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于远黑道】商人

·这是来自一个脑洞的于远文,我才不会说这是我做梦梦出来的......好吧我放弃了,我也不记得我还有几个坑要填了,但这回我保证这是个小短篇,不出五章(或许?)就能完,毕竟异世界paro我也不擅长……
·本篇设定异世界黑道,背景请参考《美丽新世界》或者《发条橙》那种
·设定落魄前局长警察于×黑白两道演技派少年远
·这是一个于远里应外合端贼窝的故事?(误

——————————————————
1.

人们亲手杀死了节日,为了替代,又会创造许多节日。

就像亚伦的金牛一样,偶像崇拜会替代唯一的主,空虚的人们为自己创造膜拜的对象,同时宣扬着远水解不了近渴。然而当腻烦再次袭来,偶像也会被新的偶像代替,所谓发展的历史,有的时候就像是空虚的人们在寻欢作乐。

一年一度的偶像节再次降临,市政大楼前的主干道被欢乐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当然,欢乐的都是那些被光芒照亮的地方,这世界是分级的,欢乐祥和的背后,必然是太阳落下的那边个地球。

市政大道背后的小巷就是这样。

下水道里的交易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在发生,偶像、主、节日、聚会和这里无缘,而且从某个层面上讲,这里可比外面有活力得多。

一个霓虹灯点缀的小型音乐厅坐落在巷子深处,这里隔绝外界的声音,有的只是他们自己创造的声音。音乐、高雅、暧昧、低吟、喘息、咒骂。没有被霓虹灯照亮的黑暗区域,一个身材纤弱的少年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推按在红砖墙上,二人的身影很快被黑夜隐去。

“夫人,我们为什么不去里面坐坐?那里既温暖又明亮。”纤弱的少年面色有些苍白,薄薄的双唇微启,压低了声音在妇人耳边低语,他身着紧身皮衣的躯体不自觉地向后躲避。

“你就这样希望别人看到你吗?还真是开朗,调皮~”妇人朱红的嘴唇与少年的脸色对比鲜明,不依不饶地附在他的耳边,说话的间隙还在吹气。

少年微微侧头,使得妇人饰满银色蔻丹的指甲顺着他的颈线蜿蜒而上,在他的下巴处慢慢打着圈。

“既然您不介意,那么我们就在这里聊。”高了妇人一头的少年转过头去,冲她难堪地笑笑。

“哦?你说这个?”妇人眯起眼笑了,鱼尾纹令人厌恶地堆积起来,她取出一个装满白色粉末的透明小袋,在少年胸前晃了晃。

少年看着那个小袋,不自觉地抿了下嘴唇,他伸出手,轻轻搂住了妇人的腰身,低下头去,做着她对自己做过的事。

“好孩子……”妇人握着小袋的手热切地搭在少年的肩上,像柔顺的知更鸟一样偎在他的胸前,却不提防少年的手灵敏地翻查过她腰后的鹿皮小包。

没有其他的货了……有一张身份证明……还有电击器……

少年难以察觉地皱皱眉,看来今晚他是最后一个,怎么样?能顺利脱身吗?

“好孩子……”妇人的双手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捏,“你想去哪里?我今晚都奉陪。”

“真的吗?”少年佯装出惊喜的神情,指了指霓虹灯下的音乐厅,“那里的马丁尼味道超棒,夫人有没有兴趣?”

“我说过了,今天你去哪里我都奉陪。”妇人笑得春心荡漾,带着钻戒的右手在少年的腰身掐了一把,扶着他摇摇地走进了那座灯火通明的建筑。

半小时后。

狂欢节的花灯随着午夜的钟声飘上了天空,人群的喧闹如潮水一般达到了顶峰。于锋用绝缘手套保护的双手捂住耳朵,痛苦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嘿你怎么出来了?”人圈外面的曾信然从摩托上站起来,看见他出来一把拉住他,企图把他再塞回去。“说好了你看着里面我看外面的,不许反悔!”

“艹!要不你进去试试?我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于锋骂了句脏话,把曾信然从摩托上拽了下来,同时往他手里塞了束缚器,“换班!你进去!”

