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于远】分合合与分

自设:退役于与队长远

····························································································································

能与一个人长期处于暧昧不清的状态一向是某个人的理想,或许是太孤独了,妄想在一个人身上无限期延长纠缠的长度,是一种很愚蠢的选择。

三四月的潮汕,一场又一场的细雨袭击着这个温和的城市,陡然上升的气温让于锋觉得很不适应,过去的几年里,他曾一度忘记了自己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这件事,被一群柔声细语包裹着的菜市场里,于锋穿着拖鞋提溜着黑色塑料袋,在手机上一遍又一遍地确认老妈让买豆腐的那家摊位。

作为联盟一度叱咤风云的首席狂剑士,百花战队的队长,纵然他于锋是退役了,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调侃与祝福还是时时刻刻包围着他。就在前不久,他打电话给黄少天神侃的时候,蓦然发觉对方把待机铃声换成了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我送你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所以,你是不打算回去了对吧?”黄少那边关怀道,“那邹远......”

“都结束了。”于锋这样回答的时候,卖豆腐的老大爷干净利落地把一块卤豆腐一分为二。于锋一瞬间发现自己的脑子早就停止了运作。

最凄惨不过的退役。

如果任何关系的结束都能单方面作罢,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无比简单。刚返乡的那几天,于锋躺在自家刚铺好亚麻布床单的小床上,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一条又一条祝福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他不得不随机选择了几个人暂时屏蔽,否则他于大少刚换好的SIM卡将被某些个心脏无情地刷爆。

邹远于此期间沉默得仿佛变了一个人,于锋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是信得五体投地,然而这位百花的新队长却在一次又一次刷爆他忍耐的下限。

于锋甚怀疑邹远把手机掉厕所了。

在一个梅雨之夕,于锋锲而不舍地在邹远的个人空间给小树苗浇水,顺便get到了邹远的个人行踪。大概是他幻觉,自从他退役之后,邹远这小子往南京去的次数可是越来越频繁了,比赛期间也是一样。

邹远小他两岁,从他第一天进入百花当队长的时候,于锋就知道他和邹远不会在同一天退役,对于职业选手而言,关系好的能在同一赛季退役那就相当于同年同月同日死一样重要。刚当上队长的那几年,于锋不止一次腆着个大脸调侃邹远说等哥退役了不要太寂寞啊,哥一定找个狂剑士给你做做伴啦。回应他的是邹远一记又一记绝情脚。

说实话他看不懂邹远,刚入队的时候这小子无牵无挂地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他,却又大半夜地躲在扫把间抽抽搭搭,被抓包之后一脸镇定,说自己压力太大。如此反复无数个夜晚,于锋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从没从邹远嘴里得到半个“谢”字,于是于锋经常能从这小子身上体验到怀疑人生的挫败。

那之后呢,强行拐上手也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

邹远对于他而言,就像浓雾弥漫的大海上的一座小岛,小岛上有灯塔,在迷航的人心中深植下接近的愿望,临近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于锋苦兮兮地承认死缠烂打是很艰难的一件事。

不记得是哪个赛季了,清晨于锋起床,房间落地窗的外面结了一层雾状的水幕,透过玻璃的城市正在缓慢地苏醒。于锋从床上下来,邹远从后面拽住了他。低声呢喃还有些撒娇的意味。

“等等我。”

邹远再年长也不过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孩子,雏鸟一般潮湿温暖的气息依偎在他的胸口。于锋经常能忘记这是他们相处的第无数个清晨。一次又一次压抑着高唱因为爱情的冲动,于锋沉痛地承认,拐骗清纯小弹药专家的感觉。

真他么好。

爱情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你在温情中醉生梦死的时候,对方可能正考虑着分手。

退役作为分手理由再合适不过,也不知道邹远从哪位心脏老前辈那里得到的灵感,又是一个雾雨弥漫的清晨,于锋前脚跨出百花俱乐部大门,后脚邹远的分手短信就来了。

于锋躺在床上,屋脊状的屋顶传来雨水敲击的声音,卤水豆腐在一旁沉默着散发酸涩的气息,小屋里混乱的气息纠结着,充斥着。他不愿意回忆南京那边的战队里面都有些谁,他一厢情愿地相信邹远不是流于表面的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呕心沥血去深挖一个人的心思只是挖错了方向,他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儿来。他甚至想到,如果当初给邹远买那只玳瑁猫,是不是还有挽回的机会?猫咪碧绿的眼球在于锋眼前转动,转着转着,就变成了邹远的眼睛,那双微微眯着笑的眼睛。

于锋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一旁的手机屏幕莹莹亮,提示有新的消息进来了,于锋本想刷掉,一看发信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谢谢你每天浇水,但是不要再偷我能量了,不然我掐死你。——邹远”


来啊,你。于锋握着手机想。这小子是故意的吗?交流的语气一如从前。


“你去南京干什么?”于锋回了一条。

片刻后,邹远回复:“散心,and你没有管我的权力了谢谢。”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提分手是因为你不待见我了吗?”

“不分手的爱情叫什么爱情。”

“去你妈的你不寂寞吗?”于锋一个没忍住爆了粗。

“你随便找个谁就好,希望这次你能成长一点。”

“你再说一遍?”

“如果你不再需要向一个人解释什么的时候,分手就不可避免了,好心提醒你,于锋。”

“你想听什么?我解释给你听。”

我已经宽容你单方面提分手了,谢谢。

“我想见你。”

五分钟的沉默。

“我唯一相信的套路,就是男女主再见面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忘了我们是什么,新时代的繁花血景啊!”

沾满冷雨的玻璃窗上映射着于锋的笑意,来吧。

“最后一次机会。”于锋的手机上传来一个定位和一个时间,K市百花俱乐部大门,明天早上八点整。

百花战队开始训练的时间。

是他们一切开始的时间。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