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Rumor First

一时兴起,想起了还有邱宋没更完。虽然可能都没人看了,但是还是得填坑,嗯,论咸鱼的自我修养。

上一话呀: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5a97aa

———————————————————

9.

“大佬!别别别!你冷静!”

放寒假的嘉世青训营内,接到邱非电话火速赶来的闻理拽着邱非的胳膊一脸惊恐。

“失踪时间要过24小时才能报警的!你现在打电话警察不会管的!”

“怎么没到24小时?”邱非甩开闻理的胳膊,“这小子三天前就失踪了!霸图的人哪儿都找不到他,说明这孩子肯定还在杭州!咱们不报警谁报警?”

“可昨天他不是还在网上跟你聊天呢吗?这不算失踪吧?”闻理努力想着理由。

邱非脸色不悦,“我怀疑那根本不是宋奇英。”

“哈?”闻理险些笑出来,“这也太玄幻了吧?不是他还能是谁?”

“我说账号卡是,但人不是。”

“你什么意思……”

“我刚才又打过他的电话了,之前还是无人接听,现在突然关机了。”

“那又怎样?宋奇英只是不想让你找到他而已。”

“我昨天跟他好说歹说了半天,他答应我很快就回青岛去,现在又不接电话了算怎么回事?”邱非语气陡然一变,“而且,我一说到报警,对方就一副很慌张的样子。”

“只是不想让你麻烦警察叔叔白跑一趟而已。”闻理翻了个白眼。

“我说你怎么老跟我抬杠?”邱非瞪他一眼。

“因为你根本就是胡思乱想!我说大佬,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导致被害妄想症了?”闻理一副很关切的样子,“要不回去睡会儿?”

“我说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邱非烦躁地转着手机,就差把它甩出去了。

“我,们?还有谁?”

“秦牧云,是他告诉我宋奇英没回家的,于是我把宋奇英可能被绑架的事告诉了他。”

“他怎么说?”

“他让我洗洗睡去。”

“噗嗤”一声,闻理笑喷。

“没想到霸图的汉子们这么通情达理。”

“通情达理个屁!宋奇英要是继续下落不明,你看他们不急得来找我!”邱非焦躁,“算了,我给韩文清打电话。”

“我靠大佬你疯啦!”闻理扑上去抱住了邱非的手臂,“你告诉韩文清不就等于告诉他宋奇英失踪是你造成的嘛!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那就给肖时钦打电话。”

“跟肖时钦有什么关系?”

“给他汇报一下戴妍琦在网游里干的好事,这一堆事总该有个大人来管。”邱非想了想,翻开手机通讯录逐一看了过去。闻理沉默着看他,没发表任何意见,也没阻拦他。

他的大佬做任何事都很有原则,事先未必会告诉他,却井井有条。所以新嘉世的处事风格,经常是一群队员还处在懵逼状态,问题就已经被解决了。闻理插不上话,只能袖手在一边看着。不是不想劝邱大佬歇歇,而是他们目前真的没有任何担当的能力。

邱非握着手机的手终于还是从耳边放下了。

“大佬?”闻理试探。

邱非似乎相当苦恼,在屋里转了两圈,靠门边坐下了。

“不打了?”闻理凑了过去。

“我忽然觉得给肖时钦打电话没用,不仅帮不了宋奇英,还会把陷戴妍琦于不仁不义。”

“为什么?”

“我一开始就没想清楚,宋奇英失踪根本就不算刑事案件,如果告诉不了解情况的大人们,他们第一反应肯定是报警。可这样一来,宋奇英为了查出希望祷言所做的努力都会白费,到头来,嘉世还是得禁赛,这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不报警......宋奇英又不肯出现,怎么办?”

“长河落日,还是得和他联系。”邱非一指电脑,长叹一口气,揉揉脑袋站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不相信有人真的敢对宋奇英不利,别忘了,他的背后是霸图。”

邱非坐在电脑前,换了一个网游账号登录,一边搜索着好友状态栏,抽冷子对闻理说:“我需要你办一件事。”

闻理求之不得地凑了上来,“大佬你说!”

“给戴妍琦打电话,把情况如实告诉她,并且要求她保密。”

“得令!”闻理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下午三点,应闻理之邀的戴妍琦准时出现在了萧山机场。

机场的出口处,邱非和闻理见到了全副武装背着小挎包的戴妍琦。

好吧差点没看走眼。戴妍琦的脸上一副巨大的墨镜占去了二分之一的面积,一顶咖色贝雷帽把栗色的小卷发盖得严严实实,要不是看见她腰间挂着的鸾辂音尘Q版小挎包,邱非真的差点和她擦身而过。

戴妍琦严肃地咳了两声,指了指机场的咖啡厅。

坐定之后,戴妍琦仔细地确认四下无人,长舒一口气摘下了行头,白皙的小脸硬是憋出一层绯红。

“接到他的电话我就来了,没迟到吧?”戴妍琦轻声细语地说。

“没。”

闻理大力摇头。

邱非面无表情地说:“其实你不化妆也没人认得出你,不用那么谨慎。”

“切!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还好意思叫职业选手?这可是基础素养,懂不懂?”戴妍琦利落地翻了个白眼,“再说了,这不是特殊情况么,宋奇英背景那么硬的都出了事,我当然要自保了。”

邱非和闻理无语地对视了一眼,同时开口说话。邱非说的是:“这丫头有被害妄想症。”闻理说的是:“她把咱这儿当贼窝了。”

小戴却毫不在意,“说吧,我有什么能帮得上的?”

