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最近全职的脑洞真是要突破天际了……
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

看了红楼之后满脑子都是哭唧唧的痴情宝玉张佳乐和多愁善感温柔似水美人林敬言……这踏马都什么鬼……

但我觉得带感所以还是要写。(头顶一把韩队的四十米长刀)

好吧微林乐,双花林方党叛变一秒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这是一个沉痛的清晨。

张佳乐前辈荣获职业生涯第四个亚军的清晨。

今天早上的惯例是复盘,然而到了点,霸图战队会议室里少了一个人。
 
“啥?你说的是真的?”

张佳乐抓住白言飞的手,“腾”的从床上做了起来。

“老林真的要走?”

“不确定啊,我刚才路过他门口就看见他收拾东西呢。”白言飞一脸懵逼。

“老林要走……为啥呀……”张佳乐眼神空洞。

“如果是真的,那就说明林敬言前辈年事已高,实在得退役了。”白言飞支支吾吾。

“老林得退役了……他要走了……”张佳乐自言自语。

“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直愣愣地往后一倒,晕了。

“快来人啊张佳乐晕啦!!!”
 
半小时后。

(此处忽然红楼体对话)

秦牧云(对白言飞):你方才和我们佳乐说了些什么?你瞧瞧他去,你回韩队去,我也不管了!

(宋奇英进来看见问怎么了)

秦牧云(定了一会,哭道):不知言飞大大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也凉了,副队长掐了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连副队长说话都不好使了,只怕这会子都死了!

(奇英一听此话,顿觉眼前金星乱冒,头上晕眩脚下打飘,不得已跌坐在一旁椅子上,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

(白言飞一见,急忙上来给捶背)

宋奇英: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秦牧云:你到底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了,他只怕就醒过来了。
 
(韩文清进)

韩文清:你这小蹄子,和他说了什么?

白言飞:并没敢说什么,只不过几句顽话罢了。

秦牧云:快快!快把林敬言前辈叫来!
 
(张新杰带林敬言进)

(张佳乐见林敬言,方“嗳呀”一声,哭出来了)

张佳乐(抓林敬言):你要去,连我也带了去!

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儿!

秦牧云:还不是这个该死的!愣说林前辈这个赛季便要退役了,不然这呆子何苦成了这样?

张新杰(对白言飞):你素日里最是个聪明伶俐的,又知他是个呆根子,干白的哄他做什么?
 
(张佳乐见桌上放一轮船模型,抓住便扔)

张佳乐:那莫不是他们的船来了,来接林妹妹走了?快!赶了,都给我赶了!

(张新杰抢救模型)

韩文清:拿出去!
 
(林敬言无奈,握张佳乐手)

林敬言:罢了罢了,那个说要回家了?这儿就是我家,你要我上哪儿去?

张佳乐(哭唧唧):你莫不是乘船要回金陵了?

林敬言(叹气):我与金陵再无瓜葛,留在此地已是心满意足。林某如今能有这般造化还得托韩队长高福,对于你们又岂有二心?乐乐你这样说,莫不是成心让林某心寒?

(秦、白、宋哭)

张佳乐(泪眼朦胧):这般说来,你真的不走了?

林敬言:不走,入队之时我林某便终生是霸图的人了。

张佳乐:林妹妹……你……你果真还是放不下我们这几个崽子……

(秦、白、宋继续哭)
 
(是夜,张佳乐睡去,必从梦中惊醒,不是哭了说林敬言已去,便是说有人来接,每一惊醒,必得林敬言安慰一番才罢,林敬言便如此在张佳乐床边守了一夜,张佳乐方才慢慢好了起来。)
 
完。
 
PS:忽然想起林敬言是南京人,林妹妹也是江苏人,林敬言姓林,林妹妹也姓林,这之间……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