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霸图感动亲情向(反正我也不信)】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上网的牧师怪人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2143565

13.

等宋奇英杀回餐厅的时候,他云哥已经在干净整洁的餐桌上跟人青训营的姑娘聊了个把小时了。

“哟小宋!活着回来啦!”

姑娘笑靥如花地冲他抛了个媚眼。

“副队长原谅你了?”秦牧云忙问。

“云哥,谢谢你。”

距离秦牧云还有三个身位格的距离,宋奇英郑重地冲他鞠了个45°躬。

“别别别!咋了这是?”他云哥连忙站起,心头顿时凉了半截。

“难道说……”

奇英热泪盈眶。

“英啊……”秦牧云鼻子一酸,“跟你共事这么久了,哥也没啥好送给你的,就这几张账号卡,满级带橙装的,给你路上带着吧,你还年轻,别的青训营一定还要你的!千万别灰心啊!”

“什么呀!”宋奇英一把推开秦牧云颤抖的手,“我又没说我要走!”

“那你这是……”

“副队长安排我下个赛季打常规赛啊!”

他云哥一愣。

“这又是什么发展?”

“是真的!副队长还让我去技术部领银装呢!顺便把长河落日改白一点。”

“噗嗤”一声,人姑娘笑了。

“那你检查的事儿……”

宋奇英的眼中出现片刻迷茫。

“一激动给忘了。”

“算了算了,”秦牧云早有预料地摆摆手,“忘了就忘了吧,副队长也不会跟你个孩子过不去的。”

“不行我得再去一趟。”

“给我回来!”秦牧云提溜着领子把这熊孩子拽了回来,“说你傻你就不聪明!好容易这事儿过去了你还要再提,给自己找不自在呢吧?”

“你说的副队长不会跟我个孩子过不去啊!那我问问也没啥的吧,再说了,你就不想知道副队长为什么会去网吧抢BOSS吗?”

“你不傻啊……”秦牧云喃喃道。

“只有把别人当成傻瓜的人才是傻瓜。”宋奇英微微一笑,身体前倾趴在桌上。

“偷偷告诉你,当初我在网吧第一次遇到副队长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好多私人的事儿呢!”

秦牧云和边上的灯泡姑娘瞬间后撤十米。

“怎么了?”

“小宋啊,你还年轻,要珍惜生命知道吗?”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小宋啊,”灯泡姑娘开了口,“想当初战队里也有你这样一号人,本来是预备做拳皇继承人的,叫贾世明,你知道吗?”

“知道,怎么了?”

“你和他一样可爱。”

“然后呢?”

“然后他就去了虚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等到出场的机会。”

“其实那天他跟我说了啥我记不清了,但是很感人,发人深省而且具有教育意义。”

他云哥默默地拍了一下奇英的肩膀。

“啥不说了,改皮肤去吧。”

 

战队技术部内。

宋奇英一进门就直奔银装而去,当他看到技术人员展示给他的亮闪闪的能把人狗眼闪瞎的一双拳套时,激动得一颗小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按着胸口泪眼汪汪地对屏幕行注目礼。旁边的技术人员冷眼瞧着,见怪不怪。

“小秦这不行!太白了搁太阳底下还反光呢!”

“您身上那一溜弹夹搁太阳下面还反光呢怎么不说?”

“哎要我说干脆往脸上加点装饰品算了,什么纹身啊眼罩什么的看着霸气。”

“那不行!面部装备回头要重配的,太多了不好看了。”

“那倒是,干脆就照着拳皇的脸捏一个好了,到时候一左一右跟俩门神似的多有安全感!”

宋奇英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蛋,凉飕飕的。

“你们在干什么?”

有新鲜事物的地方就有张佳乐,此时他张老前辈手捧老酸奶靠在人家技术人员的桌上,对着躺在“整容台”上的长河落日指手画脚。

“快来快来,给你自己选个脸。”秦牧云给他让了块地。

“不就是改个肤色嘛,至于吗?”

