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Rumor First

决定把这篇列为常更,从今天起,做一个自割腿肉的女人,一边主p奇英,一边称职邱吹///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a68cbd
———————————————————

10.
戴妍琦一向自诩为一个乐于助人的良好少女,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良好少女,却遭受了来自队友们的非人道批判。

戴妍琦自杭州返回的第二天。

“我说戴姑奶奶,宋奇英这事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要是有你赶紧去跟人家队长澄清了,省得人家上门来问罪啊!”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就给宋奇英主了个婚而已,但是他失踪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你们怎么不去问邱非啊!明明他才是第一责任人的好吧!”戴妍琦坐在训练位上,痛苦不堪地绞着双手,小脸气得通红,泪盈于睫。

“跟你没关系张新杰为什么打电话指名要找你?霸图的人都知道了你还装!”方学才气势汹汹,拦路虎一样叉着腰挡在戴妍琦面前。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还帮着邱非找宋奇英来着,我怎么就成了他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了!”戴妍琦气得话都说不利索,晶莹的泪珠断了线一样往下滚,“你们都冤枉我!看我好欺负......”

声音慢慢带上哭腔。

“戴妍琦我告诉你,装可怜是没用的!除非你一五一十把事都交待清楚了,不然队长不会放过你的!”

戴妍琦咬着嘴唇,抬头瞪着他,半晌后,开始哭。

“啊啊啊你们都欺负我!我要转会我要去烟雨呜呜呜......”

“你还来劲......”

“学才。”肖时钦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回来了,眼镜在手里拎了半天,才疲惫不堪地挂上了脸,冲他摇摇头。

“你不要急,宋奇英失踪小戴肯定也不想,没有确切证据你不能说跟她有关。”

戴妍琦“嗷”的一声扑向了肖时钦,无尾熊一样挂在他的腰上死不撒手。

“呜呜还是队长对我好!呜呜呜......”

“队长,张新杰怎么说?”方学才皱起了眉。

肖时钦被戴妍琦坠得直不起腰,堪堪扶着一边的办公桌,叹了口气,“宋奇英拿职圈账号上网游结婚,他自己负一半责任,小戴也得负一半责。”

“我不!”戴妍琦干脆利落地撒开了手,肖时钦差点栽倒桌子下面去,“真要负责也是三分之一!还有邱非呢!宋奇英要结婚的时候他也没拦着!”

关键时刻,牺牲战友,拉他下水。

肖时钦捂着眼镜片又是一声长叹:“麻烦就麻烦在这儿,你说宋奇英是为了邱非才留在杭州的,这只是你们的推测而已,没有证据霸图的人不会认的。”

“怎么没有证据!”戴妍琦的脑子转得飞快,“邱非之前跟长河落日在网游里聊过!他自己说自己还在杭州的!”

“可你不是说邱非怀疑那不是宋奇英吗?不算数啊!”方学才又皱起了眉。

“不是的!”戴妍琦刚想否认,忽然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突然意识到,要证明宋奇英还在杭州,就不得不把他丢掉长河落日的事情招出来。

戴妍琦已经预想到了被开除的宋奇英在凄风冷雨中拖着行李箱站在霸图俱乐部门口的场景。

惨不忍睹。

戴妍琦决定保持缄默。

肖时钦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往她面前拖了把凳子,一屁股坐下,神情相当严肃。

“小戴,我相信你是真心想帮宋奇英的,但是现在他失踪了,情况很严峻,你联系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宋奇英的人身安全现在得不到保证,你为他隐藏一切都没有意义,你明白吗?”

“当务之急是找到宋奇英。”方学才补充道。

“我就是相信宋奇英不会有事。”戴妍琦低着头握紧了双手。

“凭什么?”

“双子座女生的第六感。”戴妍琦抬头,严肃地说。


“我靠你!”

“队长,”戴妍琦打断方学才的话,转而望着肖时钦,大眼睛不安地眨了眨。“邱非给我看过萧山体育馆的监控录像,那上面拍到宋奇英了,他是自己走出体育馆而且离开的,他没有被人挟持,我相信他在杭州的这么多天一定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只是他真的有急事要办,而且不能告诉我们。”

肖时钦看着她,神色很是复杂。

“我知道你不相信宋奇英,但你还不相信我吗?”

肖时钦点点头,“我相信你。”

“队长。”带着泪花的戴妍琦笑逐颜开。

“但是你要想清楚,如果我相信你,你就要自己承担这件事,那三分之一的责任,记得吗?”

