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韩文清生贺】时间开始了(霸图微历史向)

为老韩的生日撸了三天的文,写得不是很满意,但是写着写着就被霸图厚重的历史(误?给感动了,决定一定要在队长生日的这天赶出来,因为我对这霸图爱得深沉!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

引子

“还没下决定吗?”宋奇英身边的副队长轻轻问道。

刚刚结束的联盟赛季峰会,各大战队新任队长已经接二连三地发表过了就任申明,一张一张印着年轻面孔的战队宣传单已经在外联部门就位,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赛季的全明星阵容,将会把以往的老选手们替换个遍——随着联盟最优秀的牧师职业操作者的退役。

“你就那么不想接手大漠孤烟?”副队长眼望着从会议室里涌出的人潮。

“不是不想,我实在无法用这个职业心安理得地操作。”

年轻的队长注视着从会议室鱼贯而出的人群,神情那么专注,仿佛这里就是他的第二赛场。

“担心自己的风格会影响粉丝情绪?这有什么?”

“没什么,但我需要时间调整,心态,还有其他的一些事。”

“……你又想起韩队长了,是吧?”

“你不想吗?”

“你也是时候独立啦,小宋宋。”副队长笑了,“实在调整不好的话,就算了,这个队长不当就不当。”

“不。”宋奇英思忖着抬起头,“不行。”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纷争,也有侠肝义胆与阴魂不散的……

战斗法师。

烈焰峡谷地下五层。

无数次从第四层坠落的大漠孤烟在坠入熔浆的前一瞬开启钢筋铁骨,一个鹞子翻身,就着身旁的石壁连踏两脚,一个云身乘风而上,稳稳当当地站在之前不慎坠落的地方。

英姿飒爽凛然不可侵犯,拳法家额前的碎发迎着烈焰中的风,微微飘荡。

操作者手下一动,大漠孤烟仰起桀骜的头颅,斜睨着百尺之外的洞口。

与此同时,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又从头顶上幽幽地飘了下来。

“哟,又下来啦?”

“哼。”韩文清忿忿道,

一个战斗法师,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大石块上,做了个系统二郎腿动作,双手撑在下巴上,战矛背在身后,一身橙紫蓝装在火焰的光效下无比扎眼,怎么都隐藏不了角色脸上一副我欠揍啊快来打我的表情。

一叶之秋。

“你要有本事上去还用在这儿嘲讽我?”韩文清冷冷道,没注意这句话是通过耳麦说出去的。

“其实啊,你刚才下来的位置要是再往我这儿偏五个身位格,我就能一杆子把你顶上去了,可惜可惜!机会是你自己丢掉的。”

“你有那么好心?”大漠孤烟扬眉。

“喂喂,麻烦你搞清状况好不好?现在是你和我一起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岩洞里了,既然咱们俩谁也蹦不出去,那还不如我先把你送上去,然后你再用一个传送符把我捞出去啊!”

这回,这个欠揍的家伙说的倒是事实,大漠孤烟,一叶之秋,自从这两个不同公会里的中流砥柱除了约群架时面对面亲切交流过以后,一起被困在这个热得要死的熔岩场景洞穴里算是最亲近的又一次会面了。难得两人避免了一见面就往死里打的宿命,却在探索新场景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掉进了系统的bug里,在经过一系列我看你不顺眼我看你也来气互相伤害了好几个回合之后,一叶之秋惊恐地想到了一个事实:如果两人还是无法回到地面上去的话,可能会被这里的熔岩小鬼打到一直掉血掉血,然后二人一起掉级掉级……眼看着这个可怕的预想即将成为现实,韩文清决定暂时收敛一下自己的暴脾气,与这位宿敌握手言和,共同讨论一下逃出生天的可行计划,于是便有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大漠孤烟就着滚烫的岩壁坐下,一道回复之光悠悠地落在了自己身上,瞬间回复了百分之五的血量。

“我说,你有这闲工夫,不如给你那位神枪朋友发消息,让他拿传送符救你。”大漠孤烟活动着胳膊说。

“可以啊,”一叶之秋的战矛抖了抖,“可是他那里只有一个符咒,我上去了你怎么办啊?”

