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高贵4》

(昨天没有更是因为我的笔记本出了问题,差点连桌面上的论文都没得了,不过还在修好了。于是今天继续第四篇连载,今天这一篇里连连和般若弟弟喜结连理〈大雾〉,还有一个新人物粗线~)

一目连自诞生那天起,就对人世间的事情似懂非懂。他从不知道人类可以作为恶鬼的朋友,也不知道被视作朋友的恶鬼可以毫不犹豫地吃掉人类。当般若那张阴森恐怖的鬼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头脑一片混乱。

“你想要什么?”一目连颤声问道。

“一张脸。”般若笑了,“一张如您一样美丽耀眼的脸。”

“得到脸之后,你要做什么?”

“有很多可以做的事啊,例如,先吃掉每一个嘲笑我的人类,然后变成人的姿态,去认识更多的人类,然后,吃掉他们。”般若笑得天真无邪。

“般若……你应该知道,身为庇佑人类的神明,如果实现了你的愿望,那就等于残害人类,就等于否定自身的存在。你……难道认为我会帮助你吗?”一目连轻轻地将衣袖从般若的膝下抽了出来,顺便将身子向后躲了躲。

“也是呢……不过就算一目连大人的存在是人类给予的,可是等到人类不再需要您的那一天,您不也会灰飞烟灭的吗?那这么说来,您,至高无上的神明的生死都会被区区人类所决定,那么,您为何不抓紧时间,好好地让人类为您献上更多的尊敬呢?”般若抚摸着脸侧的面具,“就让我来告诉您吧,人类是多么的无耻而残忍,这样卑贱的生物,不配享有您恩赐的福祉。”

“就算你这样说……”一目连狠狠地皱着眉头,“如果我不再为人类带去福祉,那我与人类的阴暗面又有什么区别?与你这个恶鬼,又有什么区别?你居然试图和神明讨论人类的价值,你是多么可悲又可怜!不懂得生命价值的你,怎么可能明白呢?”

般若听完他的话,阴沉着脸慢慢坐回原位。

“呵,也是呢。自古神魔不两立,看来我跟人类待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太长了,导致脑子都变笨了。不过……神明大人,像您这样的存在势必不能永恒,我们拭目以待,总有一天,您会同意我的观点,不过到了那时……”般若邪邪一笑,“您未必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

般若站起身来,悠哉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那么,大人,我们再会了~”

“等等。”一目连袖着手,“你想要美丽的面孔,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希望和你达成契约,得到了美丽之后,你不能再伤害人类。”

“哦哦!可以吗?一目连大人真是个好人呢!”一目连像一只兴奋地小鹿一样冲到了他面前跪下,“只要您给我这张脸,我干什么都可以哦!”

一目连盯着他,一言不发,许久,他伸出了手,将般若脸侧的面具戴正,轻轻地将手掌盖在了上面。

“吾赐予汝心仪之物,平壑汝之贪欲。就此缔约,戒嗔戒杀,不得以己之力残害生灵,背信者天雷降罪,不入轮回。”

清风四起,洋溢成温暖之流笼罩住二人,一目连的衣袂随风而起,如鸟翼一般将般若覆盖其下。般若身上的血腥之气,也随着暖流缓缓淡化,最终,如一滴透明水珠,凝结而成,无声地落入地下。

风渐渐平息,一目连转过了身,道:“你要的我已给你,记住契约,走吧。”

般若拿下面具,墨黑发亮的地面映出了一张象牙一般纯洁的面孔,熠熠生辉,纤毫都不容挑剔。他惊喜极了,随即伏地,敬拜三下。

“谢谢您!神明大人!”

