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于远】同居30题(3)

因为是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嘛...所以就选了最近挺火的小丑回魂2017。部分剧透所以注意闪避!嘛,总的来说,我还是习惯写这种日常啊……
(看官愉快~话说明天万圣节了还挺应景的欸!
—————————————————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今天,在百花战队的周年庆派对上,于锋从礼物交换环节拿回了一个点缀着各种小碎花星星亮片的,很少女的礼物盒。

于锋捧着那个少女盒看了三秒,在确认百花战队的确没有妹子以后,他果断拨通了张佳乐的电话。

其实百花战队前两天还是有妹子的,叫什么......来着?反正是个术士职业的替补就是了,前两天,刚刚交了转会申请,哭得梨花带雨的就去了烟雨战队。

于锋深刻地记得,那个妹子临走之前特地找了一趟自己,指着鼻子说了句:我是直的。就走了。

就走了……

不管怎么样,百花目前变成了和蓝雨一样的处境,大兄弟战队。在这个方面和蓝雨并驾齐驱,对于于锋而言,格外的残忍,他一点也愉快不起来。

于锋这厢正在黯然落泪,张佳乐的电话通了。

“喂小于啊,啥事啊?”

“前辈,百花的周年庆你以后就别参加了吧?”于锋掂了掂手里的礼盒,还挺轻。

那边沉默了半晌。

突然,爆发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

“于锋你个无情无义的憨贼!老子待在百花的时间比你长多了!你来老子一句话没说,现在到好百花归你了你居然要抹杀老子的存在!我告诉你痴心妄想!只要百花还有一个弹药专家,我就......”

那边又是一阵骚乱,于锋还清晰地听到了有人喊“拖走!”的声音。片刻后,归于平静。

再接听时,对面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张新杰。

“对不起,张佳乐刚才在梦游。”那个平静无波声音说道。

“噢。”于锋面无表情地应道。

都说一个姓的五百年前是一家,这哥俩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于锋放下电话,一秒把心情调整过来,不再纠结那两个张姓哥们儿的事,专心致志地开始拆张佳乐送来的少女系礼物来。

所有的包装纸都变成了一堆垃圾,于锋面对垃圾中的那个差不多可以称作礼物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那是一张BD光盘,没有标签也没有包装,意思一下套了个塑料壳。

于锋拿起那张光盘对着日光灯看了看,很新,似乎还没有播放过,会是什么?

以张佳乐的风格,于锋在脑子飞也似的过滤了恶搞视频家庭录影百花纪录片为爱情鼓掌纪录片等选项。

忽然觉得自己很傻,直接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锋拿着那张光盘,琢磨着在俱乐部休息室里看不太合适,自己电脑上又没有播放器,于是......于锋看着邹远的房间门牌,满意地推门而入。

房间里只亮着暖黄的台灯,邹远此时穿着睡衣,背对着房门坐在桌前看文件,手里一支笔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听到门开的声音,回头很是吃惊地看着他。

“你怎么不敲门?”

“全队只有我进你屋不敲门,这不省的你回头看了吗?”于锋笑嘻嘻地走向他房间里的电视机,在碟机前面蹲下。

“你这是干什么?”邹远看他把碟片放进机器,好奇地丢下文件跑了过来。

“张佳乐周年庆上送的,被我给抽到了,刚好看看是什么东西。”

“哦……”邹远点点头,主动关掉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打开折叠的小沙发,跟于锋并排在电视前坐了下来。

“话说,你什么时候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于锋环着手臂,在沙发前舒展着两条长腿。

“不太方便吧?队里人来人往的......”邹远略一低头,仿佛已经想到那尴尬的场景似的。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搬出去住,我已经看好房子了。”

“啊?”邹远微微讶然,同居这件实打实确定关系的事,完全没列进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同居什么的……感觉应该更适合热恋的情人吧?

“你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于锋看着他的反应,忍俊不禁。“你都二十了,怕什么?跟着我我还能把你卖了?”

“那倒不至于。”邹远笑了,“你现在赚的可比我多。”

“在别人手里,那是贱卖,在我这儿,可不一样。”仿佛故意逗他一样,于锋靠过去,手指轻轻卷着他半长的头发,满含笑意的眼睛盈盈地望着他,好像一只掌握着猎物的薮猫。

邹远脸颊发烫,借着影片开始,连忙把于锋推开。

于锋放松地靠在沙发背上,左手仍搭在他的肩头。

“那个......”看着影片的开头,邹远的脸色慢慢诡异起来,“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张佳乐送的礼物?”

