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双鬼】黑色月光

指路b站涤非大大的假酒误人(1)听策爷降调版的黑色月光听到心脏炸裂,于是撸了这个策爷短篇

· 双鬼初体验(我策爷就是那种冷峻又让人心疼的男人...想吃策我怎么办?
——————————————————————
吴羽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个梦,在梦里,李轩按着他的脖子要掐死他。

再清醒时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衬衫的袖子挽在小臂之上,搁在单人沙发扶手上的手腕清瘦修长,骨节白皙分明,像寒风中脆弱不堪的草本植物,轻轻握起就听到关节的抗议声。抬起头,他听到楼上人家用石滚子碾过地面的声音,粘腻暧昧,恰恰与梦中喉结碎裂的声音一致。

这套安稳的两居室此时俨然成为一间精神牢房,没有钢铁槛栏却令人寸步难行。

黑色醇厚的月光从纱质的窗帘缝隙中投射进来,木地板凹洼处立即汇聚起一汪浅薄的墨汁。风没有流动,那汪月光也是。吴羽策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随手从桌面上取下一个薄片,啪嗒一下扔向那块地板,没有预料中的水花,月光浸淫了那张相片,熟识之人的面庞消隐在黑色月光之下,如果关于那人的过往也可以这样被隐藏,一切都会简单很多。

距离他隔离治疗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月,要想找到这样一处人迹罕至的居室实属不易,好在他的时间充足。一个月,逃离自己的工作,逃离自己的亲朋,逃离自己的城市,直到逃离那个他,一起有条不紊的事情进行得总是顺利。

吴羽策靠着沙发背闭了闭眼,将前额埋在纤瘦的掌心中,发丝幽凉地穿过指尖,额角却是滚烫。他依稀记得,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总有一双手从前方抬起他的下颚,温情熟稔的话语敲开他的口腔,随后进入腻死人的甜池内。

可惜是回忆。

他还记得那个男人幽默地将自己比喻成黑色的月亮。

月亮挂在黑夜中是为了提醒人们他的存在,而黑色的月亮,无非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完美的掩体罢了。

吴羽策抬起手,缓慢抚摸着自己颈部缠绕的月牙形饰物,那里冰凉不细腻,却适合嵌进皮肤里,自从他亲手为自己缠上,就没有卸下来过。再用三分力,恰好能够勒死自己。

是月亮,是墨一样的月亮,是他的月亮......

如果他是月亮,那个人只可能是黑夜,只有夜晚才有资格拥有月亮,只有夜晚闭上眼睛就能拥有他,拥有安心的日子。

他忽然回想起那个野外的雨夜,秦岭山脚下那条不辨方向的溪流边,身边的人一把将自己的防寒服套在他身上,拉起同样冰冷的双手在掌心揉搓,开玩笑说把账号卡扔进河里就有人顺着流水发现他们了。当时自己说,那还不如把队长的尸体扔进河里,那样救援队来得更快。

最后那天晚上,谁也没有丢下谁,紧紧依偎着直到破晓时分,月亮消失的时候。

月亮消失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不知不觉,颤抖的双手已经扼住自己的喉咙,寸白的脖颈上印着暗红的指印,有一触即发的绝望。

不会再有人来了......

下意识这样想的时候,未上锁的大门被从外面用力踹开,一道身影光速扑倒自己的身边,带着寒夜冷冽的风和焦急的喘息。

年轻男人的眼睛狡黠地眨了眨。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月亮。”

“你还知道找我......”
“当然知道,没有你让我怎么活?”
“你不是想要安心的生活吗?”
“对呀,所以我来找你了。”
“我不原谅你......”
“我也不原谅,所以我要继续跟你纠缠下去,谁先离开算谁输!”
“真的?”
随着一阵哂笑,男人将手指向地板凹洼处深沉的月光。

“月亮代表我的心。”

the end.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