“你有那么好心?”

“看看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又被你打破了吧?”一叶之秋痛心疾首状。

大漠孤烟沉默了一会儿,仰头看向那个坐在石壁上摇晃着双腿的战斗法师。

“你的那个朋友……他会来救你吗?”

“那你呢?你的那个牧师朋友呢?”一叶之秋低下头,笑眯眯地问。

“两个传送符,应该够了,我这就给他发消息。”

 “不不,”一叶之秋沉痛地摇摇头,“我得先防着你们点,免得那个脏心的家伙把我弄上去以后又一脚把我踹下来。”

“那他干嘛救你。”大漠孤烟冷冰冰地说。

“防患于未然啊,对不对?”大漠看着一叶之秋屁颠屁颠地给他的神枪朋友发消息去了,索性心下一横,给另外一个人也去了条消息。

于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神枪朋友没有露面,倒是岩溶坑底,又多了一个人。

扫地焚香。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一巴掌呼死你。”大漠孤烟用一只手臂撑着胳膊。

“别怪我嘛!我就是想看看能把你们这两尊大神困住的新场景到底长什么样。”

扫地焚香坐在二人之间,长长的暗紫色斗篷把整个人裹得像顶小帐篷,大战镰在脑袋上晃来晃去。对于好奇心泛滥一时兴起自己跳下来脑残驱魔师,二位大神不想发表任何意见。要不是两个角色都没往自己的烹饪技能上加点数,大漠和一叶倒真的很想就着地狱之火把驱魔师给烤了。

毫无悔过之心的驱魔师在地狱中愉悦地窜来窜去,各种角度都截了屏,然后心安理得地在GM上发了求救小喇叭。

“丢人呐……”一叶之秋不堪地捂住了脸。

“你的神枪朋友要是跟郭明宇一个智商,就别把他叫来了。”韩文清说。

“我的确不想把他叫来了,”一叶之秋抬头望天,“跟智商无关,我就是觉得,这个场景……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他会觉得是因为和你们在一起,我的智商才会受到限制的。”

“想打架吗?”大漠孤烟感到自己的战士之血正在熊熊燃烧。

浪了一大圈的扫地焚香终于想起了他的身后还有两个骨肉兄弟,当他急吼吼地赶回二人身边时,发现那边两个人已经陷入一片血海狂潮之中了。

怎么还干上了呢?扫地焚香郁闷地想,干脆席地而坐掏出烤鱼片啃了起来。

锋锐的长矛劈开火风,直冲大漠孤烟的面门扫来,拳法家反手架挡,精钢长矛在臂甲表面扫出一片火光四溅,绚烂的光影映出的是年轻无畏的面容。真好啊!二缺的扫地焚香感慨地想着,往自己的战镰上贴了一张符,就此加入混战。

时时刻刻有架可打的,才叫人生啊!

 

深夜降临的时候,现实的世界已经进入了沉眠,荣耀的世界,夜晚的序幕才刚刚拉开。

仿佛是进入了夜晚的缘故,地狱之火不再像白天那样熊熊燃烧了,此时的火焰就像灶台上被调小了的火苗,温温吞吞无精打采地跳跃着,仿佛它们正在强撑着精神守护这片属于他们的地狱。

白天,在主人们战斗过的地方,两个颀长的身影静静相对。

“抱歉啊,老叶就是嘴欠了点,人还是不错的。”一叶之秋诚恳地注视着大漠孤烟的双眸。

“不必说,我都知道。”这是大漠孤烟的回答。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仿佛是专门为了老韩说心里话用的,总而言之像是老好人的存在,因此包括一叶之秋在内,其他大神的角色们都对大漠欣赏的很。

“什么时候也把你的那位神枪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吧,老听他们提起,就是没见过。”大漠孤烟道。

“好的呀!但是他可忙了,让我想想,我们上一次见面……好像是一周以前了。”

“怎么了?最近又有什么活动吗?”

