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于远】一期一会

·本篇是于锋✖️邹远,这次打算好好写cp……拾掇一下感情线
· 背景第八赛季于锋转会百花,与小远结识
·内含ooc大家都懂的……还有小远娃娃脸私设定【捂脸
(在我眼里小远就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嘛!虽然第八赛季他应该都十八了……)
·为什么叫一期一会呢……因为于远这一对就像是在恰当的时间遇到了最恰当的人,就像是当年的双花一样
--------------------------------------------------------------

邹远:百花的大家不是怀念繁花血景,而是怀念孙哲平和张佳乐前辈。我明白的,就算我能够重组繁花血景,也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繁花血景了。

(1)
于锋转会了。

离开的那一天,他原以为没人会来送行的,毕竟自己的离开不如人愿,而且在黄少看来,无异于自毁前程。

然而那一天他收到了一束花。

是一捧巨型花束,亮片纸的包装,插得乱七八糟的花型,一看就出自战队成员之手,送行的那一天,巨大的花束把捧着它的小卢的脸都挡没了。

“希望你走了也不要忘记我们,大家还是喜欢你开开心心的样子,前辈。”小卢闷声闷气的声音从花束后面传来,于锋不得不接过了那个麻烦。

“那也不用……这么多吧?”于锋苦笑。

“百花嘛,虽然以后不是一个阵营了,但是大家还是希望你过得好一点,算是祝福吧!”小卢看着他,露出无比灿烂的微笑,显然前辈的离开在他的心里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阴影。于锋不得不感慨:还是当个孩子好啊!

可是离开了广州的这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正在祖国的西南大地上对他翘首以盼。

邹远。

额,从年龄上来说邹远不算是个孩子,但是于锋眼睛一闭,满脑子都是视频聊天栏里那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

没错,在决定转会之前,于锋和邹远是视频过的,于锋至今都忘不了当他说出自己的决定时,邹远脸上的表情。

先是惊讶,然后是……欣喜?感动?

他不理解,明明是个来抢风头的家伙,他哪儿来的兴奋?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年轻的队长当夜对着自己激动连连地说了好几个“好”字,倒是把于锋整的差点膨胀飘飘然,仿佛百花一直在等的就是自己这位狂剑士一样。

“其实百花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狂剑士,但是没办法,培养不出来,外面的也不愿意转会,你肯来,真是太好了!”

视频里的邹远说一句话眨好几下眼睛,嗓音柔柔的就像小孩子,于锋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人带领全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而且邹远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凡是跟他说话的人,不自觉地想放轻声音,唯恐把他吓着了。

“繁花血景……是吗?”于锋不确定地问他。

然而一说到这个名字,邹远的神情却明显黯然了,只有一瞬。邹远淡淡一笑,“你这样理解也可以,如果你真的想来,我们有的是机会讨论这个问题。”

于锋当然想来,他都想好了,哪怕最终百花拒绝了他的申请,就是走后门,他也得去昆明。

只有那里有他的位置,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所以,于锋带着那束超大的花,离开了广州,没有回头。


于锋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潮汕小伙儿,对于云南人,是有着一定误解的。

误解的源头完全来源于前两年网上风靡的“老司机山歌”视频,所以在他的脑海中,张佳乐,还有邹远,这两位土生土长的云南人,就是属于站在乡村公路上身着奇装异服高唱“阿里里”神曲的形象。

但是他没想到,邹远,对他也很有误解。

“那个……都说你们广东人吃福建人,是这样吗?”

当日,百花战队门前,前来迎接于锋的邹远这样问道。

于锋淡淡一笑,“福建人喜欢吃鱼吃虾,皮肤细腻肉质鲜美,为什么不呢?”

完美地黑了回去。

然而下一秒,邹远接花束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三秒之后,邹远转身跑回了俱乐部大门里。

“我们队长很单纯的,你别骗他,他什么都信的。”曾信然黑着脸说。

“呵呵。”于锋不解释,然而在心里,默默地在“弹药专家”和“单纯”这俩词之间画上一个等号。

只是很可惜,他不是孙哲平,邹远也不是张佳乐,而且百花自从孙哲平伤退之后,就一直在悬崖上徘徊,那么多年,他的到来,就是为了终结这一切的。

晚间,于锋独自一人待在安排好的宿舍里,收拾东西,门突然被敲响了。

门一开,是邹远。

“收拾东西呢?不打扰你吧?”邹远露出一个微笑,在于锋看来是比花瓣还柔软的那种微笑。

“有事儿?”

“明天就要正式训练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提前接触一下,除了技术方面,还有私下,也是。”邹远说着,自己都觉得尴尬,索性把头偏向一边,咳嗽了几声。

“有道理。”于锋开了门,依旧转过头去忙自己的,不再看他。

“我想给你一样东西。”邹远的声音在他身后轻轻响起。

待于锋转过身来,邹远的手里捧着一张账号卡,首版卡,ID落花狼藉。

“哟,还在呢?我还以为你们早就把它拆解了卖材料呢。”于锋看到那张卡,心里本能地一动,却硬是克制着自己在床沿坐下。

“怎么可能?”邹远轻轻摇头,“你知道吗?其实就在两年前,张佳乐队长还相信孙队会回来呢。”

“所以你们现在这是……彻底放弃了?”于锋坐在床边,抬起头打量着邹远的神情。

邹远握着账号卡,脸上一副思索的神情,脚下慢慢走向了窗边,眼睛看着窗外的夜景。

“张队长退役前,把它交给了我,还跟我说,从今以后,这张卡归我处理。其实,我当时根本不觉得它还能等到有人来使用的那一天,结果……你就来了。”邹远拧头看向于锋,笑得有点忧伤,“简直就是天意,我想。”

于锋想说这可不是天意,但话到嘴边还是没说,他总觉得,邹远还有话没说完。

结果邹远突然切了话题:“我提前来找你,其实是想把我的位置让给你,让你来当百花的队长,战术策略也由你来安排,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这是最适合百花的方案了。”

于锋有点意外,“我?百花你比我熟悉,让我当队长?显得你退位让贤?”

邹远看着他,沉默了几秒,苦笑了起来,说了句让人挺费解的话。

“果然,你和我不太一样呢。”

“你什么意思?”

“于锋,你想要什么?”邹远慢慢走近他,“我猜,应该是在蓝雨得不到的地位吧?这应该就是你转会的原因。如果在百花,你的愿望可以实现,那么对我们而言其实是件好事,所以我们各取所需,好吗?”

“那你呢?你想要什么?”于锋身体向后仰,双手撑住背后的床铺。

“真正的我,能自由自在地打比赛的我。”邹远直视他的双眼,神情认真得有些虔诚,片刻后,他又移开了目光,不知道看哪里去了。

从于锋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邹远那张娃娃脸上发烧的颜色。

于锋顿时觉得,这是个不好相处的孩子。

邹远的技术,在于锋看来提高的空间很大,然而他也明白,有一些问题,永远出在选手的性格上,而不是技术,邹远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有些问题他如果想不明白,或许就一辈子想不明白了。

然而他无法干涉。于锋模模糊糊地感觉到,邹远就像是黑夜里雾气缭绕的一座海岛,隐约有灯火照明,而他则像一个对岸的船夫,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那个海岛。


TBC.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