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短篇】花甲粉



回忆一下你的童年,是否有过家里来了亲戚然后你被父母强行拖出房间表演诗朗诵以及琴棋书画等技能的经历?


只要是孩子,谁都逃离不了这种厄运。

年仅十四岁的卢瀚文强行装嫩,一脸愁苦地朗诵了一首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之后,面无表情地走向了观众席上鼓掌叫好热泪盈眶的黄少天。

这边,李轩看高英杰表演的星星射线空中移动靶狙击看得热血沸腾,于是怂恿盖才捷上去pk一把,然而盖才捷低头玩ps3玩得不亦乐乎,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的。

戴妍琦看着场面热闹,打了鸡血一样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场,扬言要一挑烟雨姐妹花两个。吓得肖时钦苦苦哀求怎么都拦不住。

乔一帆这边好不容易从魏琛和方锐的魔爪下逃离,捧着保温瓶企图翻越护栏潜入微草阵营,哪知路过霸图阵营的时候被宋奇英发现,当众拦下并要求探讨关于拆迁流在各种场合的实现可能性问题。

一旁站着郭少,耐心等待着宋奇英讨论完毕。

最后排的选手坐席里,走出了邱非,压着兜帽,很是低调地走了出来,悄悄来到郭少的身边。

“喂。”邱非猛一排郭少的肩,把他吓了一跳。

“你干嘛?”

“待会儿打擂台,把宋奇英让给我怎么样?”

“休想。”郭少一秒反驳。

“任何事都有商量的余地。”

“这个没有。”郭少摇头。

“我说有就有。”邱非指指场馆那头,“贺铭正在满场找你呢,你猜我现在喊一声会发生什么?”

郭少咬着牙关瞪了他半天,慢慢松开拳头,吐出俩字:“心脏。”

“谢谢。”邱非厚着脸皮微笑,看着郭少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宋奇英好不容易放过了乔一帆,乔一帆摸摸保温瓶,里面的水怕是都凉了,于是暂时放弃偷渡微草的想法,回兴欣换水去了。

宋奇英一回头,看见身后的郭少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邱非。

“你来了。”并没有很惊讶。

“挺受欢迎的啊,你。”

“你也是吗?”宋奇英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没郭少那么恶趣味。”邱非耸耸肩,“我来提醒你拿账号卡,待会儿和你pk的是我。”

“哦是么。”宋奇英表现得很无所谓,在他眼里,每一个选手身上都有值得他研究的地方,谁来都一样,击倒就是了。然而就是这种一视同仁,让邱非莫名的不舒服。

“你不是一直想研究我的伪连吗?”邱非故意挑起话题。

“哦?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最多能打几个?”

“傻不傻?”邱非笑了,“打得再多有什么用?时机不对伪连打得再多就越危险,我说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看来你也不笨。”宋奇英眼睛笑得亮晶晶的,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比起跟我没话找话,你最好提前准备一套完整的战术,不然让我发现你名不副实,会让我很失望的。”

邱非“切”了一声,努力克制住揉他脑袋的想法。

果然小屁孩就是不能太惯着,不然容易上天。

后来那天两人还是没pk成,因为宋奇英也是偷跑出来的,回去拿账号卡的时候被张新杰当场抓获,直接给押回去了。

然而就是这一场未遂的pk,让邱非记了很多年。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宋奇英答应他如果自己输了,就请他吃霸图食堂的花甲粉吧。

这件事邱非一直记到了第十五赛季,霸图拿下三冠的那天。

张新杰退役的那天。

霸图的每次拿下一个冠军,随之而来的都是一次别离。第四赛季的时候,副队长季冷退役,第十一赛季,韩文清退役,第十五赛季,张新杰退役。

仿佛诅咒一般,欢喜与悲伤如影随形。

那头邱非找到宋奇英的时候,他正在食堂,一个人抱着一碗花甲粉发呆,相比楼上那喜忧参半的气氛,宋奇英这里冷清得一塌糊涂。

邱非走向他,放了一瓶啤酒在桌上。

“恭喜你啊宋队长,终于熬出头了。”

宋奇英缓缓抬起头,眼睛在他身上望了半天才终于聚焦,双眼中满是迷茫。

没哭就好。邱非心想。

宋奇英盯着啤酒看了半天,开口:“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是不能喝太多酒。”邱非拉开拉坏,递给了他。

宋奇英接过,思索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随即别开脑袋,皱起眉头,露出一个苦笑:“好难喝。”

“我也觉得。”邱非接过罐子,喝了一口。

“我以前,一直在想这一天会是什么样。”宋奇英看着变凉的花甲粉,喃喃自语。“直到今天真的来了,才觉得像做梦一样。”

“这么优柔寡断可不像你。”

“什么才是我?我不知道了。”

“你以后可是要带领霸图的人,醒醒吧,不是小孩子了。”

宋奇英抽了一口气,抹了抹脸,“对不起,我最近老是犯糊涂。”

“你呢?你是怎么做的?”

“我?”邱非指指自己,“很容易啊,你就幻想今天队长起晚了或者生病了,然后你代他主持训练就好了,慢慢就习惯了。”

“一定要这样吗?”宋奇英笑了,“感觉好凄凉。”

“怎么说呢,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你,而是要离开的人,你得让他们放心,哪怕是装也得装个样子出来,明白吗?”

宋奇英握着碗沿,仿佛在仔细分辨邱非说的每一个音节一样,半晌后,他抬起头,恢复了往昔的神情。

“听你这一说,感觉也不是很难了。”

“是吧,那你还在这坐着?”

宋奇英笑笑,冲他摆摆手,起身准备离开。

邱非把碗移到自己面前,在宋奇英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抬手在他的肩上重重落下一掌。

宋奇英的脚步停止,点点头,走向了上楼的楼梯。

邱非望着半凉的花甲粉,长吸一口气,莞尔一笑,起身抽筷子。

“终于等到你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