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霸图】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7)


(7)《在网吧抢BOSS的张佳乐前辈讨厌狂剑士》

(那一天,张佳乐回忆起了被狂剑士支配的恐惧)

张佳乐一觉醒来,窗户外面的天都黑了,一看表,晚上八点半。

时空概念一片混乱,张佳乐头很痛,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被人打了一顿。

他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条空调被。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不过应该不是霸图正副队里的一个就是了。

整个房间没有开灯,只有角落里一台电脑发出莹莹光亮。张佳乐走下床,凑到电脑前一看,荣耀界面,还没退呢。

这插的谁的账号卡?张佳乐动动鼠标,打开角色信息栏,一看。

长河落日,神之领域拳法家。

张佳乐愣愣地想了想,第一个在脑中蹦出来的念头是:韩文清小号。

所以说…….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在屋里打荣耀的是韩文清?!

张佳乐头皮一紧,顿时回忆起前几个赛季被韩文清支配的恐惧。

张佳乐火速离开了那台电脑。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却不是韩文清,而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宋奇英。

“前辈?您醒啦?”

宋奇英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隔着两个菜碗外加一碗米饭。

“太好了,您要是再不醒,韩队长就要叫医生了。”宋奇英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上,张佳乐站在原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是你的账号卡?”张佳乐指了指电脑。

“嗯。”宋奇英小朋友话也不多,走到张佳乐的床头灯旁,调高了亮度。

“您要吃饭吗?食堂已经过了饭店了,这是队长让我给您留下来的,不知道您吃不吃得惯。”宋奇英指了指餐盘,微微一笑,等待他的回答。

“哦哦,吃得惯吃得惯,麻烦你了。”张佳乐折回电脑桌旁,还未坐下,宋奇英又递来一件外套,“您最好披件衣服,不然会着凉的。”

这孩子……比他的外表看起来早熟多了。张佳乐看着宋奇英小朋友,默默地接过了衣服,而那厢,则坐在自己身边,继续打游戏。

这些事,他做起来行云流水,透着一股子干练稳重的味道,怕是深得张副队的言传身教。

张佳乐在那一瞬间,沧桑地明白了什么才叫后生可畏。

再一看屏幕,那小子竞技场跟人PK呢。正巧张佳乐也不想那么快的投入战队工作,索性大脑放空,端着饭碗,专心致志地看着霸图未来的有生力量打竞技。

结果不到半分钟,对手就输了。

那边是个魔剑士,却不知怎的,愣是把自己当狂剑士用,地裂波动剑用的比旋风斩还猛。小宋面无表情,操纵着拳法家轻车熟路地在一片片刀光剑影中穿梭自如,然后近身,然后按在地上削,然后对面就挂了。

挂了的魔剑士一边退出竞技场,一边在对话框里骂骂咧咧,指责职业选手欺负荣耀小白。

虽然狂剑士打的不堪入目,但对方喷出来的文字泡还是让张佳乐眼皮横跳。

“现在的玩家怎么都这么没素质了?”张佳乐一边扒饭一边啧啧,“想当年我们玩儿荣耀的时候,大家那叫一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谦虚有礼文明诚信,抢了别人家的BOSS还知道道歉呢!”

“张佳乐前辈。”小宋摘下耳机,冷静地看着他,“如果当初和您搭档的孙哲平前辈谦虚有礼文明诚信的话,就没有后来的‘双花’组合了。”

张佳乐只想呵呵。

死小子,这踏马都知道。

没错,要不是孙哲平当年毫不讲文明讲诚信地把张佳乐所在的抢BOSS小分队给团灭了,他也不会发现负隅顽抗的百花缭乱,也不会有落花狼藉的手下留情,更不会有。

那只主动伸过来的手。

“你的技术不错,要不要跟我来个组合?”

梦中那句想不起来的话,他突然想起来了。

一阵头疼,张佳乐抱着脑袋趴在了桌上。

一想起孙哲平,他脑壳就疼,真是踏马的老毛病了。

“张佳乐前辈!”宋奇英惊呼。张佳乐想了些什么他当然不知道,只当是张佳乐真的犯病了。

“您等着,我这就去找医生!”

宋奇英夺门而出,账号卡依旧插在电脑上。

张佳乐慢慢地爬了过去,用长河落日的号进入竞技场,随机挑了一个狂剑士,然后开打。

不到半分钟,那人挂了。

张佳乐倒吸凉气,脸朝下又慢慢趴下了。

他真想用这样的方式把落花狼藉也打一顿。

就像了解自己身体一样,他了解狂剑士的所有套路和缺点。

他心里明明没有气,但是每当看到那张躺在抽屉里的无人使用账号卡,他的心情都会变的很奇怪。

宋奇英的办事效率真不是盖的,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人高马大的队员过来抬人了。在医疗单架上,张佳乐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神采奕奕地看着目瞪口呆的二位队友。

“副队长呢?我找他去,有话说。”

