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3)+鬼妈妈paro


天呐我都写了些什么……
 

(3)哭泣的石不转
 
见鬼……
 
从灵猫被捕到长河落日抵达陷阱扣,一共不过五秒,再加上拳法家的霸体状态移动速度加快,应该也就三秒左右,如果陷阱扣真的抓住了灵猫,那么应该没有机会挣脱才对,再说,他也没有看到灵猫挣脱的身影啊!
 
长河落日绕着陷阱扣转了几圈,又冲着陷阱扣丢出几个小技能,还是空无一物。
 
有意思了。
 
宋奇英心里这样想着,背后却有点发毛。
 
这种bug的确不像是训练系统本身的问题,更像是有人刻意为之,而且是理论上做不到的。
 
宋奇英摸了摸脖子,下意识回头望了望,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他,就剩下暗黄的灯光,可是莫名的,他却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
 
索性退出训练,切回了队友们都在的那台服务器。
 
服务器跟他离开之前并无两样,除了训练人数多了几个以外,没什么不同。宋奇英看着训练系统中的名单,默默记下几个十到三分钟前才登入的账号名,然后操纵着长河落日走向了训练区域中央,石不转的身边。
 
石不转此时没有进行训练,只是站在攻击区域外,旁观着大漠孤烟和零下九度的指导战。
 
“副队长,系统运行有什么异常吗?”宋奇英敲字。
 
“没有,怎么了?”张新杰敲字。
 
“我刚才在隔壁服务器做基础训练,遇见了奇怪的事。”宋奇英继续敲字,把刚才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张新杰。
 
石不转沉默了一会儿,不说话的样子像在沉思,不久,牧师头顶冒了文字泡。
 
“或许是系统出现错误了,我会通知技术部的人及时检查的,你先下线吧。”
 
“下线?没关系的,我还可以继续训练。”长河落日冒文字泡。
 
“下线。”
 
不容抗拒的,石不转的头顶冒出两个字一个句号。
 
然后石不转就在自己面前消失了。
 
他下线了。
 
宋奇英坐在自己的床上,下意识地回头望向房门。
 
他怎么会觉得,张副队会出门呢?
 
然而并没有,走廊那边一片寂静。
 
宋奇英看了表,晚上十点三十分,于是决定听副队长的话,退出系统,关机,上床睡觉。
 
当夜,宋奇英睡得很不安宁,睡梦中,他老是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惊扰,仿佛有人拿着钥匙在开自己的房门一样。
 
第无数次被吵醒的时候,宋奇英不耐烦了,掀开被子坐起一看,居然看到了石不转。
 
一身白衣的石不转在自己屋里,而且是背对着他站在房门前。
 
“副队长?”宋奇英迷迷糊糊地叫道。
 
石不转站在门前,双手握着门把手,没有转身,只是回头望了他一眼。
 
一双泪水婆娑的眼睛,神情很是悲伤。
 
石不转在哭。
 
副队长在哭?
 
下一秒,宋奇英梦中惊醒。
 
闹铃在桌上可劲儿闹腾着,走廊里是张佳乐喊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的声音。
  

吃饭的时候,宋奇英顶着两个黑眼圈,很是凄惨。
 
“哈哈哈!小宋啊!你昨晚是不是偷摸着夜机了?一觉醒来变国宝了啊?”张佳乐一边侃他一边拿果酱抹面包。
 
“谢谢前辈关心,前辈昨晚也是夜机了吗?”宋奇英叼着牛奶吸管,看了看张佳乐缠了绷带的右脚。
 
张佳乐呵呵两声,神情很是不自然。
 
这是昨晚古屋探险的结果。林敬言指着张佳乐的右蹄对众人解释道。昨晚九点,张佳乐拉着林敬言在公寓一层大扫荡,不仅刨出了老房子上任主人留下的一堆旧书旧报纸什么的,还把人家多年不洗丢在杂货间的衣服鞋袜翻出来好几件,此外还有一些什么婴儿车啦洋娃娃啦水晶雪花球啦等等之类的儿童玩具,都被鬼子扫荡般被张佳乐刨了出来。
 
林敬言一开始是拦着他的,但是没用,张佳乐前辈仿佛与生俱来一种神奇的魔力,走到哪儿哪儿就要招灾。然而就在他即将对一楼的偏厅下手时,出乎意料的,他被偏厅外扫炉灰用的铁铲子给绊倒了,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张佳乐在林敬言“平地摔”的嘲讽中恨恨地吞下了一颗白煮蛋,然后被噎得半死。
 
“所以两位前辈就回屋了,是吗?”
 