“走吧。”

身后传来木屐欢快的响声,一目连转过身,看着地面上遗留的面具,一言不发。灵龙从屋椽上飞了下来,在空中盘了个圈,凑到那个般若面具旁,用爪子轻轻戳了戳,发出困惑的低吼,抬头看着一目连。

一目连叹了口气,拿起那个温度犹存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三天后。

“从没听过神明的脑子出问题的。”荒川之主坐在森林旁的小溪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一目连。

一目连蹲在溪边,用手撩着水花。

“你还是说我傻吧,听着顺耳。”

“有区别啊!之前我以为你是慈悲心泛滥,所以是傻,现在你是傻到了极致连要恶鬼都要帮,所以是彻底没救了。”荒川愤愤地在溪里炸出一个水龙卷,惊得路过的小虾小鱼扭头就跑。

“我还是那一个原则,不希望伤害人类。”一目连抖抖袖子,放出逃命的小河鲜们。

“和恶鬼谈条件不会有好下场!搞不好你都会被诓进去!到时候要是引起神堕,不仅是你,连你庇佑的村民都会遭到灭顶之灾!”荒川急切地说。
“如果到了那时候,我会尽早了断自己,不会给任何人带来灾难。”一目连依旧一脸平静地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那我呢?我也算你半个朋友吧?你要是撒手人寰我怎么办?你就忍心看着我在凄风冷雨的关东平原上孤独一生?要我说你还是通知山神赶紧找到那个恶鬼,取缔契约算了,这是为你好!”荒川瞪着眼睛,想自己连这么不要老脸的话都说出来了,一目连这个榆木脑袋总该觉悟了吧。可惜没有。

“认识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一目连真诚地凝视着他的脸,整得荒川本来就发蓝的脸上又多了一层绿。

“我不管你了!你爱堕落就堕落去吧!”荒川怒吼一声,差点驾云而去。

“你今天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你不是说要找我帮忙吗?”一目连抖抖手上的水,收敛浴衣站了起来。

“哦,我来找你平定鸭川。”荒川从云朵上爬了下来,一秒恢复镇静。

鸭川,是位于荒川下游的一条支流。鸭川沿岸有着数以万计的樱树和枫树,此时正值初秋,故而一岸的樱树都青翠地静默着,只有几树枫叶渐渐地染了赤色。

鸭川的景色当是京都一盛,没有水患的时候,夜间的河边总是被无数痴男怨女小两口们挤得严严实实,所以荒川平日里也不怎么去那里。只是入秋以来,上游地区洪水多发,下游河堤又多处决口,因此水中不少精怪趁着水势大涨的几天开始肆意妄为,而荒川之主恰巧又在那几天离开管辖之地找一目连去了,所以当他驾云回家的时候,眼前天翻地覆的鸭川的确狠吓了他一跳。

本来凭他的能耐平定风波当是小事一桩,但是一想到要不是他担心一目连而离开,鸭川也不至于变成这样。于是他决定,拉一目连下水。

荒川和一目连赶到鸭川的时候,鸭川的上空笼罩着一层层厚重的乌云,一目连放出像菜花蛇一样大小的灵龙一探,便知道还有妖灵作祟,导致风向紊乱。

“有什么好探的?只要老子人往河里一泡,比定海神针都好使。”荒川站在云头上一脸淡定。

“那你为什么说难以平定?”一目连一脸疑惑。

“你在上面……”荒川优雅地捏了把折扇出来摇啊摇。

“什、什么上面?”一目连更加疑惑。

“我说,你在上面帮我定风向,我下河去!”荒川狠狠瞪了这个白痴一眼,折扇一合,一个猛子扎下了河,颇有当年的咸鱼风范。

一目连松了口气,驾着灵龙慢慢地凌云而上,捏了个诀出来以定风波。正当云散风寂之时,身下的灵兽突然低吼一声,然后突然挣开了他的控制,埋头而下。

一目连差点被它从云上甩了下去,他被掀翻的时候,顺势反手一抓,有几片晶莹的龙鳞落在了他的掌心,他拿起一看,只见龙鳞的边角上似乎有什么暗红色的东西。他将龙鳞高举,透过微弱的阳光,他看清了龙鳞上的东西,那是几丝血迹。

一目连花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血迹,但一向对风向敏锐地他竟然无法通过风向判断出血迹的来源,因为空气中一丝血腥气也没有。这是哪里来的血?是灵龙身上的吗?还是……

一目连心中一惊,连忙翻下云头去寻荒川之主。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身边的气流突然失去了他的控制,一霎时,狂风四起,甚至吹走了他身上披着的白色外套。

狂乱的风吹散了一目连的束发,他惶恐地回头,身后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你好啊!风神大人~”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