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霸图异世界】粉红城堡公寓(鬼妈妈paro)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29d3022

(8)

“副……副队长……”

林敬言以一副完全暴露刚才谈话内容的表情看着张新杰,张新杰垂着眼扫了二人一眼,扶着楼梯扶手慢慢地走了下来。

“你们有什么发现?”疑问句,肯定的语气。

见张新杰接近,林敬言本能地侧身挡在宋奇英身前,仿佛走下来的不是霸图的副队长,而是刚从天堂下堕的魔鬼。

“副队长,门开了。”宋奇英这个实心孩子说道。

张新杰看了眼那扇小门,脸上微微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们开的?”

“如果您真的想把我关在里面,那肯定不是我开的,而且前辈们也不知道。”宋奇英两眼紧盯着张新杰,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对他说,那神情仿佛一只被母兽遗弃在野外的小兽。既信任又怀疑。

林敬言紧张地握住了宋奇英的手,宋奇英冲他微微摇头,“副队长,先不说这个吧,您刚才说,队长失踪了,是怎么回事?”

“字面意思,队长在搜寻张佳乐的时候在森林里失踪了。”

林敬言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故意的成分,拿不准主意一般看了看张新杰。

“副队长,昨天晚上小宋进了这扇小门,你知道吗?”

“那不可能,昨天晚上我把门锁了。”张新杰依旧气定神闲。

“那都是十一点以后的事了,可是小宋在那之前就已经进去了,你是把他锁在里面了。”林敬言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的语气,生怕漏掉什么可疑的反映。

“我十一点以后没有出门。”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宋奇英心道,难道林敬言昨晚见的是鬼吗?还有百花战队训练室的QQ,明明看到你上线了。

宋奇英和林敬言对视一眼,明显不相信他的说辞。

张新杰一副并不在意的表情,走到二人身后,蹲下来查看了一下门把手,又打开门看了看,随后合上门扇,取出钥匙关门。

电光火石之间,宋奇英箭步上前握住了张新杰关门的手。张新杰一怔,抬头看向自己的队员。

宋奇英的眼神严肃得逼人,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副队长,您打算把队长也关在里面吗?”

林敬言攥紧拳头,已经做好了肢体冲突的准备。

张新杰看了看宋奇英,又看了看林敬言,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站起了身。

“你们在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宋奇英厉声道,“前天下午,张佳乐前辈从储物室找到了两个玩偶,一个长得像百花缭乱一个像长河落日,在那之后他就失踪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个长得像拳法家的玩偶根本就不是长河落日,而是大漠孤烟!不然怎么解释队长的失踪?娃娃出现了两个,人也失踪了两个,我们明明没有任何人曾经到过这里,为什么娃娃会出现?要说这之间没有任何联系的话我才不信!要么就是您故意隐瞒了什么,不然您那张建筑结构图又怎么解释?”

张新杰冷着脸听完了宋奇英的咆哮,宋奇英单看他的眼神都猜得到,自己现在在他眼中的形象,一定是一只翅膀硬了急着要飞的幼鸟。

“放开。”张新杰挣脱了宋奇英的手,甩了甩手腕。

“关于你那些白日梦的解释,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张新杰冷冷道,“就算他们的失踪有幕后黑手,你又为什么会找到我?”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没法为自己辩护的人。”林敬言出声,“在这之前我问过队里的每一个人,张佳乐失踪前后他们的行动都有人证明,也没有人做出奇怪的举动,倒是你,无法解释锁门的事和半夜上线的事,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是么,”张新杰朝他瞥了一眼,“那么前辈你呢?你看到我十一点后出门,你的行动有谁可以证明呢?”

“还有你,”张新杰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奇英,“你在半夜进入小门的事又有谁可以证明呢?或者,这只是你做的一场梦?这又有谁知道呢?”

宋奇英心下了然,这番话是故意说给林敬言和自己听的,没错,张新杰昨晚的诡异行动都是建立在二人所见是真的基础上,如果二人中有一人说谎,那么嫌疑就会里马转移到他们二人身上。

宋奇英暗暗咬牙,副队长果然老练,一段话就能解散二人的联盟。

宋奇英坚信自己昨晚的行动不是做梦,那么如果问题是出在林敬言身上呢?

“副队长,我想你搞错重点了吧?”林敬言沉声道,“我们不是故意要把责任往你身上推,而是现在两个人都失踪了,我们不过是急着找到他们而已,互相欺骗有什么意义?不如大家各自坦白,张佳乐和队长和我们没仇没怨,我们中不会有人刻意要害他们,为什么不能把话说开了呢?”

