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友谊向】友谊赛二三事

· 说好的短篇


一年一度的联盟友谊赛,今天是嘉世和霸图的场子。
大清早,邱非就带着闻理站在霸图俱乐部大楼下候着。
寒风中的闻理咬牙切齿:“你信不信,宋奇英在楼上绝对看见我们了。”
邱非淡然自若:“肯定的,但是没到时间。”
终于到时间了,随着霸图大门徐徐开启,身着笔挺队服,面容冷峻,一丝不苟的宋奇英带着副队长隆重登场。
“欢迎。”宋奇英刻板地扫了一眼二人,示意副队长领二人去休息室。
“不用。”邱非摆摆手,“今天就不比了,咱们聊聊呗。”
“聊聊?”副队长先笑出了声,“咱们还有可聊的?”
闻理心知肚明,他说的昨晚嘉世抢了霸图的野图BOSS的事。宋奇英虽然刻板,心脏程度却直追当年的张新杰,甚至在见缝插针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昨天晚上,料定邱非会乘飞机往青岛来的宋奇英打时间差,亲自上阵带领雄图公会。结果早有准备的嘉王朝见宋奇英动作,一马当先地在雄图公会的网游地盘:夕阳城,兴风作浪故意挑事。宋奇英不得不半道折回管理后院,公会精英也只得野外主城两头跑。就这样,雄图当晚不仅没抢着BOSS,还被嘉王朝玩家整得狼狈至极。
毫无疑问,这是邱非的主意。
所以把二人晾在寒风凛冽的俱乐部门口自然也是宋奇英的主意。
“不要这样较真,你不是也把我们冻了半个小时吗?”邱非随意地笑笑,“咱们扯平了。”
霸图的副队长冷笑一声。
“好了好了快进去!冻死我了!”闻理推着这帮子人进了俱乐部大门。
宋奇英最大的本事就是不动声色,真真正正的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即使在网游里再没下限再虐菜,被人抓包之后也是一脸凛然不可侵,心理素质极佳。
霸图到了现在,关于宋奇英当年是怎么成为大漠孤烟接班人的故事,还在广为流传。据说,当年的霸图青训营一共准备了二十个孩子作为拳法家候选人,在韩文清亲自去青训营挑人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急不可耐地在韩队长面前展露才能大显身手,有的还紧张得肢体僵硬。就宋奇英一个,坐在角落里该干嘛干嘛,一个跳跃练习做得不完美,就反反复复地练。等他起身,看见身后的韩文清时,才意识到今天是选人的日子。
然后他就进了战队。
如果要给这位霸图的新队长打一个tag,一定是“强大的心脏”。
这一点,在邱非初次与宋奇英交手的时候就发现了。
赛场上,邱非习惯以自己的节奏带乱对手的节奏,再加上他灵活的招式组合和敏锐的观察力,跟他打到最后还能全身而退的,除了几个资历老的选手,基本没人能做到。然而宋奇英,算是一个例外,无数次的交锋中,宋奇英的攻击不算很凌厉,在邱非高频的攻击下甚至显得有些笨拙,却将自己的节奏坚持到底。每一次受扰,都能顽强地找回自己的节奏,直至分出胜负。
站到最后的,有时是大漠孤烟,有时是战斗格式。
无论是个人赛还是团队赛,最后无一不演变成二人的单挑。
邱非无数次研究过这其中的规律,也无数次对他表达过心中的疑问,但是无论怎么问,宋奇英永远岿然不动,板着脸思考半天,最后回他五个字。
“我也不知道。”
等邱非的思路绕回来,他和闻理已经坐在霸图的休息室里了。
“唉,还是这儿舒服,早就听说霸图的休息室是全联盟最高级的,今天总算见着了。”闻理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伸开腿。
“真夸我们呐?你那是没见过义斩的休息室,少见多怪。”副队长笑着给二人端上了香草茶,在他们面前落了座。
闻理探身取过茶杯,递给邱非,自己则捏着鼻子喝药一般尝了一小口。他对于霸图战队怎么会有这种毁天灭地的茶感到无语,还每次来客人都上这个,简直没人性。
宋奇英在离茶几五米开外的地方坐下了,背后是豪华的液晶显示屏。
“你要聊什么?”宋奇英开口了。
“别这么严肃嘛!不然以后没有女朋友的。”闻理龇牙咧嘴地说着,副队长“噗嗤”一声笑了。
“也没什么,我最近一直在想,嘉王朝和你们雄图是不是该结个盟?不然以后每次刷BOSS都变成咱两家群殴,让其他公会看笑话,你忘了?咱们上次就是这样被高英杰钻了空子的。”邱非喝了口茶。
“结盟这种事百害而无一利。”副队长懒洋洋地说,“你忘了当年叶修前辈在网游里干的事了?蓝溪阁和中草堂当初不也结盟吗?后来呢?还不是被玩儿得团团转。”
“现在可不会再出一个叶修了。”闻理乐了,“还是说你们怕了?”
