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同居三十题(1)

·终于开启了文手终极挑战,放一个于远好了!果然还是想写甜兮兮的东西啊……

·看到题目的时候,自然地翻到最后一题看了下,果然是滚床单…所以说最后非得开车了是吗?(流泪

·好吧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一个,反正先放一点吧emmmm…

(以及ooc预警!)


 《相拥入眠》

“所以说,你睡觉的时候非得抱着它不可喽?”

邹远的房间里,于锋坐在电脑椅上,背对椅背指了指邹远床上的那个百花缭乱抱枕。

“有时候……也不抱的。”邹远有点心虚地把抱枕从怀里扯出来一点,眼睛望向高高的落地窗。

“不用觉得害羞,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睡眠习惯罢了,我能理解,就是觉得……”于锋模仿百花缭乱的手势,往自己脑袋上比了一个开枪的姿势。“你抱着它睡觉的时候不会害怕被爆头吗?”

“像杀死比尔的那样?”邹远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抱枕,露出一个犹豫的微笑,“有时候看了恐怖片就会。”

“如果你真的想治疗失眠症,就应该去看医生,比起沉浸在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幻想里,那样有效得多。”

“你不是说让我慢慢适应的嘛!”邹远不服气地鼓起腮帮,“不要觉得你跟我在一起了就能什么都指手画脚!说好了,我也是有私人空间的!”邹远在身前比了一条横线,不禁让于锋回想起了他们刚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于锋拖着枕头被褥跑到邹远屋里要求同睡的时候,邹远的举动。

没错,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狂剑士其实私下里是个挺传统的人,传统到……觉得在一起了就该有个在一起的样子,比如洞房之类的……

后来当然是顶着一头包被邹远教训了。

不要觉得奇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就好像怀旧的老电影一样,再暴力的狂剑士见到某个弹药专家,总会有一见倾心的时候,然后指着屏幕上那个绚烂光影中的弹药专家对队友说——

“看到了吗?总有一天,我要和他组繁花血景。”

记得于锋第六赛季刚进蓝雨的时候,曾经指着郑轩这样对喻文州说道。

然后郑轩被吓得压力山大晚上在屋里崩溃大哭跑到队长房间求安慰。

时至今日,于锋的身边终于像曾经的孙哲平一样,有了一个弹药专家,只不过从没什么存在感的郑轩,变成了更没什么存在感的邹远。

记得还是两人关系“被”公布的第一天,于锋面对举着八卦杂志怒吼的经理,丝毫不为所动,淡定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轻轻握住邹远颤抖不已的手,扭过头用唇语对他说——

“别怕。”

逛街被偷拍的风波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人淡忘,表面上,于锋和邹远的关系就好像是被投入水塘的石子撞开的两篇荷叶,而实际上,这两片荷叶的根,却愈发根深蒂固。

“于锋……不要以为你天天跑到我房间里来打的是什么算盘我不知道,尽快把你脑袋里猥琐的思想收一收,我可不是随便的人!”邹远的话把于锋拉回了现实,于锋看着坐在床上双臂环胸的邹远,轻轻一笑,起身走到他面前,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

“怎么?还要当坚守贞操的大家闺秀?那要不要我给你在队里立个大牌坊?”

“你!”邹远气得抡起抱枕砸他。于锋一个闪身,抱枕从他背后飞了出去。下一秒,于锋欺身而上,顺势压倒了靠在床头上的邹远。

“你想干嘛!”邹远紧张地咽着口水,两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他。

干你……这是于锋的唇语。

“都说了……”

“太早啦混蛋!”

邹远一声怒吼脱口而出,敏捷地从背后抽出一个落花狼藉抱枕,稳准狠地砸中了于锋的头。

狂剑士HP-1000

 

晚间,蓝雨战队专用QQ群内。

锋芒慧剑英灵常在(19:11):媳妇太爱我了怎么办?

夜雨声烦(19:11):靠靠靠于锋你真的假的啊!八卦杂志说的居然是真的你搞没搞错啊,我还以为你跑到百花是为了当核心谁知道你居然看上了人家弹药专家!你简直禽兽啊禽兽,怎么难道小轩轩都满足不了你你非得这样你至于吗……

流云(19:11):说谎!于锋大大!

