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Rumor First

该看的专业书都没看……却在这个雨天肆意摸鱼……X市的天要下漏啦!李轩大大晾的被子干不了啦!X市不要再下雨啦!!!明明是国庆的说……(我委屈死了啦!

上一话在此: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3e8d5a
==================================

7.
全明星刚刚结束了三天,杭州就下了场大雪,大到不少主干道都被封了,高速上随处可见值勤的交警。似乎这个冬天,所有的人都在忙,除了他。
嘉世被禁赛也有一周了,在这个无所事事的周末,打不起精神训练的孩子们都被邱非统统放了假,回去该上补习班的上补习班,该被父母指着鼻子骂“打游戏能用什么用”的回去被家长骂,昔日热闹的训练室,顿时走得只剩邱非一个。
邱非左手一个煎饼果子右手一袋豆浆,喘着寒气推开清晨的训练室,空无一人,呼出的热气瞬间打湿了自己的睫毛。
这个清晨他过得很不太平,先是被卖煎饼果子的坑,以雪天出摊加价为由多坑走一块,再是买来的豆浆没给吸管,再就是被巡逻的交警拦下要求交摩托车违章的滞纳金……
难道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为了这些琐事忙碌吗?
邱非没有吃饭的心情,手上的东西往桌上一撂,打开电脑继续观察联盟里的动向,主要还是看对嘉世战队的进一步处理结果。
截杀玩家的事在网上依旧沸沸扬扬,只是那个始作俑者的ID再也没出现过,是他的目的达到了?还是他半途而废?
关于宋奇英找到的那个地理位置,邱非再次望向窗外的萧山体育场。透过结了冰花的窗,什么都看不到。
他当夜已经去过一次了,通过有交情的管理员走后门,他差点把电竞场的每一台电脑都拆开看了,依旧一无所获。有时候他也会想:万一是宋奇英骗他的呢?
一个没有交情的人帮助自己,目的就那么单纯吗?他想做些什么,但到头来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做不了。连对别人的怀疑都像是在自我嘲讽。
邱非闭上眼睛,忽然想休息一会儿
“叮铃铃铃!”该死的手机打断了他的睡眠,邱非拧着眉头去看,发现是个没存进通讯录的号码。楼下卖灭火器的推销员又换号码了?邱非接起电话。
“请问哪位?”
“邱非吗?我是兴欣的,苏沐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明媚的声音。
邱非心里一动,再看手机上的号码,无比诧异。
“我是,请问您有事吗?”
“我在萧山体育馆里捡到了一张账号卡,不是我们的,想让你看看是不是嘉世的。”
邱非沉默一下,他当然知道“我们”指谁。想着这些的时候,他已经走到楼梯口了,连大衣都没穿。
大楼门口,一个窈窕的身影立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她双手插在裙装口袋里,仰头看着天空,听到邱非的脚步声,她转过身来,微微一笑。
“好久不见了,小邱。”
邱非走到她面前,点了点头,“前辈。”
“怎么不穿件外套?”她笑笑。
苏沐橙的语气很温和,但邱非记得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几次交往,记得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苏沐橙为了在经理面前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在训练室,特地跑到青训营找邱非串过供。邱非对她的印象,也仅停留在赛场上摄像机拍出来的明媚笑容,和经理面前狐狸一般的笑容而已。
“这或许是你们的账号卡,打比赛落在体育馆的?”苏沐橙递上账号卡,邱非接过,眼睛瞬间睁大了。
这张账号卡的ID:希望祷言。
“前辈!这、这张账号卡你从哪儿弄来的?”
“哦,前两天在体育馆打比赛,临走的时候从失物招领处拿来的,工作人员当时以为是我们的东西呢。”
邱非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所以这……不是兴欣的账号卡?”
“不是啊,所以我拿来给你看看嘛,如果也不是你的,那就只有挂在网上失物招领了。”苏沐橙的神情依旧平常,没有一丝慌乱。
“您上过这个账号吗?”
苏沐橙不好意思地笑笑,“嗯,上过一次,为了确定是不是职业选手的账号,看了一下不是,是个只有一件橙武的战斗法师。”
邱非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谢谢前辈,我想起来这好像是我们一个选手用的小号。”
“哦?”苏沐橙弯了弯眼睛,“你们选手用小号举报你们自己?”
邱非愕然。
“好啦,不用骗我了,这就是那个举报你们的账号吧。希望祷言。”她看了眼邱非手中的卡,“还真巧呢,这人举报了你们之后就把卡落在体育馆了,他是这里的人吗?”
邱非艰难地摇摇头,不知道。
苏沐橙点点头,明显不打算过多涉及此事,“好吧,你好好想想,新嘉世都得罪谁了。”
她冲着邱非微微一笑,摆摆手离开了,不久,她的身影融化在远处的一片雪白之中。
苏沐橙的到来简直就是一道神谕。
邱非握着账号卡,苏沐橙离开很久了,他还在呆望着远处。

