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非×闻理(这对cp叫什么】非理(别怀疑这就是标题,没别的意思)

· 要说的都写在标题里了,我就是这么直白的捋人...

· 本篇是新嘉世内消组,有哦哦西

· 闻理性格私设(反正他也没有人设),私设闻理职业剑客

ready?狗!

-------------------------------------------------------------

闻理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他家队长叫大佬的。

用卢瀚文的话来说,就像是跟山口组打交道一样。对此闻理微微一笑,揽住当时站在自己身边的邱非,无比亲切地咬耳朵。

“大佬,天凉了,让蓝雨破产吧。”

于是遭到了来自卢瀚文和大佬的混合双打。

网游里,闻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可怜的小剑客在泥沼场景里越陷越深,不仅如此,身边还有另一个剑客和战斗法师你一剑我一矛地把自己的血条越戳越低,还踏马是回合制的。

“嗷”的一声,闻理从自己的小床上惊醒。

后颈全是冷汗,亚麻色的床单被洇湿一片。

他已经连做好几天的噩梦了,而且全是关于邱非,他家大佬的。第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训练出了大纰漏,然后邱非拿着大柴刀砍自己房间门;第二天晚上,他梦见邱非一时兴起把自己打包了嫁去非洲说是要促进国际荣耀职赛和谐;第三天晚上,他梦见自己背靠阳台栏杆,哆嗦着双腿举着水果刀对着步步逼近的邱非,声泪俱下地说不要杀他,他来生愿当牛做马为大佬披肝沥胆在所不辞。

“那这辈子呢?”

梦里的场景很是模糊,一切就像是雾气缭绕的舞台,仅从邱非冰冷的语气和强大的威压,不用看,就知道那绝对是自家的大佬,他的队长。

为什么?闻理狠狠摇着脑袋,这不合理啊。自己又没做错什么,大佬为什么要杀他?

慢慢下了床,闻理走向洗手间洗漱,他是理论上最不适合过集体生活的那种人,稍有风吹草动就一晚上睡不着,当初他和邱非还在青训营的时候就这样,某一晚上看了小丑回魂,大半夜三点了还吓得睡不着,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就是不敢出声,比起见鬼,他还是更怕吵醒熟睡中的邱非。

把大佬吵醒,那就可等着八级地震吧。

盥洗室中,闻理抹了把脸上的水,关掉水龙头,看着一滴滴从留海上滴下的水珠,忽然觉得身体无比沉重。

闻理歪歪脑袋,忽然脑子一抽想起美人出浴的造型,于是下意识地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姿势,顺便一撩留海,多余的水珠顺着鬓角流下,淌到了嘴唇上。闻理毫不在意地伸舌一舔,盥洗室的门随即“beng”的一声,他机械地拧过头去,他家大佬,正站在门口。

邱非一脸见怪不怪不就是男性意淫嘛谁没见过没事我都懂的表情,说:

“心态不错?”

妈的心态炸了。

闻理近来和邱非话不多,被他看见,索性双手捂着通红的小脸俏生生地跑出了盥洗室。

邱非在后面淡淡地说:“穿好衣服,上街买东西。”

闻理才想起来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然而嘉世的年货储备为0。

就是为0其实也不怎么的,嘉世的新年,自从邱非执掌战队以来就只有他和闻理两个人过,说起来这算是历史传统了,多年前,邱非和闻理两个大人眼中叛逆成性的孩子放弃学业离家出走,好好的新年都没法过,于是不约而同地躲进了嘉世避风港。

那个除夕,闻理独自抱着一罐青岛纯生坐在战队门口思考人生,随即身边伸来一只手,抽走了闻理一口没动的啤酒罐,摇了摇,扔进垃圾桶。

“职业选手不能喝酒。”完成这一切的邱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围巾下漏出的声音闷闷的,不容置疑。

妈的老子都快过不下去了你就让我企图自暴自弃一下不行吗?
说起来那还是闻理还有脾气的时候,一言不合就能和邱非怼起来,然后怼着怼着……就在竞技场里被揍得鬼哭狼嚎叫爸爸。