锋芒慧剑英灵常在(19:11):你个熊孩子我说什么谎了?

流云(19:12):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看上你啊大大!说!你是不是强迫人家来着?

锋芒慧剑英灵常在(19:12):@索克萨尔 这孩子还有没有人管了?满脑子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索克萨尔(19:12):呵呵。

夜雨声烦(19:12):快快快!快告诉我你和小远远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告诉我我也好放心了,说不定还能原谅你弃战队于不仁不义境地的罪过……

八音符(19:12):如果是来秀恩爱的话请出门左拐谢谢!

灵魂语者(19:13):请参考轮回战队江波涛主编丛书:《如何成为一个有魅力的人》。

涛落沙明(19:13):说白了就是看脸,于锋你没戏的。

锋芒慧剑英灵常在(19:13):需不需要我拿事实给你打个脸?

夜雨声烦(19:13):啊啊啊要少儿不宜啦小卢你赶快捂住眼睛不然会瞎的!!!

 

“呵呵……”电脑前的于锋冷笑着起身,抄起手机走向邹远的房间。

邹远最近睡眠不好,每天晚上提前一个小时上床睡觉才能保证跟其他人同时入睡,所以想拍到这货的睡衣全身照的时间,只有现在了。

于锋刚走到门口,准备敲门,只听得训练室那边传来一声豪迈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邹远你疯了不要跳啊!”

于锋拔腿冲向训练室。

训练室半开的窗户边上,骑着一条腿已经迈出窗户的邹远。

距离邹远五个身位的地方,站着面如土色的张伟,被邹远的样子吓得魂飞魄散,但是他不敢上前,生怕吓到邹远直接引发悲剧。

“怎么了!”于锋冲到张伟身边,一见邹远,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回训练室取东西,刚一开门就看见他骑在这儿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啊!”

“那应该是梦游了。”于锋努力克制自己的心跳,将声音一点一点压回喉咙里,脚下小步挪动着,慢慢地靠近邹远。

邹远此时毫无意识,前额抵在窗框上,身体随着不断洞入的夜风来回晃悠,仿佛一片空中的枯叶,随时一阵疾风,就能把他吹走。

于锋慢慢走近邹远,那种令人煎熬的揪心感却神奇地慢慢平定了下来,他伸出手,轻轻拽住了邹远的胳膊,稍一用力,邹远就像扑入水塘的天鹅一样乖顺地倒进了他的怀里。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于锋慢慢将他从窗框上抱下来,就地蹲下,用自己的外套裹住邹远的身体。

看见此景的张伟终于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

“好险好险!幸好你来了于锋。”张伟后怕地对他说,“最近邹远压力是有点大了,需要好好休息,你没事就多陪陪他吧队长。”

于锋望着这位百花的老前辈,郑重地点点头,随即将邹远打横抱起,走向他的房间。

“哎哎于锋,你的手机!”张伟追上来,把他刚才随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塞进了于锋的口袋里。

于锋就这样抱着昏昏睡去的邹远回到了房间,掀开被子,将他安置在了床上。

于锋拿起手机,看到还没退出的聊天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条信息。

 

索克萨尔(19:25):无论遇到的是谁,只要你认定了他,就千万不要辜负他。

 

于锋看着信息,笑了,随后关掉手机,摸黑爬上了邹远的床,紧挨着他躺下了。

一片漆黑中,邹远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伸出手,抓住于锋睡衣的前襟,孩子一般轻轻握住了。

越来越靠近的身子仿佛阻绝时间的河流,有那么一瞬间,于锋连窗外的风声都听不到了。黑色如同一片宁静的沼泽,让人心甘情愿地享受灭顶之灾。

于锋翻了个身,邹远便完完全全地进了他的怀里,不时舒服地呓语几句,梦靥离他而去了。

“晚安。”于锋轻声道,伸手理了理邹远的头发,便将手搭在他的后心,闭上了眼睛。

晚安。

 

end.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