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邱宋邪教】Rumor First

在前面放一点点吐槽……

其实刚开始看全职原著的时候,有两个孩子我是分不清的。
一个叫邱非,一个叫宋奇英。
为啥呢?因为他们都是虫爹塑造出来的认真严谨刻苦踏实的祖国的花朵。
联盟接班人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乖巧听话型,主要以乔一帆高英杰为代表,一类是聪明伶俐型,以小卢为代表,另外一类则是以上文这俩孩子为代表的认真严谨型。
所以我分不清(其实是我瞎)这俩孩子性格其实蛮相像的,而且作为两个对立阵营的后代,超期待对手戏~~但是得等一等,因为他们还是个孩子……
根据原著推算了半天,邱非比宋奇英大,一岁。而且宋奇英年龄很小的,卢瀚文下来就是他了,大家正是祖国的花朵一般的年纪啊~~(怪阿姨出没)

上一话戳这里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029e5c

(4)

“知道吗?暴力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很巧,这正是我想说的。”

“那你先把手上的绷带拆下来。”

“那你先把戒指盒还给我。”

“所以你这是威胁我吗?”

“算是吧。”

“是吗。”邱非笑了,揶揄的笑,“如果我不还呢?你就要打我了吗?”

他抬手,指指自己的脸,“来,朝这儿。”

这句话挺有效,宋奇英捏着拳头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松开了手。

作为一名从小接受良好电竞教育,有着以德服人严格自我要求的宋奇英,从没见过这种架势。

其实,他也从没打过架。

如果除去幼儿园阶段的话。

“知道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我并不想伤害你。”宋奇英决定回他擅长的以德服人战术上来,所以坐在了邱非对面的沙发上。

哦对了,这里是霸图俱乐部对面的一家酒吧。

从全明星上逃出来以后,宋奇英就带着邱非躲到了这里。

现在正值全明星团队赛阶段,队长不会出来找自己,更不会找到酒吧来,所以这里是绝对安全的。这是宋奇英的计划。

别问他未满十八周岁是怎么进来的,邱非满了,就行。

邱非看他坐下,无动于衷,仍旧交叉腿靠在宋奇英对面的沙发扶手上,面无表情。

他和叶修前辈真像。宋奇英想。

“行了,我不想和你纠缠,当然,我也不想还你东西,除去这个,你随便开个条件。”邱非仍不坐,低头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丝不耐。

别的条件……宋奇英有点懵,在他的计划里,如果谈判失败的话,那就应该直接使用武力了,但是真到了该使用武力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坚定。

“你……为什么非要那个戒指盒不可?”宋奇英问。

“为了奖励。”邱非面无表情。

“就是双线新服推出的活动?”

“不然你又为什么要参加?”邱非眉头一挑,“还不惜让长河落日跟我的账号结婚?再说了,这好像是你的提议吧?”

该死……还是说回来了。宋奇英皱眉,如果邱非不提自己主动求婚的事儿还好,一旦提了,这就变成了长河落日单方面吃哑巴亏的状况了,对他很不利。

“那好吧,我说实话,其实跟你结婚的确是我头脑发热的结果,那时候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影响,到现在世界频道上还在刷长河落日被杀的消息,我担心再这样下去,会给战队带来不好的影响。”宋奇英认真地说,企图用真诚的眼神打动对方。

可惜他忘了,邱非是叶修教出来的,那可是个为了去网游里虐菜宁可用材料堵别人嘴的家伙,从不知道真诚是何物。

邱非咧嘴一笑,“那你别再上新服了呗,眼不见心不烦。”

“你这是掩耳盗铃。宋奇英仍旧认真。

“行了宋奇英,看你这样子我们也没什么条件可谈了。”邱非耐心耗尽,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下,终于摆出一副打算好好谈谈的样子,“你当初用职圈账号跟我结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不管事后我会不会杀你,不良影响已经出去了,你现在口口声声跟我说战队,那个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战队?现在还要我帮你消除影响,是这意思吧?我就问你,凭什么?”

