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共感

· 近未来世界设定,带那么一点科幻

· 关于荣耀剧情的瞎××设定,算是私设

-----------------------------------------------------------

荣耀作为一款风靡十年的老网游,至今还能笑傲江湖风声依旧一年一年地为职业赛场输送人才,那当然是有原因的。愈益精湛的特效光影,引人入胜的场景设置,这自然都不用提,还有一点比较特殊,是同类型网游里都没有的,二十四个职业,二十四条职业线。三十级之前,所有职业的故事线都是一样的,等玩家升到三十级以后,则会出现攻略游戏一般的分叉选项,根据玩家选择的不同,也会展开不同的地图和角色履历。正是这种别出心裁的设计,才吸引了一大批热爱各种HOMO游戏及蔷薇向游戏的少男少女们。

有句话叫做官方教同人做人,放在荣耀玩家圈里依旧适用,据不完全统计,玩家三十级以后的职业在往神之领域奔的过程中,包含大小有羁绊没羁绊有虐恋没虐恋的NPC数量保守也在三十五个左右,再加上不同的分叉选项带来的不同满级结局,那数量简直就是黑洞级别的。作为一款RPG网游,荣耀具备的却是秒杀一切攻略养成游戏的战斗力。何等的可怕。

职业选手作为六根清净一心向冠军的那类玩家,一般来说三十级以后都会将账号移交战队训练系统升级,故而他们接触游戏里那堆虐心虐身各种虐的剧情烂糟事儿的机会大大降低,但也不排除极个别为了接地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年轻小选手们,以及没有偶像包袱却对偶像剧情蜜汁沉迷的楚姓女选手一只。

在这个同人堪比香港记者的年代,作为职业选手,唯一的自保手段就是努力成为官方爸爸,成为创造者一般的存在,这样一来,别人玩你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所谓高处不胜寒,详情请参见虚空战队二位当家的辉煌历史,荣耀中国大陆地区为了纪念这二位为阵鬼小职业做出巨大贡献的选手,特地在第六赛季开辟了网游中的新故事线。阵鬼玩家一旦升上六十级,就会拥有一个阵鬼伴侣NPC,二人一起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朝着那遥远的神之领域进发。

Ohfu……

就为了这破事,虚空战队差点闹到分家。

因此,所有在职业赛场上闯出名气的搭档们几乎都在荣耀故事线里占过一席之地,比如,剑客职业的好搭档是一个流浪的术士,二人不打不相识结伴闯天涯,你耕田来我织布……(呸串了)魔道学者的主要剧情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守护天使师兄而踏上修行的旅程,一路打怪升级找儿子什么的;还有玩家多如狗的战斗法师,剧情虽然分支众多,但身边总有一个不离不弃温柔贤惠的女枪炮师作为导师NPC,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战法中男性玩家数量最多的原因之一……

在这个数字化高度发展的时代,全息投影都能变成家家户户人手一台想开就开的玩具,想体验个虚拟剧情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如果VR设备过硬,玩上一天也不会腻,重点在于那些乱七八糟黑洞一般的虚拟剧情,对你的吸引力到底在哪里?

反正不管你喜不喜欢,只要随意切入几个荣耀论坛,哪怕是官方的,也总能看到职业剧情资源的售卖,数量太多,价钱也不贵,有的甚至是材料装备兑换。不需要多少代价就能获得一份全开档荣耀剧情,这也算是同人圈玩家们在官方爸爸手下最主要的求生之路了。

 

晚10:32:34

没什么事做的夜晚最适合在瞎逛中找灵感,顺便触发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为了利于思考,宋奇英上线之前把屋内所有的光源都关掉了,只剩莹莹发光的操作台伫立在他面前,显示屏旁边有一杯晶莹剔透的龙舌兰酒。

要是让队长知道自己喝酒就会死定的,但是现在他已经睡了。

神经在酒精的刺激下微微有些亢奋,十指随之爆发出敏捷的速度在触屏上敲击,宋奇英的眼镜片上闪过一条又一条资源交易的信息。共感模拟器的震颤还停留在大脑皮层之中,宋奇英在检索中设置“屏蔽枪炮师”的指令,他早就该这么做的,不然一小时前他也不会被郭少的地图炮炸到差点发疯。如果再体验一把枪炮师的剧情,他一定会顺着网线爬过去打人的。

郭少从自己这里赢走一个拳法家身上的装备,一个腰挂,急着去和下家交易,匆匆地下了线,宋奇英无迹可寻,这小子清除历史记录的本身出神入化,最高明的冰墙也拦不住他。

好在作为安抚,郭少留下了一个论坛页,让被自己摧残已久的拳法家寻找牧师妹子心灵和肉体的安慰去。

“要人妖不?”这是郭少下线前最后一句话,就为了这句话,拳法家差点没再开一次钢筋铁骨。

宋奇英对牧师没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儿,故而他的检索栏里只不过是规规矩矩的“职业剧情”四个字。再玩最后一把,宋奇英瞥了眼液晶显示屏上的时间,共感模拟器开久了,他的神经有点衰弱。

检索结果出来的很快,宋奇英随手翻过几页,在一页价钱合理的页面里随便挑了一个,线上支付很快划走了他账户里的一笔钱,资源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下载至他的操作台,趁下载的间隙宋奇英喝了酒,瞥了一眼资源名称。

“❥软萌#可爱❥战法小姐姐的火&热*密聊”