半小时后,萧山体育场。
“这张账号卡?哦哦!有印象!”
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这就是之前我给苏沐橙小姐的那张,怎么?是你丢的?”
“不是我的,但我应该见过,说不定是其他战队打比赛丢下的。”邱非面不改色地对着工作人员说着自己早就想好的台词。“所以我想问你,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是谁把这张卡送到这儿来的?”
“天哪……那得……好几天前了吧?具体哪天我都不记得了。”工作小哥皱着眉头回忆。
“基本很少有人丢东西的,你仔细回忆一下,那人是男是女总该有印象吧?”邱非扒着柜台,上半身都差点钻进玻璃窗了。
“哎呦邱队长你真会开玩笑!丢东西的人不多?”小哥一脸苦笑,从旁边端出一个塑料盒子,“咚”的一声放在两人之间。“你看看,这满满一箱子都是丢的东西,有的都放这儿半年了也没人认领,我每天那么大工作量哪能记得这些啊?”
邱非看着那一箱子东西,忽然发现里面有一件似曾相识的物品。
“这个是……邱非伸手从箱子里拿起了一卷绷带,看上去很像医疗用的那种,但摸上去却要粗糙得多。
“这是什么?”
“这个是……”小哥探身取过一张表,“这个是三天以前登记的东西,那一场是兴欣对霸图的比赛,比完之后兴欣的人送过来的。”
“一直没有人认领吗?”
“没有。”
“我见过这个。”邱非盯着那卷绷带,一字一顿,“这是霸图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小哥很是惊讶。
“除了他们,没人会在打比赛的时候带上拳击手专用的绷带。”
没错,这就是宋奇英约他在酒吧见面那晚,他的手上绑着的绷带,当时,被邱非当成小屁孩看待的宋奇英还准备要修理他呢。
“哎你等等!”小哥似乎想起了什么,把登记表翻了几页,点点头,“绷带和账号卡是同一天送过来的,都是三天前!”
“送绷带和账号卡的人是同一个吗?”邱非忙问。
小哥看了眼登记表,笃定地摇摇头,“不是,账号卡送来的早,这个绷带是当天快要闭馆的时候才送来的,这个我记得,送绷带的人似乎很着急,把东西往桌上一扔就走了。我记得……那个人穿了一身黑,还带着个兜帽,看不清脸。哎邱队长,既然你知道这是霸图的东西,那就麻烦你把这东西拿走吧,我们的箱子都快装不下了!”
邱非点点头,拿起东西向他道了谢,最后环视了一眼偌大的体育场,深深叹了口气,离开了。
发现为零,还拾取宋奇英私人物件一个,他很沮丧。
好吧,现在的当务之急很明确了,回家,上这个账号,然后利用这个ID向联盟发布消息并且道歉,承认这个ID所作所为都是造谣,然后让这个账号接受被封号的永久处罚,还嘉世一个清白,然后over。
他对诬陷者的身份不感兴趣,只要后果不是嘉世来承担,那么谁来都无所谓。
走出体育场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不下了,邱非看向冷冽的天空,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心里被挪走了一块巨石,轻松了不少。
那么……这样一来,一切都结束了吧?
关于宋奇英那边……把绷带还给他,就算是还人情了吧?

晚上的时候,邱非窝在开着空调的训练室里,登上了网游检查着手上的账号。的确是那个造谣的战斗法师没错,在他检查的当儿,希望祷言的好友里突然冒出了一条消息。

长河落日:)(21:09):你消失那么多天干嘛去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当然消失了,因为这个人把自己的造谣工具都给丢了啊!邱非随意地扫了一眼好友对话,随手关掉,在桌面上开了一个word文档,对着闪动的光标开始思考致歉信的内容。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一看屏幕,来电显示山东青岛。
邱非狐疑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咆哮——
“邱非你个天杀的货!把我们奇英弄到哪儿去了?”
“你是……”邱非连忙远离手机,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霸图!秦牧云!”
邱非好不容易在脑中把人对上了号,尽可能用礼貌的语气问道:“弄哪儿去了?什么弄哪去了?我最近就没去过霸图啊?”
“去什么霸图!奇英三天前在你们那打完比赛以后就不见了!当时他说家里有急事没跟我们坐一趟航班,回去了才发现奇英根本没回家!你说!是不是你把他拐走了?”
“拐他?我拐他干什么?你凭什么觉得是我干的?”邱非站起身,走到了窗边,手指紧紧扣住了窗棂。
“他最后一个电话是给你打的!你说凭什么?”秦牧云的声音相当恼火,看来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等等,三天前……”邱非不可置信地看向桌上的绷带卷。
不会吧……

TBC.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