时汗流浃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生命线。

这是一场野外模式的1V1,发生在BOSS峡谷的背面,赶去BOSS刷新点的必经之路。好死不死,他碰上了个叫“君莫笑”的家伙。

这家伙头重脚轻,移动速度却是惊人,不一会儿就追上了赶路中的长河落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暴揍。哦,他看出我是指挥人了。宋奇英小朋友波澜不惊地想着,手下却是疲于应付。很无奈,这家伙太强了,超出人类认知范围的强,该不会是系统设定出来的“荣耀之神NPC”之类的东西吧?

啊,死了。

灵魂视角的他悠悠飘起,看着那个君莫笑马不停蹄地赶往BOSS点。他看了看地上,还好,装备没爆出来。

看来今天又是无功而返了。宋奇英的心里没有半点气恼,只是一个劲的自责。对于无法超越的东西他从来不会生气,认知自己,也是一门学问。
给会长去了消息,宋奇英看了看表,七点四十八了。

宋奇英小朋友在暮色中狂奔过了五四广场。

“你迟到了。”

那人果然还坐在昨晚的位置上,看他虎虎生风地冲了进来,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宋奇英累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整个人像挂面一样瘫在座椅上气喘吁吁。

那人的仪容依旧端庄低调,只不过上衣换成了一件烟灰色的衬衫短袖,第一颗扣子系的跟风纪扣一样严严实实,不搭调的是,他的前襟居然别着一枚银色的十字架胸针。

这人信教的吗?宋奇英一边继续气喘,一边看着他登录了账号。今天要刷的是个六十五级BOSS,难度不高,但是会爆出公会想要的材料。那人已经打开了聊天界面,跟公会的人洽谈了起来。宋奇英斜眼一看,只见公会那边满屏都是“大神大神”的字幕,附带鲜花和小爱心表情。

“今天我们和总公会那边的人合作,人员已经定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看他喘得差不多了,那人问道。

“嗯。”宋奇英应道。要是能打败他然后顺便问出他的来历就好了,但他是个牧师,这样做有点欺负人吧?

一边想着合适的由头,宋奇英一边登录了账号。

拳法家职业,不管是不是霸图的粉丝,玩家基本都会把自己的账号形象往大漠孤烟那个方向去整,霸图公会的人就更不必说,每次一开BOSS,那满场站的拳法家基本都一个样,要是把大漠孤烟扔进去,估计连韩文清自己都找不到。那人镜片后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宋奇英,然后开口。

“我可不可以看你的屏幕?”

“啊?好。”想到昨晚的事,小宋连忙后退了一点,把屏幕让给他看。

那人微微侧身,两人间保持礼貌距离,丝毫不差。他是在看技能点。宋奇英想。

“我建议,你把这两个技能点数换一换。”那人指着屏幕说,宋奇英一看,一个低阶技能,一个高阶技能,那人居然让自己把点数分给低阶技能。

“这是为什么?”宋奇英不解。

“抢BOSS用得着。”他不多解释,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有沉默的笃定。

“好吧。”不知怎的,小宋同学似乎很容易被这个人感染。

按照他的指挥,长河落日的技能点很快调好,二人先互加了好友,然后前往了刷新点。

哭叫河谷。

哭叫河谷BOSS,阴魂之主沙文,职业召唤师,攻击力不强,但是红血之后很麻烦,大招阴魂回还,会从场景里随机弄出守护亡魂保卫自己,如果不突破包围光消灭亡魂的话,对沙文一点伤害都没有,攻击手段有点类似隔山打牛之类的。公会一般都会派遣大量骑士做肉盾,然后近战职业冲进去分解,攻击模式对配合和指挥的要求很高。

一上来就是这么麻烦的BOSS,宋奇英打量着河谷的地形,心里有点慌乱,作为小分会的副会长,他从没打过这种类型的BOSS,现在去看攻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跟着身边这位硬上了。

“大神,你说,什么站位?”

