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张宋亲情向】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

10.

百花战队的生活最大的优点就是平静。是平静,锻炼出了张佳乐沉稳大气的气质,也是平静,锻炼出了他没事找事的毛病。

宋奇英训练的时候。

“小宋啊,你就告诉我一个,我绝对不告诉别人。”

“什么?”宋奇英抚摸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专用键盘,激动得难以平静。

“你是不是......”张佳乐凑近他耳边,“不喜欢韩文清啊?”

宋奇英猛地起身,撞上张佳乐的下巴。

林敬言一进门,就看见张佳乐捂着嘴巴泪眼汪汪地在沙发上滚来滚去,身边站着惊慌失措的宋奇英。林敬言淡定地看了一眼张佳乐。

“小宋啊,你欺负他啦?”

宋奇英更加惊慌失措地摇头。林敬言哦了一声,在桌上拿了水杯,就出去了。

宋奇英连忙扶起打滚的张佳乐:“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紧的吧?”

张佳乐双眼亮似闪光弹,大概是蒙上一层泪水的原因。好半天,终于恢复了语言功能的张佳乐哆哆嗦嗦地说:“李仄孩纸拟够啃定扭粗息......”

“李激动什么鬼咧!”

“对不起……”宋奇英低下了头。

“没关系,小孩子嘛,你这个阶段我也经历过。”张佳乐揉着下巴说:“记得我刚入队的时候,我就看我们经理不顺眼,到现在我也看他不顺眼。”

“不是不是!”宋奇英焦急摆手,“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待见他?”

宋奇英哀叹一声:“前辈你放过我好吧……”

“我只是不适应战队的生活,给我点时间好吗……”

“那我看你跟张新杰就处得挺好。”张佳乐津津乐道,差点把爆米花拿过来。

“前辈你知道吗?其实我也很愿意跟你做朋友的。”宋奇英眼睛闪闪亮。

“少来!要我说你这孩子真别扭,那么喜欢张新杰却练了个拳法家!还起名叫长河落日?你要不练个牧师试试?”

“前辈你又在开玩笑。”

是张佳乐错觉吗?他怎么觉得宋奇英的小脸红了一瞬间呢?

“是副队长让我找到了真正想做的事。”宋奇英低头拽拉链,“没玩荣耀以前我只知道窝在家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要不是那天晚上我在网吧偶然碰上了他,我现在一定还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

学习......张佳乐酸不兮兮地想着这两个字,顺便感慨一下现在的孩子就是老实。看小宋这架势,说不定打游戏还真把未来的高考状元给耽误了呢!

“张新杰......还会去网吧打游戏?”张佳乐终于吐出了疑问,在他印象里,老学究模样吃花瓣喝露水的张新杰似乎不该跟这种人间乌烟瘴气之地联系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指挥抢BOSS,说不定就去了那一次?”

“工会办公室里有的是电脑给他用,人都是现成的,还用得着上网吧?”张佳乐开启侦探模式,“八成不是为了去见谁,就是为了躲谁。”

宋奇英愣了一下,那天晚上的幸福感来得太突然,这个问题他从没深究过,现在想来的确挺怪异。

那两天晚上副队长一直在和自己抢BOSS,没离开过座位也没有什么人来找他,难道真是为了躲什么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个人会是谁呢?

能把副队长逼到网吧里抢BOSS的,全霸图上下怕是只有一个人了吧。

一阵寒意窜上宋奇英的脊背,他望向张佳乐满含深意的眼睛,忽然有点不寒而栗。他想到了自己来战队面试的那天,韩文清和张新杰在办公室里爆发的争吵。

“张佳乐前辈,你别想多,这件事八成跟你来霸图有关,现在你人已经到了,就说明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宋奇英觉得这是唯一可以息事宁人的解释。

不然张佳乐会上房揭瓦的。

打个比方,天天吵架的夫妻忽然有一天不吵了,那并不稀奇,如果是一对恩爱有加相敬如宾数十载的夫妻吵架,那不由得人不在意。

张佳乐觉得此事背后必有隐情。宋奇英看着他的样子,绝定还是明哲保身,他不想刚进战队就惹出麻烦。

张新杰八成是属曹操的,这边关于他的话题刚落,下一秒就推门而入了。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张佳乐光速归位。宋奇英连忙在位置上坐下。

“宋奇英。”张新杰径直朝他走了过来,手里还捧了个盒子。

“你的房间有没有多余的地方?”似乎并不打算解释一下昨天晚上自己秒睡的事。

“啊?有。”宋奇英点头。

“喜不喜欢养小动物?”

