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北极圈邱宋】Rumor First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c41cc4


好想写原耽…这样就可以对人物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了…没办法谁叫这个文里的邱宋还是孩子…一个小心脏一个小总裁的,简直猜不到这俩长大以后得是什么样(望天)

12.

 ------------------------------------------------------------

那天晚上邱非带着闻理硬是在屏幕前熬了一个通宵,闻理负责追踪希望祷言在游戏里的动态,邱非这边开了好几个荣耀论坛,实时关注着有没有账号卡私下交易的情况,“长河落日”四个字是重点锁定对象。

相比这二位,在楼上宿舍休息的宋奇英一觉睡到早上七点,七点一到,准时清醒,此时正遍地寻找客用的牙膏毛巾。一丝不苟地洗漱完毕后,收拾了下随身的东西,走下了楼梯。

“你们不会一晚没睡吧?”

宋奇英看到屏幕前纹丝不动的两个身影,惊讶地眨眨眼。

闻理在网游里,挂着耳机听不见他说话,邱非正刷论坛,没带耳机但是不想理他。

宋奇英站在邱非身后看看,又转到闻理后面看看,似乎哪边都帮不上忙,索性出门买早点去。

“你们要吃饭么?我去买。”

“你给我待着。”

邱非放下鼠标,伸了个懒腰把宋奇英拽回来。

“你现在出去碰上兴欣的人怎么办?”

“兴欣……”宋奇英确定自己的脑子是清醒的,却还是他不明白他的意思,“你们有线索了?”

“之前给兴欣的老板娘发了寻人启事,但是现在你不能露面,不然给她看见了铁定要联系霸图那边。”

邱非熬了一个晚上,脸上神色如常,揉揉眼睛随手从闻理的椅背上抽了件外套,披上就往外走,走了没两步,径直就奔着储物柜去了。

“小心!”宋奇英一个箭步上去扶稳了他。

“要不你还是休息一会儿,我来吧。”

邱非一手扶着储物柜,一手扶着宋奇英,眼睛无意义地在他和储物柜间转了转,含混地“嗯”了一声。

宋奇英看训练室后面有个长沙发,拖着邱非打算把他搬过去。

“唉你等等!”

宋奇英感觉手里一空,再回头,邱非那厢摆出身体前倾地姿势扑向储物柜,仿佛要跟它来个热烈拥抱。

宋奇英赶紧伸手去拉。

“你别动我!”

邱非一边撑着柜子的一格,一边打回宋奇英伸来的援手,半个身子都趴在柜门上了,忽然拉开一格柜子,把脑袋伸了进去。

宋奇英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又是个喝假酒的活生生案例,急忙打算把他的脑袋拔出来。

“小叶没把衣服带走?”

“谁?”宋奇英疑惑。

“我们这儿一个队员,昨天要来取衣服,这衣服怎么还在这儿呢?”邱非整个脑袋都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宋奇英心下疑惑一件衣服有什么值得奇怪的,索性扒着柜门和邱非一起伸着脖子往里看。

座位上的闻理此时摘掉耳机,起身打了大大的一个哈欠,凝神一看,只见那边,二位爷跟钻洞的鸵鸟一样,脑袋栽进柜子里,身子露在外面。

闻理沉默了。

他蹑手蹑脚地走近二人身后,左看看右看看,同时拍了二人的肩。

“看啥呢?”

下一秒,柜子里传来“咚”的一声,哦不,是两声巨响,然后就是二位爷的惨叫。

闻理施展剑影步连退十米。

“干甚么哩!”

闻理似乎听到有人用山东方言跳脚。

邱非揉着额前,眼神不善地盯着闻理看。

“你们俩跟鸵鸟一样的干甚么哩!”闻理新鲜地指指他,又指指同样揉着前额的宋奇英。

“小叶的衣服啊!他昨天不是拿走了吗?”邱非伸手一抓,从衣柜里取出那件黑色的羽绒服,对着闻理抖了抖。

“嗨,我当什么事儿!还以为你俩在柜子里找到长河落日了呢!”

“长河落日没找到,他的账号卡也没找到。”邱非又伸手往里面摸了摸。

“他是正式队员吗?玩儿什么职业的?”宋奇英挺感兴趣。

“我说跟你有什么关系?出去出去,不要在这儿添乱!”闻理不耐烦地冲他摆摆手,后者用天然纯良的眼睛看了闻理半天,闻理叹了口气。

“算了,我出去,你们不是要吃早饭么。”

“我请!算是感谢你们昨晚的帮忙。”宋奇英掏兜找钱包。

“我说,你之前过暗巷的时候不是被抢了吗?钱包还在你这儿?”

“被抢的只有账号卡,我的手机还有钱包都在。”宋奇英笑容可掬地掏出红票往闻理手里一塞,双手合十鞠了个躬,“你们辛苦,我只要煎饼果子和豆浆就好,剩下的你们随便分。”

“财大气粗啊!”闻理撇撇嘴,抽身就往外走。

“记得加个鸡蛋饼!单面流黄的!”

回应邱非的闻理的摔门声。

“你,坐那去!”邱非一手捧着人家的衣服,一手指着被闻理的屁股暖热的电脑椅。

“哦!”宋奇英一路小跑后端坐在闻理的位置上,“然后呢?”

