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被催婚的霸图】呵呵。

有句话说得好,优秀的人是全方面的优秀,同理,心脏的人也是一样,无论气氛多么和睦,只要你人往他旁边一杵,就能感受到一股子核辐射一般四面八方全包围的心脏之气。

这是被坑的前兆。

今天是大年初二,按咱们中国的老习俗该是小媳妇回娘家的日子,然而在这一天,却是霸图战队全体二十二周岁以上男性经历灵魂拷问的重要时期。

“妈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今年我们战队是真不放!我们队长一直憋着要再哪个冠军来着,哪能给我们放假啊!啥?对象订好了?哎呀对不起人家姑娘了我们队长不放我是真没办法啊!”

战队休息室内,秦牧云靠在宽大的沙发里,手捧果汁欣赏白言飞表演。早就排练了无数遍的新年反击台词。

神情激动,语气诚挚且具有感染力,嗯,很不错。秦牧云觉得自己都要信了。

啪嗒一声,白言飞撂下手机,长出一口气,死而复生。

“过了?”

“嗯嗯嗯呢!我妈还是心软,比起我单身还是看不惯我受苦,还说明天要给队里送海参呢!人人有份。”

“白哥,”秦牧云撂下果汁杯,握住了白言飞的手,“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条件跟你妈的要求挺配的,你要么把我带回去得了。”

“滚。”霸图队友情瞬间灰飞烟灭,“你要说自己有个妹妹啥的我倒还可以考虑一下……”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秦牧云惊恐地接起了手机。与此同时,白言飞光速抄起身边吃过汉堡的包装纸,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啊喂?爸呀,新年快乐呀哈哈哈……回家?哎呀爸你不知道我们队里加训呀,谁都走不了,队长搁那盯着呢!对呀!我们现在就在大巴上呢,趁着人少去外地训练……啥?你不信?哎呀爸你真是,等等啊我给你听。”

秦牧云冲着白言飞做了个抬手的动作,白言飞开始迅速摩擦手里的包装纸。

“听见了吧爸?哎呀那是我们车载电台的声音,就是!信号太差我也没辙呀!爸你还有事儿吗?哦没了,那好吧,替我给妈问好哈,唉谢谢爸,再见!”

伴随秦牧云挂电话,白言飞也停下了。

“你说咱有必要演这么一出吗?累不累呀?还有谁?一气儿上得了,这大过年的。”
“不急,”秦牧云懒洋洋地打开了电视,“张佳乐前辈待会儿上青训营寻摸个姑娘演女朋友,咱俩还得帮着挑人呢!”

白言飞嗷呜一声。

走廊里传来一声同样的哀嚎。

秦、白二人偷偷拉开大门,只见他们敬爱的副队长,张新杰,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拖着宋奇英,肩膀上还夹着电话,嘴里嗯嗯地答应个不停。最诡异的是,宋奇英的手腕上还绑着一个火车站防儿童走失专用橡胶圈。

在二人的注视下,宋奇英一路哀嚎着被张新杰拖下了楼梯,走向大门口。

人间惨剧。

“这又是怎么回事?”白言飞指着楼道问。

“白哥,”秦牧云热泪盈眶地握住白言飞的肩膀,“庆幸吧,咱俩要不是比小宋大了那么几岁,被拖回家的就是咱们了!”

“什么意思?”

“如你所见,咱们联盟四大心脏之一也难逃大过年被逼相亲的悲惨命运,于是被催了那么几年婚以后,副队长总算想出了一个终极作战方案,带孩子回家。”

“啊?”白言飞的五官都扭曲了。

“这就是他的计划,先把小宋带回去,二话不说进门让叫爷爷奶奶好,然后不做出任何解释,就让小宋加入新年团圆饭局之中,席间与二位老人谈笑风生亲密互动,等到饭局结束,就对老人们说:‘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明年我再带一个回来看您们’,然后就撤。”

“目的?意义?”白言飞摊开双手。

秦牧云诡异一笑,“副队长说了,此招一出必是杀招,保准能让一大家子人再也不对你催婚了。”

“废话!孩子都有了还保证明年再带一个回来,催个毛的婚呐!话说副队长这招也忒损了吧?他就不怕把二老吓着?事后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他又没说这是自己生的,小队员给家长拜个年而已,多正常的事儿!”

“这解决个毛的问题了!”

“不急,还有后招。”秦牧云指指走廊,白言飞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只见他们威仪棣棣的队长,韩文清,此时一身黑色立领风衣,虎虎生风地走过了楼梯,向大门走去。那造型……再叼根烟直接就能去演《追捕》的那种。

“so?”白言飞再次摊手。

“再不行就把队长搬出来,拉着他向父母介绍:‘这就是要和我经历人生辉煌的人!’”

白言飞彻底懵了,颤栗地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四大心脏之一,可不是白叫的。”秦牧云感叹道。

休息室外的走廊里,张佳乐清脆悦耳带方言讲电话的声音传来,预示着一波新攻击的到来。

所谓心脏过年,就是要让其他人都得心脏病的那种。

记住了吗?


ps:未成年人请不要模仿,成年人也不要。


评论(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