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霸图随笔】林敬言与张佳乐的邂逅

      
       西安今天下了暴雨,脑补Q市那边也下了雨。于是就有了张佳乐和林敬言汇合霸图之前,在雨中发生的一点点故事。是个小脑洞啦……(我坚持老林是点心大大的!)

青岛是个好地方。

文化名城,历史之都。

气候温和,水产丰富。

夏天的雨说下就下。

林敬言把头探出便利店的屋檐,看了看,脸瞬间就湿了。

张佳乐递来一张卫生纸。

“谢谢。”

林敬言礼貌地道谢,取下眼镜擦了起来。

张佳乐似乎完全没有聊天的兴趣,脑袋上扣着大耳机。对他点点头,又转过身去。

林敬言和张佳乐背靠背地坐在一个28寸的黑色旅行箱上,是林敬言从南京带来的,今天是他刚到青岛的第一天,还没来得及去霸图报到,就和前来接他的前百花队长张佳乐,一起被困在了机场外面的便利店,等待着霸图队友们解救。

下雨天,根本打不到车。

下午,林敬言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在闷热的机场梗着脖子东张西望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张佳乐。

张佳乐站在接机人群的最前面,扣着耳机举着牌子。

牌子上写着:第一流氓林敬言。

旁边不少围观群众窃窃私语。

林敬言吓得扑了上去。

“我就是林敬言,快把牌子收起来好吗?”

“为什么?”张佳乐当时不解。

“你不加定语人家还以为咱是黑社会的!”

张佳乐看了看牌子,笑了。

这也是林敬言唯一一次看到他笑。

印象里这位百花的前队长不是这么不苟言笑的人,或许也是被最近退役的事整的心烦,见了人也就没那么和颜悦色了。林敬言望着阴雨绵绵的天空,这种感觉他懂,也就没多说。

雨越下越大,霸图的队员似乎是在来的路上堵车了,毕竟下雨嘛,可以理解。但光等也不是办法。

“我们进去待着吧。”林敬言拍拍张佳乐的肩膀,指向不远处的一个超市。

张佳乐点点头。他根本没听歌。

寄存了行李,二人溜达进了超市,满眼都是因为下雨而进来避雨的人,跟他们一样。林敬言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考虑着要不要给自己置办一点新的日用品,一回头,就看见张佳乐已经飘到了离自己N米远的一个售货架旁边。

林敬言赶紧朝他走了过去。

莫名的有一种在超市里找孩子的感觉。

张佳乐已经卸了耳机,全神贯注地盯着售货架上的一罐百花蜂王浆。

要买这个吗?林敬言起初没明白,待他看到张佳乐的神情时,他明白了。

这位前百花队长是恋旧了。

那一瞬,林敬言醍醐灌顶地理解了张佳乐。

同时天涯沦落人的淡淡忧愁涌上心头,林敬言看着那罐蜂王浆,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他们这么记挂着自己的母队,他们呢?还会记得自己吗?

职业圈本来就是个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地方,战队思考的永远只是向前,业已退役的选手无论曾为战队做过多大的奉献,一旦退役,就什么都不是了。更何况自己的职业生涯一直过得平平淡淡,呼啸,好像也是。林敬言有点心酸地想,不由得伸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喜欢就买吧。”林敬言觉得自己的神情慈祥得像一个母亲。

张佳乐茫然地回头,俩人就这样略尴尬地对视了五秒。

张佳乐伸手,从货架上取了两瓶百花蜂王浆,一瓶自己的,一瓶递给了林敬言。

林敬言的嘴角忽然有点抽搐。

张佳乐却已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收银台,大有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的豪迈气势。

什么鬼……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