“怕个鬼啊!”
叶修当年在网游里对雄图还算是手下留情,没怎么欺负,也不知道是不是怕韩文清带人杀回来。
不过应该不是。
“你呢?”闻理冲宋奇英一挑下巴。
宋奇英明显是把利害关系都想明白了的,掰了掰双手,摇头。
“不需要。”
“真不需要呀?我们免费提供技术顾问的!”闻理厚着脸皮再接再厉。
宋奇英的眉锋微微一挑。
没下限的技术顾问,不要也罢。
“还有别的条件吗?”宋奇英看向邱非。
邱非微微一笑,“你只有先答应了,我们才能给你保证。”
“那我不需要。”宋奇英一口回绝。
“就知道你不答应!”闻理作势拿出手机,“那我就给郭少打电话喽!话说他对我们的火力线打法一直挺感兴趣的。”
“那就慢慢打好了,慢走不送。”副队长一跃而起,作势要把闻理连人带茶杯丢出去。
“我开玩笑!开玩笑!”闻理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邱非侧头看了看他,莞尔。
宋奇英“咳咳”两声,“接下来聊什么?”
屋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闻理学着他的样子咳了两声,“宋奇英,你这样会把天聊死的。”
副队长很无所谓:“没关系,小时候就没人教过他怎么聊天。”
闻理同情地看向他:“你不容易。”
“你也是。”
“聊这个呗。”邱非随手从一旁的游戏柜顶上取下一个硬盒。
“阿卡姆骑士?这谁玩的?你?”
副队长摇摇头,“宋奇英啊,这是他的老收藏了。”
宋奇英泰然自若,毫不介意被战友爆料。
“DC发烧友啊。”邱非啧啧称奇,不由得想到了宋奇英十八岁的那天,他问宋奇英想要什么礼物,宋奇英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想要蝙蝠车模型。
后来他才知道,宋奇英成人那天收集齐了DC所有角色手办。亏他还觉得自己是最有心的那个。
蔫儿坏,这个词最适合形容邹远和他。
邱非慢慢打开盒子,“我记得你小时候一直沉迷蝙蝠侠,每个月熬夜翻墙也要赶上新52发刊,现在呢?”
“早就不看了。”副队长插话。
“奇英你长大了啊!”闻理感慨道。
霸图的人对时光这个词最敏感,宋奇英不置可否地笑笑。
时光改变一个人真的蛮多,邱非到现在都还记得,十一赛季以前的宋奇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十一赛季的时候,宋奇英整个换了个人,怎么说呢?用当时媒体的话来说,就是把韩文清剩下的时间燃烧了。
完全抛开犹豫与谨慎,典型意义上的拳法家。
当时的长河落日,现在的大漠孤烟。
坐在液晶电视前的宋奇英抿了口茶,静静地看着他们打闹,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谁说的那句话来着?他们这帮打游戏的,光看外表根本看不出究竟经历过什么。
闻理和副队长那边不出三句话又怼了起来,辩题是迪克和红头罩哪个更撩。
坐看两个钢铁直男聊这种话题很是尴尬,邱非指了指门外,宋奇英放下茶杯,跟他走出了休息室。
走廊上两三个战队的姑娘,看见邱非来了,纷纷笑靥如画地打招呼,再一看他身后的宋奇英,一个个变脸似的瞬间严肃,低头颔首“队长好”。
“你们队的姑娘最近多了不少啊。”邱非随意扫了一眼。
“观察力不错。”
真不愧是打个友谊赛就能要完所有电话号码的人。
二人在走廊尽头的窗前站住了脚,宋奇英打开半扇窗户,让风声混杂进他们的交谈中。
邱非曾经吐槽过霸图的管理模式,简直跟相声一样,场上无大小,场下立规矩,战队里现役的选手一个比一个年纪大,然而平时见了宋奇英,一个比一个尊敬。宋奇英刚打开窗户,拿着咖啡杯的白言飞就从训练室里出来了,仿佛要验证邱非的想法一样,颔首致意。
“队长。”
宋奇英“嗯”了一声,目送他走向走廊里的咖啡机。
“白言飞......也差不多了吧?”邱非靠在窗上问。
“什么?”