作为一名职业选手,难道不应该拿实力说话吗?如果靠脸就能解决一切问题,那么楚队长的风城烟雨不早就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了吗?

“随便吧,我都可以。”宋奇英硬邦邦地说。

屏幕前的两个脑袋又兴冲冲地凑到了一起。

4399换装小游戏吗?

“二位爷,你们说了不算,拍板的是副队长。”技术小哥淡定地擦去张佳乐洒在桌上的酸奶印,算是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那就让他来拍啊!”

张佳乐头也不回,勾肩搭背着秦牧云要他给长河的眼睛上画一条红眼线。

“人不在。”

“他在呢!刚才我才从他办公室出来。”奇英道。

“小朋友,我刚看见他带着公文包从大门出去。”

一提起副队长的公文包,宋奇英下意识地想到那间肮脏逼仄的路边小网吧。自从他选进战队起就再没去过,难道副队长还经常去吗?这算不忘初心吗?

然而现在就算给他十个胆,他也不会再去了。

要说起信任这个东西,还真是脆弱得可怕。宋奇英小朋友有点难过地想。

所以悲催的长河落日最后也没等到副队长的拍板,火红的太阳就要下山了,张佳乐拿着长河的面部模板犹豫半天也没敢送去给韩文清,反正不管好看不好看,等待他们的一定是当头一句“幼稚”。

所以最终长河落日就被改造成了一个除了皮肤略白之外面部形体像极了埃及王子和大漠喵哥结合体的……

草原英雄?

没错,再往肩上搭只鹰手里攥个鞭就能去放牛牧马的那种。

宋奇英看着昔日的小长河被改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油然而生一种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凄怆感。

就这么着吧……

 

就在宋奇英以为网吧那件事就此结束的时候,他得到了一条堪比晴天霹雳的消息。

来自刚出炉的新队规:战队成员不得私自前往网吧进行线上活动。

走廊上的战队成员们三三两两窃窃私语,宋奇英打心里坚定这条不是针对他以及刚入队的新人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除了他,似乎也没人联系到副队长头上。

宋奇英下意识地往口袋里一摸,指尖碰到了一个坚硬锐利的塑料壳,掏出来一看,居然是进战队面试前副队长塞给他的通行证。

他宋奇英不是一个有收藏癖的人,也不会粗心到把这么久以前的东西落在口袋里,然而就是觉得,身上带着它,就有了一个安心的理由。

好吧这的确挺让人心烦意乱,需要安心,本来就像是刚离巢的小犬兽迫不及待地扑向兽群一样,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更难掌控他身边的一切,不管那是不是理应属于他的。但是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这种莫名其妙又振奋的小野心不是吗。

脑袋里仿佛开了一辆急转直下的过山车,宋奇英倒了一口气,又捏了捏自己的脸,视线重新回到了手中红底黑字的过塑卡上。

粗略地又扫了两眼,无比熟悉的“BATU”迎着走廊上耀眼的白灯光现出了一点不一样的痕迹。

宋奇英眯起眼睛对着灯光举起卡片,卡片上原来BATU的A下面似乎写了些什么,因为卡片底色是黑,暗金色的字看起来不是那么显眼。

那是一行用金色油漆笔写上去的数字,一共十一位。笔迹很随意,书写者似乎也很不上心,然而字体辗转起落间一股子严谨较真的气势仍然清晰可见。

电话号?谁的?

宋奇英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确认卡片上再没有没有多余的信息后,他陷入了思考。

这个号码,好像挺眼熟诶……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海风吹起的夏天,他躲在肮脏晦暗的小网吧二层里打游戏时,那个催命连环call中急切的语气和那一句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

 

“你爸又来了!”

 

TBC.

ps:人家撸文听的是轻音乐再么就是后摇,我听的是精忠报国……果然撸我霸图的文就得听这种歌,下次听再借五百年那个。嗯。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