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听于锋讲睡前故事

今天的新双花也在好好相处呢( ̄∇ ̄),by心术不正的白术……
=====================================

这是一个哄孩子睡觉的故事。
                             ——于锋

中华大地历史悠久物产丰富,到处充满着机遇与挑战,对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战队而言,或许每一天,都生活在命运的调戏中呢……

某日晚11:30pm,K市百花战队,邹远的房间内。

“邹远,你该睡了,不然明天训练又犯困。”

于锋把杂志从自己脸前移开,不悦地看着电脑前聚精会神抢BOSS的邹远,蹙紧的眉头预示着他的耐心已然到达极限。

“马上马上!再等五分钟!”邹远头也不回地说。

“你五分钟前就这么说了!”

于锋耐心用尽,大步走到电脑椅前,一把把邹远从电脑椅上提溜起来,往床上拖去。

“啊啊啊于锋你个魔鬼!放我回去!”邹远张牙舞爪地往回爬,无奈还是被于锋拖离了他的战场。看来百花谷今天又是颗粒无收了。

“于锋你到底是不是蓝雨派来的卧底!潜伏到我们百花到底有什么企图!”

邹远气得小脸通红,抄起床头的床刷就指着于锋。

“好啦好啦,你今天乖乖睡觉,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于锋拖来小板凳,在邹远床边坐下。

“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啊!”邹远嘟囔着,还是乖乖地躺上了床。

于锋清清嗓子,开始讲故事:“这是一个,发生在蓝雨的故事,我还记得,那是一个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哦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在那天晚上,当时还在训练营的卢瀚文独自一人潜入晚上的训练室,开始了他的探险......”

当时的蓝雨,流传着一个诡异的传说,据说每天晚上一到十一点,就会从厕所的角落里传来男人的哭声,与此同时,训练室一定会出现一台开着的电脑,没有人,却有账号在登陆训练着。

作为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未来的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卢瀚文小朋友坚持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原则,决定亲自打破这一谣言,还蓝雨战队一个太平。

十一点整,卢瀚文背着小书包,在训练室门口探头探脑,晚上的训练室除了没有人外,并没有显得有多阴森,没有随风飘荡的窗帘,没有从室外射进来的诡异的光,更没有在门口一闪而过的黑影,连他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

啊......好无聊,果然是谣传吗?小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关掉手电筒,打算回去睡觉。

刚走没几步,忽然听到走廊尽头的厕所传来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咚!”

啊!小卢手里的手电筒“啪”的一声落地,再捡起来一按,没亮。

坏了吗……小卢盯着厕所的方向,小小声地咽了口口水。

小卢本着作死要作到底的原则,一步一步朝着厕所走去。走廊里一片死寂,小卢紧紧捂着嘴,大气也不敢出。

就在这时——

“啊......压力山大......”

一声凄凉的哀叹飘过小卢的耳边,小卢吓得一个回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的脖颈拂了过去。
黑影!小卢往脖子上一摸,抓到眼前一看,居然是一片纸巾,更可怕的是,上面还残留着几滴晶莹的泪珠。

“啊啊啊啊啊啊!!!”

小卢拔腿就跑,冲着厕所狂奔而去。

推开厕所大门,小卢侧身闪在了门后,抚着胸膛大口大口地喘气。

“难、难道真的有鬼?”小卢颤抖了,他只知道X市地方邪,难道G市也是这样吗?!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小卢环顾四周,找到了壁灯,按了几下,居然也是坏的。小卢无比沮丧,手电筒和书包都丢在走廊里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回去拿。

厕所,可以出去吗?小卢看着面前的小隔间,狐疑地默默走着,不时推推隔间的门。

前几扇门里都没有人,所以门一推就开,而最后一扇门却怎么都推不开。有人吗?小卢敲敲门,无人应答。

正想开口问,小卢忽然想起刚才在走廊里听到的那一声巨响,那一声饱含着凄苦、无助又绝望的巨响……小卢果断后退三步。

在这时,仿佛为了印证他不祥的预感一样,从隔间门下,流出了大量的水。

汩汩的水声中,一个声音幽幽传来——

“我、我好恨啊……”

“啊啊啊啊!!!”

小卢光速逃出厕所。

其实,如果他再多待一会儿,就能听到下半句了。

“我好恨......秋葵......”

等小卢终于跑回训练室的时候,他基本已经是瘫痪状态了。

“有鬼......真的有鬼啊……”可怜的小卢瘫坐在地,哭得稀里哗啦。

蓝雨好可怕,他要回家呜呜呜……

小卢抹了抹脸,振作精神站了起来,扶着墙一步步走向训练室大门。他一定要出去,一定要离开这里!

他走着走着,眼角余光一扫,训练室角落里有一台莹莹发光的电脑。

而电脑前,坐着个人。

有人?应该是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进来的吧?那个传言说的不是一台没有人的电脑吗?那么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小卢隐隐看到那人的电脑上显示的是网游界面,而且好像是在抢BOSS?

小卢壮着最后一丝胆子,慢慢地靠近了那人的背后。


“那个......请问?”

那人纹丝不动。

“请问!”小卢提高了声音。

那人依旧不动。

不详的预感……小卢倒退着离开,想悄咪咪地溜出去。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

小卢刚一转身,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卢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这个时间,乖孩子应该上床睡觉了。”

那个声音温文尔雅,但此时在小卢听来堪比午夜凶铃。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

“嗷”的一声,小卢眼睛一翻,干脆地晕了过去……

讲到这里,于锋笑眯眯地问邹远。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

“呜......”邹远抓着被角瑟瑟发抖,“十一点前......一定要睡觉......”

“真聪明!”于锋温柔地摸了摸邹远的脑袋,“其实小卢那天晚上......”

“啊啊啊我不听!你把灯关了我要睡觉!”邹远一个翻身,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一颗发抖的粽子。

“呵呵。”

于锋面无表情地起身,走到门边关上了灯。

连你都对付不了,蓝雨我白待了?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