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阴阳师同人文#

恩,本来想着写一个有关般若儿子的小故事,不知不觉就把小算盘打到了一目连身上。为什么呢……因为我没有呗。这就是所谓的永远等不来CP是吗……不过没关系,我打算用个小中篇来把他们yy到一起,清水向,嗯,没错。(此篇咸鱼王乱入,还有我不知道画师是谁……)

《高贵》

(1)

“人这种东西,究竟是因为什么而高贵的呢?”

伊势的香取地区,有一座富丽堂皇的神殿,盖在奇峻陡峭的悬崖上。殿内供奉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风神,名曰一目连。

并非所有的妖灵天生为神 ,也绝非所有的妖灵都能等到被人们供奉为神的那一天。而一目连,正是诞生于人们殷切期盼之下的那一位。是连作为妖灵的经历都没有,天生的神明大人。这样的神明,有什么特点呢?

单纯。说白了就是傻。

当摇着扇子,坐在偏殿中的荒川之主这样形容一目连的时候,他委实感到困惑。我怎么就傻了?我做过什么神明不该做的事吗?

没有,不过就是因为没有做过才叫傻。荒川手中的扇子摇的更加悠闲,整个人歪在了蒲团上。他嘴角上扬,无比惬意地欣赏着一目连迷惑的样子。

“不过你根本就没有体验过作为一只妖是什么感受,怎么可能理解呢?”

荒川这样说着,将袖子里的酒葫芦甩给了一目连,看着他恭恭敬敬地将装有石楠花露的酒杯呈在佛龛前面。

拜佛的神明吗?荒川冷嗤一声。话说神殿里哪儿来的佛龛?

“我拿进来的。”一目连认真地说。

荒川忽然很想把浮在周围的小丁丁鱼甩到他那张俊秀的脸上。

这家伙完全没有作为神明的尊严。荒川不禁想起了自己还在关东当咸鱼王时的孤独岁月。

没错,荒川之主便是由妖灵蜕变为神的那一类。

那时关东人烟稀少,鸟兽不至。唯有荒川河水日复一日地奔流不息,徒留给他一川风雨和满池水晃荡的鲤鱼精河童一类的小精怪。河水虽然热闹,但多数小妖惧怕神通广大而又喜怒无常的荒川之主因此也极少与他交际。荒川只得孤身一人和这凄冷江水为伴。而他与一目连结识,那还是他被人奉为神明后刚刚能够飞天遁地时候的事。

刚为人神的荒川腻烦了江流沿线,索性一溜烟跑到了香取山上寻欢作乐。谁知貌美如花的小女妖没找到,却找到了刚刚诞生,一本正经固守“清规戒律”正忙着打扫自己神殿的……一目连。

荒川大了一目连几百岁按理说啥都见过。他见过鲤鱼精和河童月下相会,见过大天狗和狐狸崽子互诉衷肠,也见过青灯化形游历人间。就是没见过自己给自己打扫神殿的神仙!当时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欺骗……

当即,他决定驻扎下来,好好欣赏这傻不叽叽的幼小神明,一目连。

一目连傻是傻了点,却生着连许多女妖都自愧不如的绝顶面皮。一双澄澈淡泊的眸子,映出的是香取山终年不散的黛色轻岚。发色如雪,更显得他的面庞如同巧月出云一般莹莹皎皎。让荒川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禁自惭形秽了好久(?)

一目连有着孩童一般的纯洁和好奇,虽是风神出身,却对妖灵出身的荒川毫不见外。不仅大方地将偏殿让给他住,没事儿了还老拉着荒川游山玩水,到处去野,还带着荒川游览人类的乡村和城市。每每来到一个村庄,坐在灵兽上的一目连总是抱着双臂,于云端静静地俯视村庄中忙碌的人类,脸上浮现隐隐的微笑。

荒川笑他又犯傻了,他却毫不在意。

“我只是想知道,诞生我的人类究竟是什么样的 。”

荒川不禁有些恍惚。一直以来过得无拘无束的他即使被奉作神明,也从未思考过弱小的人类在这过程中起什么样的作用。他只是在有人渡河船运之时偶然行行水利之便。本质上他对人类毫无感觉,毕竟他们弱小得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但是一目连不一样。

呵,这就是真正的神明?

荒川不屑一顾,但是再看向人类之时,他的眼光不知不觉地发生了改变,就如同他看那愚蠢的风神一样。

“荒川,你说人类因为什么而高贵?”一目连坐在佛龛前,静静地提问。

“谁说人类高贵了?他们愚昧又自私,无耻又虚伪,到了自保的时候才会把神明供奉出来,一旦弃居此地就会立马忘记我们,这种蝼蚁哪里高贵了?”他嗤之以鼻。

“但如果没有他们,怎么可能有我们的诞生?”一目连站起,缓缓走到荒川面前。

“能够孕育这世上的圣洁之物,能够掌控自然的花鸟鱼虫,能够维持自己的生命,能够繁衍自己的后代。这样的种群难道不值得赞扬吗?”一目连将手搭在荒川肩上。

“就连你的蜕变也是,荒川。”

疏漏的星光从云中落下,透过神殿上方的小窗斑斑点点地散落在风神的身上,仿佛让他变成了一尊流转中的雕像,仿佛世上再无比他更美丽的事物。

荒川一言不发,只是转过了头,看着黑暗的佛龛前,放置着的酒葫芦。

(待续)

#阴阳师同人文#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