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Rumor First

· 最近好忙导致一直没更,作为文学生的痛大概就是一直在看书却被人问有什么好忙的了吧……
· 最近想撸短篇,应该快了吧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b3d84f
———————————————————
11.

邱非醒来的时候如坠云中,明明是在自己床上睁开眼的,看着天花板,却觉得很陌生。
他缓缓转动着脑袋,忽然觉得脑袋里根灌了铅一样,沉重得晕眩,渐渐的,眼睛也开始冒起了金星。
好晕......
这是怎么了?他看到了坐在自己床边的闻理,诡异的是,后者居然在对着日光灯弹针管。看着闪着冰凉锐光的针尖,邱非内心一颤。
他要干什么?
看着闻理那只不安分的爪子已经对着自己裸露的胳膊比来比去了,邱非觉得不能再装睡了。
“我这条胳膊,二十万。”邱非艰难地开口,嗓音沙哑得可怕。
“大佬你醒了!”闻理见状,欣喜万分,总算是放下了手里的针筒。
“你再不醒我就要给你打退烧针了,谢天谢地,你为战队节省了一个针头。”
邱非很想翻白眼,但是前额烧得厉害,懒得动。
“你说二十万是什么意思?”
“微草出四十万买我,大概左手值二十万,右手二十万吧。”
“咋整的跟黑社会一样?”
邱非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才发现这小子前额一片乌青,嘴角也破了一块,脸部极不对称。
“那你又是什么情况?”
闻理咳嗽一声,抬起下巴朝窗边一指。邱非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居然在自己房间窗边的小扶手椅上发现了宋奇英。
这小子的情况和闻理如出一辙,只不过样子没他的惨,自己的外套搭在肩上,正低头往手背上的擦伤抹紫药水。
睁开眼就看到如此玄幻的场景,邱非瞪着眼睛看了宋奇英好久,又慢慢地转向闻理。
“给你三分钟,解释一下。”
闻理针管一扔,开始解释。
事情要追溯到邱非扑街之前。
那时,在楼下的闻理听到楼上有东西翻倒的声音,于是自然地上楼查看,直到听到邱非喊他的声音,才发现训练室遭到人为入侵,于是他更加自然而然地跑回一楼的扫把间,找到一把趁手的扫把返回二楼。然而当时二楼一片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撞翻了大佬急忙往楼下跑。于是闻理精神一振,手拿扫把一记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击就放到了袭击者,袭击者顿时以圆润的姿势滚下了楼梯。
“所以你这又是怎么来的?”邱非指着他不对称的脸。
闻理看着天花板长叹一声。
当然是搞错了袭击者,闻理施展了完美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后,还没来得及自豪,忽然发现滚下楼的是宋奇英。等他一转身,刚刚放倒了邱非的真正袭击者就顺理成章地也放倒了他。
所谓螳螂捕蝉。
擦完紫药水的宋奇英严谨地拧好了药水瓶盖,点点头,基本肯定闻理的说法。
“那人呢?”
“跑了啊。”
“你们应该有监控的。”宋奇英道。
“监控早就关了,现在是寒假。”
“你们的安全措施做得真不完善。”宋奇英蹙起了眉头。
“是呀是呀比不上你们,全天二十四小时开监控,不嫌费电!”闻理白他一眼,“我说你也别练什么拳击了,练了半天还不是战五渣!”
“如果你不偷袭我,那个人说不定已经被我抓到了,这是你的主要责任。”
“哦哦哦!那某人过暗巷的时候被人偷袭抢走账号卡的事某人怎么不提呢?真好意思说!”
“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我也不用过暗巷。”
“是我们要你留下的吗?明明是你自己自作多情的好吧?”
“那是因为你们的处理效率实在太慢了,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嘉世会允许这样差劲的公关部门存在。”
“哟哟哟你还真把自己当管事的了!”
“这是我的责任而已。”
这厢两人争得不可开交,闻理忽然意识到邱非还躺着呢,于是看了他一眼。邱非悠闲地靠在枕头上,顺手拿了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淡然地说:“继续啊,别停啊,我看着呢。”
宋奇英咳嗽一声,不再说话。
“说完了吗?那我说吧。”邱非把水杯放回去,指指宋奇英,“你,先说,这几天你到底去哪儿了。”
“见你们的对手去了。”宋奇英很平静地回答。
邱非点点头,“我们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是这两天你为什么会失联。”
宋奇英用费解的眼神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闻理。
“说出来你大概不信,那个祸害我们的账号卡被我们捡到了。”闻理伸手往口袋里一摸,并没有摸到账号卡。
“就在萧山体育馆。”
宋奇英摸着下巴思考了半天,然后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邱非。
“那......我留下的意义是什么?”
居然能从宋奇英嘴里听到这种充满迷茫感的话,闻理顿时觉得这几天的奔波好值。
邱非点头,示意闻理上楼拿账号卡。
“所以,小朋友,你该回家了。”
事已至此,宋奇英自然不会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赖在嘉世不肯走,他只是迷茫,持续着迷茫,双眼中一片迷茫。
后来总算是反应过来了:“那你们怎么还不辟谣?”
