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一期一会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198009e


11.

那之后过了三天,邹远才知道于锋接的那个电话究竟是什么内容。

可惜彼时他已经在G市的医院里和于锋大眼看小眼了。

“哎哎哎快点!把门带上!”于锋身着洁白的病号服躺在病床上,冲着闻讯而来的邹远挥舞绑着绷带的左胳膊。

邹远反手关了门,把走廊上的人声隔绝在外。

“你怎么样?喻队长一打电话我就来了,你伤得重不重?”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三天前的那通电话上。出乎邹远意料的是,那通电话不是于锋的什么秘密小情人打来的,而是黄少天。电话的内容也那么复杂,当然也不可能是藕断丝连之类的,只是一堆很普通的牢骚话而已。

全明星上,因为黄少天和叶修了结“私人恩怨”的行为,关于切掉公共语音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度成为了吃瓜群众们的争论焦点。这其中就出现了极个别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散播谣言试图挑起蓝雨和兴欣的队际矛盾,甚至粉丝双方也闹得不可开交。

在此期间,一向不介意在线上与粉丝们深度交流的黄少随意地插了几句嘴,然后莫名其妙地就被卷进舆论的风口浪尖里。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邹远指着于锋的左前蹄问。

“你听我说嘛!”

黄少自然被外联部当作重点保护单位监禁起来,禁止一切私人言论发布,百无聊赖又没话找话的,自然就寻摸到了于锋这里。于锋毕竟一介脱队人士,随便聊聊也没什么,错就错在他不该私下去G市找黄少见面。

只是随便吃了顿饭的功夫,两人就被群众逮个正着,有兴欣方面的粉丝站出来要求黄少天方面给个解释。

都懂的,要是让黄少解释,事情可能只会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于是于锋秉持着狂剑士动手绝不动口的原则,跟粉丝干上了。

结果黄少是保护下来了,他也就光荣了。

“你怎么能打人呢?”邹远惊得双目圆睁。

“不是我先动手的!是他们!你当时不在现场没看见,可凶了!要不是我出手,躺在这儿的就是蓝雨的副队长了。”

邹远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不仅全无悔意,甚至把这当成光荣事迹给他讲来了。

“可你是百花的队长!”

邹远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痛心。

“我知道,”于锋温暖地笑了,“所以我要向你道歉,但是当时情况真的很紧急,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我总不能站在那儿任人打吧?”

“还有,你是没看见被我揍的那小子,可比我惨多了。”

“你是想出名想疯了是不是?”邹远打断了他的话,“线上疯线下也疯是不是?你可是队长啊!你出点什么事还不够我们受的啊!”

“这你放心,警察叔叔及时赶到已经替我们作证了,现在那帮小子已经被警察叔叔请去接受教育了,我跟黄少是清白的。”

邹远挑起一边的眉毛,把头拧了过去。

“你生气了?”

于锋用绑成猪爪一样的胳膊碰碰邹远。

“回去以后你做检查。”邹远冷冷地说。

“做!一定做!”于锋点头捣蒜,“不仅要做检查还要在全体队友面前郑重声明:我跟蓝雨早就一刀两断了,我现在一颗忠心向百花!”

好吧这的确不算个原则性的错误,于是心软的邹远决定原谅这个憨贼,话题还是转移到病号身上吧。

邹远转过身,轻轻碰了碰于锋的绷带。

“疼吗?影响比赛吗?”

“放心!皮肉伤,一点事儿没有。”

“可得好好注意。”邹远心有余悸地说,说实话自从于锋加入百花,他对于锋的身体状况担心得都有点神经质了。

“安啦!”于锋笑笑,伸手去刮邹远的鼻子。

就在此时,房门开了。

“老于前辈我们来看你啦!”

一个被巨型花束埋了的孩子推门而入,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卢瀚文。

“哎哎哎小卢我说了多少遍你于大大还年轻着呢!叫人家老于是几个意思啊?你这孩子怎么一点礼貌也不讲啊我说?”

人未到声先闻,跟在小卢后面,黄少天也挤了进来。

这蓝雨一大一小迎面看见的场景,是于锋那根还停留在邹远脸上的食指。

片刻之后。

“哎呀呀原来邹副队也来了我们真是没想到哈哈哈,那么邹副队你们好好相处吧有事叫我们啊我们就在外面拜拜~”

“砰”的一声,门又关上了。

“啊啊啊我擦!”于锋掀了被子就往床下跳。

“好了好了,”邹远按着被子又把他压了回去,“我来应付就好,你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着,我一会儿就来。”

于锋怏怏地把手收了回来,眼睛却随着邹远离开的身影一直延伸到门外。

门外,邹远看到的是黄少拉着小卢鬼鬼祟祟叨咕的场景。

“黄前辈。”邹远礼貌地冲黄少天欠了欠身。

“啊哈哈邹队长客气啊!这么长时间不见感觉你又高了哈,不像我们这个,好吃好喝供着还长成豆芽菜。”

可怜的小卢,圆滚滚的团子脸在黄少天的魔爪中被揉来揉去,一脸痛不欲生。

“可是队长说了我以后肯定比你高啊黄少!”小卢挣扎了出来。

“我去你怎么能相信一个联盟首屈一指大心脏的话啊!即使他是你的顶头上司也不能这样啊孩子!”

