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一期一会

· 这是我第二次尝试写对战模式,上一次是拳法家VS召唤师,拳法家用的是小宋的长河落日~好吧我承认我瞎写的【颓废
所以,求轻拍……
· 然后依旧是虫爹的人我的ooc以及……狂暴的三次元剑士于锋大大,敬请欣赏文末的:《狂暴的三次元狂剑与表里如一纯洁可爱(啊呸!)的弹药专家邹小远》

上一话在此: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2cb6ac
--------------------------------------------------------------

  5.

曾信然闭着眼,手下的鼠标随便一划,选中了一张训练地图。于锋跟邹远凑上去一看,落日古道。

大概是个谁都占不到便宜的图,南北直道,东西峡谷,视野开阔掩体较少,唯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角色自身装备对日光的反射,是个挺麻烦的地方。于锋点点头,邹远也没有异议。

“来吧,开始。”

账号登入,片刻之后,落花狼藉和花繁似锦分别在古道的两端刷新。

于锋和邹远的PK引起了训练室一众队员的注意,于是纷纷停下手上的活儿,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于锋和邹远围得严严实实。

“朱效平你往后退点,你挡我屏幕了!”于锋扒拉开往前钻的朱效平,与此同时,道路那头传来一声枪响,在于锋的耳机里无比清晰。

两人还没开始移动,隔着十万八千里,邹远刚才首发的这一枪,应该是无意义的。

赛前空枪,这是张佳乐的习惯。

于锋略一皱眉。

二人没有丝毫交流,地图一刷新,于锋就操纵着落花狼藉朝着地图中央冲去。

这张图他打比赛见过,但还是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百花战队自己研发出来训练用的简易版,所以邹远那边对图熟不熟悉,他完全不清楚。大概一开局,就对他有些不利。

落花狼藉冲过路边的一个小酒馆后放慢了速度,仔细观察着酒馆地形,他发现酒馆后方有一个不高的小塔楼,如果站在上面视野非常开阔。如果地图是南北对称的话,邹远此时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个塔楼,然后抢占制高点对他伏击,对于枪系职业而言,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于锋转念一想,之前邹远那一脸兴奋的表情,让他在心里颤巍巍地否决了这个想法。

果不其然,仅仅十五秒之后,于锋就在古道中央与气势汹汹的花繁似锦相遇了。

路怎么这么短?于锋心里纳闷,看来这张图跟比赛时的大不一样,关于那个塔楼的使用,看来完全因人而异了。

花繁似锦移动速度很高,在距落花狼藉十个身位格的时候,邹远子弹上膛,又放一枪。

这一回,是实打实的真枪。

僵直弹,这是在试探落花狼藉的状态,于锋往侧一闪,起身时已是一记倒斩还击。花繁似锦接连两个小后跳,落地之时三枚手雷冲着他丢了过来。

两枚手雷,一枚追踪手雷。

麻烦,三枚手雷呈倒三角式朝他飞来,其中空档正好容纳一人通过,然而若想从这空档中毫发无伤地钻过,那不可能,毕竟追踪手雷位于三角之底。

这是邹远企图逼退他的信号。片刻之间,于锋做出判断,立即举起葬花重击迎上,紧接一记破魔斩,只见一片火花与剑气相撞,绚烂的火光将古道落日的光芒悉数掩盖。

崩山击!落花狼藉再出手,却还是与放完手雷就撤的花繁似锦擦肩而过。

烟雾弹!这是邹远的还击,在一片烟雾的遮挡下,花繁似锦——

居然跑了……还真是扭头就跑!邹远操纵着花繁似锦一溜烟朝着自己的刷新点跑去。

靠……那你刚才那么积极冲上来干什么?于锋吐槽无力,一点都猜不到邹远的意图。邹远先是试探他,然后企图逼退他,失败之际居然就这么跑了?

难道有陷阱?于锋飞快地心算了下时间,不可能!以两人到达地图中央的速度来看,邹远绝不可能事先布置,难道地图其实不是对称的?于锋腹诽,然而这时犹豫是绝对不行的,条件反射让于锋操纵落花狼藉紧追而去。

于锋的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古道两端,果然不是对称的场景,于锋那边是一座酒馆和塔楼,而邹远这边,是一座马厩。马厩临近刷新点,是一片敞篷区域,可以做遮挡的地方很多,难道邹远对和自己正面单挑没信心?于锋下意识提高了警惕,前方的花繁似锦一个翻越,就从小窗进了马厩。

于锋追至门前,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不和他耍把戏。

怒血狂涛出手,站在马厩外的于锋看准邹远的方向放了大招,瞬间,可怜的小草棚子便被卷入了猩红色的海洋,从邹远翻进去的小窗到马厩中部整个被挪为平地,纷飞的稻草挡住了视线。