宋奇英看到团队对话栏里,狗腿兮兮地叫大神的,竟然是会长蒋游。

这人……宋奇英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想。

转眼间那人安排好了阵型,出人意料的是,整个队伍里居然就长河落日一个拳法家,剩下的都是些元素法师气功师流氓等职业,不出意料,这个人用的是经典版霸图公会职业组合,但是……此时小宋的长河落日居然站在了整个队伍的攻坚位置。

“我担心,我的技术达不到你的要求。”小宋扭头对他说。

“我在你的身后。”结果那人居然这么说。

意思很明白了,就是小兄弟你大胆上吧,哥在你后头给你澎湃刷血啊你不要怕……是这个意思吗?小宋腹诽。

开局,霸图的汉子们以一夫当关之势冲了上去。

团队频道里,来自那人的指挥一直没有断过,只是这位牧师大大太喜欢满场跑了,不只是刷血,还有来自各个角度的输出报告,方便其他队员及时作出调整,但是无论何时,牧师总能及时回到拳法家的身后,给予他最强力的支持。奇英一边强攻,一边还得注意保护身后的他,攻击节奏也得放慢。

“打你的,暂时不用管我。”

那人用语音告诉他。

这是一个牧师说出来的话吗?小宋无奈,但是一想到自己刚才的猜想,心里镇定了几分。

队伍居然平平安安地通过了大半条河谷,除了几个不听指挥的家伙挂掉以外,大部分人的血量都很稳定。宋奇英一看时间,居然只过去了十五分钟。效率提高了一倍!小宋还来不及欣喜,BOSS就快红血了。

那人不慌不忙地点了几个骑士出来,一二三T很快更换好。

“长河落日,通道打开后第一个抢攻,注意不要堵住后面人的位置,血量低于三十立即让位。”队伍频道里跳出来这样一句话。

通道指的是由缠住亡灵的近战职业所空出来的道路,直指BOSS身后。第一个上的人无论从速度、角度、攻击节奏上来说,都会是队伍里最优秀的。小宋心里跌宕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在心里。

嗯,红血了。沙文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地面顿时碎石波动,无数半透明幽灵从地下召唤而出。附近的近战们立即缠斗各自的对手,长河落日在宋奇英的操纵下迅速走位,寻找那条临时开辟的道路。

有了!宋奇英看好方向,长河落日一个箭步冲上,先开了霸体,随即一记冲拳,谨慎地打开局面。

时间慢慢流逝,BOSS的血量在渐变,百分之二十……十五……十……眼看着BOSS分身乏力,身边的近战手也越来越多,长河落日的血线慢慢也被压到了百分之三十。而这时,猛虎乱舞的CD刚好,如果此时用这个技能,BOSS应该可以倒得更快吧?小宋心里暗忖,不自觉地侧头看了看身边的人,他一直很专注。

百分之三十,长河落日放弃猛虎乱舞,果断退了下来,即将到手的MVP,就这样让给了别人。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落在了代替自己位置的战斗法师身上,大治愈术,战斗法师的生命顿时回到了百分之五十。

看到这一场景的宋奇英一身冷汗,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

原来战斗法师的血量比他还低,然而那人之所以安排低血量的战法替换长河落日,正是担心宋奇英会急于争取MVP而不管不顾地放大招,招大必乱,一旦出错,BOSS的攻击将悉数落在拳法家身上,如果此时拳法家倒下,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只有百分之二十血量的战斗法师,战斗法师自身难保,很有可能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

然后BOSS波澜不惊地倒下。

亡魂的嚎叫声回响在凛冽的河谷中,同时也回响在宋奇英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后来爆出了一件橙装,凑巧是个十字架,牧师用的,结果蒋会长连商量都没商量,道了句谢,便收进了公会仓库。而其他人则欢天喜地地满地去捡爆出的材料,运气不错,出了不少。

通关后的河谷没有BOSS也没有嚎叫,一时间安静得可怕,长河落日就这样远离人群站在一边,身边则是牧师。两人的角色此时并肩而立,远处一看就像是在感慨岁月一样,而在现实中则不是这样。

宋奇英默默摘下耳机,迎上那人沉静的目光。

“您……是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吧?”

那人微笑,点头。

“你要还是认不出我,我会很失望的。”

“真的吗?”宋奇英眨眨眼,“我倒想问,您为什么会在网吧里打游戏?不怕被别人认出来吗?”