邹远眼看着黄少天的爪子又要侵犯小卢可怜的小脸蛋,忍不住打断。

“黄前辈,我们队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邹远在“队长”二字上加了重音。

黄少天那厢也不知道是注意没注意到,哈哈笑着大手一挥,表示我们才是添麻烦的所以这不是带东西来看他了吗?更何况老队友好久不见了,一起聚聚也无伤大雅哈哈哈。

 

老队友……邹远觉得现在的局势不适合和黄少天以正常人的思维聊天,毕竟这里是G市,蓝雨的地盘。就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邹远觉得追究这一大一小的责任的确没什么意思。

但是莫名的憋屈。

如果可以的话,邹远真想立刻回屋把人打包带走飞回K市然后关小黑屋皮鞭辣椒水伺候。

“邹远前辈,于锋大大经常跟我们聊起你呢。”卢瀚文说。

“哦?他说我什么?”

“当然说你好啊!说你有上进心又聪明,跟他很配合得来呢!还有就是K市的米线,绝顶好吃!话说前辈你能不能给我们寄一点啊?”

邹远瞅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卢瀚文,心道这一大一小莫不是为坑自己米线而来的?

“小卢!你怎么说话一点不注意呢?你个小屁孩也能说这种话吗?”

邹远睨了黄少一眼,后者露出老姨母一般慈祥的笑容。

“不过话说回来小邹队长你还真是厉害,你可是不知道于锋这小子之前在蓝雨是什么样,要说起他的日常状态那可真和刚才打群架差不多!哎哎你知不知道我们队的粉丝曾经跟微草的打过群架啊?对没错!当时于锋还插了一手,当然那个时候没现在这么惨就是了……”

“啊哈哈不说这个,之前我们还担心你们吃不消于锋那暴脾气,真的,就他那样儿有时候我也恨不得揍他咧!但是看见你们刚才那样,我就放心了。”

邹远嘴角的微笑弧度恰到好处,“前辈的意思是,我特别好欺负?”

蓝雨一大一小愣了。

“不是啊不是啊!哎哎小邹我在夸你咧!真多心!”

邹远天生对他人的优越感这个东西比较敏感,然而如果是关系很亲近的人,却绝不会多心。邹远知道自己怕是又吃起飞醋来了,这个话题要是继续下去,他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再和黄少天怼起来。

那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匆匆表达了谢意之后,邹远和蔼地摸了摸小卢的头,并嘱咐他一定要听队长的话好好训练不要调皮,把好前辈的形象贯彻了个遍之后,他转身推开了于锋的病房门。

于锋此时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二郎腿差点跷到天上去,一见邹远进来,于锋迅速掐了电话。

“那两个没说我坏话吧?”于锋笑眯眯地问。

“怎么可能?”邹远把从小卢那里拿到的花束摆到床头上去,左右打量了一圈,笑说好丑。

“他们就这水平了。”不知是不是为了掩饰尴尬,于锋随意地摆了下花束的位置,沉默了一会儿,说。

“那个电话,是喻队长打来的。”

“哦。”邹远点点头,绞着双手道:“我得跟你道个歉。” 

“啊?”于锋圆睁的双眼表示不相信这个地狱到天堂的转变,“别啊!这事儿应该我跟你道歉啊!”

“我说的是自从全明星之后的事,我……对你态度一直不好,老对你发脾气。”

“啊,有吗?”于锋摸摸后脑,眼中一片迷惘。

邹远抬眼看他。

“啊有有有!”于锋从善如流,“但是……也不要道歉啊?”

“我不该怀疑你和蓝雨的人还有那种关系……还有,不该骂你是间谍。”

于锋看着他,“噗嗤”一笑。”

“那也是我的错啊,毕竟是我让你这样以为的。”

邹远略惊愕。

“你……”

“身为队长,不就是应该让队友感到安心的嘛!不过我好像一直做得不好。”

“所以我第一天的时候我不就说过嘛!身为副队长,你把事儿全推给我做都可以,你只要负责给我挑刺儿就行了。”

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笑容,重又出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上。

“说的好像我不相信你一样。”邹远酸着鼻子笑了。

“那也是我的错,都跟你无关嘛!”

“也是。”邹远偏过头去缓了缓情绪,“那么……我们回家吧?”

“回,现在就回。”于锋坐起来就开始拆胳膊上的绷带。

“你不要紧了吗?”

“皮肉伤而已,太小看我了。”

于锋的行动力真不是盖的,不到十分钟,就和邹远合力收拾好了他这两天在蓝雨的所有行李,从塑封叉烧肉,到看过演出的票根,被收拾得井井有条,邹远注意到于锋之前随身的那件蓝雨队服不见了,明明出发之前还看见他装进行李里的。

邹远淡淡一笑,没有追问。

最后,行李一共打包了大小两件,一个小号的行李箱,一个手提包,邹远很自觉地帮他把提包背在肩上,却被于锋从后面摘了下来。邹远一回头,只见于锋把手提包的背带挂在行李箱的拉杆上,试了试重量,于锋扬起一个笑容。

“还不走?”

“走。”邹远走在于锋左侧,替他挡住受伤的手臂,两人对视,笑了一笑,离开了病房。

该回家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