“不是,”一叶之秋低头用战矛在地上画圈圈,“他们最近快签约了,我们一直在被调试,上线的机会少了。”

“哦。”

“那你呢?”一叶之秋抬头望着他的朋友,“老韩签不签呢?”

“他在犹豫。”大漠老老实实地说。

“哦,像他那么骄傲的人,可能不会签呢。”一叶思忖着。

“也未必。其实老韩对大家都很好,大家也很想和老韩一起战斗,就算他不签,我们也会再见面的,在网游里不也一样打吗?”大漠爽朗地笑了,一如他的主人那般英姿飒爽。

“那好,我们在赛场上等你,一定来哟!”

“来!”

粗糙额的手掌握住拿战矛的手,坚定地摇了摇。或许是说话声太大影响到一边睡觉的驱魔师了,扫地焚香像抱抱枕一样抱着大镰刀,擦擦口水翻了个身,面朝石壁继续睡了,口中喃喃嘟囔着自己才听得到的梦话。

 

【2】

离开操作者的虚拟世界对于角色们来说总是度日如年,大概是从签约的那一天起,大漠孤烟再也没有见到一叶之秋,自然的,那位神枪朋友到底也没有介绍给他。

冰天雪地的哈弗林城,大漠孤烟趁着老韩休息的几个小时,独自一人登上了城楼,像一只孤傲的雪豹一般,蹲坐在最高的城墙上,眺望着远方。

他不会忘记,这就是他的朋友,一叶之秋带着公会攻来的方向,也是在这里,他们大战了三个小时,从白天打到入夜,从雪天场景一直打到雪化。虽然那一场攻城战中,霸气雄图的城池被攻陷了,但是大漠很庆幸,如果不是一叶之秋打进城来,他或许也没有机会认识他。

现在,黑夜中的哈弗林城下起了鹅毛大雪,大漠孤烟新装备的银装披风在雪夜中潇洒地飘扬,少了欣赏者可以炫耀,大漠忽然觉得好不孤独。

他忽然想到那位素未谋面的神枪朋友,不禁为老韩的战队隐隐担忧,如果一叶和神枪联手,他们还有多少胜算呢?如果是最亲密的朋友的话,配合默契是一定的吧,但老韩呢?老韩身边似乎没有什么足够默契的朋友呢。

到底是野性难驯的拳法家,一想到将来会有一挑二的机会,大漠隐隐地兴奋起来,舔舔嘴唇,他抬头望向远方。飘飞的雪片迷住了他的视线,远方的皑皑白雪划分出了天与地的界限,在那如墨的漆黑夜色中,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在翻滚着,咆哮着,像海市蜃楼中的山洪,那么虚幻,又那么真实。

【3】

荣耀里的时间过得很快,通常在睁眼和闭眼之间,大漠孤烟就能感到有什么事在发生绝对的变化。

现实世界中走到了第四个赛季,也是大漠孤烟有生命以来的第七个年头,某一天,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失去了一个朋友。

石不转醒不来了。

那个总是暴躁得跳脚,在自己犯错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的炸毛小军师,醒不过来了。

大漠孤烟见过太多的离别,他当然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石不转最后下线的地方是新月森林,对于一个热血牧师而言,这是一个适合修身养性的地方,因此石不转总是有事没事地拉他到这里静坐参禅,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顺便聊聊玄学和人生理想什么的。

此时,大漠盘腿坐在牧师的面前,默默守护者他的身体,盯着他的睡颜,一言不发,仿佛吹灰之间他就会消失一般。

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再醒来的时候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牧师的白袍宛如天使遗留的羽翼,闲闲地扫过林间的灌木,充当手杖的十字架权杖顶端闪烁着钻石的光芒,底部敲击在石板路上的声音犹如寺院的钟声。

自从和一叶之秋越走越远,大漠从没在心里如此在意一个人过,即使对方已经变成了一个清心寡欲,举手投足宛如系统亲自设定一般的精确,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和他们这帮凡人不一样的佛系玩家。

这是你吗?石不转?