戴妍琦点点头。

“好吧。”肖时钦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拍了一下她的肩,“现在我带你去找张新杰,你想想跟他怎么说。”


“嗯。”戴妍琦抹了一把眼泪。

“队长!这不合适吧?”方学才急忙拦住他们。

“只要能找到人,没什么不合适的。”肖时钦冲他挤出一个微笑,揽着戴妍琦离开了训练室。

杭州,嘉世俱乐部门前。

杭州今天又下了好大的雪,在邱非的记忆里,杭州从没像今年一样招雪过,仿佛整个南方的雪今年都攒到杭州下了。一夜之间,目所能及之处银装素裹,城市干净得像刚从雪花球里取出来的一样,尚未日出的杭州城静悄悄的,没有反射的莹光,也没有嘈杂的声音,这个雪花球里的城市正在等待发条拧上的瞬间。

闻理拖着竹条大扫帚,从俱乐部后巷走出来,身上裹着笨重的羽绒服,整个人像只拉雪橇的麋鹿。

闻理气喘吁吁地把扫帚往邱非面前一撂,拉下挡着口鼻的围巾,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大佬,我把后巷的雪都扫完了,你还在这儿杵着啊?”

邱非一时之间有点恍惚,“现在几点了?”

“六点半。”闻理撸起袖子看了眼表,“你看天都还没亮呢,要不你回去睡会儿?”

“我不困。”邱非搓了下脸。

“你不困死也得冻死,你看看你穿得什么站在雪地里!连羽绒服也不穿,你说你要是冻死了我们这群老的少的怎么办呢?”闻理一边埋怨着,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大佬,你穿我这个。”

“我不要。”邱非摇头推开了他的手。

“好好好!你就冻着吧。”闻理套上了自己的衣服,揣着手站在他身边。

“你确定宋奇英会来嘉世找你吗?”

“闻理,在兴欣网吧的留言弄好了吗?”邱非反问道。

“早就好了,那个女老板一听说宋奇英失踪,马上给咱印了好多留言单,现在兴欣网吧里铺天盖地的都是。”

“没直说他丢账号的事吧?”

“你当我傻?”闻理白他一眼,“就是不知道宋奇英会不会来找咱。”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哎你说,”闻理吐出一口白雾,“这小子不会真的缺心眼想一个人把账号找回来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

“那你还在这儿等着!”

“但他不傻,”邱非看了他一眼,“如果他不来找我帮忙,无外乎两个可能,一,他真傻;二,他被限制人身自由了。”

“希望祷言。”闻理揣摩着这个账号,忽然浑身一颤,“不会真是什么变态神经病吧?”

“有也不怕,”邱非慢吞吞地说,“你别忘了,他练过的。”

闻理回想起昨晚,他俩上网游查找长河落日和希望祷言的聊天记录时,希望祷言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来找我吧。”

这一句话,像冰锥一样刺进他的心里,眼睛也生疼。
邱非不知道是不是也在想这件事,忽然举起拳头,压着嘴唇咳了一声,别开了头。

“上帝保佑这小子没事啊。”闻理望向对面的网吧,呼出的白雾遮挡了他的视线。忽然间,他听到邱非那边传来疑似抽吸的声音。

闻理敏捷地竖起耳朵。

什么声音也没有。

“大佬......”闻理莫名地难受,“你说咱们,想回联盟打比赛咋就这么难呢?”

东边的天际渐渐消隐了夜色,稀疏的晨星在淡蓝的天边显得格外清晰,寒意仿佛一把竖起来的刀,闪着锐光的刃逐渐逼近雪中的两人。

“把你衣服给我。”邱非没看闻理,冲他伸出了手,声音里有鼻音。

“大佬你哭啦?”闻理像安慰女孩一样小心翼翼地问道。

“靠!劳资快冻死了!把你衣服给我!”

“哦。”

自从进了战队,邱非和闻理的生物钟跟正常人就是反的,现在是早晨七点,大街上渐渐有了人烟,早起的上班族和满街跑的学生越来越多,可惜这两种人都跟邱非和闻理没有关系。说实在的,离开职业赛场的这半年,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异化”吧。

闻理把大扫帚丢进清扫间,打着哈欠回屋睡觉,冰冷的训练室只剩下邱非对着桌上的豆浆和油条打瞌睡。不管怎样,他还想再等等。

等一个不回家的人......邱非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趴在桌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这两天劳累过头了,邱非趴在桌上,半梦半醒之间仿佛听到了训练室大门开关的声音。

嘉世训练室的大门在陶轩离开的时候曾被出售过,玻璃门扇当时都被拆下一半了,结果下家改主意不要了,匆匆忙忙地又被装上,滑槽没卡好,每次开关门的时候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闻理?”

邱非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

无人回答。

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只见一个穿着嘉世战队队服的少年站在玻璃门边,见邱非醒来,很是惊讶地看着他。

“邱队长?是你?”