“本来是打算的,结果就出了你这档子事,你现在就可以上大群里看一下,每天都有人发走失儿童寻回进度。多亏了你。”
“可我的手机和账号卡都被抢走了,”宋奇英沮丧了,“我打算靠自己的努力找回来的。”
“小朋友,靠你自己的努力没把你自己丢在杭州,真是谢天谢地了。”
宋奇英吸了口气,伸手抹了把脸,“我相信我自己,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已经有线索了。”
邱非冷冷地说:“回去。”
“你说了不算。”
“那我就把你扣这儿然后给韩文清打电话。”
宋奇英无语地望着他。
“能让大人解决的事就轮不到你个小屁孩来干,说是独当一面,我一看见你这样就烦,觉得自己了不起?”
“你能做到的事,我也能。”
“我和你不一样,小子。”邱非眉头紧皱,眼睛一瞬间锐利得可怕。
“所以咱俩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共同语言,你就算帮了我,我也不会对你感恩戴德的,你完全是瞎胡闹,丢了账号卡也是你活该。”
“我从来就不希望你对我感恩戴德。”宋奇英直视他的双眼,“我还是相信那天晚上你对我说的话。”
“什么话?”
“你说嘉世一定会在季后赛等我。”
“那是你说的好不好?你一厢情愿得太过了。”
“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宋奇英抬高了语调,“靠你自己就真的什么都做得到吗?”
“没错。”邱非的口吻冷冰冰的,“就连那张账号卡,也是我们找到的,你自己说,你帮到我什么了?”
宋奇英叹气,“你那天晚上真不是这么说的。”
“有什么要紧?反正现在账号卡在我们手里,而你的账号卡却被抢了,你不妨设想一下,我会不会帮你。”
说完这句,邱非调整了一下靠在枕头上的姿势,一抹揶揄的笑噙在嘴角上。
宋奇英刚想开口,忽然被一阵哀嚎声打断,随之而来的,是旋风一样从二楼刮下来的闻理。
闻理好不容易在邱非目前站住脚,惊魂未定。
“咱们训练室被翻的乱七八糟的!我进门的时候发现账号卡居然扔在地上!”
闻理手中拿着希望祷言。
宋奇英恍然大悟:“那个人!”
那个趁着停电溜进训练室的人。
“宋奇英,你今天进嘉世是不是就是跟着他进来的?”邱非一掀被子坐了起来。
“哦我忘说了!”宋奇英一拍手,“我今天早上想到战队来找你,结果快要进门的时候看到有个人也往进走,我还以为是你们青训营的人,我拍了他肩膀想和他说话,结果他一看见我扭头就跑,后来我就跟着他上了楼,接着停电了,我想进去看看。刚到门口,就有人从训练室里撞了出来,我追他的时候,邱非你刚好就趴在门口,后来的事,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了。”
闻理听完他的话,目瞪口呆,而邱非,慢慢把手抚上自己的右肩。
“原来踩我的人是你......”
宋奇英如梦初醒:“怪不得我从屋里出来的时候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邱非死瞪了他半天,然而宋奇英一点反应都没有,真不知道他是天然过了头还是单纯的傻。
“丢了什么东西没有?”邱非问。
“账号卡,希望祷言的账号卡没了。”闻理的脸皱成一团,“整个屋子干干净净的,就桌上少了账号卡。”
邱非变了脸色,大概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所以我说了,我留下还是有价值的。”宋奇英摊开双手,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邱非怒:“我说你到底搞不搞得清重点?是你的账号卡重要还是我的账号卡重要?”
“我说......”闻理怯怯地举起了手。
“我有一个问题。”
“说。”
“我奇怪的是,那个偷账号卡的家伙是怎么知道希望祷言在我们这的?”
“不会真有什么地理定位之类的吧?”闻理看向宋奇英,后者咳嗽两声以饰尴尬。
“没有,之前我那是编出来好让你们相信的。”
“但是现在反正我们的卡都在那家伙手上,不如一起喽?”宋奇英看了会他们,自告奋勇地从邱非房间的书桌上取了草稿纸和笔。
“刚才我见到了那人的样子,我给你画出来。”
闻理“扑哧”一声,“你还有这技能?”
“小时候玩网游,老爱临摹各种职业形象,我画的最好的就是大漠孤烟,还有修鲁鲁。”
邱非和闻理在脑中试图重叠这两个形象。
“好了!”宋奇英一抖画纸,抬头看见邱非和闻理满脸都是抽搐,应该是在憋笑。
“怎么啦?”宋奇英递上草稿纸,闻理接过来一看,顿时脸黑如煤球。
“不是我说,宋奇英,你这水平再锻炼锻炼绝对就是标准的野兽派,中国的毕加索。”闻理点点头。
邱非冷笑一声,根本就没报任何希望。
“那怎么办?”宋奇英抛下铅笔,“要不然,我们还是去报警吧。”
“那个人究竟是怎么知道希望祷言在我们这儿的?难道咱们这有内奸?”闻理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戴妍琦......”宋奇英试探着说。
“她没空,这两天正在队里被轮番轰炸呢。”
在座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邱非叹了口气,掀开了被子下床。
“宋奇英,用你的小号联系他,让他开价。”
“你确定这样有用?”
“不管怎样,得先把长河落日拿回来,你跟这件事没关系。”
“不行的!”宋奇英急忙否决,“长河落日是战队的财产,我们没资格开价的!”
“你还知道!我以为你不知道呢!”邱非狠瞪他一眼,“我要找他说清楚,这样发展下去后果只会越来越严重,嘉世需要正名,但绝不能以牺牲别人为代价。”
“而且,我差不多已经有头绪了。”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