“继续联系希望祷言。”

宋奇英欲言又止,看了看闻理之前手上的活儿,用伸着脖子看了看邱非那边的屏幕,下定决心还是说了出来。

“那个……邱非啊,我觉得,其实你不用再看账号卡交易了。”

“为什么?”

“不好卖啊,谁都知道名叫长河落日的拳法家是霸图战队的职业账号,就是挂出去,怕也没有人敢买。”

邱非手一顿,“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可能会拆掉角色卖装备?”

宋奇英摇头,“可能性也不大,就是装备,也有迹可循的,然而一般玩家的话,手头也没有可以把装备拆成材料的程序,另外,如果这个人对我恨之入骨的话,或许会直接砸掉账号卡,不过这个人应该不会。”

邱非拿着衣服转了两圈,沉思良久后抬头:“所以他不会卖?”

“我知道现在应该由我出面要回账号卡,但是邱非,这件事因你们而起,或许你们的交涉更有效。”宋奇英指指屏幕。

“你继续说。”

“昨天你们熬了一个晚上,也不见希望祷言来联系,或许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想把除嘉世之外的人扯进来,我相信这件事还有转机。”

“你想怎样?”

宋奇英看了看他的脸色,“我,想起一件事,长河落日和你的,呃,战斗格式还绑着双向好友呢。”

邱非醍醐灌顶地反映过来,从抽屉里拿出账号卡就要往读卡器里插。

“你先等等!”宋奇英一把握住他的手,“你确定这个时候用大号不会影响你们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些?”邱非一把甩开,“拿回你的卡是正事,我们的时间还很多。”

宋奇英侧坐在椅子上,微微抿唇看着他,眼神微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战斗格式上网游虽然不比神级账号上网游能引起那么大的轰动,但鉴于刚发生不久的禁赛事件,世界频上也是小小的折腾了一翻,甚至在战斗格式方圆几米的地方还围了一圈闲杂人等,对着原地不动的战斗格式行注目礼。

宋奇英那边,贴心地帮他关掉了世界频。

邱非打开好友名录,逐个查过去,谢天谢地,名为“长河落日”的拳法家好友还好好地待在名单里,只不过头像是黑的。邱非又差了下长河落日上一次的下线地点,地址显示的是新手村。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上次退出的地方。”邱非让开屏幕给他看。

宋奇英思索了一会儿,笃定地点点头,“上次被你截杀之后我就是死在这个地方的。”

“也就是说抢你卡的人根本就没用过?”

宋奇英还没来得及阻拦,邱非就点开了好友详情,从武器装备到装备属性,从技能点值到技能树,看得那叫一个认真。

“你真的是在帮我吗?”宋奇英黑着脸问。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闻理个不带钥匙的……”邱非嘟囔,“你走的时候就没锁门!”

“邱非!你是不是在里面!马上给我出来!又开大号上网游你找死啊!”门外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中音。

宋奇英猛地站了起来。

“不好!我们经理!”邱非看向闻理的笔记本电脑,页面是来不及关了,索性拔掉电源直接连鼠标带读卡器往宋奇英怀里一塞,然后冲指指楼上,压低嗓子对他说:“躲起来。”

宋奇英抱着东西一个箭步消失在楼梯拐角。

确认宋奇英已经躲好,邱非才给炸毛的夏仲天开了门。

“您有事?”邱非看着头发乱成鸡窝的经理冲了进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呢你?”夏仲天困兽一样在屋里转了几圈,居然没找到一台开着的电脑,起床气顿时提高好几个档次。

“我刚才明明看到你的战斗格式登上网游了!”

“我记得我没有把您加成好友吧?”

“是没有……”夏经理迷瞪了一会儿,“我看的是世界频!有人在刷战斗格式登录了!你还狡辩!”

“不到十五秒,我就下线拔卡关机,您当我闪电侠啊?”邱非随手指了一圈,“再说了,大清早我不训练上网游干什么?”

夏经理随着他的手指看了一圈,最后把昏昏欲睡的眼睛定在邱非脸上,后者一脸问心无愧的表情直面风雨。

“我看错了?”夏经理裹了裹衣服,揉着野鸡发型,慢吞吞地又走出了训练室。

邱非站在门口,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完全消失,才关门挂锁,飞一般地返身上楼。

二楼,只有一间宿舍里亮着灯,门虚掩着,邱非轻轻伸手一推,门就开了。靠墙的床上,宋奇英坐在上面背对着他,键盘上不时传来敲击的声音。

 

邱非心里生疑,绕到正面一看,读卡器的绿灯频频闪动,屏幕上,正是竞技场的格斗模式。

他还来不及感慨宋奇英一个拳法家出身的选手怎么把战法用得那么熟练,再仔细一看,对面炫纹中那个时隐时现的角色头上,顶着一行字:

希望祷言。

邱非脑中有根弦瞬间绷紧。

战斗似乎刚开始不久,宋奇英手下的战斗格式身边却只有一个用于保持浮空稳定的魔法炫纹,而那头,看不清面目的希望祷言身边居然带了五个炫纹!

希望祷言一记怒龙穿心大招袭来,战斗格式不慌不忙地闪避,擦身的瞬间一记霸碎恰到好处地甩在对方的踝关节上,希望祷言一个趔趄,但反应奇快,再起身时已是打起了一道水雾:蛟龙出海和风转流云的组合招!

宋奇英没有看到的,邱非的脸色瞬间变了。


TBC.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