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北极圈邱宋】Rumor First

说到做到!我今天就是更了!(骄傲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229bb39

14.

有句话说得好,对待朋友,要如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如寒冬般无情。而在这句话的基础上,人类社会的集群观念真是得到了无比具象的体现。

宋奇英小朋友的第十赛季杭州之旅随着他的自投罗网算是正式落下了帷幕。都说经历了孩子离家出走的家庭都会有如下模式:孩子刚出走时(愤怒)→半天找不到孩子时(担心)→还是没找到时(绝望)→孩子回家时(喜极而泣加忘记打孩子)。原本对这个模式深信不疑的宋奇英回了战队,才发现童话里都踏马是骗人的。

其审判过程之惨烈无须赘述,大概就是三堂会审加十大酷刑的24小时循环滚动结合版,好在无论多么艰苦的环境下都有可以信赖的战友情,趁着审讯间隙,张佳乐和林敬言两个老前辈还是表达了一下人道主义的温暖关怀。

“小宋啊,平时看着挺机灵一孩子,关键时候怎么就拎不清呢?”

看着一团死灰状的小宋,林敬言还是心软给倒了杯果汁。

小宋接过果汁,满满灌了一大口,但是依旧保持缄默。就是这个缄默,刚才差点把队长气得抄擀面杖。

“还不说话?不要以为你不说话这事儿就算完啊!不可能的!你的沉默只会加深你在职业生涯耻辱柱上的罪证!”

张佳乐义正言辞。

宋奇英抬头,默默看了一眼二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吧?

“哎呦还挺有义气!”张佳乐拖了把凳子在他面前坐下,“这回又是替谁保密啊?戴妍琦还是邱非啊?”

“我没什么要保密的,事实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归队时间不归队,跟新嘉世的人在杭州鬼混。”

“我们不会平白冤枉一个好人的,小宋。”张佳乐语重心长,“你说实话,是不是新嘉世那帮小子把你扣下抢BOSS干苦工去了?没关系,你说,我们给你做主。”

宋奇英喝了口果汁,又闭嘴了。

“现在的孩子啊……”张佳乐望天。

“算了吧,你不适合干这个。”

林敬言把张佳乐从凳子上提溜起来,自己坐下后继续语重心长,一副黑色方框眼镜衬得这位前辈无比温良恭俭让。

“小宋啊,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想当年我和你张佳乐前辈也是一样,自习课逃学打游戏相互隐瞒,被集体抓包后坚守义气死不认账,但是后来无论怎样,总有一个先招供的不是?所以呀,不要以为你不说队长就会放过你哟。”

宋奇英喝完果汁开始玩自己的手表带子了。

张佳乐那一瞬间忽然很想接过韩队的擀面杖好好干一干自己在百花从没干过的事。

林敬言看着宋奇英,远没有张佳乐那么愤慨,相反的,他倒是因为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而有点欣慰。说实话,小宋越是这样,他就越没法装成沧桑老前辈的样子唉声叹气,反正这招在他还在呼啸的时候,对付方锐就从没起过作用。

“就这么挨罚,你愿意?”林敬言忍不住问。

宋奇英点点头。

“那好吧。”林敬言站起来,拖住张佳乐就往外走,“反正也给过你机会了,就这样吧。”

“别呀,”张佳乐反手抓住他,“万一老韩真罚他怎么办?霸图的队规都抵得上大明律了,到时候再罚他三天不许吃饭打扫全楼的卫生在雨里给队徽打伞之类的怎么办?”

“安啦。”林敬言利落地带上了门。

宋奇英紧盯着二人离开的身影,门关上之后,他一个箭步蹿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确认没有偷听之后,他给门上了锁,跑到墙角里蹲下,从衣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屏幕莹莹亮,只有百分之十的电量提醒他要速战速决。宋奇英用流量上了QQ,打开好友名单直接给鸾辂音尘去了消息。

长河落日(10:03):谢谢你没出卖我(感动jpg.)

鸾辂音尘(10:03):客气啥(媚眼jpg.)

长河落日(10:04):那你呢?肖队长后来有没有难为你?