宋奇英用手戳了戳张佳乐顺出来的一个水晶球,摆在餐桌上的。
 
“是啊。”
 
“前辈们昨晚没有登录训练系统,是吗?”
 
“是啊,怎么了?”
 
“吃饭的时候请不要说话。”张副队那厢吃完了,端起盘子走向了洗碗机。
 
宋奇英瞄了一眼他的腰间,并没有昨天的那串钥匙。
 
“副队长,训练系统修好了吗?”宋奇英端着饭碗跟了上去。
 
“训练系统没有出问题,只是在昨晚九点二十一分的时候对部分项目进行了更新,你的服务器应该是受到了干扰,并不是系统出错了。” 副队长把碗筷放进机器里,按下了几个按钮。
 
“哦,那您昨晚有出门吗?”
 
“没有,你该去训练了。”张新杰推了眼镜,并没有看他,自顾自地走了。
 
宋奇英看着他的背影,怎么都无法把他和昨晚哭泣的石不转联系在一起。
 
宋奇英从不信邪,也不相信梦有预示什么的作用,然而,那张悲伤的面庞,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不散。
  

早间,训练时间。
 
长河落日(9:32):所以,你觉得我的梦到底说明了什么?
鸾辂音尘(9:32):不清楚,但我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不定你只是最近和你们副队长呆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或者是训练的时候被石不转虐惨了而已。
长河落日(9:33):那你有梦到过流泪的生灵灭吗?
鸾辂音尘(9:33):没有,不过这个题材不错。
长河落日(9:33):题材?什么题材?
鸾辂音尘(9:33):咳,没什么。
长河落日(9:33):但是自从我们搬进这个公寓以后我就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再加上昨晚张佳乐前辈又受伤了,我就总是莫名的烦躁。
鸾辂音尘(9:34):正常,人的心情总是会受到环境影响,我能理解。
长河落日(9:34):也不总是,你看我们副队长。
鸾辂音尘(9:35):那就跟你们副队长多待一会儿,权当调理身心了。
长河落日(9:35):我觉得他自从搬来之后也很奇怪,而且我们来这里训练本身就是他的提议。
鸾辂音尘(9:36):天啦噜!张新杰要是反常,人类的灾难就要降临了!
长河落日(9:36):有道理,我怕是受他影响了。
鸾辂音尘(9:37):对吧?总有个原因的嘛,你要是还不放心就跟他聊聊好了,他能把你怎么样?
长河落日(9:37):哦。
鸾辂音尘(9:37):话说你今天不训练的吗?
长河落日(9:38):上午不训练,我请假了,心烦。
鸾辂音尘(9:38):那好吧,你不训我训,队长叫我了。
长河落日(9:38):拜。
鸾辂音尘(9:38):拜。
 
宋奇英退出聊天,顺着墙根坐在了偏厅的地上,身边放着一个长河落日的布偶。
 
是他刚刚从训练室里找到的,就放在自己的笔记本旁边,附带一张来自张佳乐的小纸条。
 
“嗨~小宋~你看这是什么?我在大门口发现的,你看像不像你的长河落日?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像大漠孤烟,那家伙一脸杀气哪有这个可爱?既然被我发现了那就是缘分,送给你玩儿啦!不要客气拿去吧!——张佳乐”
 
哈,又是一件怪事。
 
长得像长河落日的娃娃。宋奇英放下手机,把那个玩偶抱在怀里仔细研究。
 
嗯,的确是挺像的,要不是旧了点,他还以为是长河落日的周边呢。虽然目前并没有厂商为他做周边。
 
但这能代表什么?谁会在一个有水有电有网有气的百年老宅外面放一个意味不明的娃娃?又是……谁的恶作剧吗?
 
他抱起娃娃,直视着他脏兮兮的脸。
 
“你会哭吗?”
 
“长河落日”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我真是疯了,宋奇英想。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