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邱宋邪教】Rumor First

开学前的最后一更啊……下次就不知道啥时候了。
不过这学期课不多/微笑

啊前一话在这里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0fe0d63

(3)
其实霸图在举办第十届全明星周末之前过得并不太平。
得知自己没有入选24全明星的张佳乐当时盯着统计表看了半天,很平静。
晚上就发疯了。
先是赞助商提供的一箱青岛啤酒不见了,然后晚上,大家就看到了在院子里发酒疯的张佳乐。
有没有酒德完全体现在醉酒之后,然后大家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张佳乐在院子里一圈圈地狂奔。
以运动代谢酒精,嗯,很有酒德。
如果在他怀里的副队长也这样想就好了。
第二天就见报了:霸图选手张佳乐醉酒之后怀抱霸图副队长张新杰在霸图大院里狂奔。
很霸图。
全明星之前闹出这样的事情毕竟还是比较尴尬的,更何况发生还发生在主办方的地盘上,全队上下于是统一口径,一致对外宣称:张佳乐吃错药了。
大人们折腾归折腾,孩子毕竟还有孩子的打算,借着这件事转移视线,宋奇英小朋友在这一周内进行了努力刻苦的……三次元素质训练。
游泳长跑短跑竞速跑拳击篮球羽毛球……躲在健身房外偷窥的秦牧云觉得这孩子怕是要改行当运动员了,然而真实原因只有宋奇英自己心里清楚。
拿回戒指盒,消除负面影响,还双线新服一个太平,这是宋奇英的计划,当然了,前提是能KO掉那位昔日宿敌的后辈,无论在二次元还是三次元。
于是转眼,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就这么到来了。
今年全明星的主办方是经历了十年风雨历练的霸图战队,场馆还是那个体育场,人还是那些人,看上去很简朴,没什么花样,但当进入体育场的霸图粉们看到那个十年征战的精神领袖还依旧站在主席台上,纷纷欣慰地表示:这就够了。
体育场内一片温情,后台则一片杀机。

“我说孩子啊!你到底是想干嘛啊?你弄成这样待会儿是想打新生赛还是打拳击赛啊?”
后台角落,秦牧云目瞪口呆地看着宋奇英一圈圈往手上缠绷带,就是拳击手用的那种。
“打完新生赛,或许就是拳击赛了。”
宋奇英严肃地回答。
“我说……你这是要跟谁决一死战啊?多大仇啊至于吗?”秦牧云在心里默默地为邱非点了根蜡。
“不至于。”宋奇英摇头,“但我要做好准备,因为谁也不知道邱非如今的战斗力如何,提前做好防备准没错。”
“邱非?你招惹的是他?相信我,小宋,如今跟你一样大的孩子里战斗力再没有比你高的了。”
“如果是这样我的戒指盒也不至于被他爆走了。”
“戒指盒?什么戒指盒?”秦牧云懵了。
“网游里的一点事。”宋奇英眼睛转向一边,明显不打算再透露更多了,秦牧云此时只能暗骂该死的张家兴说话说一半。
眼睁睁地看着气势如虹的宋奇英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后台,秦牧云心一横,颤巍巍地拨通了保安处的电话。
小宋啊小宋,这回真不是你牧云哥哥不帮你,这万一要是弄出个好歹来韩队还不弄死我啊……

之后,全明星周末拉开了序幕。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直到……新生挑战赛过。
双挑完叶修,宋奇英从选手席走下来,避过观众们的耳目,径直走向了正在厚颜无耻地问工作人员要散人账号的叶修。
“前辈,邱非有来找你吗?”
叶修悠悠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一脸严肃的孩子,又看看他双拳上缠的绷带,随即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咋了?你是想跟我PK,还是跟他PK?”
叶修眯了眯眼,“小朋友,那天匿名发消息的就是你吧?”
宋奇英不答。
“嘿,怎么?代表你们霸图跟嘉世决斗啊?真是勇气可嘉,但是很不幸,你找错对象了。”
“如果他变得和您一样,那我的确没有找错对象。”宋奇英直视叶修,答道。
叶修拿着坑来的账号卡,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半天,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谢谢前辈。”

