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霸图】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3/4)


      “牧师怪人”都写了四章了,才发现我起标题居然都是银魂风格的……算了,就当是站在小宋同学角度的内心吐槽吧。
      今天两更,明天乐乐出场🤗好想写双花啊……
      

(3)同住在一个战队屋檐下的爸妈时常会吵架但儿子一定站在妈的那边

宋奇英小朋友带着许可证和张新杰的唠叨,第二天九点,准时站在了霸图战队大门外。

嗯,虽是三伏天,站在这幢高大宏伟的建筑之外,还是感到丝丝凉意。小宋扬脖看了看那枚红黑相间的巨型队徽,平复了下内心的波澜,迈步走了进去。

不出意料,与他同时面试的还有大概三四十个孩子,有的比他大,有的只是看着比他大,无一不拿着发言稿做最后模拟。小宋虽然早就料到,但不知为何,他对于这种少年儿童才艺展示般的面试准备心有抵触,其实在他的概念里,说不定面试内容就是你做那现场给大家单挑一场竞技看看,谁打得好谁留下。他觉得是这样。

环顾四周那些壮志承畴的孩子们,小宋忽然在想,这些人不会也是张新杰用同样的方法招进来的吧?

正想到这儿,训练室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是摔门的声音。

周围的孩子们纷纷从资料上抬头,小声议论着看向训练室的方向。打头的一个小女生惊呼一声,随即把过道让开,只见韩文清大步流星地走出训练室,看都没看孩子们一眼,径直进了办公室。
“咣”的一声,门又甩上了。

那就是韩文清……小宋估摸着,此时肝儿颤的应该不止他一个吧?能跟这样的人一起共事,那得有什么样的心理素质啊!

过了一会儿,小宋起身去训练室旁的饮水机接水,刚到那儿,就看见张新杰推门出来,神情不太轻松。多半跟那位煞神一样的队长有关。小宋抱着水杯,默默地躲到了饮水机后头,目送着霸图副队长走进了办公室。

半晌后,办公室内再次爆发一阵争吵。

走道里胆儿小的孩子有的已经快哭了,还有的,默默收起了自己的资料,又默默地走了出去。
正在此时,有队员来安排面试了。

办公室里吵成那样,今天霸图的正副队长是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在面试场了,于是,没了主导者的面试真的变成了宋奇英猜想的那样,几个年长的队员,安排应试者们两两一组,进行对抗赛。最后连筛三轮,留下不过五个人而已。

宋奇英同学越来越笃定,张新杰副队长就是用招揽自己的方式招揽其他面试者的。

早熟的宋奇英小朋友心里默默的不舒服,虽然他也是留下的五人之一。

走出面试场,办公室内居然还在吵……

其实说是吵架,其实从头到尾只有韩文清在大声说话,那个冷静而不容抗拒的声音只是在他换气的时候默默插一两句而已,如此反复。宋奇英看着办公室的门,此时并不感到害怕,于此相反,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想要参与进去的想法。谨慎如他,也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想法是哪儿来的。

“咣”!可怜的门再一次被撞开,剩下的四个孩子一见这架势,纷纷兔子一样脚底抹油地蹿了,顿时过道里只剩下宋奇英一个,与亲切和蔼的韩文清队长来了个面对面。

韩文清在小宋同学的面前驻足,比他高了不知多少头的韩队长皱着眉俯视他,紧抿的嘴唇半天张开,粗声问他。

“你是宋奇英?”

“是的,韩队长。”宋奇英镇定自若,一点也不觉得这位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队长有什么可怕的。
“长河落日是你的?”

“嗯,是的。”韩队居然知道自己的情况,那么除了张副队干的,不可能有其他人。

“嗯。”

韩文清看着他,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似乎舒展了些,他回头冲着办公室的门沉声道:“你还真是找了个好小子啊!”

旋即走开。

是幻觉吗?宋奇英觉得韩文清看自己的眼神中,似乎……有点伤感?

张新杰抱着厚重的文件夹,在半开的门里向外望了望,看到宋奇英的时候,点了点头,算是招呼。自然而然的,宋奇英走进了办公室。

“你怎么进来了?”张新杰看着他有点意外,他今天换上了霸图战队的队服,依旧是仪容端庄丝毫不乱。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话说多了,张副队连上泛着潮红。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暂时没有。”副队长笑了笑,“你通过面试了?”

“嗯。”

“嗯,恭喜你。”

宋奇英看张副队又想腾出一只手来跟他握手,急忙接过他怀里的文件夹,放在了桌上。

他想做些事,为这个人。

宋奇英小朋友在心里默默决定着。

(从今以后小宋同学一见到爸妈吵架,就坚定地选择站在新杰妈妈的那边)

(4)霸图的未来属于年轻的有生力量

“您和韩队长吵架了?”

张副队属于那种典型的吵架归吵架,活儿还照干的优秀下属,此时已经坐在办公桌后头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听宋奇英这么问,他抬头,扶了下眼镜。

“并不是,我们是在就今后霸图战队的战略方向进行协商。”

张副一脸对没错我们霸图的汉子就是这么奔放直接你觉得怎么样的表情,小宋同学打了个寒颤。

“那个……请问我可以知道内容是什么吗?”小宋壮着胆子问。

“既然你已经是霸图的一员了,当然可以。我们商量的是是否需要对韩队长的战术风格进行改变以及改变所带来的利与弊。”

PPT文本一般的回答。

“那……结果呢?”