鸾辂音尘(10:04):当然没有,我们队长有那~~~么好!昨天还带我去吃火锅了呢!还给我买了冰淇淋,五色球的哟~

长河落日(10:04):雷霆这是要开你啊?

鸾辂音尘(10:05):我可以理解你羡慕嫉妒又无可奈何的心情,说吧,检查写多少字。

长河落日(10:05):不用写,但是我得通过媒体给队里道歉。

鸾辂音尘(10:05):账号卡那事又不是你的错!

长河落日(10:05):让队长知道账号卡的事我还能在队里待?我说的是训练时间不归队。

鸾辂音尘(10:05):那又怎样?

长河落日(10:06):所以常规赛我没法出场啊。

鸾辂音尘(10:06):有你跟没你有啥区别?霸图之前没你不是照打吗?

长河落日(10:06):那么雷霆没你我看也没啥区别,我决定了,我要反水,跟你的五色冰淇淋说再见吧(微笑jpg.)

鸾辂音尘(10:06):那我就把邱非供出来!!!

长河落日(10:07):试问当今联盟谁能管得了他?(微笑jpg.)

鸾辂音尘(10:07):忽然好气……明明都是那个死心脏不好!!喂,杭州最近又下雪了,咱们去杭州打邱非玩儿吧?

长河落日(10:07):我还是比较中意密室逃脱,最近出了一个新版本叫机械师的,杭州就有,有兴趣把邱非叫上一起?

鸾辂音尘(10:07):好呀好呀!我们下周就要打兴欣,到时候我晚走一天跟你们汇合?

长河落日(10:08):ok,保持联系,守口如瓶。

鸾辂音尘(10:08):守口如瓶,保持联系。

 

戴妍琦那边终于下了,宋奇英一看电量,还有大概百分之五,顺利完成串供。

女孩子都这么好哄的吗?宋奇英一边思忖着,一边删除了聊天记录,退出界面,又顺便删掉了最近联系。完成这一切后,宋奇英抬起头,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明了。

对于他们而言,还真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啊。

 

一周之后,挑战赛蛇鼠一窝三人组终于在杭州又碰了头。

原以为不会那么快再见面的宋奇英见了戴妍琦还是略尴尬,对于戴妍琦被战队炮轰之事,他不是一点内疚都没有,因此这次见面,他特地给戴妍琦带去一大桶八喜冰淇淋外加一个新出的长河落日限量版小手办。

虽然戴妍琦欣喜地接过了冰淇淋而不知是不是故意地把长河落日手办给掉地上了。

要说邱非独行侠的毛病也真是该改改了,宋奇英玩儿了那么多局密室逃脱还真没见过一个人就能进去的密室,他和戴妍琦好容易找到了密室的位置后,居然被卖票的姐姐告知邱队长一个人就进去了,刚才还通了一次话,好像已经闯到第五关了。

戴妍琦舀冰淇淋的勺子一顿,骂了声靠领了通讯器拉着宋奇英就往里去。

好在独行侠邱非不至于“丧尽天良”,一路上都留了小纸条指引他们正确的解密方法,就这样,二人参观旅游式的就在一间生化实验室一样的密室里找到了蹿出去老远的邱非。

“你这人怎么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嘉世没把你赶出去真是个奇迹!”

戴妍琦靠在实验室的台子边上继续吃冰淇淋,她来这里就是打算坐看两个男人披荆斩棘的,她围观就好。

要说两个心脏后代觉悟就是高,宋奇英一进屋就切换解谜模式,一句废话都没有,绕着泛着金属白的墙壁走来走去找线索,跟邱非那边口头确认墙壁上的数字。

“没有团队意识的是你,我听说你刚被拷问的时候打算第一个就把我供出来?”