“很简单,只需要你回忆一下我截杀玩家那天晚上的情况就行了。”

“回忆什么?”

“你在教堂主婚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希望祷言’的战法?那天晚上他应该是在跟踪我。”

“天啊!那天晚上新服刚开,教堂人多得跟蚂蚁窝一样,我怎么可能记得住?”戴妍琦惊呼。

“主要回忆我和长河落日结婚的时候!”邱非急忙打住戴妍琦的话头,“那个时候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一直跟着我的也算。”

“大佬......跟着你的可多了,大家一看战斗格式结婚,都跟在后头看热闹,谁记得清啊。”闻理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可未必。”戴妍琦望着天花板,一只手在下巴上来回摩挲,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娇俏的小脸上浮现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给你们看个好东西!”戴妍琦拿起配着夸张粉红兔子手机壳的手机,手指灵巧地划了划,调出了一张照片,摆在两人面前。

邱非和闻理立即凑上去看,只见那是一张游戏截屏,拍得刚好是战斗格式和长河落日结婚那晚,两个账号站在教堂里宣誓的场景。截屏呈现俯视的角度,截屏的主角是两个账号,然而却将后面的围观群众也一并截了进去,连同角色装备和ID,一清二楚。

“太好了!这是谁截的屏?”闻理惊喜不已。

“我呀!还能有谁?”戴妍琦得意洋洋,“当时只是我一时兴起,想给你俩留个黑历史,等你们各自执掌战队的时候再放出来的,没想到啊!派上大用场了吧~”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邱非报以标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不客气。”戴妍琦满足地吸了一口果汁,这大概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那么长河落日呢?你联系到他了吗?”

邱非摇摇头,表情慢慢严肃下来,“但是说来你可能不信,现在希望祷言就在我的手里,不过是我捡到的。”

戴妍琦的嘴巴慢慢变成了“o”型。

“没错你先听下去,账号卡是我在萧山体育馆捡的,可以确认就是被我截杀的的那个玩家,而且最关键的是,”邱非瞥了一眼闻理,“登陆以后我才发现,这个账号已经绑定了婚姻关系,而且对象居然是长河落日。

戴妍琦仓鼠一样嘬着吸管,好半天才把他的话彻底消化,“长河落日......没有经过职圈ID保护?”

“不,就是那个长河落日,如假包换的。”

“上帝啊......”戴妍琦慢慢回过味儿来,“也就是说,一周前你和长河落日解除婚姻关系之后,他立刻又和希望祷言结婚了?”

“没错。”

“好花心的宋奇英啊......”戴妍琦双手托腮作冥想状。

“你真的假的?”邱非冷她一眼,“这小子分明是把情报告诉我之后又私下去找那个人了,搜索一个ID而已,很容易的事。”

“好吧,你发现了什么?”

“宋奇英和那家伙的聊天记录。”

“真的?什么内容?”

“私下见面。”

戴妍琦顿时停止了呼吸。

“怪不得你怀疑长河落日那头不是宋奇英......难道宋奇英是跟他见面了以后遇害了......”戴妍琦说着说着,圆圆的鹿眼泛起了泪花,“我可怜的小宋啊......可怜的霸图啊!后继无人啦!!!”

研究截屏的闻理卸掉眼镜,抬头用一种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戴妍琦。

“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宋奇英已经见过那个人了,说不好账号卡都被他抢走了,这就是他留在杭州的真正原因。你想,他把长河落日的账号卡都丢了,还敢回霸图吗?”邱非道。

“一张账号卡而已啊,又不是神级账号,顶多丢两件银武嘛!有什么大不了?难道霸图还缺那两个钱吗?”戴妍琦不解。

“哎呦大姐你可真豁达!”闻理揶揄她,“改明儿你把鸾辂音尘也丢一个试试,你看肖时钦不活剐了你。”

“我们队长才没那么暴力呢!”戴妍琦反唇相讥,忽然想到了什么,大概是某个戴眼镜的心脏脸吧,她住了嘴。

“好像是挺严峻的......”

“找到了!”闻理举起手机喊道,“看这个!希望祷言!”

二人凑上去一看,顺着闻理手指的位置,果然在屏幕左下角,靠近战斗格式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模糊的ID:希望祷言。

“太好了!这下证据就齐了!你可以上报联盟了!”戴妍琦高兴地望着邱非,邱非不语。

“早就可以上报了,账号卡都被我们捡到了,说什么都行啊!”闻理揉揉发酸的眼眶,“关键是,宋奇英。”

邱非沉默半晌,开口:“这小子是为了我们丢掉账号卡的,我们得负责。”

戴妍琦握着双手,左看看邱非,右看看闻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长叹一声:“这小子真冲动。”

“一定有他的理由。”

“你还真是相信他。”戴妍琦撑着脸笑了。

“没有办法,到底是张新杰教出来的,自作主张就让你欠了个人情给他。”邱非苦笑。

戴妍琦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开始发光,笑容攀上了嘴角。

“加油吧,好基友。”

“滚。”

TBC.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