“你就没认出我。”张新杰淡淡道,“说明玩家们对游戏本身的关注度高于对选手,这样是很好的趋势。”

“为什么?”

“职业选手需要安静的空间进行训练。”他推了下眼镜。

“这难道是您跑到网吧玩荣耀的原因?”宋奇英不解。

张新杰摇头,并没有告诉他原因。

“宋奇英同学,你的基本功很扎实,对于低阶技能的运用非常熟练,而且你作为拳法家职业,有着其他玩家没有的谨慎和预判能力,这一点对于团队战来说至关重要,你是非常有潜力的荣耀玩家,任何一支职业战队都会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

接下来的台词水到渠成,张新杰眨眨眼睛,“请问你有参加职业战队的想法吗?”

这是两个谨慎到早熟的人之间的交谈,因此无趣是肯定的。宋奇英低着头,手指摩挲着账号卡的边缘,半晌后才开口:“张副队,您是个稳重的人,既然能对一个见面不超过两次的孩子发出邀请,就说明在这之前您已经对我有过深入了解了,我相信您的判断,也感谢您的邀请。对于职业选手,我的确考虑过,但我目前还是学生,就算我同意,我的父母或许也不会同意。”

“霸图战队有专为少年选手开设的青训营,利用寒暑假,你可以在训练营参加训练,同时我也会对你的进一步表现作出评价,从而判断你是否具有成为职业选手的能力,伤仲永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就目前你的表现而言,霸图战队愿意为你提供这样的机会,你大可不必担心。”

对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成年人在对待,从他的神情中看得出来,宋奇英默默地思考着。这个人,在和自己一样大的时候,是不是也面临着这样的选择?

可他无疑是佼佼者,第四赛季出道伊始,便帮助霸图战队一举夺魁,同时也拿下了第四赛季的最佳新人。没错,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被人们称之为“黄金一代”,优秀选手比比皆是,然而在那个赛季夺得“最佳新人”称号的却是他,也只有他。三年过去了,他的年龄也绝不算大,却以一往无前的力量在霸图战队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这个人身上的坚毅,顽强与才华,深深吸引着这个与他颇为相似的少年,宋奇英何尝不想成为这样的人呢?

小宋思考良久,终于抬起头,眼神坚定地望着对面的人。

“我答应您的邀请。”

他笑了,矜持稳重的微笑,甚至看不出情感的变化。他伸出手,“欢迎你,宋奇英同学。”

宋奇英也伸手,碰到他掌心的一瞬间,顿时觉得好生违和。这可是在网吧里诶……

抽手离开的时候,宋奇英注意到他的手,手掌修长而有力,指腹部位有薄茧。这就是职业选手的手吗?奇英想,据说任何一场比赛的手速排名,张新杰都没掉出过前十呢。

胡思乱想的时候,张新杰从包里取出一张纸递了过来,看来是早有准备。

“这上面写着霸图战队的地址和工作电话,还有我个人的移动电话,明天你就可以来战队训练营面试,记得带上账号卡,最好准备一下你的荣耀履历,还有这个。”他递过来一张过塑卡,还穿着一条带子,方便挂在脖子上。

“明天只有带着这个你才能进霸图大门,不然门卫会拦你的。更重要的是,明天面试的时候我和韩队长都会在场,记得见了韩队长千万不要害怕,韩队长不喜欢胆怯的人,明白了吗?”

“嗯嗯。”宋奇英同学奋力点头。

“还有饰物,记得也不要带,仪容一定要得体。”张新杰没完没了,简直像个即将送孩子上大学的母亲。

“饰物?就像这样的?”奇英指了指对方胸前的那枚十字架。

张新杰看了看自己,微笑,“这不是饰物,是纪念物。”

“嗯?”

“第三赛季退役的霸图牧师选手,他是我的前辈,这是他送给我的。”张新杰的语气微微有了变化,“今天是他退役五周年的纪念日。”

一个退役已有五年的选手,至今还在被他的后辈怀念。不管他的后辈多么优秀,多么的能独当一面,他留给后辈的东西,永远无可替代。宋奇英盯着那枚十字架胸针,忽然感觉自己离这位高岭之花一般的副队长近了很多,这种感觉很奇怪,他解释不清,但并不反感。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