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张宋亲情向】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

寒假回归第一弹~~从牧师怪人开始!

--------------------------------------------------------------

11.

不知道是不是山东下了初雪的原因,那天夜里,医院里的人特别多,一问,都是被狗咬了来打狂犬疫苗的。

宋奇英抱着手,觉得自己被兔子咬了的事传出去似乎有点丢人。环顾四周,幸亏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值班的医生听韩文清说了宋奇英的问题,镜片后的眼睛古怪地打量了一眼他们,随后给开了单子,500块的疫苗,打去吧。

宋奇英忙道:“麻烦您给开个单子吧,我们报销。”

“不需要。”韩文清说。

“不,不是咱们报,我打算寄给王队长。”宋奇英满桌子找笔。韩文清站在后面,默默地看着他。

“好了……”宋奇英接过单子,仔细核对了一下,把单子递给韩文清。

“队长,开报销要到对面门诊部一楼,我现在去打疫苗,麻烦您去一趟吧。”

韩文清抬眼,似乎是格外留意一般看了看宋奇英,叮嘱他小心一点,转身走了。

宋奇英捂着右手走在前往接种室的方向,思考着是不是应该给队里的前辈们打电话报个平安,尤其是秦牧云,一定得提醒他放弃对兔兔大胆的想法。

刚拿出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的是林敬言。

“喂?小宋啊,你现在怎么样了?”

“谢谢前辈关心,我正要打疫苗呢。”

“没什么事就好,我打电话就是转告你们一下,记得一会儿弄完了接一下张副队啊。”

“没问题!等下......您让我接副队长?”

“对呀,他说就是上回带你抢BOSS的那个网吧,你知道在哪儿吧?”

“我知道,但是......副队长现在在抢BOSS?”

“好像是吧。点名让你去接呢。”

“哦,我知道了……”

宋奇英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医院墙上挂着的时钟,十点二十五分。如果宋奇英没记错的话,平时的这个时间,副队长应该正在一边擦眼镜片一边听电视里的环球时报。

如果张新杰点名要他来接,那就说明他晚上早就出门了,根本不知道宋奇英被兔子咬了的事。要他来接?为什么张佳乐前辈都进了战队,副队长还要去网吧?

宋奇英这样想着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注射室的椅子上,替他绑橡皮管的护士看着这个孩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不是在给他打针,而是刽子手要送他就义了。

心里默默有点不舒服。鬼使神差的,宋奇英拿起手机,拨通了韩文清的电话。

就在此时,针头刚好刺进皮肤,宋奇英在“网吧”这二字上加了重音。

“我知道了。”队长承诺先去接副队长,然后再来接他。

宋奇英按着棉花球走出了注射室,似乎还有些怨气似的,完好的左手在手机键盘上胡乱按着,有点像是职业选手在预热时做的,但是毫无章法。直到反映过来,宋奇英才意识到自己在耍小孩子脾气。

难道真是得狂犬病了?宋奇英摇摇头,拿上外套径直走向医院大门,拦车回家。


等宋奇英回了战队,才认识到了霸图战队真正的风气是什么样的。

秦牧云怀抱罐薯片,两条长腿交叉搁在矮凳上,双手在键盘上运动如飞,抽空拿一片薯片塞进嘴里,继续战斗。这手速......宋奇英路过他后头,面无表情地记他一笔黑状。

然而等他回头,才发现黑状多得他根本记不过来。白言飞那头的音响开得震天,光凭音效就知道他玩的一定不是荣耀;角落里的王池轩和张佳乐摆了小摊玩儿牌,此时双方脸上贴得跟木乃伊一样;以及角落里的林敬言,一手捂着电话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宋奇英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倒卖海盐之类的,差点以为自己是幻听。

这就是双队长不在的训练室啊......宋奇英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这场景似曾相识。

像不像班主任不在的自习课?

这时候要是有人大喊一声老师来了就圆满了。

宋奇英气沉丹田,大喊一声:“队长回来了!”

所有的人瞬间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纷纷将目光投向宋奇英,片刻之后,所有人归位。

哇塞这么管用的吗?以往充当这个角色的宋班长忽然觉得好感动,仿佛又回到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低沉威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宋奇英脊背一凉,僵硬地回头看去。

逆光而立,满脸钱包的霸图队长。相信我,你这辈子都不想再看第二次。

宋奇英差点哭出来。

“奇英,回去吧。”队长身后传来的张新杰的声音此时宛若生的曙光降临大地,宋奇英如释重负,拔腿跑向自己的位置。

“不是这儿,宋奇英,回去睡觉。”张新杰做了个返回的手势,“还差十分钟二十一秒就十一点了,你还不睡吗?”

“那他们......”宋奇英伸手指着他们绕了半圈。

“已经过了训练时间了,他们自愿留下训练,你还小,不一样。”

就是说小孩子要早早上床睡觉吗?宋奇英在家里憋着的叛逆劲儿此时仿佛一下子爆发出来一样,他还嘴了。

“我也可以的。”

“不行就是不行,回去。”

“这是区别对待。”

“没错,但是你的任务就是服从命令,你以为你还在家里吗?”张新杰从韩文清背后走了出来,身上穿的还是宋奇英初见他那晚的衣服,语气却变得无比陌生。

“你今天做的错事已经够多了,回去,不然就是领罚,你自己选。”

气氛,略微有些不对。

张佳乐那厢从显示屏后面探出木乃伊一般的脸,惊恐之情溢于言表,其他人也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林敬言小小地冒了一声:“副队长,有点过了。”

“就是啊,那只兔子又不是小宋要它咬的......”张佳乐说。

张新杰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宋奇英。在那一瞬间,宋奇英醍醐灌顶地明白了些什么。他看向队长,队长却并没有看他。

在心里小小声地说了“对不起”之后,宋奇英低着头,大步流星地经过了他们身边,离开了训练室。

几乎不记得自己寝室的路,宋奇英却畅通无阻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他径直走向窗边,望着窗外落了初雪的夜景。

张佳乐离开的时候,贴心地帮他带走了兔子和所有的生菜,此时房间显得无比空旷,只有宋奇英带来没来得及收拾的旅行箱,静静地躺在地面上。

窗外的雪仿佛成了隔绝孤岛的门,宋奇英看着外面,忽然感觉自己是被困住了。

但是肯定也有人,在孤岛上比自己受困的时间更长。

这是逼疯人的寂静,宋奇英握着拳头想,今晚自己一定睡不着了。


TBC.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