“好好好!进去就进去!待会儿队长过来巡逻看见你在外头不扒了你的皮!”曾信然嘟嘟囔囔地戴上警徽,不情不愿地拿着束缚器走进了人群,独自面对疾风去了。

于锋把警徽从胸前拽下来,往摩托的储备箱里一扔,调高了座椅位置,舒舒服服地躺在了上面,顺便戴上了耳机。

本来嘛,狂欢节巡逻就不是人干的活儿,不仅要预防踩踏事件的发生,还要用束缚器对付某些个趁乱酗酒耍流氓的杂碎,更可悲的事,自己的耳朵在明天又要面对听力下降的悲剧,一年一度的。好在于锋对娱乐活动本身就没多大兴趣,因此参加不了狂欢的悲剧在他这里不存在,只要没有什么突发事件来打扰他,他就可以听着那些合成音乐在摩托上睡到明天早上。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腹诽一样,通讯器响了——

“023561!市政大道三号辅道‘撞钟’音乐厅发现可疑人物!疑似聚众嫖赌!请立即前往处理!重复!市政大道……”

听到自己所在的组号,于锋缓缓睁开了眼睛,恨不得直接把通讯器扔进下水道去——不知道他们这儿走不开啊?谁下的命令?你闲你怎么不去?于锋在心里把对方咒了十万八千遍,然后从储备箱里拿出警徽,骑着曾信然的摩托直奔不远处的三号辅道。

等于锋赶到的时候,辅道道口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来往的警察和盘坐在地已经被制服的嫌疑人,当然,衣不蔽体神情恍惚者占多数。

艹……这不都有人处理了吗?!于锋拉住一个巡警。


“什么情况,现在?”

“逮得差不多了,锋哥你才到啊?”巡警一脸嘲讽,“要不要进去验收个成果?”

于锋不理会他,只带了个束缚器便直奔音乐厅而去,大厅里面比外面也好不了多少,巡警为了保护嫌疑人隐私,把大灯都关了,里面闪着一片手电筒。

于锋嫌手电刺眼,索性没开,在地上的杂物里绕来绕去确认现场情况。忽然,有什么人从他的肩上猛地撞了过去。

于锋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胳膊,侧身一绊,那人便倒在他的脚下,发出不小的惊呼。

“啊!疼……”

那个声音相当稚嫩,于锋一惊,连忙蹲下,开了手电查看。柔和的光下,是一张少年的脸,满是惊慌失措,表情楚楚可怜,像一只受惊的白兔。于锋拿着手电往下照去,只见少年衣着单薄,全身一套黑色的皮衣,腰部裸露,露出紧致的肌肉。

少年不知所措地挣扎着,于锋才意识到自己太用力了。

“你没事吧?”于锋掺着他的手臂让他坐起,同时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这怕是又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

“不要怕,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于锋尽量柔和地说。

“我……”少年的眼神慌乱地躲避,不敢看他,“我……”

“好吧,你先跟我走。”于锋看也问不出什么,索性想带回局子算了。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待在广场的曾信然可真是捡着大便宜了……

“那个……哥哥……”少年怯生生地拽拽他的衣角,“我会不会坐牢啊?我妈妈还等我回去呢!我不想坐牢……”

“没事,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只要你回去跟我们说清楚就没事了。”于锋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二人往门口走去。少年呜咽着点点头,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于锋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打算安慰他。

刹那间,于锋感觉腰上一轻,束缚器!于锋精神一紧,刚想去按腰间的手,太阳穴突然挨了一记重击,材质冰冷,应该就是他的束缚器。

“谢谢哥哥。”少年轻蔑地耳语道,足下一别就将于锋放倒在地,躺倒在地的于锋感觉脑中天旋地转,但训练有素的神经还没让他失去意识,他伸手一抓,从少年腰后抓到了一个冰冷的条状物。

银弹夹!

弹药专家!

于锋脑中刚闪过这个名字,胸前便挨了重重一脚,少年的靴底重重地踩在他的胸前,遏制了他差点脱口而出的话,随即,狸猫一般灵巧地从黑暗的大门里闪了出去。门口的废物们无动于衷。

于锋一手捂胸,一手撑地艰难地坐了起来,他的掌心里,还紧紧握着那枚冰冷的弹夹。

好吧,弹药专家,这次,你惹错人了。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