“你很快就会知道,而且这种改变对于每一个青训营的学员来说都有重大影响。”

摆明了不想回答他。宋奇英心里明白,也不想显得自己太多事,冲着张副队微微鞠躬,就退出了办公室。

事实证明果然没这么简单。

半天后,被年长的队员带着参观霸图战队无数圈的宋奇英小朋友接到了来自副队长亲自接见的通知。于是,在一群同龄人小朋友好奇的目光中,他跟着队员默默走回了办公室。

张副队这架势摆明了一天都没进训练室,当宋奇英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好像还保持着上午的姿势坐在那里,方向,角度,丝毫不变。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霸图女神啊……(误)

“认识他吗?”

打过招呼之后,张副队在宋奇英的面前放了一张照片。宋奇英探头一看,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男子,面容阳光却略显忧郁。

“认识,百花战队的队长张佳乐。”

“是前队长,十分钟之前,他宣布正式退役了。”

“啊?”宋奇英有点懵,这个消息显然还没传播开来,不知听到这个消息的其他职业选手会是什么反应,对于小宋同学而言,这个消息显然没有多大的震撼力。

“为、为什么?”

“退役是复杂的综合原因,对于张佳乐而言,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心态。”

“我……不太了解他。”

“百花战队的队长,弹药专家百花式打法的创造者,职业联赛三亚的获得者,百花前队长孙哲平退役后率领战队奋斗至今,年方二十三岁,反应和手速尚未退出巅峰状态,你觉得这些因素里,哪个才是导致他退役的主要原因?”张新杰镜片后的目光平静地望向他。宋奇英明白,这是副队长在引导自己站在职业选手的角度思考问题。
“我觉得……是三次亚军?”

“与我的推论一样。”张新杰微微直起腰板,“到目前为止,职业圈中从未有过像百花这样离冠军席位如此接近的战队,还是三次,固然张佳乐的状态远未达到退役的要求,但是他的心态已经被三次亚军的事实磨老了,也可以理解为,他没有干劲了。”

宋奇英忽然觉得莫名的伤感,脑中浮现出早上韩文清看自己时的那种眼神。

“你明白吗?”

“嗯。”他点点头。

“所以,您是想说,因为霸图的状态和张佳乐有些相似,所以战队需要为韩队长做出战术转变的准备?”

张新杰却笑,微微摇头。

“不,以韩队长目前的状态,他还想继续拼几年呢。”

“那……”

“霸图需要爆发。”张新杰双手握着手中的钢笔,似乎在思索,“争取在韩队长退役前再未霸图拿一个冠军,而对于夺冠而言,需要的正是能为冠军牺牲一切的强大决心。”

宋奇英豁然开朗,“您是想请张佳乐加盟霸图?”

“嗯。”看他理解至此,张新杰也不再隐瞒,“你觉得怎么样?”

“啊?我觉得?我觉得……”宋奇英没词了,作为一个连职业选手都算不上的半大孩子,思考冠军什么的,实在有点不能感同身受,但是一想起韩文清看自己的眼神,他又觉得夺冠的目标离自己居然那么的近。

“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宋奇英直视张新杰的眼睛,努力让他知道自己是个明白人。

张新杰这厢也不知道是明白还是不明白,他略一点头,收拾起了桌上的东西。

“你这样想很好,那么回去收拾一下吧,明天早上的航班,我们去昆明。”

“啊?!”

宋奇英后退一步。

好奔放……

“你学校不是放假了吗?可以去吧?”张新杰眨了眨眼,波澜不惊。

“可是……您的意思是,我要跟您去昆明?我?”宋奇英指了指自己,大脑呈现一片雪花状的懵逼状态。

“说服张佳乐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看到霸图战队的有生力量,你是最好的选择。”张新杰指了指他,眼神分明在问:还有问题吗?

“那、那、韩队呢?他去吗?”

“正副队长都去,霸图谁管训练?”

张新杰依旧耐心。

“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宋奇英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在问自己。

“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知道吗?还是那句话,霸图不需要胆怯的人。更何况,如果张佳乐同意复出霸图,那也是对你实力的认可,你不觉得这是一次极好的锻炼机会吗?要知道,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霸图战队并没有这样好的机会。”

他是听错了吗?张副队这是在对自己……动之以情?宋奇英感觉自己像一枚小火箭,正在逐渐穿越大气层。

冷静!冷静下来!

冷静不下来啊!加上今天,这才是他们认识的第三天,第一天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个牧师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荣耀第一奶张新杰呢,这才多久?就连自己跟副队长出差的这种事都订好了?霸图的人都是这么直接豪迈的吗?

宋奇英看了看等待自己回答的张新杰,觉得自己恍如梦中。

“没有问题了?那把你父母的电话告诉我吧,我给他们打电话说明情况。”

宋奇英怔怔地报了号码之后,张新杰就在他面前拨通了电话,刚一接起,电话那头的宋妈差点以为自己的儿子是被一个名字很霸气的犯罪组织给绑票了,吓得差点报警。

获得了宋妈的支持后,张新杰先是代表霸图战队感谢宋妈对于中国电竞事业发展的支持,随后又表示小宋同学随队去云南的全部花销都由战队报销,这才摆平了所有的问题。

挂了电话,张新杰看到宋奇英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张副队小的时候,父母也这么支持你去打电竞吗?”

“不,他们不支持。”

“那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把第四季的奖金交给他们。”张新杰扶眼镜。

“哦。”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