石不转在林间随意地散步,顺便视察隶属公会玩家管理的这片森林。作为已经拥有全新思想的新角色,石不转自然不可能知道这片森林对大漠而言意味着什么。

“队长,你最近有点懈怠了。”

牧师走在前面,留给大漠的是一个优雅的背影。

“懈怠?”

大漠孤烟随手揪着身边灌木丛的叶子,眼神望向天空。

“那你不应该跟我说啊,你也知道的,这是你和队长之间的问题。”

石不转停下脚步,回首看了他一眼,眼神凌冽沉着,仿佛林间的水汽进入他的眼中也会被冻成一片雪花,纤长浓密的睫毛在侧脸投下一片优美的阴影,让这幅严谨的神情平添一股妩媚。

“那你觉得呢?”

“我?我只知道往前冲,不懂得怎么停下来,所以你会成为我最好的搭档。”拳法家无谓地耸耸肩,“出鞘的刀总需要归鞘的。”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出人意料的,牧师严肃地驳回了他的话。

“你和队长一样,太情绪化,你得学会如何管理自己,就像今天早上一样,我看到你仅仅因为跳不上一块大石头而气得把它轰成了一堆碎渣。”

大漠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想教训我?你还太嫩了。”

“怎么?难道只有之前的我才有资格教训你吗?还是说,你是个心理年龄只有五岁的巨婴?没有牧师妈妈的照顾就不安得难受吗?”

大漠沉着地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

“你这是在没事找事。”

“事实证明,你就是很情绪化。”面对这张脸带来的高压,牧师不动声色,推眼镜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不要用这张脸跟我吵架。”沉默半晌,大漠开口。

“那就学会适应,”牧师在地上跺响了权杖,“因为你今后还会和我吵很多的架,而且,总有一天,你也会先我一步离开的,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们还得做很多的准备。”

月白色的长袍拂过荆棘与叶片,牧师向远方走去。年轻的,旺盛的生命宛如涌泉一样,从这个背影身上喷射出无限的可能。大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个预感在心里慢慢地产生。

【4】

时间真的可以磨平一切,只懂得如何往前冲的大漠孤烟只用几年,就能摆脱昔日旧友的影子。

虚拟世界里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时间有如过隙白驹,更不用提那个陪伴了他不过几年的石不转。

也有那么几回,大漠趁着老韩不在的时候悄悄溜到新手村的教堂里去,躲在四下无人的祷告台前,注视着四色玻璃圆窗下那尊莹莹发亮的圣像,间或打量着来来往往找主教学技能的牧师们。

看谁都像石不转,是过去的那个。

有时候离得越近越看不到全貌,离得远一点反而有利于美的发现。

于是大漠心安理得地为自己找了一个偷窥真正牧师妹子(或许?)的机会。

就是在这个愉快而又洗涤人心的当口上,他遇到了一个尾随自己的小崽子。

小崽子自从新手村外就跟上了自己,一路藏头露尾进了教堂。好端端一个拳法家,比盗贼的举止还猥琐。站在祷告台前,大漠悄悄转动着视角,一声不吭地观察着身后那个在一排排座椅间窜来窜去的小拳法家。座位的间隙里,还能看到一条小老虎尾巴摇来摇去。

挺有意思的小崽子。大漠想。

于是不再隐藏,果断出手。大漠凭着自己多年来驰骋赛场的勇猛,一记冲拳直接轰开四周的掩体,趁小崽子惊慌失措的功夫,已经几个瞬移来到了他的面前。下一秒,小崽子就被他提溜着尾巴拎了起来。

“嗷嗷嗷啊!”小崽子一身橙品猛虎装,看上去水平应该不错,但任他本身再大,此时也只能像只小奶虎一样在四肢悬空的状态下挣扎着。

“说!跟着我干什么?”

