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一期一会

怎么办……这一章写完我觉得把小远写得比孙翔还二2333……本来想把小远写得外向一点活泼一点,结果发现不是比张佳乐二,就是比孙翔二(˶‾᷄ ⁻̫ ‾᷅˵)你们说,如果有一天小远也能入选国家队,身边会不会有于锋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上上一章,被封了: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6039ce

————————————————
9.

“于锋,我不要这个。”

邹远把手中那个银质的小徽章甩了甩,作势要抛出去。

那枚小小的勋章上,刻着一行流畅的楷书:进步最大选手。
“那好啊,把跑腿费还我。”于锋不悦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朝着邹远一摊手。

邹远这个家伙,真的印证了于锋初见他时的印象,难懂的孩子。对于夺冠几率不高的战队而言,每个赛季都会往单人成就项里努力塞人,今年,百花凭借邹远燃烧般的状态在擂台赛中挑败孙翔和江波涛,顺利拿下“进步最大选手”单项奖。结果于锋欣慰的时间还没超过三小时,这死孩子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A掉了领奖,任凭慈祥的冯主席在台上千呼万唤,就是不肯从厕所里出来。

为了避免冯主席脆弱的心灵受伤,于锋只得上台帮他领回了奖章。

“你还想怎样?得奖不领,什么意思?看不上?”于锋没好气地对他说。

“对啊。”邹远抬起头,圆圆的双眼就这样直视着他。
“你......”于锋语塞了。

“我,想要那个。”邹远指了指场馆大屏幕上那个“最有价值选手”的项目,轻轻地说。

“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谁啊?叶修吗?”于锋哭笑不得,对他的选择深感意外。“我还想要呢,你觉得你希望大还是我希望大?”

“我觉得,差不多。”邹远认真地回答。

于锋笑了,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

“可我得过冠军。”

“那也是差不多。你已经从新来过了。”邹远被他揉得站立不稳,秀气的眉毛皱了皱,一脸的不服气。

“等我成为最有价值选手的时候,这个也就不需要了吧。”

从场馆出来的路上,邹远把奖章塞给了于锋,于锋接过,在邹远的领子上比了比,“别闹了,这玩意儿我还没得过呢,你就戴着吧,不然待会儿见到其他人怎么说?”

比赛刚一结束,百花的其他人便在轮回粉丝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离开了场馆,于锋和邹远留下,履行队长应尽的职责。

“邹队长进步真的很大,这个奖项拿得真是名至实归啊。”轮回的副队照例送来祝福,却闭口百花惜败轮回的事不谈。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于锋一面跟他打着哈哈,一面跟其他人一一握过手去。

邹远跟在于锋后面,似乎是有点羞赧,不怎么抬头看人。跟周泽楷握手的时候,对方纤长的手掌不轻不重地裹住他的,时间,似乎有点长。

邹远疑惑地抬起头,只见周泽楷漂亮的眼眸里闪动着一种异样的颜色,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邹远,我们队长是想和你私下约一场单挑,请问你有时间吗?”江波涛走到他面前,微笑道。

“哦,哦,有的。”邹远连忙点头,早就听闻轮回队员有独特的交流方式,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好神奇......
百花输了比赛赢了友谊,至少在轮回队员们的眼中,百花战队总算是达到了可以与之匹敌的的境界。毋庸置疑,对于曾经创造出横扫联盟的“繁花血景”战术的队伍,大家的关注热情一向是很高的。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好炫”了吧。

然后过了一周,邹远就完全把要跟周泽楷单挑的事儿给忘了。

不能怪他,比赛结束后的一周,邹远跟长在训练室了一样,除了上厕所睡觉,就没从里面出来过。除了复盘,还是复盘。

于是于锋再一次担当传令员。

“你打开QQ看一下,绝对吓死你。”于锋靠在邹远的椅背上,面无表情。

邹远疑惑地关掉视频,打开了QQ。

的确吓死他,来自“一枪穿云”的消息,每天定点发两条,上午一条,下午一条,每条的内容,都只有俩字:约架。持续了一个星期。

邹远看着满屏的“约架”,头上挂满了黑线。

“你说周泽楷是不是生气了……”邹远莫名打了个寒颤。
“不觉得。”于锋无所谓,“只要他不说话,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不虚他。”

邹远急吼吼地连忙回消息,还主动开了房间等他。结果信息刚发了不到一分钟,神枪手“穿云一枪”就出现在了竞技场。

果然是行动派。

邹远和周泽楷单挑的消息闪电般传遍了百花,所有队员不管是战队的还是青训营的,一股脑挤进了训练室,把邹远团团围住。结果就是……看着弹药专家被神枪手摩擦摩擦。

没办法,相比人来疯的于锋,邹远属于绝对的人来蔫,围观的人越多他越慌,第八赛季的时候甚至还因为观众声音太大吓到不敢上场,当时只得叫停比赛。这一回,居然还犯了按错技能键这种低级错误,让一旁的于锋脸上很挂不住。

围观队友纷纷叹着气离开,于锋的QQ上多了一条信息,来自周泽楷。

一枪穿云(10:23):邹远在战队吗?