实验台那边,邱非的声音冷冷地传了过来。

宋奇英按按钮的手一顿。

“不是我说的。”

“是我又怎么样?你还打算秋后算账啊?”戴妍琦不服气,小勺子在冰淇淋桶里搅来搅去。

“再说了,当初在网游里结婚的时候你可积极着呢!没看出你不愿意啊。”

“过来。”邱非转过身,对戴妍琦的方向招招手。正当戴妍琦抱紧小桶还以为邱非要打她时候,宋奇英拿着从墙里取出来的密码卡从她身后走了出来,邱非接过宋奇英手里的卡,又投入下一轮解谜。

“切。”戴妍琦撇撇嘴,身子转了个方向。

“你们队里现在什么情况。”

“还能什么情况,你没看荣耀日报吗?上周日整个头版都是新嘉世的报道,快赶上八卦杂志了。”宋奇英闷闷道。

“好在没耽误时间,十一赛季能看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希望你是真心的。”

不知是不是戴妍琦的幻觉,总觉得半年不见,邱非的冷淡度又上了一个台阶,今天把他叫出来会不会犯太岁啊?她缩了缩脖子。

“那……那个队员呢?”

“开了,这辈子都甭想打职赛了。”

“哦。”

戴妍琦手里的冰淇淋都快化成水了,索性又取了两个塑料勺,走到认真的男人们身边,一人给舀了一勺投喂。

“嘉世目前现役选手有多少人?”宋奇英嘴里含着冰淇淋,含混不清地问。

“就六个,够一场比赛的。”邱非嘴里同样含混不清地回答。

“太少了吧?选手压力很大的。”

“剩下的人你给发工资吗?站着说话。”邱非手下一按,又一道谜题通关,广播里传来了机械的女声,开始讲解分集剧情。

玩儿到现在戴妍琦才明白,这个密室的主题讲的是一个近未来时代的故事,主人公创造了一个高度仿人的机器人,后来主人公被人迫害,留下谜题逃离了他的实验室,留下的机器人帮助玩家过关斩将,因为只有全部解开谜题才能到达主人公的所在地。然而玩家渐渐地会发现,其实留下的机器人们早已背叛了创造它的主人,具有高度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打算借助玩家的力量离开实验室,然后取代主人公在科学界的地位。

最终当然是理所应当的失败啦,机器人败给了人类的智慧,通关之后,三人站在LED大屏幕前欣赏了一通“机器人即将被毁灭之时主人公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抱着他亲爱的达令机器人哭得天昏地暗”的狗血剧情。

三人恶寒,戴妍琦甚至感觉到前方二位男士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这年头,玩儿个密室探险都得吃狗粮。”

好不容易通了关,三人在密室出口一人给检票姐姐签了个名,走在温暖的阳光下,戴妍琦才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下去了一点。

“我记得,荣耀60级剧情里好像也有这样一段。”邱非摸着下巴回忆。

“机器人的?”

“是机械师的主线剧情,这部分和其他职业都不一样,”宋奇英补充,“到了60级的机械师会被一直跟随自己的机器人背叛,然后穿越到过去见证荣耀大陆的古历史,反正是一个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故事。”

“哦哦哦果然还是我们队长最帅了!!!”

“这跟你们队长有毛关系啊!”

戴妍琦摸了摸后颈,“干嘛设计这种剧情啊?那可是队长一手带大的机器人啊!真不舒服……”

“都说了跟你们队长没关系的好吧?肖时钦打联赛的时候早就跳过剧情了好吧?”

“不舒服吗?现实反而更不舒服。”邱非冷淡的声音又从左边传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碰了他逆鳞的宋戴二人迅速离他五米远。

望着邱非走在前面的身影,戴妍琦轻戳了宋奇英一下。

“你说他会在意吗……”

“不管在不在意,这种事情总会发生,而且你总会遇到。”宋奇英低头看她。

“不会吧。”戴妍琦摇头,“我看人的本事可好着呢!”

“跟看人也没什么关系,人总会变的。”

“真无情。”戴妍琦不满地拽了一下宋奇英衣服上的口袋。

“你也别太在意了,我想他也不会太在意的,毕竟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跟你们可不一样,出了事就会开除队员,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的?打电竞最重要的不就是交流与合作吗?明明这种事他也脱不了关系,你们两个语死早的后代!”

戴妍琦放开宋奇英的手臂,干脆利落地冲他吐了个舌头,小碎步跑着追邱非去了。

宋奇英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

“语死早是什么?”


TBC.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