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邱宋】Rumor First

知道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邱宋有戏了,刚才在b站看了一个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段子。不要以为霸图好汉都是铁打一样的直,长河落日的那个圆,说不定是弯了一圈的结果呢……

上一话在这: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4a6928
——————————————————
8.
“请问是霸图技术部吗?”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
“你们不是有什么定位系统吗?赶快打开定位宋奇英啊!”
“对不起邱队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就是那个能通过网游账号定地理位置的东西呀!你们不是用它定位了希望祷言的吗?”
“什么希望祷言?牧师技能?”
“定位不是你们弄的吗?宋奇英说的呀!”
“不是啊!邱队长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那……宋奇英最近有找过你们吗?”
“有是有,但只是为了领银武。”
“好吧……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邱非靠在训练室的电脑椅上。
冬日寒冷的训练室里,他的后背居然出了一层冷汗。
邱非低头看了看宋奇英的微信朋友圈。三天前,这个喜欢在朋友圈里分享职业选手各种信息,作息规律得如同老干部接班人的小伙子,发出的最后一条动态,是赛后和张佳乐的自拍合影。
定位,萧山体育馆。
自拍上的宋奇英一脸从容淡定的微笑,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倒是他身边笑得一脸阳光开朗的张佳乐,看上去比较像只二哈。
按照时间推算的话,宋奇英失踪的时候,应该就是萧山体育馆比赛结束的那天晚上。邱非默默地想着,比赛结束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当天晚上飞回Q市的最后一班航班是八点十五分,而体育馆失物招领处的小哥收到绷带的时间,是体育馆闭馆的九点半,也就是说,宋奇英当晚根本就没有坐飞机回Q市,秦牧云当然也就不可能在第二天早上见到他了。
对了,邱非今天唯一的重大发现,就是那个戴着兜帽的神秘人。
那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秘人,就踏马是失踪前的宋奇英。邱非后来又去了趟体育馆,调了体育馆外的监控看,发现当晚九点半,那个兜帽人走出体育馆就立马卸掉了帽子,虽然邱非没有直接看到他的脸,但高瘦的身材和从外套里露出来的BATU标志,暴露了他的身份。
邱非咬牙切齿地看着视频里那个把自己祸害成全霸图公敌的熊孩子若无其事地走出了体育馆,然后抬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挟持绑架之类的。
邱非立即向秦牧云报告了这个惊天大发现。
“你是说,小宋是自己走出体育馆的?”
电话那头,秦牧云的声音显得有些怀疑。
“没错,所以他的失踪跟我没关系,更不是我拐走的,你明白了吗?”
“那就奇怪了,难道他是离家出走?不会呀!谁也没欺负他呀!难道是食堂的问题......”
“那就是你们霸图的事儿了,我就不掺合了。”邱非克制着语气,努力传达你该挂电话了的意思。
“噢那好吧,麻烦你了。”
烫手山芋甩回了霸图,邱非的心情一点都没好起来。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更严峻了:宋奇英到底是怎么知道希望祷言的地理位置的?
可能性只剩下两种:一,宋奇英认识这个ID的主人,就算不是相识,有过联系是一定的。第二种可能,是邱非最不愿意相信的一种。
希望祷言的主人,就是宋奇英。
邱非静静地看着手上画了一个下午的那张写满铅笔字的草稿,“宋奇英”和“希望祷言”之间,有一个淡淡的等号,仿佛在等待着划实的那一笔。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嘉世被陷害就变成了宋奇英一手策划的一个戏码。就是说,宋奇英一早就办好了这个账号,专门等着嘉世闯出挑战赛的时候被邱非截杀,然后再录下视频上传,致使嘉世被禁赛。从始至终,宋奇英根本就没有去过霸图的技术部,更没有去过H市,他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等霸图在H市有比赛的时候把账号卡丢在萧山体育馆。
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
那么动机呢?邱非皱着眉头,如果说打压嘉世就是他的目的,那么为什么嘉世被禁赛之后宋奇英却要指示他去找账号卡呢?如果自己用这张账号卡洗冤,那宋奇英的努力岂不付诸东流?
至于失踪,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邱非捂着额头一脸痛苦,愈发觉得宋奇英这孩子真是闹腾,不仅闹腾,还闹腾得一本正经。简直就是个自作主张自以为是还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天经地义的......
熊孩子!
霸图怎么招了个这么麻烦的熊孩子!邱非忽然一阵烦闷,本来经过这一年的历练,他对于任何情况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面前嘉世就是由一群熊孩子组成的。所以淡定从容,是他邱非作为一名优秀的电竞选手起码的素质,然而自从嘉世走到禁赛这一步,他就发现,他越来越没素质了。
或许他还是个孩子,真的做不到对这一切复杂的事一笑置之。
不想这些有的没的,真够懦弱!邱非皱眉,转而将目光投向电脑桌的一角。
此时是晚上七点,夹杂着雪粒的夜空早已被黑暗吞噬,唯有地面上的积雪在路灯的照射下闪着莹莹光亮,既冷又清的雪光柔柔地反射过来,恰到好处地照亮了屋内的黑暗,以及电脑桌上,角落里的那一卷绷带。
邱非伸出手去,把绷带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几遍,脑中忽然冒出一个无聊的念头:他和宋奇英三次元决斗谁会赢?邱非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粗糙的绷带,想象了一下这玩意儿缠在那人手上的样子。
忽然毛骨悚然。
没错,虽然圈里的前辈总以七大姑八大姨的口吻八卦着宋奇英像韩文清还是像张新杰,但是结论总是那一套,都像。这小子乍一看除了副眼镜,跟张新杰简直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但是明白人都清楚,宋奇英这小子,骨子里像韩文清。
大概是队友又是前辈的原因,宋奇英在比赛里的打法本质上还是和韩文清一样,既稳又猛,稳的是稳操胜券,猛的是鱼死网破。按套路来的时候,这小子按部就班得几近刻板,光拼耐性就能磨死对手,然而一旦情况超出计划,宋奇英手下的长河落日就会风格突变,仿佛一个浴血奋战的死士,一举一动皆是杀招,威武勇猛毫不犹豫,光是傲然战意,就足够令人心惊胆颤。跟韩文清简直一个样。
能有这种战术选择的人,邱非相信,一定是个表里如一坚定不移的人,这样的人,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吗?邱非静静地摩挲着那卷绷带,为这些激动的想法搅得一阵心潮澎湃,手指也微微颤抖了。
他选择相信那个长河落日,就是宋奇英本人。
邱非长叹一口气,拿起铅笔,在“希望祷言”和“宋奇英”之间,狠狠地画下一个叉号。
然而画归画,问题屁都没解决一个。宋奇英离家出走还关机,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他真有什么比训练还重要的事要做?那得是什么事?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
邱非腹诽。好吧,你小子,关机还能等于人间蒸发?邱非拿起自己战斗格式的账号卡,插进读卡器,威武地登上了网游。
然后给好友栏里的的长河落日去了条消息——

