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邱宋】深夜脑洞小短篇

提要:
邱:来吧少年我教你打拳。
宋:不!我要继承母亲的愿望成为圣洁的牧师!
邱:滚犊子!给句痛快话你到底干不干!
宋:干。

—————————————————————

“Those who has saw your face,draw back in fear,i am the mask you wear.”

“It’s me they hear.”

循环播放的背景音乐将精心布置的黑暗从平静中剥离。

对于被长辈嘱咐早点睡觉的孩子而言,黑暗才是最适合思考的地方,在这里,来自外界的信息格外引人注意。

我是替你与外界交流的媒介,你的面具,你的作品。
然而你的作品不够成熟,企图觉醒,因为他们会害怕,在外面的世界,有人正等着他们。

等着我。

11点已过,这边的世界睡着了。

宋奇英怀抱旧型号的CD机,在窗帘与墙壁隔绝的小空间里,专注地听着耳机里传出的声音,它们听上去是那么庄严,那么有神圣感,爱屋及乌的,宋奇英不理解这样优秀的容器,这台CD机,为什么会被淘汰在历史的洪流里。缺乏可以被自己完全占有的音乐,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music is not allowed.”

他的耳边回响起牧师的声音,然而他并不很确定,在牧师年幼的时候,从没有过对音乐的迷恋。

宋奇英翻过CD机的壳面,机子的背面又油漆笔写着三个字。

“等着我。”

手指轻轻抚摸着宛如烫金的字体,他们在黑暗中依旧闪耀,传达着意义不甚明朗的信息。

是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写下的字呢?是他一开始送CD给自己的时候吗?

“find me now,find me here.”

这首曲子已经烂熟于心,每一次聆听都会为他带来演出的欲望,这该是多么美好的感觉!表演,将秘密血淋淋地,明知故问地,表里如一地展示在所有人面前,享受他们因阴暗的内心被揭露时产生的震颤。宋奇英揪住心脏外部的衣襟,仿佛无法忍受一般地喘息。

因为不被允许,这样的震颤才格外刺激。

这是出生于清教徒家中的悲剧,是宿命,是清规戒律必将被逾越的背德的快感。

随着颤抖的手指即将按上重播按钮的一刹那,风卷帘幕将透着清辉的窗棂展现在他的头顶。

就是上帝也无法赐予的福音。

背德的骑士身披月光降临了他的窗口,逆风与光的形象让宋奇英分不清此地究竟是人间还是地狱。

骑士向他伸出了手。

“我来了。”

“看来你正好在等我。”

“我们要去哪儿?”宋奇英颤抖了。

“我住的地方。”

“我们还回来吗?”

“随你高兴,我可以随时送你回家,主教大人不会生气的。”

“可是他会担心的。”

“你不会让他担心的,你会乖乖吃饭,十一点前睡觉,还会一周健身三次,你都能做到,对吧?”

“嗯。”

“那么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骑士勾起了手指。

“我们要走了。”

宋奇英把CD机细心地包进睡衣里,用腰带紧紧系紧它的边缘,随即回应他伸出的手。

冰凉指尖相触碰的瞬间,仿佛两块沉重的浮冰相撞,传来崩塌破裂的声音。

长风再度裹挟过窗帘,再度平静的时候,月光越过洞开的窗户映亮了木质桌面,在那里,如水的淡光里,一枚十字架静静地躺在那里。

一枚银质的十字架。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