“退役。”
宋奇英平视着前方,许久才“啊”了一声。
“我到现在还记得,韩文清退役的时候你哭了一晚上吧?后来张佳乐退役你又哭了一晚上 。”
“胡说。”宋奇英淡定辟谣。
“这又没什么,我能理解。”
毕竟是蝉联联盟几届小哭包的霸图接班人。
“白言飞一退,剩下的就只有你和秦牧云了吧,接班人呢?找了吗?”
“难办,年纪差距太大,接班人不好找。”宋奇英习惯性地掰了掰手指,这个动作说明他正在思考。
“挑人的时候记得不要太苛刻,年轻人,没有历练就没有成长。”
邱非说完这话就笑了,明明都是二十三四的年轻人,说出来的话比老年人还老气横秋。不过也罢,都习惯了。
“一群新人围着你,感觉怎么样?”沉默良久,宋奇英终于说了他今天主动说的第一句话。
“很没安全感。”邱非笑了。
嘉世和霸图算是两个极端,不知是不是历史遗留问题,嘉世战队的主力多以新人为主,也因为这个原因,只待了一个赛季就跳槽转会的也不在少数,而霸图,一如既往地延续着一个老将带着一帮年轻人的模式。
宋奇英记得,闻理说过,嘉世挑人从不看年龄,有意进战队的抽空来战队找邱非打一场,只要是输得不那么惨,基本都能进,所以留不住人,这就成了嘉世目前最大的问题。
“你还知道?”宋奇英抱起胳膊,“嘉世会这样还不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知道啊,但是这样也很有效果不是吗?我辛苦一点而已。”邱非耸耸肩。
“是时候改一改了,不然等你以后退役,嘉世不就没有主心骨了吗?”
“哦?是吗?”
邱非扬眉一笑。
“每个人心目中的战队都是不一样的,只要有想法,就不怕留不住人。”
豁达开放,嘉世目前的状态。
宋奇英拧起眉,扭过脸来郑重地看着邱非,看着看着,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我一直觉得我跟你的思维南辕北辙,果然是这样,交流起来太困难了。”
仿佛这才是他一直不肯开口的原因。
像是终于套出了他的真心话一样,邱非舒展地笑了。
“彼此彼此。”
这才是步步为营的乐趣啊。
“你要是下次再和我说这些,我会向联盟提议取消友谊赛,你这分明是在给我找堵。”
又是一阵沉默,宋奇英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面对着邱非退了一步。
“哦?”邱非并不在意,“取消干嘛?你听训练室,不是正打着呢吗?”
的确,闻理和副队长这两个钢铁直男在尬聊了十分钟毫无结果之后,终于抄起账号卡上真正的战场理论去了。
“你净说这些有的没的,下次再来,你至少......”
宋奇英还没说完,俱乐部方向冲过来一个急吼吼的公会成员,狠狠地剜了一眼邱非。
“宋队长,你还聊?夕阳城城旗又被嘉王朝拔了!”
“你解释!”宋奇英指着邱非。
“看我干嘛?你当我们公会的人都是死的啊?你以为见缝插针就你会啊。”
“无耻!”宋奇英怒吼一声,带着工会的人拔腿就回。
切。
邱非微笑着目送二人离去,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
“拖住了没?拖住了就赶紧往野外去吧。”
片刻后,短信回了。
“中草堂被咱给包围了!稳了!”
邱非收起手机,迎着窗户里映进的斜阳,踌躇满志。
下次再来,怕是要被赶出去了吧。

the end.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