“不是吗?全联盟能把礼物包成那样的,也只有他了吧?”于锋不以为然地说道。

“所以说,你其实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片子,对吧?”邹远指着电视问道。

“嗯嗯。”于锋的脸上挂着千载难逢的单纯,点了点头。

“你等我一下,马上回来。”屋内旖旎的色彩随着影片变化不定的光效瞬息万变,一片恰到好处的阴影投射在邹远的脸上,遮住了他的眉眼。邹远悄咪咪地离开了聚精会神看片的于锋。

好吧,片子开始半个小时,当于锋看到那张从下水道里冒出来的猥琐大叔小丑脸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片了。

呵,为了看队友吓得哭爹喊娘特意选了恐怖片作为周年礼物交换吗?于锋冷笑,果然是张佳乐的风格,也就吓吓邹远那种单纯的孩子。

作不死人誓不休吗?

不过转念一想,待会儿说不定就能看到吓得瑟瑟发抖主动投怀送抱的邹远,于锋心底顿时涌起一股属于胜利者的快感。

张佳乐同志,你偶尔也会歪打正着嘛!

邹远还没回来,于锋拿起遥控器选择快进,想看看有没有值得循环播放的片段。

故事继续进行着,于锋已经看到熊孩子联盟为了查清小丑的背景跑到图书馆查老资料了。孩子们逐张查看着过去的地图,忽然,查到了一张过去的照片。

当然不是看看我们过去的爱情那种,诡异的小丑开始出现在每一张照片里,影片的气氛慢慢推向高潮。坐在沙发上的于锋慢慢握紧了拳头,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攫住了他的神经。

肩上传来轻轻的拍击。

于锋回头,看见了本该存在在照片里的小丑。

他在笑,嘴角最大限度地被扯向耳根,阴惨惨的笑容油墨一样从前额渗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锋狂放地尖叫。

“啊哈哈哈哈......”

小丑嘴里传来沉闷的笑声,诡异的脸抖了抖,猛的掀开。

露出了邹远乐不可支的脸。

“啊哈哈哈于锋你居然真被我吓到了,我简直赚大啊哈哈!”长时间的大笑把邹远的笑脸憋得通红,气都喘不过来了还不忘嘲笑于锋。

“实话告诉你吧,这根本就不是张佳乐送的,这是我送的啊!还有这个。”邹远抛了抛怀里的头套,“这可是我买光盘的时候送的,还是海外限量版呢!怎么样?不错吧?”

于锋瘫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软得像挂面一样,嘴皮子哆嗦得连话都说不出,只能用眼神一遍又一遍地封杀着邹远。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刚才提出的同居计划揉吧揉吧扔垃圾桶,再把自己被辜负的脆弱真心和邹远一起,狠狠踹出门去。

“怎么了?吓坏了?”邹远弯下腰,凑到他面前眨巴眨巴眼睛。

于锋狠狠地看着他,趁其不备,一把抓住邹远的手腕,把他掀倒在沙发上。

一条腿跨过他的腰部,于锋居高临下,眯起了眼。

“现在,还早吗?”

“什么早不早的?”邹远早就习惯了于锋爆发性极强的性格,此时却还是疑惑。

“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既然你这么主动,那我当然不能坏你的兴了,说吧,什么姿势。”

邹远歪歪脑袋,不慌不忙地露出一个微笑,挣开于锋的束缚,将上身贴近他,在他的侧脸上小啾一口,温软的气息回荡在他的耳边。

“都说了......”

“太早啦魂淡!”

邹远反手一个小丑头套,再次命中于锋。

狂剑士HP-100000

那晚之后,百花战队实行了长达一个月的影视资源考核审查活动,凡是违反唯物主义历史观原则的影视资源一律没收,并进行集中销毁。

捧着茶杯的张伟老前辈感慨道: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铁血的政策了,小于同志,真是越来越像个队长的样子了。

此时,正在百花俱乐部对面小区住宅里的于锋突然打了个喷嚏,想到浴室里的邹远已经四十分钟没出来了,于锋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邹远!你是在里面下蛋吗?”

“下你个头!”浴室大门终于打开了,揉着头发的邹远面带不悦走了出来,蒸汽蒸腾过的皮肤泛着诱人的红晕,沐浴露的味道仿佛风送花香一样飘了过来。

“都说了你等不及我就先睡,这么大个人了还怕黑啊?”

“怕啊。”于锋满不在乎地说道,“谁让你的恐怖片把我吓坏了呢?所以晚上一定要抱着别人睡,不然就睡不着的!”

“狡诈。”邹远扔掉手里的浴巾,附身趴在他的身上,侧过头去听他的心跳。

“呵呵,说对了。”于锋满意地把他搂进怀里,手指抚上他的脖颈,餍足的大猫一般。

“晚安,混蛋。”

“你也是,小混蛋。”

end.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