战斗格式(19:54):宋奇英你有本事就一直猫着别出来!不就是张新杰出了车祸进了抢救室了吗?你就怕成这样了?你有种就别回霸图了呀!你个胆小鬼,自私自利!

发完消息,邱非在心里默默地冲着祖国那头的张副队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咒你的……都怪宋奇英,等找到他一定好好收拾他……

刚刚过去三分钟,邱非的好友栏里突然有了动静。

长河落日(19:57):真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邱非光速扑向电脑前,拿出打比赛时的手速一对着键盘一顿猛敲。

战斗格式(19:57):你怎么回事!霸图的人找你找得都快疯了你也不回话,你到底在哪?消失这么多天到底干什么去了?你还有没有责任心了!

这一次,长河落日隔了好久才回话。

长河落日(19:50):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战斗格式(19:50):别说有的没的!你现在在哪?
长河落日(19:51):我在Q市。
战斗格式(19:51):你胡说!比赛完了你就没回去!如果你在Q市,有什么理由不回战队?
长河落日(19:52):好吧,其实我把手机丢在体育馆了,这两天正在找。
战斗格式(19:52):所以你才不接电话?
长河落日(19:52);对。
战斗格式(19:52):那你也得给那边回个消息啊!你知不知道你们的人多担心你?霸图差点报警你知不知道?
长河落日(19:53):最后报了没有?
战斗格式(19:53):差点!
长河落日(19:53):那就好。
战斗格式(19:53):行了,你现在到体育场来,我帮你一起找,你可能还没去失物招领处看过。
长河落日(19:53):别,别去.
战斗格式(19:54):为什么?
长河落日(19:54):因为我刚才体育馆出来,去看过了,没有。
战斗格式(19:54):什么?
长河落日(19:54):总之你别去。
战斗格式(19:54):你搞什么鬼?那你到嘉世来一趟,我得确保你人身安全,知道怎么走吧?就在体育馆旁边,过了马路就能看到。
长河落日(19:54):不用了吧?还是不打扰你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战斗格式(19:54):宋奇英你搞什么!
长河落日(19:54):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先下了。
战斗格式(19:54):等一下。
长河落日(19:54):还有什么事?
战斗格式(19:55):xwdy,进这个竞技场来,我想跟你单挑。
长河落日(19:55):不用了吧?
战斗格式(19:56):进来!

【系统:您的好友“长河落日”已下线】

邱非死死地盯着那个灰下去的头像,很久很久,全然不觉后背,已是一身冷汗。
宋奇英,我终于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TBC.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