“什么意思?”邹远茫然地看着于锋。

“意思就是刚才单挑的是不是你。作为枪系选手,周泽楷感觉到了侮辱。”于锋抱着手,平静地说道。

邹远痛苦地捂住了脸。于锋似乎已经习惯了,拉开旁边的电脑椅坐下,随手拉开抽屉在里面扒拉起来。

“你找什么呢?”邹远弱弱地问。

“账号卡,说不定待会儿孙翔那二货就来找我了。”于锋找到了一张满意的账号卡,插上读卡器,开了个名叫“挽回弹药专家尊严”的房间。

不到五分钟,房间里果然多了一个气势汹汹的战斗法师。

“你们什么情况?组团约架?”邹远愕然。

“是啊!都怪你表现得太出色了,轮回的人组团来试试咱们的整体水平来了。”于锋很随意地敲着键盘,连耳机都没戴,“待会儿方明华跟楚辰还有一场呢。”

“噗嗤”一声,邹远笑了。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个被摩擦摩擦的废物弹药专家!”于锋头都不转地骂道。

邹远看了看屏幕,突然挤到于锋身边,趁其不备胡按了几个键。

狂剑士的血顿时下降百分之二十。

“靠你哪头的!”于锋一见掉血,吓得连忙坐正,猛敲一顿键盘才让狂剑士逃离了战法的攻击范围。

“让你端正态度而已。”邹远挑眉。

于锋连骂他都顾不上了,连忙应付着牛皮糖一样的孙翔。孙翔是什么人?能让于锋放着风筝跑就有鬼了,结果,自然是输了。

“失败”俩字刚一跳上于锋的屏幕,他的QQ就响了。

一叶之秋(10:34):于锋在战队吗?

于锋静静地看着屏幕。

下一秒,邹远泥鳅一般逃开于锋猛扑过来的魔爪,“哧溜”一声窜出了训练室。

于锋望着摔上的大门咬牙切齿。

一叶之秋(10:35):啊哈哈哈!好炫啊!没有打中啊哈哈哈!于锋你学孙哲平学得真像啊哈哈哈~~

于锋第一反应寻摸手边使得顺手的凶器,如果可以,他真想捅进屏幕里去。

明明都是第七赛季的!这二货怎么那么贱!

于锋气喘半天,总算平静下来,锲而不舍地发了消息:再来!

然后孙翔就下线了。

于锋很想吐血。

不仅贱,而且没下限。

于锋正忿忿,耳机外的世界忽然传来一阵笑声。来自坐在一边的莫楚辰,捂着嘴笑得眼镜都在抖。于锋悄悄凑到他后头围观。

“啊呀呀说手速还是你快呀!于锋盯你的时候你个牧师跑得比狂剑士还快啊哈哈!”莫楚辰的界面已经结束了战斗,一个大大的“荣耀”标志闪动着,今晚百花对轮回的约架,居然被一个牧师挽救了局面。于锋的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

“哎呦你真是过谦了!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你躲在张伟后面结果被周队一枪打下来真是太精彩了哈哈!”这是方明华的反击。

“哎呀还是你跑得快。”

“哎呀还是你摔得惨。”

于锋站在他的背后,心里正在激烈地天人交战。怎么?难道全队除了他就没有一个正常人了吗……不!这只是比赛结束后大家的放飞自我罢了,平时他们不是这样的,一定是被邹远惯坏了,对一定是这样……

是个头啊!

于锋“靠”的骂了一声,一把夺过聊得正眉开眼笑的莫楚辰的耳机,对着那头说道:“孙翔呢?把那货叫出来!躲哪儿去啦!”

“啊?于锋吗?”方明华声音里还残留着笑意,“孙翔的话,他在跟邹远单挑啊,邹远不在你旁边吗?”

搞什么?于锋和莫楚辰面面相觑,这孩子难道想弥补自己没有一挑三的遗憾吗?

“哪个房间啊?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不知道?”于锋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刚刷新了屏幕,就听见方明华那边淡淡地又来了一句:“哦,不用看了,邹远赢了。”

于锋挂耳机的手停住了,慢慢转过头去对上了同样一脸茫然的莫楚辰。

邹远……刚才跑出去是几分钟前的事?

一定不超过三分钟。

三分钟!拿下了斗神?邹远?

这好像是没关系的两件事啊……

于锋和莫楚辰都语塞了,甚至连惊讶是什么感觉都忘了。

此时,竞技场频道内。

一枝花:斗神,怠慢了啊!
一夜秋声:小子你进步神速啊。
一枝花:斗神,你退步神速啊!
一夜秋声:要点脸不?
一枝花:没有永远的斗神啊孙翔大大,你之前不是说要打散繁花血景吗?来几回打几回的那种?
一夜秋声:我说过?
一枝花:管你说过没说过,反正你尽可以来试试,一杆破百花,做梦去吧。
一夜秋声:我说过?我没说过啊!你小子胆真肥,你来啊来啊你爷爷不虚你!!!
一枝花:可你虚你爷爷啊。
一夜秋声:什么玩意儿?!
一枝花:孙哲平。
一夜秋声:靠你哪儿知道的你来来来!我不嫩死你!!!
(一枝花 离开了竞技场)

卸下耳机,邹远在电脑前笑得吱哇乱叫。脆弱的电脑椅都开被他摇散架了。

“心情不错啊。”于锋黑着脸从背后接近邹远,邹远正要回头看,于锋双手一伸,左右掐住了他的脖子。

“哎别别!”邹远笑得不能自已,眼泪都出来了却难逃于锋的桎梏,只能梗着脖子笑,像只得了癫痫的天鹅。“我打赢了孙翔啊!是不是很棒?”

“棒——”于锋拖长了音,“尤其是最后两句垃圾话,说的真是好,有我当年的风采啊。”

“嘿嘿~”

“那二货说什么?”

“还要跟我单挑呢!”

“那你呢?”

“我下线了啊。”

于锋松开他的脖子,与邹远对视两秒,同时爆发惊天动地的笑声。

简直像是清扫一切迷惘的飓风,席卷着漫天飞舞的残花,依依不舍地刮向时间那头的那个盛夏。

繁花血景还在的夏天。

新双花归来的那个夏天。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