大漠摆出生平以来最凶神恶煞的表情。

小奶虎停止挣扎,一双大而圆的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很是认真地打量着着这张煞神一般的脸,随即舔舔嘴唇,道:

“您就是大漠孤烟?”

大漠第一次没有体会到吓唬别人的恶趣感,有点挫败。

“是,咋了?”

“我……我来拜师。”

大漠仰天长笑。

“如果你能拜师,为什么不去找那个心脏的家伙?找我来干什么?”

小奶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他口中的那个心脏是谁,讪讪地摇摇头,“他让我来找你。”

“为什么?”这回是大漠不解了。

“他说,只要我不会被你吓到,你就会收下我了。”

“心脏的话你都敢听,还是太年轻了。”大漠叹了口气。

“所以,你会收我为徒,对吗?”小奶虎瞪大了圆圆的眼睛,冷静的眸子里隐约有点期待的神色。

倒是个挺像石不转的家伙。

“你叫什么名字?”大漠把奶虎放回地面,双手叉腰。

“看,看!”奶虎在他面前努力地蹦起半米高,指着头顶上摇摇晃晃的一行绿字让他看:

长河落日。

“你……”

大漠仔细打量着这个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崽子,反复确认至少这应该不是那个心脏的家伙派来捉弄自己的,于是点点头,半推半就地承认了。

小崽子果然和牧师一派作风,得到了他的首肯之后,既没有高兴地原地升天也没有跪地喊师父,而是很平静地点点头,下一秒,居然伸出毛茸茸的手掌来。

与他握手。

“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了,很高兴认识你,前辈。”小崽子的嘴角扯了扯,姑且算是微笑。

哦,我做了什么。大漠孤烟直愣愣地盯着这个小崽子看,忽然有点后悔。

这绝对是那个心脏牧师派来折腾自己的,绝对是。

【5】

俗话说至人无梦,职业圈里活到大漠孤烟这把年纪的人理应如此,但是最近以来,大漠却频繁地梦见过去的事。他原以为过去的事都如过往尘烟,只要他不愿意去想,就都不会记起,毕竟他生来只懂得前进。可是梦境却比记忆看起来更真实,更令人流连。他的梦里有过去的石不转,那个经常操起十字架痛殴自己的火药桶,还有那个总是充当和事老角色却在赛场上把对手杀得哭爹喊娘的双重人格无间隔切换的刺客。那个时候,他们还被人叫做霸图三恶鬼。

季后赛休息的期间,有一天大早,刚刚从无意识状态醒来的大漠,一睁眼就看见了老韩,坐在电脑前,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还有点发懵的大漠被吓得一个激灵。

老韩开口,语气难得地有些迷茫。

“兄弟,我梦见老季了。”

梦见就梦见呗,我有时候也梦见呢,又不是托梦,你怕啥?大漠默默酸他。

“如果老季现在还在,他会同意我们这么干么。”

大漠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刚刚创建出的新角色——冷暗雷,就在他隔壁躺着呢。

老韩呐,他们都说你不念旧情,为了迎接两大天王换下去一批年轻人,但其实不是啊,我们都知道你这人最念旧了,老叶也知道。大漠转动着无生气的眼睛,想通过几个脉冲信号安慰自己的战友。

“我不会为我做出的任何一个选择而感到后悔。”老韩伸手抹了一把脸,“我的时间不多了,可你不一样。”

大漠频繁地转动着眼珠,忽然感到气氛有些不对。

我们不说这个,好吗?老韩。大漠想着。

老韩罕见地把脸埋进骨节宽大的双手里,大漠注视着他,叹了口气,一扭头看见了在训练室门口偷窥的宋奇英。他的小徒弟,奶虎长河落日的操作者。

几个月不见,小子又蹿高了一截,仿佛开了春以后孩子总是长得特别快,一套红黑色运动系队服只能衬托得他更加挺拔。一个队伍出场的时候,不用走在最前面,就能吸引无数倾慕的目光。