一匹狼就这么被训成了一匹羊啊。活生生比邱非高了三厘米的闻理无比沧桑,他不知道当初邱非到底看中了他哪点,才对他进行了一系列改造计划从而变成一个能和自己配合得无比默契的乖巧小剑客,战场上该豪放豪放,该退让退让。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新年啤酒事件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的确是被单方面扭合在了一起。说是毫无道理吗?又好像不是,只不过他闻理不是有资格提问的那个罢了。

新年期间的商场宛如战场,纵是如此,邱非还是领着他在熙攘的人群中游刃有余地穿梭,高效地采购着年夜饭所需要的东西,闻理则负责推着小推车在他身后哼哧哼哧就行了。

推车里的东西越积越多,闻理出神地盯着地上移动的地砖,忽然前面的人猛一驻足,闻理猝不及防地就撞上了前人的腰。

邱非回过头来,扶着后腰,苦不堪言地望着他。

“大佬你没事吧?”闻理连忙去扶。

邱非靠着货架,小小地呻吟一声,“你最近怎么了?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闻理心说和一个梦中拿柴刀砍自己家门的男人朝夕相处,你倒是试试看,然而嘴上还是掩饰得毫无破绽。

“人嘛,一不训练就懈怠了嘛……”

话刚出口闻理就后悔了,生怕邱非接话说要不要回去加训百八十场,不过好在是过年期间,包工头邱非偶尔也是要展现一下人性关怀的。

“没事就好。”

哦。

邱非捂着后腰一扭一扭地走向卖年糕的柜台,闻理趴在推车扶手上,一阵脱力感猛然袭击了他,不是那种不想做什么事的无力,而是一种想要就此倒下的无力。

邱非拿着年糕再回来时,看到了趴在推车上用手背抵着前额的闻理。

“你的状态真的很不对,出什么事了?”

闻理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胳膊往另一个方向去,他本能地挣脱那股力量,然而未遂,那股力量大得仿佛能将人拖进深渊。很不舒服,想反抗,很无力。

 

闻理再度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小床上了,身边放着一辆手推车。

挺眼熟,好像是超市的。

闻理坐起来,伸手去摸推车的扶手,环顾四周以确定自己不是在商场里睡着的。

而他的床边,邱非脱了外套,只穿一件衬衫在自己身边煮年糕火锅,芝士的香气一股股袭来,很引人犯罪的味道。

“大佬……”闻理开口,嗓音沙哑得可怕。

邱非递来一杯水,“感觉怎么样?还烧吗?”

闻理摇摇头,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指指那辆手推车。

“你怎么还偷人家手推车呢?”

“不要胡说,那是我租的。”

“你干嘛租手推车?”

“不然请问我怎么把一百五十斤的你和三十斤的东西带回家?”

“所以我是……被你推回来的?”

邱非沉默着看他,闻理慢慢低头捂脸,实在想象不出那个辣眼的场景。

嘉世队长推着手推车里的副队长回家?这叫什么事……

“喂,你吃不吃。”邱非用筷子夹起一片光滑玉润的年糕片,在闻理眼前晃了晃。闻理顿时点头鸡啄米,眼巴巴地就要往上扑。

邱非冷清一笑,筷子一转,年糕进了自己的嘴里。

闻理那一瞬间掐死他篡夺王位的心都有了。

“好好交代,”邱非用筷子间指着他,“晚上偷摸着干嘛去了?累成这样?是不是看片了?”

“对!我夜理万机偷摸着看复盘小视频了怎么着吧?”

“不要以为胡说八道就能糊弄过去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邱非又夹起一块年糕,在闻理眼前左晃晃右晃晃。

“大佬你不得好死。”闻理悲壮地望着他。

“没关系,就是死我也拉着你一起,不怕。”又一块年糕宣告牺牲。

那一瞬间,闻理忽然很想像梦中那样,为了年糕牺牲尊严声泪俱下地求大佬放过他。

转念一想这破事还不是因为他,闻理胆气值忽然max,抱臂扭头与他势不两立。

“你跟我宁死不从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场?”邱非看硬的不行,只好怀柔,拿起一只碗,往里面夹了几片年糕和火锅饺,很慈爱地往闻理手里塞。

于是闻理瞬间沦陷。

 

“梦?因为我?”

