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微邱宋】Right Here

邱非第一次知道霸图全员唱歌走调的事实,不是从叶修那里得知的,而是来自宋奇英。

有时候邱非真的搞不清霸图十年含辛茹苦培养出来宋奇英这个玩意儿是用来干什么的,第十赛季夏休期的时候,宋奇英偶然给他传来了一段某场比赛后霸图全员上KTV放松的小视频,把霸图十年来威仪棣棣不可侵犯的高大形象毁得渣都不剩。

昏暗的小房间里,隐隐约约能看到张新杰怀抱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抱枕靠在角落里昏昏欲睡,不知是不是因为放松,一向严丝合缝的领口也微微散乱了些;麦克风前站着严肃的韩队长和张佳乐,一人一个话筒,以新闻联播主持人的风范合唱一首跑调跑到姥姥家的九九艳阳天;点歌台的那边,似乎是林敬言说了一句:“下一首唱甘洒热血写春秋吧……”

昏暗的室内,你想象一下,一个妙龄小孩子,一本正经地举着个手机沉默着录像,几位喝了假酒的前辈面无表情地唱着旋律诡异的歌曲,全程没有一个人插嘴。

马德这简直是恐怖录像。

“我会唱智取威虎山全本唱词哦,你听不听?”宋奇英发来录像的时候,附带了这么一句。

当时睡在被窝里的邱非真的很想顺着手机爬过去把姓宋的揍一顿,正好装个贞子吓不死他。

“你这几年就这么过来的?”他问。

“你指什么?”

“你唱歌跑调吗?”他又问。

宋奇英那边沉默了好久。

“我不知道。”

“要不我唱一段你听听?”宋奇英问。

唱你大爷的。邱非心说,你这是学心脏了回来报叶修的世仇了对吧?

然后宋奇英没带伴奏清唱了一段英文歌。手机收音不好,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声音,他的声线很低,但乐感很好,也没有跑调,歌词邱非听不懂,但感性地认为这应该是一首很有激情的歌,被他唱的这么低沉。边思索边唱的。邱非甚至能想象得出他打拍子的样子。

“你唱的什么?”他问。

“Right Here,听过吗?”

“没,哪段样板戏里的?”

“你开玩笑吧,这是Ashes Remain乐队的歌,很好听的。”

“哟你还挺洋气。”

“好听吗?”宋奇英那头不依不饶。

他笑,“如果你没跑调的话,那还不错,我回去搜一下。”

“不许搜。”宋奇英那边倔了起来,“你觉得我唱的怎么样?”

“一般。”

“嗯?”

“怎么了我实话实说不行啊!”

“.…..”

宋奇英在电话那头的沉默让邱非觉得肝颤,这小子的沉默和他老队长的很不一样,韩队长的沉默代表着暴风骤雨前的蓄力,而这小子的沉默往往是倒干净脑容量的过程,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你只要打断他的沉默,问他在想什么,他往往会讶异地“啊?”一声。

宋奇英那边掐断了视频,大概是红专趴体开完了,乖宝宝该回家睡觉了。

不依不饶的,仿佛是为了拯救邱非熟睡中即将被手机拍扁的俊脸一般,宋奇英那边又来了微信,是一首歌的推送:Right Here
 
所有人都认为能在战队夺冠的现场放队歌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除去霸图的乌兰图雅经典霸图队歌和百花战队的“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多鲜艳”以为,大概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闻理私下里曾经跟邱非吐槽说,等他们新嘉世夺冠了,一定要在现场放江南皮革厂,并把老板黄鹤改成老板陶轩以谴责陶老板曾经的无耻行径对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的巨大伤害。

邱非一笑置之。

或许不会有这一天呢?谁知道呢。

新嘉世再次闯出挑战赛的那天,邱非环视了一下身边的队友,没有肖时钦也没有了孙翔,邱非觉得无比的安心,仿佛他们不在身边的样子才是嘉世最原始的样子。没有外援,没有优渥的待遇,叶修当年不也是这样发的家吗?他更愿意自己写一首创业史出来。

走出场馆意味着进入发布会长枪短炮的轰炸,邱非特意落后了一步,目送着闻理带其他人先行一步,因为场馆内环绕的那首歌听起来太耳熟,他一时想不起来名字,但是是很激昂的旋律,在人心里一点点泛着波纹。

他拉住场馆里的工作人员,问这是什么歌。

Right Here

无比熟悉,只是高了八度的原版而已,邱非耳边又回放起那晚宋奇英低唱的那首歌。
 
I can see every tear you cried我可以看见你留下的每一滴眼泪
Like an ocean in your eyes就像海洋在你眼中汇聚
All the pain and the scars have left you cold刻下的伤痛和伤痕使你变得冷漠
I can see all the fears you face我可以看到
Through a storm that never goes away暴风雨洗礼后,那些恐惧仍未从你脸上消退
Don’t believe all the lies that you’ve been told不要被虚伪的存在欺骗
I’ll be right here now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