少年扒在门口,脸上的忧虑一色一目了然。

宋奇英纠结得都快变成麻线了,他知道队长从不安慰别人,但他坚信是个人就需要安慰。

就在他迈步往里走的时候,宋奇英身后忽然伸出一条手臂,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拖了回去,门又关上了。

【6】

总有一天,大漠想,他要和老韩一起退役。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上,大漠孤烟静静地站在“回忆”两个大字下,看着老韩走向他,然后将拳头轻轻落在自己肩上。光是这一个动作,足以令台下无数粉丝喜极而泣。

老韩还是那个样子,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转过身,冲台下颔首致意,随后便带着副队长一起离开了舞台。

第七赛季起,大漠就与一叶失去了联系,而在今后的三年里,老韩迎来了一个无下限没脸没皮程度直追操作者的新角色,君莫笑。

一体两位。这是大漠见到君莫笑后的第一个念头。

怎么?哥的新形象帅得你都认不出了?新角色笑眯眯地说。

滚。大漠说。

回来就好。

第十赛季总冠军:君莫笑。

第十一赛季总冠军:大漠孤烟。

“看,老韩,你总是落后哥一步。”电话那头,那个欠扁欠多了的声音叹息道,“第三赛季你就这样,你说你,都十年了,怎么就一点进步都没有呢?”

“滚。”电话这头回道。

“别呀,我特意给你道喜来了,念在咱这么多年的交情份儿上,别这么绝情嘛!”

“我问你,”老韩打断了他的话,“一叶之秋的事,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真不想买回来了?”

“哎呦,”那边苦笑,“老韩呐,就算我拿冠军发了不少钱,要买一叶那估计还得把我卖了去,还不一定够呢。”

“如果钱不够……”

“你给?”那头惊讶道,“不是吧老韩?你们霸图最近组织学当土大款来着?这么财大气粗啊!”

“……”

“好好好!我不闹了,我说实话,其实吧,那个……一叶之秋呢,已经有人预定了啊,那个,邱非最近一直在向轮回报价来着。”

“邱非?”

“嗯。”


“轮回八成不会答应。”

“不答应就不答应呗,”那头笑,“谁还没个退役的时候嘛!”

那头似乎意识到说了不合适的话,一阵沉默忽然横亘在两人之间。

“那个……老韩啊,什么时候闲了,来北京体验一回退休老大爷的生活呗?挺惬意的。”

“嗯。”

“那,我就不多说了,你保重?”

“保重。”

“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谢谢你。”

“嗯,我知道。”

印象里,这是大漠孤烟第一次,看到老韩脸上由衷的微笑,一点也不可怕,还挺让人怀念的。

以前,大漠总是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孤军奋战的角色,随着身边的人物来来往往,看过太多的聚少离多,他也固执地认为,一起变故都不需要多言,哪怕到了自己也该离开的那天,他也不会允许身边的人多言。他不需要安慰别人,因为他认为所有人都该懂得这个道理;他不需要别人安慰他,因为他知道所有的人都懂他。

到那一天为止,大漠再也不在乎自己的去留问题了。

只要他还在,就够了。

 

“不用逼自己,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副队长伴宋奇英走出了人潮拥挤的体育馆,北京春天的空气清新又冷冽,十分适合提神醒脑,让这二位远道而来的宅男也心甘情愿地走入户外做深呼吸。

微草和兴欣的二位新队长相谈甚欢,没有注意到原地驻足的宋奇英,从他身边经过。继楚队长之后,联盟的又一位女队长戴妍琦拉着虚空的盖才捷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身后跟着嘴和脚步都不停的卢瀚文。

“我当。”宋奇英直视着前方,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

“哦,不改了?”

“不改了。”

宋奇英看着天地相接的远方,那里既没有他的导师,也没有昔日的“四大天王”,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孤军奋战,那里只是一片艰难又光芒四射的清晨,是未来。

“会后悔吗?”

“霸图的人从不会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而后悔。”

“那真好。”

“嗯。”

 

END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