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张宋亲情向邪教】在网吧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

说明:此乃史前巨坑,没人记得是一定的,嘛...其实不看之前的也没啥影响啦。但我还是要填,让父老乡亲以及苍天知道:

宋奇英是张副队亲生的!
张副队亲生的!
亲生的!
生的!

(以及我是亲妈

———————————————————

9.
记得还是奇英刚离开家的时候,宋妈站在门口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身着红黑色崭新霸图队服的儿子。望着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焕然一新的少年,妈妈哽咽着说。

“英啊,真不考虑高考啦?”

“妈妈,请相信我的决定。”奇英带着无比坚定的表情说道,身边站着不停看表的张新杰。

“请您放心,还回来的。”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

“那好吧,”妈妈抹了一把眼泪,“你们赶紧走吧,待会儿英他爸回来就走不了了。”

“感谢您对中国电竞事业的支持。”等待已久的张新杰郑重地欠身,转身拉着宋奇英光速下楼,就此离开。

宋奇英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张新杰。

“副队长,我们不用跑这么快的。”

这是拐卖儿童吗?

“夜长梦多。”张新杰只说了这一句话。

更加坚定了奇英对自己被拐卖的认识。

自从选择了这条旁人眼中的“歪门邪道”,宋奇英就没后悔过。无论挡在前面的是怎样的艰难险阻,他也要坚持下去,这是一个电竞选手的自我修养,也是霸图人的行动准则。

而现在,他遇到了入队以来最大的艰难险阻。

深夜十一点十五分的医院大门口,宋奇英站在冷风中,左边是睡得好比死过去的张新杰,右边是水土不服导致奄奄一息的张佳乐。

我该怎么办……宋奇英抬头遥望星空。青岛的空气质量还算不错,能看见星星,但他现在不能对着天空高唱一首《stars》来表达自己的坚定不移。

他的手机,在五分钟前彻底宣告没电。

要想带着这两个大神级别的成年人回家,只有一个选择,召唤韩文清。

张佳乐出来的急,手机没带,所以他们三人目前唯一有手机的,就是沉睡不醒的张新杰。

宋奇英缓缓看向躺平的副队长,思考了一会儿,扭头对张佳乐说:“您觉得副队长会把手机放在哪儿?”

张佳乐有气无力地说:“小朋友,今天是我到霸图的第一天。”

宋奇英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慢慢地靠近张新杰,在他身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扶起他的上半身,将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倒吸一口冷气,开始翻副队长的兜。

左边......没有,右边......也没有。

张新杰穿的是休闲西装,身上有几个兜一目了然,再找下去,怕是要把副队长给扒了。

“怎么办......”宋奇英沮丧地蹲在地上。

张佳乐捂着肚子看着他,最后叹了口气,慢慢挪动到他的身边。

“小宋,要不你去叫辆车吧,这儿我来想办法。”

“不行,”宋奇英更加沮丧了,“我是陪您来看病的,我一个人回去算怎么回事儿?”

“当然不是让你把我们丢在这了,我的意思是你去叫辆车,我努力一下,帮你把张新杰弄上去。”

“好吧。”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宋奇英站起,走向医院大门。就在这时,一阵古板清晰的电子音从二人身后传来。

张佳乐与宋奇英同时回头,扑向张新杰。

二人以上下其手之势从张新杰的内兜里翻出了他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韩文清。

得救了。

宋奇英在回电话,张佳乐蹲在一边思考自己刚才到底是从哪儿把手机给找出来的。

所以说张副队其实有当特工的潜质?

接完电话的宋奇英走了回来,告知了他韩文清待会儿开车来接。

“太好了……欸我说你干嘛这么严肃啊?问题都解决了啊。”张佳乐看这孩子脸上一脸凝重,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

“严肃?我没有啊。”宋奇英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眨了眨眼,不太有变化的脸上只有如常的神色。

张佳乐长舒一口气,扭着屁股换了个舒服的蹲姿。

“你跟你们韩队长还真像。”

宋奇英一笑置之,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有人说过你跟他很像吗?”张佳乐朝着他挪了一下。

“我不这么觉得。”宋奇英避而不答。

张佳乐听出他还有别的意思,紧接着又道:“战队在培养各自的双职业人选的时候标准总是与性格有关,你不这么觉得是不是对自己的技术没有自信?”

“不是。”宋奇英摇摇头,回头看了一眼张新杰。

“我不觉得双职业与选手性格有什么关系,双职业只是考虑到团队赛的技能配合度而已,如果硬要说选手自身的话,我觉得风格迥异倒是更有价值。”

张佳乐突然回想起远在百花的邹远。

这不争气的孩子......张佳乐抑郁地想着。现在也不知道在干嘛呢。

脱离了双职业的指挥,百花今后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呢?