“小叶?”邱非好容易聚焦了眼神,“你怎么回来了?”

还在嘉世青训营里的小叶,战队解散前曾是枪炮师职业的选手。就像叶修还在嘉世时邱非曾被人们默然为一叶之秋的继承人一样,这个也姓叶的十五岁少年,也曾被人们默认为沐雨橙风的继承人。虽然那时的苏沐橙远远没到要退役的年纪,然而这个少年,却是昔日嘉世青训营里,唯一能与他匹敌的枪炮师选手。然而奇幻的是,嘉世解散后,他却转了职业,改玩弹药专家了。

嘉世被禁赛,自然没有比赛可打,放了假的孩子们很少有回战队的。

“邱队长不回家么?”小叶径直走到训练室的个人储物柜前,打开自己的柜门换衣服。

“反正要练习,在哪儿都一样。”邱非随意瞥了他一眼,“你呢?”

“要上补习班啊!想起自己没有外出的衣服了,回来拿一件,我不能穿着队服上学啊。”小叶半个身子探进柜子里,“不然整个班的人都要跟我单挑了。”

“呵呵,你辛苦。”

“不如你辛苦啊队长。”小叶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件黑色羽绒服换上,“放假了还要操心队里的事,怎么样?咱们啥时候才能打比赛?”

“等着吧,一年呢。”邱非慢慢地趴回了桌子上。

“啊?”小叶有些意外地回头看。

“啊什么啊?禁赛时限就是一年,谁也改不了。”

小叶一边拉着羽绒服的拉链,一边露出了笑容,“我忽然想到叶修前辈说的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他比韩文清优秀。”

“为什么?”

“因为韩文清没打过挑战赛啊!他打过。照这么说,咱们其实也比霸图优秀,因为霸图没被禁过赛啊!”

“靠,照你这么说咱比全联盟都优秀!”邱非随手抓过桌上一个纸团砸向他,小叶笑嘻嘻地躲了过去。

“好吧邱队长,你继续努力,我回学校去了。”

“去你的吧。”

“拜拜~”

小叶走了,刚刚有了人气的训练室顿时又恢复一片死寂,蒸腾起的温度再次被一片肃杀冻结。邱非贵妇一样披着大坎肩,站在结了冰花的窗前啃冷油条,时不时伸出手指碰碰坚硬的冰花。究竟能坚持多久呢?一片冰花在指尖的温度下慢慢融化,明明嘉世的现状和十年前战队创建时一样,他却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继续的动力了。

嘉世命途多舛,就连伸出援手的战友都被卷了进来,一种无力感像冷油条一样梗在他的喉头,咽不下去。

吃完冷油条,邱非一手笔记本一手读卡器钻进了被窝,禁赛归禁赛,BOSS还是要抢的,再者说,在网游里多活动一点,说不定也能收集到更多边角消息。到底是职业选手,宋奇英要是三天不玩荣耀,估计也会急得抓心挠肺。

然而今天真不知是怎么了,走背到家,邱非刚躺进被窝,就听见门外的变电箱传来“啪”的一声,屋内顿时陷入了黑暗。

邱非摸索到门边,按了几下开关,确定是停电了。

虽然是早上,但是雪天没有太阳,屋内还是一片漆黑,邱非拿手机的手电筒照明,穿着睡衣就走出了房门。或许是刚才在雪地里站得时间长了,邱非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前额也在发烫。

难道是积雪压坏了电缆?他甩甩脑袋否定了这个想法,这里可是电竞战队,估计除了广电中心,全城的电缆都比不上这里的。

断电的宿舍区走廊在邱非印象里从没有这么漫长,手掌抚摸着冰冷的墙壁,远处的训练室里忽然传来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储物柜。

“闻理?”邱非高声喊道。

没有回应。

邱非心里一惊,抑制着脚步声跑了起来。

寂静的走廊除了他偶尔泄露的喘息声,听上去空无一人,闻理此时不知在哪。

训练室那边,邱非临走前留下的开着的台灯,此时找不到一丝光亮。

血液上涌至大脑,他觉得自己发烧的头脑一阵发涨,那种感觉眩晕得让人想吐。邱非早就停止了思考,在他握住训练室门把手的一瞬间,门从里面被撞开了。

邱非一个不稳摔倒在地,意识很模糊,但触觉意外得灵敏,的确有人,踩过了自己的肩膀跑开了。手机被撞开在一边,光线投射在墙壁上,映出那个朝自己逼近的身影无比诡异。

邱非肩膀吃痛,单手撑在地上,企图去捡一旁的手机,忽然间一股力量落在了脖颈上,他眼前一黑,趴在了地上。

耳边是闻理迫近的尖叫和楼梯上纷乱的脚步声......

TBC.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