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年三十晚上蹲墙根的百花正副队

新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

新一年的除夕之夜,禁燃烟火的天空被万家辉煌的灯火映亮,欢声笑语流动在每一个肉眼可见的地方,仿佛寒夜的冷风也要望而却步。

除了一个地方。

“邹远,咱俩打个商量好吧?看在今天过年的份儿上,你就放我进去,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出去浪了,成不?”

空无一人的百花战队俱乐部内,副队长邹远小同学裹着白棉袄,坐着小梯子,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与晚归的队长于锋,展开除夕夜墙头diss大战。

“与虎谋皮。”

“谋个屁呀!大过年的你把自家队长关在门外还讲条件的吗?队友情呢?伴随着水晶猪肘下肚了?”

“要讲队友情请移步祖国的东南沿海地区找黄少天谢谢。”

“所以我再怎么澄清自己不是去会黄少天的你也不信了对吧?”

不知是不是火红的灯笼光的作用,于锋那张嚣张跋扈的脸此时正笼罩着一份祥和与温情,然而只有他脚下不住摇晃的木箱子才显现出他真实的内心状况。

把他推下去……对,就一下,推下去就好了……再让他逼逼……

“信啊,为什么不信?”邹远笑嘻嘻地伸出手指在他的前额上一点,“作为搭档了一个赛季的忠实老队友,你难道不知道每一年除夕百花的队长都会被关在墙外面过夜的吗?”

“那么敢问这条队规是不是当年你乐哥专门针对孙哲平立的?”

“怎么会?请尊重我们当地的习俗好不啦?”

大概是看够了于锋双手提着各式礼品在门口金鸡独立的姿态,邹远打了个哈欠,撤了小梯子准备回去看春晚。

“别别别!小远!你等等!”于锋手忙脚乱在身上找东西,然后把自己的钱包递过了栏杆。

“压岁钱对不对?哦我忘了过年要给压岁钱的,不要客气收着吧,明天哥再带你配块新显示器去,能让花繁似锦给你拜年的那种!”

“哎呀锋哥你太客气了真的……”

邹远一个箭步扭回来接钱包,片刻后又把钱包递了回去。

“客气啥呀都是一家……”

钱包空了。

邹远一边往棉袄里塞钱,一边努力瞪圆了纯良无暇的大眼睛。

“还有事儿吗?”

于锋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忽然双手东西一扔,抱住栏杆如同抱住亲丈母娘一样跪下就哭。

“小远呀啊啊啊!今天可是年三十儿啊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啊啊!虽然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但是念在我们一起立誓重现繁花血景的份儿上你就行行好放我进去吧我给你跪下啦啊啊啊!!!”

隔着大栏杆,小远清冷一笑,再次爬上了墙头,一手撑着墙头,一手拽拽地撑着腰。

“丢人现眼。”

电光火石之间,于锋双臂一伸,猛地攥住邹远的双腕,就着墙壁猛一发力,邹远就如同一只被捕获的小白鸽一样飞过了墙头,飞进了……

于锋的怀里。

差点被吓懵的邹远好一阵儿才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扇他巴掌。

于锋哪里能让他得手,眼疾手快地制住了邹远只会打游戏不会打人的粉拳,顺势一搂就把他完完全全困在了双臂之间。

“邹远同志,现在你已经被我方包围,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交出钥匙,我们进去好好度过这个温馨的大年三十儿!第二,负死顽抗,等着第二天被队友们发现我们冻死的尸体,你自己选吧!”

“我他喵的选二!”

大栅栏门外,二人的身影滚作一团,看上去就跟四川卧龙熊猫保护基地的国宝们拜年似的,别提多喜庆了。

“好了好了!”于锋真是被他整得无奈,一个跨越骑在邹远身上,解下围巾捆住他的双手。

“你有完没完?放我进去不要太难吼!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大过年的从下午一点浪到晚上十点,你就有人性了!”

邹远同志在地上滚来滚去,就是死活站不起身,只能躺在于锋身下不停地大喘气。

“我去买年货啊这就是证据啊!”于锋指向身边散落的盒盒罐罐。

“你能买九个小时啊!”

“商场如战场你又不是不知道啊,这是过年又不比平时!”

邹远斜睨着他,气喘吁吁。

“真的?”
“真啊!”

“你发誓!”

“我发誓,我姓于的今天但凡有半句假话就让我一晚上进不去门!”

“我相信你!”邹远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热泪盈眶地扑上去握住了他的手。

“真的?”这回轮到于锋斜睨着他了。

“因为你真的进不去门了,我也没带钥匙。”

“.…..”

 

“邹远,你说我在大街上卖你能卖多少钱?”

大年三十的百花俱乐部墙根下,于锋和他的副队长,邹远,一人捧着一杯热豆浆,以蜷曲姿态庆祝农历狗年的来临,耳边是央视大裤衩内俊男靓女们热切的新年倒计时。

“卖出天价你也买不来一个开锁的师傅。”邹远靠在他的肩上,悠悠地喝了一口豆浆,“这就是命,认了吧。”

“如果我能活到明天早上,我一定加一条新队规,副队长一律不许在年三十晚上爬墙。”

“那我也加一条,队长一律不许在年三十踏出俱乐部半步,违者当斩。”

“还不是因为你?你个没良心嘚。”于锋轻轻掐了一下邹远冰冷的鼻翼。

“你可以不留下啊,我又没求你。”邹远把脸迈进了豆浆袋内。

“现在我也走不了了……除非把你带去我家。”于锋转而一笑,“来不及买票了,而且我爸妈还没做好准备迎接你上门呢。”

“扯淡。”

“爱信不信!一片真心让你摔稀碎啊……”

“……那我谢谢你了。”

“啊你说啥风太大了我听不清啊?”于锋往邹远嘴边凑了凑,一脸奸笑还没露出来,就感觉耳垂上一阵钻心之痛。

“啊我草草草!你踏马的咬我啊!!!”

下一秒,于锋大大被正面扑倒,一个纯白无暇像小天使一样的副队长凑了上来,温热舒缓的呼吸在唇边轻轻翕动。

“我说,谢谢你。”

耳边,新年的焰火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升上了天空,将地面上一片暖意照射得纤毫毕现。正如一物配一物的道理一样,所有的告白都需要最浪漫的气氛。

新年快乐。

我的朋友。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