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于远】一期一会

· 哎嘿嘿~我又来了,更的这么频繁我甚至怀疑其实我是于远的真爱
· 好喜欢比利时犬的于锋和挪威卢德杭犬的小远❤️它们好般配呀~~【详见b战犬职高手
· 还有依旧是娃娃脸的小远ooc预警......
-------------------------------------------------------------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26bd47


【3】
于锋以前从没见过有人能晕得如此干脆。

前一秒还若无其事,下一秒就直挺挺地倒下了,就好像一个突然没电的玩具,而且更可怕的是,邹远倒下的时候,眼睛还是睁着的。

于锋瞪着不省人事的邹远,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帮他把眼睛阖上……

“来人啊!!!!!”

后来这一声尖叫,就完全是本能了。

第一个破门而入的是曾信然,这小子偷懒正在训练室外面啃鸭梨,一听到于锋尖叫一扭身就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也不知是不是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曾信然鸭梨一扔,从地上捞起邹远就跑,直奔医务室。于锋也不敢怠慢,游戏都顾不上退,跟着曾信然就去了医务室。

一股消毒水味儿、白惨惨的医务室里,躺着脸色同样白惨惨的邹远,医生在一边量血压测脉搏。

“我说你跟他说了什么?他都好久不这样了。”曾信然来不及擦汗就埋怨起他来了。

“谁跟他说了什么!抢BOSS的时候碰上张佳乐和孙哲平了,我就让他看了一眼,他二话没说就晕了,我还奇怪呢!”于锋没好气地说。

曾信然拍着手原地转了两圈,“坏了坏了……我还以为他都没事儿了……”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于锋一把拽住他。

“医学术语叫:不能见张佳乐不能见孙哲平否则一定癫痫发作综合症。”曾信然一脸认真地说。

“滚你的我说真的!”

“我说的就是真的!前段时间张佳乐退役,邹队长一个人管百花,累得要死要活,结果俱乐部那边还对他不满意,说是百花缭乱的操作达不到张佳乐的水平,邹队长没日没夜地加训,结果水平没提高,百花缭乱还被霸图给买走了,是个人都得崩溃的好吧!”曾信然白他一眼,“医生你说是不是?”

穿白大褂的队医黑着脸指向门外:“是个头!你们俩声音太大了!都给我出去!”

然后于锋和曾信然在医务室外面大眼瞪小眼。

于锋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邹远他……一直是这样?”

“有一阵儿了,今天还算是好的,你来的前一个星期,他半夜梦游还差点从五楼跳下去呢。”曾信然一副耸人听闻的表情。

“后来呢……”于锋背后发凉。

“要是跳下去了现在躺在里面的是鬼啊!”曾信然皱眉,“我说于队长,你来我们百花我们都很高兴,但你也不能老想着你自己的地位,现在这里还有一个压力山大的副队长等着人爱心关怀呢!你要是连他的稳定都保证不了,那我觉得你这队长当的真是失败。”

“想当年我们孙队还在的时候,张队就是感冒咳嗽两下他都拿姜汤备着。当然你不可能跟他一样,但是起码的队友情你总得培养一下吧?”

于锋闻言,面色阴沉地看了曾信然半天,转身就走。


“你干嘛去?”

“熬姜汤!”


邹远是个实心孩子,向张佳乐学习的方式就是成为另一个他,然而这招对于其他人而言未必有效。

于锋觉得这招很蠢,更何况他也不觉得张佳乐有什么好学的,换句话说,要是邹远真的学成了,那他也就基本废了。

于锋不想向他的前辈孙哲平学习,但在熬姜汤这一点上,他和前辈取得了一致。

晚七点,邹远晕晕乎乎地从床上坐起来,一看窗外,天都黑了。

一想到自己又浪费了宝贵的一天,邹远一阵头晕,又倒回了床上,一阵一阵冒冷汗。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身边有人发问,屋里没开灯一片漆黑,邹远转过头想看是谁,突然被一阵手电光刺得眼睛疼,等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

手电光映衬下一张阴森森的人脸。

“啊啊啊啊!!!”

几乎是下意识地,邹远随手抄起床上的一个抱枕,砸向了那张脸。

“我靠邹远你……”

房间里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听上去很沉重。
邹远“啪”的一声打开了床头灯。

于锋的脸在温和的暖黄色光芒的照射下显得正常多了,如果没有阴郁的表情就更好了。此时于锋,正黑着脸注视着被邹远一枕头砸脱手滚到地板上的汤碗。

“啊!对不起!”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邹远连忙道歉,刚想下床去捡汤碗,就被于锋一巴掌按回了床上。

“你给我躺着。”于锋的声音听上去很不友好,邹远连忙乖巧状躺平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在蓝雨从没伺候过人的于锋一边叹气,一边起身去捡汤碗,此时他甚至觉得,比起照顾人,他更愿意听黄少天废话三小时。

邹远坐在床上死死抓着被角,大大的眼睛瞪得跟挪威卢德杭犬一样,生怕于锋捡起碗之后就会扣到自己头上来。

于锋的确是有这个意思的,他把空碗重重地拍在床头柜上,在床边一屁股坐下,开始平静,平静,终于克制住了转身走人的冲动。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邹远战战兢兢地说。

“不是我说。”于锋皱着眉头,“你都这样儿了,俱乐部居然还让你当了那么长时间的队长?他们怎么想的?”


邹远抓着被角一言不发,还是被于锋知道了。

“没办法……我是百花的双职业之一,而且为了照顾粉丝的情绪,这个队长我不得不当。”

“那也不用给自己这么大压力吧?”于锋侧着头看邹远瘦得骨节分明的手腕,心里弥漫起了一种微酸的感觉,“百花的整体水平......也还行啊。”

“我已经很幸运了,没理由不努力。”邹远的眼睛看着自己被子下的膝盖,神情恍惚,“我只是希望……能做的更好。”

“邹远,你多大了?”于锋问。

听到自己的名字,邹远下意识地抬起头,一脸茫然,“啊?我?今年十八。”

“你才十八又不是二十八,时间有的是,现在着什么急?”于锋抱着胳膊,神情不悦。

“可是……”邹远刚想说看人家唐昊,还有孙翔,这俩跟自己一样大的选手,看看人家,再看自己,但一想到坐在自己身边的于锋,他大着胆子改了口。

“你不也是……”

说完,邹远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余光小心翼翼地瞥着于锋。

于锋依旧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半晌后,他突然笑了。

“也就在这方面,咱俩才有唯一的共同点。”

邹远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看着于锋脸上的笑容,他突然有点难过。

相似吗……邹远想,他根本不认为,自己和于锋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或许也没什么默契,但没想到,于锋也这样认为。

邹远下意识地别过了头,眼睛看向窗外,鼻子有点酸,没理由的有种被抛弃again的感觉。

“怎么了?玻璃心裂了?拿胶水粘粘?”

“于锋……”邹远黑着脸回头,“你知道吗?你不说话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或许吧,谁叫我是从蓝雨出来的。”于锋抱着胳膊耸耸肩,损完邹远之后心情不错,脸色也没那么可怕了。

“邹远。”

“干嘛?”

“我想说……你其实不用那么累,做不到的事,可以不做。”

邹远眨了眨眼睛。

“如果你还要坚持的话,那我只能怀疑你有受虐倾向了。”

“于……锋……”邹远用方言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还没等他回嘴,头上突然被大力揉了两把,自己的脖子都差点被压断。

再抬起头,看到的是于锋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你做不到的事,我来做。”

TBC.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