于锋迅速搜寻着花繁似锦的身影,然而,哪里都没有。

这边于锋正在诧异,而邹远屏幕前的队员却看得清楚,邹远在翻进窗户之后根本没有停留,而是一个加速冲到了对面的窗户前,又翻出去了。

于锋被骗了。

从窗户出去的花繁似锦灵敏地攀住马厩残存的屋檐,顺势上了屋顶。邹远身边的莫楚辰一个激动,他以为下一秒,就会出现弹药专家居高临下狂轰乱炸狂剑士的场景了。可惜——

没有。

上了屋顶的花繁似锦很是冷静,弯腰一路潜行,行进中还不忘丢下两个追踪式手雷,代替邹远在屋顶上看不到的视角。

于是,三秒后,邹远很满意地听到了小手雷在马厩门口炸响的声音。

很好,于锋果然没进来,他还没确定花繁似锦的位置。

此时,炸了半个马厩又失去了花繁似锦踪迹的于锋没有贸然进马厩,而是顺着马厩的外沿绕了起来,他不知道,此时的邹远正努力在和他的狂剑士拉开着距离。

是时候了!邹远来到屋顶上的一处缺口,一个探身,从水平方向往于锋的位置射出一梭子弹,此时两个角色,正好处于一条对角线上。

于锋追上!血影狂刀横砍!

邹远于此时,不躲也不闪,从容地在原地撂下一枚烟雾弹,紫色浓烟再次弥漫了整个马厩。而此时的于锋,几乎已经确认了邹远的位置,重剑倒提,放出噬魂血手——抓取技!

放好烟雾弹的花繁似锦迅速翻回屋顶,收起步枪,双手在腰侧一握,再伸出时,五指间携满了手雷。

乱雷齐发!

追击而上的落花狼藉抓了个空,此时却怎么都扛不住这乱炸的手雷了,于锋连忙取消抓取技,一个前翻企图让落花狼藉从马厩的墙下撞出去。

然而,落花狼藉没有如于锋想得那样成功避雷,角色像撞上一块铁板一样,没有滚出去。

怎么回事!于锋大惊,这只是马厩的草棚,不可能无法撞破的!

于锋大惊,邹远那边的队员却一目了然,于锋这是……撞上边界线了。

没错,于锋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这只是训练室的练习地图,南北两端,是系统封死的地方。

而邹远煞费苦心将于锋引来的马厩,正好背靠着北边的这条边界线。

于锋,竟是自己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里了!

当然,这都是邹远提前算计好的。

接下来,一旁围观的队员们纷纷捂住眼睛,不忍直视死角里的落花狼藉被居高临下的花繁似锦狂一顿轰乱炸致死。

惨啊……

“靠!”于锋耳机一拽,“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迎接他的,是对面邹远胜利的“V”字手势。

“你!你……”于锋指着邹远,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这算是胜之不武了吧?”于锋哭笑不得。

“怎么胜之不武?”邹远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

“正式比赛里你不可能这样赢的!”

“这又不是比赛,练习切磋而已啊!”邹远的表情更加无辜了。

“你猥琐!邹远你居然会猥琐了!”于锋一脸心痛的表情。

“谢谢。”

“谢你个头!”

“做正人君子的机会还是留给你吧,于锋。”邹远轻松地拔掉账号卡,“我最近发现只有猥琐一点才能在联盟里活下去,而且再说了,繁花血景对于弹药专家的灵活性要求很大的,我不机智一点怎么行呢?”

邹远冲于锋嘻嘻一笑,摆摆手离开了训练室。

于锋脸色乌青地站在原地,一秒,两秒,三秒……

狂剑士狂暴状态开启。

被弹药专家嘲笑……这是狂剑士的耻辱!

于锋冲出训练室,片刻后,肩扛伸胳膊蹬腿挣扎的邹远回来了。

“嗷嗷嗷于锋你疯了!放我下来!!!”

刚才还围观的一干战队成员纷纷作鸟兽散,回到各自训练位置的他们,扯着纸巾流着泪回忆起了:孙哲平还在时,被狂剑士支配的张佳乐队长。

可怜的邹远赢了PK输了人,被无比残暴地丢在训练室角落的一张转椅上。

“这只是个PK而已啊!于锋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邹远盯着步步逼近的于锋,无比凄惨地瑟瑟发抖,他开始后悔用猥琐对付狂剑士了。

“邹远……”于锋黑着脸,居高临下地压制着邹远,就像刚才花繁似锦对落花狼藉做的那样。

“你想干嘛……”邹远的声音都颤抖了。

“马上……”

“嗯?”

“给我……”

“啥?”

“去技术部把这张图废了!”于锋吼完,一转身,出了训练室。

TBC.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