“副队长在网吧。”宋奇英冷静地说。

不出半个小时,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林地网吧外。

“看不出来,张副队选网吧的风格这么有个性。”张佳乐叉着腰,站在门口打量着比他高不了多少的网吧正门。

宋奇英看着大门,有点感慨。

如果自己没有走进这家网吧,就不会遇到霸图的副队长,更不会有当上职业选手的机会。宋奇英小朋友从来不相信宿命,这回他破例。

“张前辈,您真的没问题了?”宋奇英不放心地看着张佳乐。

“没事儿没事儿!”张佳乐上前,撩了门帘子就进去了。

宋奇英还当是什么事儿,原来是抢BOSS。

“副队长,我觉得有必要给你汇报一下百花缭乱兄弟在百花战队时一直很需要但是一直得不到的材料。”说着,他很认真地递上长长的一张纸。

虽然张佳乐还未正式落籍霸图战队,但是他已经通过旁观宋奇英小朋友的一场竞技赛,飞快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我现在就是霸图一块砖,他心想。

无疑,张新杰跑到这个小破网吧来的目的正是为了抢BOSS,张佳乐的需求来的正是时候。依旧坐在小角落里的张副队摘下耳麦,看了看那份长长的材料清单。

“背面还有。”张佳乐诚恳地说。

张新杰翻过来看了看。

半晌后,狐疑地抬起了头。

“张佳乐前辈,不要告诉我百花战队的队长连材料都没有人提供。”

“有啊!只是在技术装配上消耗比较大而已,这些比较亏空,如果来不及的话,这些最好优先考虑。”张佳乐凑到张新杰身边,在纸上圈了几样材料。

百花战队的技术部,一直以来在职业圈里是以水平较次著称的,张新杰又看了看材料单。

“没想到居然能次到这种程度。”严谨如张新杰也禁不住感慨了。

“他们只是不走寻常路而已,讲究创新。”张佳乐依旧诚恳地为百花辩护着。

张新杰挂上耳麦,直接呼叫蒋游,看能不能从新区公会仓库里直接调一些出来。

“副队长!有一个掉落这些材料的BOSS刷新了!”宋奇英喊了一声。

“哪里哪里?”张佳乐扑了过去。

新月森林,70级BOSS精灵女王特蕾娅。

BOSS是元素法师……迷雾森林地形……有沼泽和毒蘑菇要注意……红血了会致盲和麻痹……

宋奇英这边还在熟悉攻略,张新杰那里却开始调兵遣将了,毕竟是为战队抢材料,没有战队支持的情况下,他就需要一只精英玩家队伍。

相比之下张佳乐就一闲人,自己身上没有账号卡,绕着网吧转了一圈发现其他玩家也没有适合借给自己的账号,于是很是扫兴地回到了两人身边。外加一袋爆米花。

坐看抢BOSS。

半小时后。

“小宋啊!你这走位不行啊!你得预判知道吗?”

“小宋!冲拳砸他腰啊!你以为你是流氓抛沙啊往脸上招呼?”

“哎哎哎!鹰踏对鹰踏!”

“啊啊不对!别用双虎掌!好不容易拉过来的你别推啊!”

“唉角度!角度!你给你后头那哥们儿留点地儿啊!”

宋奇英顿时焦头烂额。

跟着张副队抢BOSS哪有这么多事儿啊!小宋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就是战术大师的高明所在,张新杰带他抢BOSS的时候,从来不下具体指标,只是留下一个阶段指标例如什么时候放大啊什么时候撤退啊,然后留下大把空间让他自己发挥,就算领导者只有一个,也不代表参与者就不需要对局势进行判断,更何况抢BOSS对磨炼新人而言意义非凡。

“张佳乐前辈,您先别说话可以吗?宋奇英需要自己判断,他的操作并没有那么多失误。”

张新杰说话了。

他离张佳乐较远,并没有听到张佳乐对宋奇英的语言轰炸,只是看到长河落日的攻击明显混乱了,他才意识到宋奇英是受到了来自三次元的外界干扰。

张佳乐往嘴里塞了把爆米花,然后闭嘴。

宋奇英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啊有人抢BOSS!”团里一个牧师姑娘发出了极具穿透力的尖叫。

一记豪龙破军应声而至,来抢BOSS的呼啸山庄里有人放了黑枪。

为了看形势而正准备往树上爬的望山云雾,对,就是张新杰最常用的牧师号,被一击即中,身子一歪摔了下来。

对面的人来势汹汹分工明确,看准了BOSS还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生命才姗姗而来,一来就派人先拿团队治疗开刀,另一部分人则冲开局面,送过来几个骑士纷纷挑衅。

霸图这边一时有点混乱。

望山云雾被打翻了之后,看到那个战斗法师还打算跟他死磕,便迅速施展天使之翼,躲开了接踵而至的一记霸碎。然而这时,对面树上的神枪手一记射击,打爆了牧师白色的大翅膀。

牧师的技能施展出来都是很漂亮的,哪怕是挨扁也一样。此时望山云雾掉下了树,白色的羽毛被打得漫天飞舞。

“长河落日救援,其他人按应急预案列阵。”团队信息跳出了这么一条,正是张新杰发的。

其实不用他点名,霸图的人一看自己的副队长被打下来了,一个个急吼吼地争先恐后前来救援。

“不用那么多,剩下的人维护阵型不变尽量1V1,长河落日掩护!”

