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霸图】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5)


     牧师怪人第五章,终于把乐乐弄出来了好高兴😄张佳乐我爱你啊!写这章之前特地看了一遍mv版老司机带带我,把乐乐代入这首歌的我泪流满面……以后有机会,一定会让乐乐唱这首歌的。正在考虑要不要写双花,以后会试试吧,不会写cp的我没办法🙃🙂……

(5)《在昆明机场嘬着冻饮吸管拽着云南方言的张佳乐前辈其实是个很有苦衷的人》

天知道百花战队的前队长,三亚的荣誉获得者张佳乐前辈是个什么性格。

从早上上飞机开始,宋奇英小朋友一直在焦头烂额地翻看自己昨晚整理的“张佳乐性格战术一览表”。就为了这张破表,熬得他愣是一晚上没睡好。

“你在看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张新杰问道。

“我准备的张佳乐前辈的资料,还有……呃,谈判技巧。”说着递上了资料。

只要是在白天时间内,张副队的精神头好得就像工人阶级红卫兵一样,充分彰显了“早睡早起”这四个字的深刻内涵,不过对于招揽张佳乐这件头等大事,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

张新杰接过宋奇英的资料,只看了几行,就翻到最后一页去看署名。

“以后这种分析文章不要看。”

“为什么?”小宋不解。

“因为这是楚云秀队长整理出来的。”张新杰的眼神飘向舷窗之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楚队长对于男性选手性格的分析,全是从偶像剧里学来的,从理论上讲,这种分析方法非常不具有说服力,并且严重失真。”

宋奇英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资料,开头便是:

他,来自祖国西南边陲的一颗明珠;
他,从百花谷一路走来的绝世佳人;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位年轻的队长过早地扛起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是友人的残忍诀别?还是岁月的无情摧残?
咫尺巅峰,好梦成空,是命运的无情捉弄?还是事在人为的差强人意?
一段可歌可泣的光辉岁月,一首闻者泣泪的悲伤挽歌。这是属于你的荣耀!是你不灭的青春年华!
啊~我的朋友,站在荣耀的中心,我呼唤着爱~呼唤着你的未来~
啊!再见了,朋友!愿荣耀之神与你常在!
啊!朋友!再见!
(以上内容摘自烟雨战队楚云秀队长于张佳乐退役当日所发微博原文)

“这……”宋奇英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要记住,作为职业选手,你要时刻为你所说的话负责,楚队长就是很好的反面素材,你明白了吗?”调整过来状态的张新杰淡定地推眼镜。很明显,这段话刚才对他的杀伤力也不小。

“嗯、嗯……”

漫长的旅途终于结束,霸图战队的二位好汉终于在昆明下了飞机。

宋奇英一边等待着去买东西的副队长,一边在机场门口小碎步晃悠,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张新杰那里不知道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半天不见回来,宋奇英犹豫一下,还是转身往机场内走去。然而就在宋奇英小朋友路过一处安检口的时候,他瞄见了一个人。

栗色的小辫子,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带兜帽的运动服,外加一副超大黑色的耳机。

那人低垂着脑袋,在安检口的队伍旁边蹭来蹭去,似乎在专心致志地听歌。

宋奇英小朋友默默地从包里掏出张新杰给自己的那张照片,看看照片,又看看眼前那个高瘦的青年。

犹豫了一会儿,他选择扑上去。

买水回来的张新杰看到机场大门口没有宋奇英小朋友的身影,差点以为自己把孩子给丢了。正准备播寻人启事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条微信。

来自……张佳乐?

自己还没给他打招呼,难道张佳乐前辈已经有和霸图合作的想法了?

张新杰甚是欣慰地播放了那条语音消息。

听到的却是来自标准版云南方言的侮辱和谩骂。

“张新杰你个憨贼!咋个丸贼种把戏嘞!唤个小娃儿扣蛤我是咋个意思嘛?咋个说?霸图的憨贼现在搞砸骗绑架咯?老子今天算是背时,沦落到你们滴手里……”

十秒之后,张新杰淡淡地按下了暂停。

心态忽然有点崩。

十分钟后,机场咖啡厅里。

张新杰,张佳乐,宋奇英,三人以鼎足之势分坐在圈椅沙发的三端。

张新杰手里端着美式咖啡,一言不发。

宋奇英鸵鸟一样埋着脑袋,面前的冰可乐正泛着气泡。

张佳乐,没错,就是那位被宋奇英小朋友在机场当场捕获的前百花队长,此时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背上,嘴里的冻饮吸管嘬得直响。

“咋个意思?你们两个谁给我一解释?”张佳乐从脸上摘下了那副大墨镜,露出了两只熊猫眼,眼神很不友善地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咳,我们是专程来找你的,张佳乐前辈。”张新杰放下了手里的咖啡,两眼直视着他。

“嗯,看出来了。”张佳乐面无表情地看了宋奇英一眼,“这位小朋友你不说我还真以为是你们霸图隔壁拳击馆出来的,瞧这速度!瞧这下手!”说着挽起袖子,给他看被宋奇英小朋友抱住不松手留下的爪印。