叶修指的方向是观众离场通道,此时正值全明星团队赛阶段,所有的观众正在里面群情激奋呢,就连保安都按捺不住跑去围观了,观众通道里自然一个人都没有。
宋奇英走进通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可惜周围实在空旷宽敞,也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更何况邱非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来找他。
宋奇英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反复复习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交涉辞令。先礼貌地问候,然后申请退回戒指盒,并承诺收益平分,如果交涉失败,则拿出预备账号卡进行PK邀请,如果再次失败,那么最后只能以武力解决了。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但如果这件事会影响到霸图的声誉,那么武力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毕竟一人做事一人当,直到现在,双线新服的世界频上还在刷长河落日被战斗格式爆头的事呢,再不解决此事,怕是要被队长和副队知道了。
想着想着,观众通道就走完了,然而还是没看到邱非的影子。
宋奇英停下脚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宋奇英掏出手机,原来是QQ联系人发来的消息。

鸾辂音尘(10:46):黑色运动衫,蓝黑色运动鞋,接头:戒指盒。

宋奇英想了想,回了两个字:谢谢。

战斗格式(10:46):你说什么谢谢?

宋奇英一愣,仔细看了看戴妍琦发来的消息,这才发现,她居然是在选手专用的大群里发的。

宋奇英忽然有点心痛。

战斗格式(10:46):@长河落日 你什么意思?

长河落日(10:46):你在哪?有事找你,出来一趟吧,我在观众通道。
战斗格式(10:47):你在观众通道干什么?你们副队长正在跟吴羽策打擂台呢,你不看?

宋奇英瞬间感到一簇小火苗在自己的血管里燃烧起来了。

长河落日(10:47):真的!为什么?不是,你是说你在观众席上?
战斗格式(10:47):是啊,你不看就算了,反正应该很快就能完,站那儿别动,我去找你。

宋奇英看着邱非发的信息,本来想提醒他一下不要那么笃定,毕竟牧师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放到擂台上去的,这就和狂剑士卖血必然是杀招一个道理。然而邱非那边却再没了消息,估计是在专心看牧师打鬼剑士,于是宋奇英绕着观众通道走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安的小板凳,索性坐下等待邱非的到来。

十分钟……
十五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

坐在小板凳上的宋奇英把手机里的消消乐都快玩到制霸了,邱非还是没有露面。
难道擂台赛看完他又看团队赛了?宋奇英心想,琢磨着要不要出去找他,刚一抬头,就发现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观众通道此时已然人满为患,抽烟的喝水的玩手机的干什么的都有。
这是怎么回事?宋奇英皱眉,顺手拉住身边路过的一个女生问道:“你好,请问现在里面是团队赛吗?”
被拉住的女生一脸苦相,惨兮兮地对他说:“什么团队赛?擂台赛还没完呢!张新杰跟吴羽策耗上了,都打了三十多分钟了还是平手!这还能看嘛!”
宋奇英瀑布汗。
算了,他打算进去找邱非,务必得在团队赛的时候把他找出来才行。
刚走没两步,只见通道连着场馆的那头一阵骚动,宋奇英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黑衣人影,一路分花拂柳地穿过熙攘的人群,快速地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低头跑来,他的后面,跟着两个霸图场馆的保安,口中高喊着:“别跑!”
宋奇英瞬间明白了状况,外套一脱,原地做好了起手准备。
那个黑衣人冲到自己身边的一瞬,宋奇英伸腿一绊,随后快速地抓握过那人的小臂,顺势转身,发力,一个利落的过肩摔,那人便飞了出去。
自己的特训总算没有白费。宋奇英感慨地想。
周围不明状况的群众看到他突然动手,也是吓得不轻,待那人飞了出去,才明白过来宋奇英是在抓小偷,然后纷纷为他响起掌声。
宋奇英快步上前,抓起那人的衣领一看,懵了。

“邱非?”
“宋奇英?”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人好不容易凝神一看,瞬间头大,“你好好的摔我干什么?”
“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小偷来着。”宋奇英脸上开始发烧。

二人身边,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听到这两个名字,顿时炸锅了。

“宋奇英唉!刚才挑战叶修的那个霸图新人唉!”
“他怎么在这儿?”
“诶刚才他打得好好诶!!!”
“那这个是谁?也是霸图的?”
“等等邱非……这个名字有点熟……”

坐在地上的邱非眼见着事态马上就要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了,也顾不上责问宋奇英摔他的事儿了,站起来拉着他就跑。


“快走!”
“诶你等等!”

就这样,在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之下,两个孩子飞一般地逃离了观众通道。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