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高贵5》

今天是大年初一喲~~于是没更好几天的我又来连载了,之前事情好多,而且还抽空去了一趟省历史博物馆,看各种唐朝金银看到流口水……
于是赶紧拍醒自己,继续虐我没有的连连……

(正文)

飞扬起来的发丝混乱了一目连的视线,隐约之中,他看到眼前腾起了一股巨浪,而浪尖之上,站立着一个半裸的男人。男人一头蓬乱紫发,腰挂骷髅脚蹬木屐,最不可忽视的则是他右手上倒提的一把三叉戟。

男人踏着浪花,以极度妖媚的猫步向他缓缓走来,雪浪飞沫间,他诡异的笑声无比清晰地刺激着一目连的耳膜。他的眼睛如射寒星,却有鬼魅之气袅袅逸出,目光狠狠地凝视着一目连,似是要把他剥皮拆骨。

一个字,邪。

“看来我的命运并不怎么好,总是要和你这样的恶鬼打交道呢。”一目连负着双手,眉峰似剑。“报上名来。”

“海夜叉。不过你也不用费心记了,等到大爷把你杀了,自会把大爷的名字刻在你漂亮的额头上。”紫发男人仰头大笑,随手一挥,浪花化作剑锋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一目连抬手,凝聚出气刃堪堪一挡,剑锋便又碎成了浪花。

“杀我?为何?”

“成神!”夜叉懒洋洋地回答,三叉戟往脚下重重一墩。“大爷是半神,吃了你,我就能成神!”

“居然还有比我更傻的……”一目连叹了口气,摇摇头。“你神性不灭,若是执意行恶,迟早会堕为恶鬼。难怪我你一接近我,我就感到一股杀伐之气,恐怕你的堕落也近在咫尺了。”

“那大爷我还等什么呢?可不就要把你吃了么。”夜叉凶相毕露,双手执叉,动用十分妖力向他猛袭而来。

一目连看他动了真格,索性放弃游说,双手互握,先划出一个巨大的结界笼住这片水域,以防打斗恶气波及地上村民,随后迅速闪躲,避开了夜叉的攻击。

恶鬼啐了一口,调转叉头向他腋下斜挑而来,一目连慌忙侧身,冰冷的叉端割破了他前胸的巾带,他的眼前一眩,差点躲闪不及。灵龙怕是中过了夜叉的埋伏,此时虽能感到一目连的召唤,却因受伤迟迟无法前来助阵。一目连的战力远不及夜叉,只得以神力与他短兵相接,下方的水域也因夜叉的猛攻而翻江倒海。

这只夜叉恐怕是潜伏在荒川之中的精怪一类,因水患之故而得以有机会兴风作浪。若是荒川之主当时只身返回,恐怕此时与这恶鬼酣战的就是他了。若是他还好,但一目连却是客场作战,又无法借调荒川灵力相助,因此局势于他十分不利。

夜叉自然早看出这点,狞笑不断地加大了攻击力度。一目连变得愈发狼狈,战斗之中,他的发尾被三叉戟缠住,夜叉手腕一抖,一目连便吃痛地低吟一声,一缕晶莹的长发缓缓落在了夜叉的手中。夜叉手中鬼火一烧,发丝便化为轻烟。

“想不到威武的风神大人竟然如此柔弱,连我这只恶鬼都斗不过,哈哈哈!”夜叉得意忘形,倒也不急着强取他的神力,竟然开始享受起这场战斗。

一目连身上渐渐血迹斑驳,白衣上盛开大片血梅,却还是咬牙抵抗,抬手划出一道又一道气刃。

“我不会就这么死在这儿了吧?荒川……你倒是在哪啊!”

一目连想收起结界,好让荒川之主助自己一臂之力,可一转念,若是没了结界,这滔天的神力恐怕会在一瞬之间扑向大地,随后引起洪水冲毁村庄。决不能收起结界!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夜叉一个回身,叉尾猛击中了一目连的前胸,将他顶翻过去,又是一记直叉,刺穿了他的左肩,生生将他拽到自己面前。

“风神大人,有遗言吗?”

鲜血覆上了他的肩膀,一目连静静地看着他,半晌,吐出几个字。

“杀了我,你也成不了神。”

“好,那么,去死吧。”夜叉全然无视他的话,握叉的手猛一用力,一目连便昏死过去。

夜叉将三叉戟从他血迹斑驳的肩上抽了出来,待下杀手之时,一目连的身形却渐渐消失不见。夜叉大惊,一叉子插了下去,果然什么都没有了。

他心道不妙,急忙回头,迎上他的目光的,却是一张孩子的脸。

一个穿着浅灰色巫女裙的孩子,长着金色的蜷发,单膝跪地,搀扶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一目连,而他的左肩,则代替一目连流着汩汩鲜血。

“切,居然被这种小把戏给唬了。”夜叉收回了三叉戟,“小鬼,大爷我今天不想杀生,一个就够了,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滚开!”

孩子缓缓抬起头,精妙绝伦的白皙面庞上,一双金眸妖气轮转。

“不要。”

“喂!恶鬼!把一目连扔下来!”

笼罩着三人的结界下方,荒川之主站在一个漩涡里,冲般若喊道。

“哼,果然是咸鱼王,动作一点都不利索。”般若嘲讽地扬起嘴角,扭头对夜叉说:“不好意思哦!这个笨蛋神明大人是我的猎物,你可要讲究先来后到哦!”说着,他放出黑兽咬破结界,将一目连抛了下去。

“谁都别想走!”夜叉大怒,提着叉子朝般若猛刺而来,般若轻盈地向后一跃,躲开了他的攻击,绽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夜叉叔叔,今天就先不陪你玩了,不过有笔交易,我们倒是可以谈谈呢!”

“你什么意思。”夜叉阴森森地看着般若。

般若笑得一脸灿烂,“咱们究竟是一类人,关于交易嘛……你会有兴趣的,我可是关注了你好久哦!这个咱们可以日后再说,不过现在。”他收起了笑容,“风神的命是我的。”

不容夜叉回答,般若就从结界的破洞里钻了出去,对他做了个“再见”的口型,翻云而下。

早就等在漩涡里的荒川之主准确地接住了一目连,等到般若一跳下来,立即抛出一个水网将他网了进来,长袖一摆,三人一起沉入了水底。

鸭川上的波浪渐渐平息,破碎的结界游离在云开雾散的水域之上,一缕阳光射向下界,云端上的夜叉伸手遮挡刺眼的阳光,偏了偏头,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墨一般漆黑的深渊。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