“咳咳,奇英,给张佳乐前辈道歉。”

“张佳乐前辈,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您丢脸。”宋奇英站起来,冲着张佳乐九十度鞠躬。

“行了行了,你再鞠两个躬我就该归西了。”张佳乐不耐烦地摆摆手,“什么事,你直说吧,我还要赶飞机。”

“张佳乐前辈,飞往北京的航班五分钟前就已经起飞了,您若是真想走,这时候估计已经出云南省了。”张新杰说着,淡然自若地望着张佳乐。

宋奇英默默坐下,听到副队长这么说,心里也了然了。

张佳乐抄起冻饮,偏过头去继续嘬吸管。

“张佳乐前辈,请恕我直言,您虽然已经从百花战队退役了,但是应该还没有放弃当职业选手的想法吧。因为拿不了冠军而退役,相比一般选手而言真是太可惜了。”

“霸图的人什么时候嘴也这么欠了?跟老叶学的?”

张佳乐忽然有点无名火,这两天来各种挖苦讽刺他听得都快免疫了,可巧这位还偏偏斜跨祖国万里河山而来送上关怀,几个意思?他不淡定了。

“如果我的言语冒犯了前辈,我向您道歉。”张新杰微微躬身。

他是哪儿出来的?霸图啊!要是因为几句不中听的话就退缩那副队长白当了?

“你到底想干嘛?”张佳乐直视着他。

“请您复出霸图。”

“我不记得跟你们有什么交情,尤其是跟你们那位队长。”张佳乐向来不是有定力的人,不出三句话,又将眼神移开了。

“至少在夺冠这个方面,我们一直很有共同语言。”

“呵。”张佳乐冷笑,“老叶跟你们更有共同语言,你怎么不找他去?”张佳乐故意在“共同语言”上加了重音,有意踩霸图痛脚。

“但就加盟可能性和团队意愿而言,前辈您是最合适的人选,您难道不认为,叶秋的定位更偏向于领导者吗?”张新杰微笑,丝毫不为所动。

宋奇英却听得明白了,他资历尚浅,嘉世与霸图的新仇旧怨他了解的的确不多,但从方才二人的对话中,他隐约明白,如果全联盟只有一个人和所有的战队都是竞争对手关系,那他一定是叶秋。虽然这位前辈业已退役,但在霸图人的眼里,他所带的威胁还是根深蒂固的存在着,或许,这也是霸图邀请张佳乐加盟的原因之一,在以后的赛季中,他们不仅要迎战近期强力崛起的轮回以及其他豪门战队,更要提防重走叶秋之路的其他对手。更何况,叶秋前辈的退役是那么突然,突然到让人觉得蹊跷。这之后会发生什么,让人完全无法预料。

那厢,张佳乐似乎是被叶秋这个名字带回了以往的回忆中,嘴里虽然叼着吸管,脸色却一点点沉重了下来。

其实论夺冠,以往挡在张佳乐面前的绝不只是叶秋一个人,然而就像张新杰判断的那样,是他被其他对手磨老了,心态不复当年。全盛状态的自己都没能拿下的冠军,换一个环境,就真的有用吗?

张佳乐没理会两人,抬头望向咖啡厅顶上“嗡嗡”作响的电扇。

自从孙哲平那个憨贼招呼都不打就突然退役,张佳乐就以以往不曾有过的动力不断鞭挞自己直至今天,到底还是差了点什么。

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强力的支持,没有人为他出谋划策,更没人能在他犯错的时候及时做出调整,因此他虽是一个人,却顶着两个人的压力跑这一场永无止境的越野赛,所以他的职业生涯一直是在透支状态下度过的。试问当下联盟,哪位队长比自己还惨?

纵然创造这样奇迹的人还是有的,像王杰希,他就是一个。可是一把扫帚就能上天的男人全联盟有几个?他张佳乐只是个凡人啊……

张佳乐鼻子发酸起来,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张新杰,忽然有点羡慕老韩。

张新杰注意到张佳乐看自己的眼神,断然没想到张佳乐的思维已经跨古通今了这么久,只当他是等自己说出进一步的条件。

“如果前辈有加盟霸图的意愿,请您放心,您的薪金和报酬依旧按队长级别发放,而且可以保证,在霸图今后的主力阵容名单里,一定会有您的名字。”

“你们韩队的意思呢?”张佳乐叹了口气,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

张新杰忽然不说话了。

“我说小张啊!你该不会是未经老韩允许就跑来找我了吧!”张佳乐吓得差点把嘴里的饮料喷出来。

宋奇英也愣住了,这位以严谨著称的副队长真能干出这种事吗?

“我说你说句话啊!不会是真的吧?”张佳乐不淡定了。

“不,并不是。”沉思中的张新杰终于开口,“韩队长目前为止并没有给我准确的回复,但根据我的判断,他今天就会答应。”

“为什么?”张佳乐快哭了。

“因为夺冠。”

张佳乐哭了。

此时,张新杰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提示音。

张新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似乎松了口气,将手机放在了张佳乐的面前。

屏幕上只有四个字。

为了冠军。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