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4)+鬼妈妈paro


(4)又是石不转
 
一扇门。
 
就在宋奇英起身的时候,娃娃从怀里掉了下来,于是他弯腰捡娃娃。恰好看到自己身边的纸箱后露出了一条缝隙,后面是半扇门扉。
 
他用力拖开纸箱,看到了身后的门。
 
可惜,是小门,乳白色的,只有半人高,宽度倒是和普通的门扇一样。宋奇英摸了摸门上的锁孔,抓住门扇的一角,使劲。
 
拽不开。
 
需要钥匙。
 
钥匙在副队长那里。
 
宋奇英脑中闪过这些念头,但这些念头实现之前,他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开它。
 
或许门后什么都没有?
 
就算叫来张新杰,他也不会开门的。
 
没有充足理由的行动,他不采取。
 
哈,小孩子的好奇心。
 
宋奇英站起身,拎着娃娃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张新杰路过偏厅的门口。
 
“副队长!”
 
没有经过思考,宋奇英喊了出来。
 
张新杰在门口停下脚步,望了望他。
 
“怎么了?”
 
“这扇门,是用来干什么的?”
 
张新杰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破天荒地走了进来,盯着小门看了半天也没有回答。
 
神情有点严肃。是在沉思吗?
 
“或许是主人在分割房子的时候留下的。”
 
“也就是说这扇门打不开?”
 
“应该说,这扇门后什么也没有。”张新杰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
 
“您……或许有钥匙的。”宋奇英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如果打开这扇门你就能安心训练,也不是不行。”
 
张副队今天格外的和蔼可亲,没有像往日一样只是冷冰冰地吐出“不行”俩字,居然真的从腰间取下钥匙串,一把把筛找着小门的钥匙。
 
宋奇英感到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就像要上场打比赛一样。
 
找到了,张新杰确认了一把黑色的钥匙。这把钥匙相当古旧,钥匙柄又直又长,奇怪的是,端头那里居然做成了一枚纽扣的模样。
 
张新杰握着钥匙的端头,谨慎地将钥匙插进门上的小孔里,确认钥匙入槽了,才慢慢地转动把柄。
 
就在小门即将被开启的那一瞬间,宋奇英看到了石不转。
 
梦中那张流泪的脸庞。
 
然后他就晕过去了。
   

等宋奇英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窗外已是红霞满天了。
 
他是在自己的屋里醒来的,床边坐着林敬言,正抱着胳膊闭目养神。
 
宋奇英环顾了下四周,没什么变化,只是昏厥前那张强烈的精神触感依旧在撕扯他的神经,头疼得厉害。
 
他没有吵醒林敬言,悄悄爬下床去喝水,没看见林敬言放在他床上的充电宝,不小心就碰掉了。
 
10000毫安的大充电宝“咚”的一声掉在木地板上,林敬言吓醒了。
 
“小宋?你醒了!怎么下床了?感觉怎么样?哪里还不舒服?”
 
这位善良的前辈问得他有点懵逼,他思考了半天,才弱弱地问。
 
“前辈,我怎么会晕倒的?”
 
“哦,你不记得了?今天早上你跟副队长一起收拾偏厅的东西,结果不知怎的你就晕过去了,副队长赶紧带着你去了林区外的医院检查,幸好没什么事儿,只是你血糖有点低罢了。然后就把你带回来了。”
 
宋奇英坐在床上,听着林敬言的话,脑子慢慢恢复了清晰。
 
自己是在小门打开的时候晕过去的。对,就是这样!而且副队长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宋奇英想。
 
没有告诉别人?为什么?按副队长的性格,可能导致他突然昏迷的一切可能都不会被他排除,但是这件事他怎么就没有告诉别人呢?
 
不知道,宋奇英闭了闭眼,有点困。
 
“是不是还有点头晕?没事儿,你先躺下休息吧。”
 
“前辈……耽误你训练了对不起。”
 
“没事儿!多大点事。”
 
“前辈我想喝水……”
 
“好好我去给你倒。”
   

霸图的队规很严,但是对于病号那还是春天般的温暖。傍晚时分,以为宋奇英故意装病好不参加训练的韩文清杀气腾腾地进了他的房间,但在看到倒在被窝里一脸病恹恹的宋奇英时,神情缓和了不少。
 
攻击技能:瞬发杀气。打断。
 
就在宋奇英苦兮兮地喝下韩文清强行倒给他的第八杯水时,救星张新杰来了。
 
来换班。张新杰说。
 
韩文清点头,走出了房间。
 
宋奇英得救般地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
 
一有嘛事儿就喝水,霸图人一向秉承着这样的思想,也不能怪他们。
 
奇英,吃药。张新杰掰开两片药,指了指床头的水杯。
 
宋奇英又昏了过去。
 
可能是喝水喝太多了。
   

于是又到了半夜。
 
夜深人静,水喝多了的宋奇英第无数次从厕所回来,躺在床上,睡意全无。
 
这样也挺好,不会做梦了。他想。
 
然后他就看到了石不转。
 
又一次。
 
不过这次,他可不是站在门口,而是床边,离他很近。
 
宋奇英躺着,直愣愣地看着石不转,他不知道这是谁,但他知道,一定不是张新杰,他很清楚。
 
白衣的牧师静静地立在他的床边,低头看着他,神情很温柔,像注视着婴儿的神父。窗外的月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洁白的羽衣。
 
你是谁?宋奇英问。
 
石不转没有回答。
 
宋奇英觉得自己这问题问的真是多余。
 
你真的存在?宋奇英伸手,想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要不然就是自己穿越到了荣耀的世界,再这么下去待会儿大漠孤烟就要出来了。
 
石不转还是不说话,捏起了自己衣服的一角,递到了宋奇英手中,让他摸。
 
啊……见鬼了……手里的布料很柔软。
 
不要走进那扇门。石不转开口。
 
什么?宋奇英抬头。
 
石不转眨了眨眼,依旧温柔地看着他。
 
那扇门的背后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副队长说那扇门是被封上的。宋奇英说。
 

呃……你的主人说的。
 
石不转又不说话了,只是弯下腰来,伸手在他的前额上点了点,然后就消失了。
 
额头上没有冰冷的触感,月下的石不转很暖和,但是地板就不是了。
 
“咚”的一声,宋奇英像林敬言的那个大充电宝一样,摔在了地板上。
 
背后一阵寒意袭来,床头柜上的闹钟使劲儿闹腾着,窗帘后透着阳光。
 
自己怕是要疯了。宋奇英抱着脑袋想。
   

今天,霸图的早晨格外嘈杂。
 
出事儿了,张佳乐不见了。
   

穿着睡衣的宋奇英站在房门外,看着队友们一个个火急火燎地跑来跑去,楼上楼下地搜索着张佳乐。
 
他看着看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宋奇英冲向一楼的偏厅,那扇白色的小门。
 
他跪在门前,看着门缝里落下的点点灰尘,颤抖地拽了拽门扇。
 
门,开了。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