宋奇英沉默了。

好久一阵两人都没再说话,酒吧那头的DJ开始演出了,人群的尖叫和欢呼传到了这边,邱非仍是一眼都没看那边,面带不悦地看着他。

那样子,活像一个老前辈在教导犯错的新人。

“知道戴妍琦为什么不结婚么?就是因为她之前就想到这种可能了,所以到头来也只当了个主婚人,你倒好,一心急着往上扑,犯了错还要别人给你善后,这回你不妨问问她,看她怎么说。”

邱非冲着宋奇英衣服上的口袋抬了下下巴,他早就留意到宋奇英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这个时候能这样火急火燎地呼唤宋奇英的,只可能是她了。

宋奇英看他一眼,手伸进口袋里慢慢摸出了手机,对着漆黑的屏幕思索了起来。

“看呀。”邱非道。

宋奇英慢慢按了键,发亮的屏幕映亮了他半张脸,看着看着,他突然笑了。

邱非一个恍惚,看着他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张新杰。

“你笑什么。”邱非发毛。

“的确是戴妍琦。”宋奇英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不过她责备我为什么逃掉单挑导致她开的盘子打水漂了。”

“什么盘子?”邱非皱眉。

“就是打赌我跟你单挑谁能赢,顺便一说,我是一赔十,你是一赔五。”

“为什么?”邱非很不高兴。

“因为这个。”依旧是无害的微笑,宋奇英举起拳头在他面前摇了摇。

“靠……”邱非把头转向一边,神情很阴暗。

“奇怪,你居然在意这个?”宋奇英继续微笑,仿佛刚才邱非所说一点都往他心里去。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早知道这事儿,我一定押你。”邱非冲他阴阴一笑,“还有,你能不能别笑了?你很高兴吗?!”

“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挺有意思。”宋奇英笑着笑着,居然把头拧到一边笑去了。

“那你的声誉怎么办?”邱非忽然一股无名邪火。

“再说吧,现在我在意的是,你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些蝇头小利?怎么,嘉世很缺钱吗?”宋奇英的双眼闪动着真诚。

“这个问题跟你讨论一点价值都没有。”邱非抱起双臂靠在沙发上。

“你不跟我谈条件,那我跟你谈谈吧。”宋奇英觉得主导权似乎回到了他这里,“我知道新嘉世目前很拮据,所以我为了消除影响也不会让你白还东西的,这样吧,你开条件,只要在我个人承受范围之内,我就答应你。”

“行啊。”邱非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我要你。”

“什么?”

“的长河落日。”

“很遗憾。”宋奇英报以官方的微笑,“长河落日目前归俱乐部所有。”

“那我也要你。”邱非忽然开始皮笑肉不笑。

“我不明白……”宋奇英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优秀的拳法家,战术大师的接班人,如果你肯进嘉世我就不用到处挖掘人才了,你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呵,你在开玩笑。”

“是啊~用事实告诉你,有些事,完全没可能!而且宋奇英,你今天成功地让我很不高兴,所以,你就回家乖乖等着队里的处分吧,小朋友!”

说完,邱非戴上了兜帽,起身离开了。

宋奇英一句话也没说,静静地坐在原地目送他离开,犹豫了半晌,按亮手机屏幕,把备忘录里准备好的 “重大消息!新嘉世队长邱非网游中无下限截杀玩家!”给删掉了。

这是戴妍琦刚刚给他出的主意:如果邱非死活不肯还东西,那就在网上把他的所作所为昭告天下。

他觉得这样做不好,虽然是邱非不对在先。

好吧,他宋奇英是心软了。毕竟新嘉世不应该和邱非一起承担那些流言蜚语。

所以这次的哑巴亏,他就这么认了。

但是绝不会有下次。

TBC.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