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高贵2》一目连×般若

作者:白术

(这个是《高贵》的第二篇~熊孩子般若正式上线。我脑子里的计划是把般若孩子从小培养总攻的气质……对,就这样。)

又到了一个月的中旬,按例应该是祭祀风神诞生的的日子。这一天,一目连特地起了个大早,带上了荒川留下的酒酿便移驾来到了山腰上的神社。至于荒川,说是对可笑的祭祀没什么兴趣,昨夜就拂袖而去回他的关东去了。

为了彰显风神的威仪,人们将华美的神殿修建在了悬崖之上,而为了方便人们日常参拜,而将神社建在了山间风景最为秀丽的地方,一个悬瀑旁。

天还不亮,一目连抱着酒葫芦坐在高大的松树枝上,认真地看着老祭祀们将净水从山间小路一直洒到了神社前的鸟居,然后搬出金光四射的风神像来细心擦拭。虽然一目连觉得那高大威猛的神像和他的形象大相径庭,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村中最好的铁匠要在开社之前为他奉上精心冶炼的铁器。虽然他一并承担了冶炼之神的名号,但对于这方面他却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自己要那些精钢硬铁有什么用。

鸡鸣三声,一轮红日从云海中慢慢地挣脱了出来,恢弘的神乐慢慢奏起,村人们在洁白的巫女引领下,携带贡品纷纷来到了这座神社。一目连看得出神,连手里的酒葫芦都差点掉下来,幸亏粉色的灵兽前额一顶,酒葫芦才回到他的手中。

就在这时,灵兽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冲着一个方向低低地嘶吼了一声。一目连伸手摸摸灵兽的犄角,顺着它龙头的方向一看,原来是一队村民顺着山路走了上来。与其他人不同,这些人个个锦衣华服,手持银制神器,看上去十分威严。只是......这群人看上去恶形恶相,的确不像是神社里的祭祀。一目连从树梢上站起身子,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这一看不要紧,队伍的中间,被人们簇拥着的木车上,坐着一个孩子。要说是孩子,或许还不太准确,因为他生有浅金色的蜷发,脸上扣着一个恶鬼面具,身着浅绿色的巫女服,整个人看上去更像是被捉住的小精怪。那孩子盘腿坐在车上,巫女服被随意地披盖在身上,似乎是个被母亲强行叫醒来参加祭奠的孩子。

一目连见过的祭祀已经成千上万,但是这种祭祀他还是头一回见。显而易见,那个戴面具的孩子在大人之中地位崇高。不然为什么要用车子来送他呢?可是,当那孩子稍微坐歪一点的时候,身边的汉子就用力拍打着他的后背,孩子一个趔趄,差点从车上掉下去。

一目连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队人从树梢下走过,差点想要现了真身把孩子带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那个孩子?他做了什么错事呢?远远的,那孩子还在车上不断地左歪右倒着,那些人也不住地开口斥骂。一目连终于忍耐不住,弯下腰来伏在灵龙身上,握住它的双角,慢慢地跟了上去。

临近神社了,人们停下了木车,几个人连拉带拽地将孩子弄下了车子,其中一个女人“啪”的一声打落了孩子脸上的面具,就在那一瞬,孩子的面庞终于露了出来。
果然,那不应该是人类的面庞。不,那甚至不应该说是一张脸。

那孩子的脸上血印斑驳,还有未干的血痂顽附其上,刚刚接受阳光照射的皮肤以惊人的速度剥落腐朽,甚至能听到皮肤从脸上脱落的“哔剥”声。然而这一张惊悚的面皮之间,却是一双清澈烁金的眸子,迎着朝阳闪耀着诡谲的妩媚。没错,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孩子。伏在龙上的一目连微微寒噤。人们将他拖向高高的祭坛,而从另一边,已经有人抱来了烧火的木柴。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