等张佳乐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已经神游天际五分钟了,在这期间宋奇英一直用沉默而关切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是等着他说下面的话。

“咳咳,小宋啊,一般来说能当双职业的选手一般都是战队以后的重点培养对象,等顶梁柱退役了,你们就是下一任顶梁柱,任重而道远,得努力啊!”张佳乐努力装出一副老前辈该有的模样,郑重地在宋奇英肩上拍了拍。

一般来说小孩子听了这样的话都会很高兴,而面前这位霸图未来的顶梁柱却一副困惑的模样,仿佛想弄清张佳乐话里的每一个音节一样,垂着头想了半天,然后抬起头,说了这么一句。

“是吗?”

张佳乐突然觉得一阵胃痛。

这孩子真不好打发......所以相比之下还是邹远可爱一点。

张佳乐完全不知道这孩子的纠结点在哪里,索性也不想深究,捂着肚子开始认真装病号。

谢天谢地,就在这时,韩文清来了。

一辆彪悍的路虎直接开进了医院大门,张佳乐闭着眼睛光听那霸道的气缸震动声,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韩文清停好了车,下来径直走向躺在长椅上的张新杰,似乎对这个诡异的场景见怪不怪了,他扫了立在一边的两人一眼,说了声“上车”,就扛着张新杰进了副驾驶。

张佳乐和宋奇英立马乖巧进车。

不知道是不是张佳乐敏感过头,一上了韩文清的车,刚才还跟自己有的没的唠两句的宋奇英,忽然一句话都没了,在张佳乐和韩文清东拉西扯的时候,宋奇英一直垂着脑袋坐在后排,手指不停地拨弄着自己的衣服拉链,“滋啦滋啦”的声音持续响起,似乎是百无聊赖,又像是不耐烦。

这孩子......张佳乐余光悄悄瞥着宋奇英,更加坚定了这是个怪孩子的看法。

一回到霸图俱乐部,张佳乐一个鲤鱼打挺就生龙活虎了起来,韩文清带张新杰去宿舍区休息,他则把前来打探消息的白言飞堵在大门口,给人家讲述自己在网游里狂虐一排狂剑士的英勇事迹。

自来熟。

“嗯,我知道。”白言飞淡定点点头,“李轩队长半小时前还发微博痛骂您来着。”

“靠这小子......这是嫉妒!纯粹是嫉妒!”张佳乐反驳道。

白言飞更加淡定地点着头,把他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好容易放走了白言飞,张佳乐一回头,发现宋奇英居然还在自己背后站着。

“你怎么不去睡觉?现在都几点了!小孩子要早睡早起的。”

“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该睡哪儿。”宋奇英盯着他的眼睛,说。

“哈?”张佳乐迷茫。

“今天也是我来霸图的第一天,前辈。”宋奇英微笑,“本来副队长下午应该给我安排宿舍的,但是出了您这档子事,没来得及。”

“原来如此。”张佳乐豪迈地大手一挥,“没关系,我不介意你今天跟我挤一挤。”

“谢、谢谢前辈。”宋奇英的脸色有点尴尬,明显对他这个决定不怎么满意。正当他想提出睡走廊的时候,安排好张新杰的韩文清从楼上下来了,冲着宋奇英一招手。

“宋奇英,今天晚上你睡副队长旁边的房间,你的行李已经搬过去了。”

“谢谢队长。”宋奇英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看都不看韩文清一眼。

张佳乐内心的古怪之情瞬间化作团团乌云笼罩了他的面庞,待韩文清离开,按耐不住的他一把抓住宋奇英的双肩,迫使他直视自己。

“我说宋奇英,你怎么回事儿啊?跟队长说话连看都不看,这么没礼貌的吗?”

宋奇英睁大眼睛,有些意外地望着张佳乐,很无辜地眨了眨眼。

“我没有。”

“你敢说你没有!在医院的时候也是,韩队过来接你,你连一句谢谢都没有,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啊?进了战队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高人一等了是不是?”

“我真的没有。”

宋奇英果然不是一般小孩,要换做是邹远,这时候怕是已经委屈巴巴了,然而宋奇英仍然一脸淡定,该怎么反驳就怎么反驳。

“我只是不想麻烦他而已。”

张佳乐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不想麻烦......你什么意思?”

“张佳乐前辈,你知道吗?”宋奇英仿佛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深深地望向他。“如果队长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就永远不能帮上副队长的忙。”

“我想......快点长大。”

TBC.

(怎么感觉把这个都写成自娱自乐了?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