“哦哦!”宋奇英调转方向连忙来救,没想到长河落日却在来的路上与望山云雾构成了一个瞬间的首部重合,结果就是这么个小失误,又被那个黑枪手一击爆头。

俩。

“靠靠靠!”眼看着治疗和攻手被割离了,张佳乐坐不住了,爆米花一扔,站起来冲着柜台那边喊。

“老板!现成的账号卡借我个!”

“没有弹药专家。”趴在柜台上玩儿牌的老板早已认出这是张佳乐,懒洋洋地回答。

“那就来个神枪手!”

“三十级好几个要不要?”

“枪炮师你有没有?”

“一身橙装给你弄掉了咋办?”

“靠你还有没有能用的我救急啊!”张佳乐崩溃。

“哦,有个狂剑士你要不要?”老板扒拉了半天问道。

“靠你拿来吧……”张佳乐泪奔。

狂剑士狂剑士,踏马的又是狂剑士……

插了狂剑士卡的张佳乐挥舞重剑杀了过来,心里与狂剑士一起狂奔的还有三百万头草泥马。张佳乐泪流满面,不知道为啥。

“BBQ你出去,压对方的阵线。”张新杰下语音指挥。

BBQ正是这该死的狂剑士的名字。

到了外线一看,呼啸那边的阵线上一排狂剑士。

张佳乐泪奔。

他对自己幸运值一向没什么信心,但是这样的场面就有点欺负人了。

张佳乐给那群狂剑士跪下哭的心都有了。

“BBQ速度!他们的阵线分裂了!”张新杰又语音。

“靠……”张佳乐一边流泪一边开了狂暴,起手一记血影狂刀横砍,瞬间吹飞对面一排狂剑士。

这是孙哲平发疯的时候最喜欢用的起手式,接下来就该是怒血狂涛了。不管效果怎样,反正从前发疯的孙哲平一般都喜欢这么干,如果这样要是不顶用,那就只有把责任推给那个憨贼了。

然后就看见对面的狂剑士纷纷开了嗜血。

靠靠靠!也是那个疯子最喜欢用的状态技!

BBQ在张佳乐的操纵下掉头就跑,他可不打算跟这一群疯子以命换命,哪怕对面是一群孙哲平。
然而,他的举动还是成功地给自家阵营带来了不小的威胁。

就在此时,一道线状白光点来,横在了一众狂剑士的面前。

神圣之火!

打比赛的时候最讨厌的一个技能此时却成了张佳乐的救命稻草。张佳乐泪流不止。紧接着,霸图那边冲过来几个干掉敌人的狂剑士,与张佳乐一同抵御呼啸狂剑士的追击。

两排狂剑士,对垒场上。

张佳乐瞬间有一种打爆显示屏的想法。

一道白光又闪,圣诫之光!毫无疑问又来自头顶上的望山云雾,张新杰。

“上啊!!!”身边自家阵营的狂剑士们一个个怒血狂涛着朝对方扑了过去。

这次,张佳乐真的哭了。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朦胧之中,只看得到一片血红色的浪潮,在显示屏上翻来覆去,此起彼伏。

还是小宋贴心,这个时候终于杀到了张佳乐的身边,带着BBQ重又冲回到了BOSS精灵女王的身边。长河落日和BBQ一起放了吹飞技,轰开了最后一批呼啸玩家,顺利辅助自家队友撑过了BOSS的红血,然后BOSS倒地。

大家捡材料。

长河落日,望山云雾,还有BBQ,就这样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忙碌。

“前辈。”宋奇英一旁递上了纸巾。

张新杰和蒋游那边交割完,卸下耳麦一看,张佳乐泪水婆娑。

“怎么了?”张新杰也是吓了一跳。

“别、别误会、我、我没事……”张佳乐只想等自己的眼泪和心中的草泥马一起放空,然后狠狠折断手里这张狂剑士的账号卡。

“前辈,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您不要这样。”

靠,小宋果然往那个方向理解去了,张佳乐刚想辩解,一扭头,居然看到张新杰那镜片下的眼神也似乎带了点怜惜之情。

卧。槽。

张佳乐彻底无语,就这样,泪水涟涟的张佳乐缓缓站起,略带蹒跚地走向了网吧门口。

“前辈!”

宋奇英刚想跟上,就被张新杰拉住了。

“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吧。”张新杰难得慈祥地说。

“嗯。”宋奇英懂事地点头。

张佳乐缓缓走到网吧门口,仰头看天,深吸一口气,怒吼。

“孙哲平你个禽兽!”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