宋奇英的眼睛一瞬间亮了。

张新杰甚是满意,把盒子摆在了桌上。隔壁的秦牧云悄悄探头来看。宋奇英打开瓦楞纸盖,只见里面有一只兔子。

“昨天微草的人来打友谊赛,他们青训营的孩子把这个落在咱们这了,想问问你能不能代替养几天?下次打比赛就来带走。”

隔壁的秦牧云点头如捣蒜。

宋奇英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盒里,手指刚触碰到兔兔柔软的皮毛,就被张新杰握住手拉了出来。

“兔子会咬人的。”

宋奇英一脸“兔兔毛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表情。

“您就交给我吧。”宋奇英满心欢喜地把白兔抱进怀里,小兔子只知道埋头洗脸,似乎心情还不错,并不打算咬他。

秦牧云隔着隔离板把手伸了过来,趁机揩油。

晚间,回了房间的宋奇英感觉像是进了菜市场。

虽说自己刚住了没一天,凄惨成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宋奇英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房间里堆积如山的白菜卷心菜胡萝卜油麦菜茼蒿,差点以为厨房搬进自己房间了。

宋奇英低头摸了摸箱子里的兔兔。

“你的待遇比我都好呢。”

“干脆你来替我打游戏好了。”

兔兔不理他,眯着眼睛打呼噜,鼓鼓的胸脯一起一伏的。根据秦牧云判断,这是只母兔。

宋奇英把衣服脱下来挂在床头,怀抱着兔子躺在床上,慢慢开始整理一天下来的思绪。

战队生活好不一样,明明都是一群大人,表现出来的样子感觉比小孩子都单纯,生活里除了训练没有别的事可做,脑子里除了夺冠没有其他想法。宋奇英训练间隙还听到张佳乐对白言飞保证,只要霸图夺冠,他就请全战队人吃海鲜锅。

虽然一天下来累得手抽筋,但是这种生活由自己掌控的感觉宋奇英着实喜欢。越是熟悉这种生活,感觉就离那个人越近。宋奇英默默想着张新杰训练时候的样子,他好几次按捺不住好奇心,偷偷探头去看张新杰那边的情况,都是一种结论。

这个人最适合穿着高档西服端坐在高级写字楼的顶层办公室里批一上午的文件,然后由秘书敲门进来汇报中午安排的饭局以及下午的董事会。

精英。

完全不同于一般职业选手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精英级BOSS。

大概是和韩文清一样,坐在电脑前把屏幕瞪上几秒BOSS就会自动红血的类型。

宋奇英摸了摸兔头,一阵安全感油然而生。

可能是下手劲太大了,兔兔抬头咬了他一口。

被宋奇英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吸引来的是林敬言和张佳乐。

“老林老林!你赶快去拿紫药水!然后联系宠物医院看能不能给人打狂犬疫苗!”

“哎老林这崽子怎么不松口啊!”

宋奇英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己被死死咬住不放的虎口。

穿着睡衣的林敬言急得翻箱倒柜也找不到医药箱,满头大汗:“你拽它的耳朵!兔子一拽耳朵就不动了!”

“这是什么理论?我只听说过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之类的。”

“差不多啦!”

“哎卧槽老林这兔崽子蹬我啊!喂小宋你不是说这是母兔子吗?”

“不行不行小宋你再坚持一下!我现在就给食堂阿姨打电话!”

“快啦!”

“你们吵什么!”

身穿黑色睡衣的韩文清在宿舍门口刷新,威压指数max。

“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先不说这个韩队,你快看小宋啊!他被微草那小子的兔子给咬了!”张佳乐扑向救星韩文清。

韩文清板着脸径直向宋奇英走去,后者泪眼模糊地望着他,一言不发。韩文清低头看了看死不松口的兔子,费解似的皱起了眉。

然后兔子乖乖松口了。

张佳乐和林敬言得救一般地倒在地上。

还好还好,霸图接班人得救了。

韩文清拿起床头上搭着的外套,瞥了眼宋奇英的手,展开披在了他的肩上。

“跟我走。”

“去哪儿?”宋奇英悲伤地摸着咬出的血印。

“医院打针。”

三分钟不到,张佳乐和林敬言站在窗口目送那辆霸道的路虎气势汹汹地开出了霸图大院。

张佳乐摸着下巴感慨:“老林,其实老韩对小辈挺好的,你说呢?”

“我们或许都不太了解他。”林敬言笑着扶了扶刚戴上的眼镜。

“韩队是个只做不说的人,对吧?”

“好像是。但是咱们以前看到的可不是这样。”

“年纪大了,怎么说都对下一代有感情的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敬言拉上窗帘,“韩队长也在改变,大家大概都意识到了什么吧。”

张佳乐看了看一屋子的各色蔬菜:“小宋他......还真是赶上了个好时代啊!”

“是啊,我敢说 ,霸图从现在开始才算是脱胎换骨了,其实,早就该这样。要是再早一个赛季......”

“那就轮不上咱俩了。哪儿那么多‘要是’?”

张佳乐笑嘻嘻地揽上林敬言的肩膀,“咱俩老的吃夜宵去呗?”

“行啊!”

“走着~”

张佳乐愉快地从菜堆里抽了两颗大白菜,跟林敬言一人一个,关门出去了。

TBC.

(ps:要期末了,文学生好苦逼。终于记起了更新快夸我!( ̀⌄ ́)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