听了闻理的话,邱非一脸不以为然。

“全是噩梦,其惨烈程度堪比十八层地狱,什么死法都有。”闻理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心下感叹他大佬做饭的手艺不当厨子真是国家的损失。

“那有什么?我也经常梦到你啊。”

闻理咀嚼的动作停滞,抬起头来娇羞状地问:“你都梦到我什么了?”

“你训练迟到被我关在门外,弄丢账号卡切腹谢罪,变成野图BOSS被嘉王朝围殴。”

“我艹!”

闻理差点把年糕喷出来,呛得直咳嗽。

邱非微微一笑,“我骗你的。”

闻理静静地盯着邱非圆润的脸蛋。

掐死他吧,真的,大佬这么急着去死就让他死吧,真的,权当积德行善了。

眼瞅着副队长要反,邱非伸手往下压了压,“好了,不闹了,如果你睡眠不好我就不打扰你了,趁着放假你多休息一会儿好了,再不行的话告诉我,我陪你去看医生,总之不能拖着。”

“没有那么严重。”闻理狠狠地戳烂碗里的一片年糕,“在这方面温情关怀是不是显得你格外虚伪啊邱队长?”

邱非听出他话里有话。

“我怎么虚伪了?”

独断专行不近人情。闻理心下真的很想把这八个字写出来甩在他脸上,顺便控诉他随意改变别人的心态还不负责。

但是说出来真的有用吗。

的确,就算不说,这也算不上是能拿上台面的大问题,毕竟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罢了,他们是一个集群,没人会为集群中的一个人妥协让步,更何况他从来不会成为嘉世的短板。

对了,就是这种被忽视的窒息感,上不去也下不来的无力感,就是那些噩梦的根源。而这些根源,在这个人身上……

下一秒,陷入阴鸷思维的闻理感觉自己被抱住了。

下意识地挣扎,碗里的汤汁都被晃了出来洒到了床单上。

“放开我!”

听着这声怒吼,闻理甚至不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

邱非的下巴虚搭在自己的肩上,那微妙的触感仿佛路过石子转向的激流,在心底荡开一阵凉意。

怎么会这样……

邱非的举动从来不会暴露他的深层情绪,此时也是,结束了这个略尴尬的举动,邱非解放了他,双手却停在他的后背上。

他紧紧盯着闻理的脸,仿佛能看出牡丹花儿来。

“你疯了?”

“你不高兴。”邱非摸了摸他的头顶。

“胡说,大佬给我做饭我高兴得很。”

“你从来不跟我说实话,这就证明你不高兴。”

“我没有。”

心虚得连自己都不相信。

“为什么一定要骗我?跟我交心就那么难啊?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我又不会打你,也不会把你卖去非洲啊?”

“能在大佬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在下惶恐万分岂敢贪得无厌?”

“酸不酸啊你?油嘴滑舌!”邱非皱眉。

“哼。”

“我保证,看在多年情分上我一定对你真心实意的好不好?”

“这就算完了?”闻理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那你想怎么样?”

闻理贼兮兮地笑了,下巴一指火锅,“炖年糕去,一面要焦的,什么时候高兴了什么时候告诉你。”

出乎预料的,邱非真的抄起锅铲翻年糕,那样子无比顺理成章,没有丝毫不自然。

难道一直都是这样的……

是他太不了解邱非了,而不是邱非不了解他?

有意思。闻理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下一秒,邱非感觉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某条大型犬的下巴。

邱非挑挑眉,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需要重新认识你,大佬。”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这世上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不存在无缘无故的爱,也不存在无缘无故的恨,如果真的感觉不到,那就是所谓的cp感了吧。

也叫猿粪。

 the end.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