宋奇英一口酒差点没喷操作台上。

现在退钱应该是不行了吧……

犹豫不决是最大的敌人,正当宋奇英举棋不定之时,资源包下载好了,为了避免一会儿出现什么多少多少禁的东西,宋奇英手疾眼快地将耳后的共感模拟器扯了下来。

加载好的资源包打开,一阵晕眩感卷入他的脑中,这是服务器交汇时的传感,如果他不幸地选中了带有战斗线的剧情,那么很遗憾,即使拔掉共感器他也能体会小姐姐的火热密聊。

片刻之后,宋奇英再次睁开眼睛,配置好的剧情场景已经出现在了虚拟空间中,眼下一片花花绿绿的数字方块积木一般堆在自己身边,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触感很平稳,似乎程序做的不错。再往前走,展现在眼前的是乡村田园的虚拟景观。

宋奇英没玩过战斗法师的剧情,不知道此时出现的是哪一个故事场景,更不知道那个密聊的火热小姐姐到底在哪里,思考片刻,宋奇英决定还是明哲保身的比较好,他准备退出。毕竟多少多少禁的东西出现得总是措手不及,他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

关掉传感器之前,这片祥和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刚进来就要走,为什么?”

没听错吧?宋奇英眨眨眼,那是一个男声,听上去很低沉磁性的那种,应该不是火热小姐姐。

那就是人妖。宋奇英按掉了传感器。

空间似乎一抖,景象变了变,又有一阵叹息传来。

明明应该听不到的。

“明明是共感空间,却只敢玩传感器吗?”那个声音在浅笑,却不是讽刺。

“我应该听不到才对。”宋奇英自然地说出这句话。

“看看你的手。”

宋奇英低头,抬起自己的胳膊,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半透明的数据线。

这个系统……是把自己也变成系统的一部分了。

什么时候?

宋奇英终于明白刚进入空间的异样感是什么了,资源的主人是编程的高手,在司空见惯的荣耀剧情中,他甚至创造了一个新的自我空间。

宋奇英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实,如果他变成了系统的一部分,那操作台前的自己,那具肉身,是否已经进入了脑死亡状态?

“怎么了?你似乎很紧张。”那个低沉的声音有了笑意,“你后背上的感觉就像滑过了一条蛇。”

“你到底是谁?”宋奇英颤抖了声音,他此时已经感觉不到现实中手臂的存在了。

“卖资源的,”那个声音叹息一般地说,“顺便喜欢跟人随便聊聊,说实话,你是接进来以后第一个不感到奇怪的。”

“小姐姐吗?”宋奇英的笑声里带上了讽刺。

“对啊,不过你不要在意,这里没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但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来的,那么很抱歉,你也看到了,我是个男的。”

“也有可能是变声器?我又没见到你。”

辽阔的天空沉默半晌,天边一朵流云的颜色倏地改变了。

“我说,机会难得,碰上我这样在剧情里掺一脚的人可不多了,你不想跟我聊聊吗?”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宋奇英垂下眼睛观察自己手臂上的线路,自从发现了他,他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蛛网上的猎物。

“嗯……你切进来之前我查了查你的用户信息,你似乎沉迷剧情游戏,鲜有战斗,不过逢战必赢,除了一小时前把你揍得落花流水的那个枪炮师,不过他比你高明不了多少。我以为你这样的高手只是厌倦了战斗,所以特地挑了个火热小姐姐开撩的,不过看来你还是想玩游戏,是吗?”

“我说,既然你什么都能查到,为什么还要跟我聊,还有这个,有什么意义?”宋奇英对天空扬了扬自己的手臂。

“你喜欢游戏,对吗?”那个声音不依不饶。“你可以把这也看作是一种游戏,不过是由我主宰的。”

“所以和我聊天有什么意义?除非你是个深夜寂寞到不行的火热战法小姐姐。”

宋奇英眯起眼睛,朝着天空一勾嘴角,自从他少年时代起,就有人说他笑起来和队长一模一样,满是精明与算计的味道。

“现身吧,小姐姐。”

天边的云再次开始流动,绚丽迷蒙的光随着云的流动改变着颜色,仔细观察下,身边的数据块也在缓慢地震动,那里面隐藏着编程者精心设计的无数节点与白噪音。

下一秒,一阵剥离的刺痛感袭击了他的脑前额叶,心脏再次跳动的蓬勃感让他意识到:自己被系统弹出来了。

宋奇英起身的时候太过用力,前额猛地磕上了操作台的边缘。

真实的痛感真是又刺激又令人感动,宋奇英一边呷着龙舌兰酒,一边坐在操作台下揉自己的前额,他马上意识到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宋奇英起身,摸着黑拿过茶几上隔着的个人终端,按亮显示屏后,那里一切正常。

心肺记录仪,脑电波图,肾上腺素仪……每一张图表上显示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绿色。宋奇英的手摸上操作台,自己进入程序的时间不过五分钟而已,触感却像停留了一个世纪,尤其是那堪比共感模拟器的传感器,宋奇英摸摸自己的手指,那刺痛感仿佛被放大了数十倍,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击了他。

真是的,彻底被人摆了一道。

话说回来,能把游戏程序改成交互空间的程序员,到底是为什么只愿意收取资源交易的费用?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聊天?

宋奇英摩挲着手里的终端,他回想起了一个词。

战法。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