“我没有要隐瞒的,”张新杰一口回绝,“我昨晚没有出过房门。”

宋奇英疑惑地望着张新杰,他实在不能理解张新杰的脱罪逻辑,就算他承认出过房门又怎么样呢?就算承认了一样可以逃脱自己的嫌疑,关门的原因宋奇英就能替他想出来,就说睡前忽然想起来门没有关不就行了?如果他这样说,自己和林敬言说不定会相信,而宋奇英的奇遇也少了事实的支持。副队长为什么不撒谎呢?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张新杰在他们心中已经是铁狼一匹,但如果不是呢?

宋奇英望着坚决的张新杰,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对劲。

“对不起,副队长,你的说辞不能说服我们,我们必须把这一切告诉其他人,然后这件事由大家一起解决。”

“等等!”

宋奇英脱口而出,林敬言和张新杰看向他的方向。

“副队长,我只问您一件事,昨天晚上十一点之后,您有没有上过QQ?”

出人意料的,张新杰用沉静如水的眼睛看了他一阵,点了点头。

“那么,您有没有收到别人的信息?”

张新杰再次点头,“你的。”

“那么,我发了什么?”宋奇英的心脏剧烈地跳了起来。

“一堆乱码,我看不懂,当时我以为你是和别人聊天错发到我这儿来的。”

“那你有没有回复?”

“有。”

“你回的什么?”

“你没看到吗?我发的是‘赶快睡觉’。”

“您的手机!”宋奇英朝他伸出手,声调尖锐地上升。

张新杰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来,调出QQ的聊天界面,递给了宋奇英。

林敬言凑过来一看,与“长河落日”的聊天栏里,赫然一条信息。

 

石不转(1:16):赶快睡觉。

 

宋奇英机械地扯了扯嘴角,木然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将同样的对话框调了出来,摆在二人面前。

 

石不转(1:16):跟着他走。

 

宋奇英敢打赌,此时面前二位前辈的表情,绝对是他这辈子看到过最精彩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林敬言用颤抖的声音问。

“或许就像那扇理应锁上的门一样,无法解释。”宋奇英叹了口气,对于早已接受如此劲爆事实的他,这的确造不成多少攻击了。

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昨晚二人行动的时间线对上了,唯一的空白,就是从宋奇英进入小门到凌晨一点十六分之间,偏厅里发生的事情。

宋奇英进入小门之前特地看了一眼客厅的时钟,那时是十一点十分,在随后的两个小时内,二人的活动无法被任何人证明,还有林敬言。

不对!还是不对!宋奇英狠狠地甩着脑袋,如果他没有记错,他在门后的通道内爬行的时间并不长,顶多不超过五分钟,在那之后他见到了回忆中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他敢打赌那也不超过十分钟,所以,他被困在训练室的时间应该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而据林敬言的描述,张新杰也正是在这个时间锁上了偏厅的门,难道说自己被困在训练室的原因其实是现实世界中的张新杰锁了门?

可是那剩下的一个多小时到哪里去了?宋奇英回忆不起自己的行动中哪一个步骤会耽搁这么长的时间,那时他的精神高度紧张,行动中应该不会有空白才对,难道……

那只白猫的影子掠过脑海。

对了!是那只猫!在自己被困住之后,他发现一只很漂亮很稳重的白猫蹲在自己脚边,然后他很难过地坐在门前,和那只猫一起!

可是,那也不应该有一个半小时啊……

宋奇英的精神高度紧张,脸色难看得好像生吞了一只茄子。

“小宋,你怎么了?”林敬言察觉到他的异常,伸手扶住了他的胳膊。

“石不转……”宋奇英咬着牙关,狠狠地闭着眼。

“什么?什么石不转?”林敬言茫然。

“那是石不转!我能确定!那就是石不转!是他救我出来的!”

宋奇英最后的话语简直是尖叫出来的,话音未落,他一个不稳,膝盖着地,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天啊小宋你怎么了!你撑着点啊我现在就叫人啊!”

耳边林敬言的声音仿佛梦中的迷雾一般渐渐散去,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感到有一只有力的手臂撑住了自己的身体,随后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宋奇英简直可以体会赛场上被牧师治愈的感觉。

那个声音叹息一般地在他耳边喃喃低语: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呢?”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