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高贵6》

(高贵几来着……哦是六……好几天没更了,并不是因为我愉快地玩耍去了,只是因为没有脑洞了……)

雨水中的夜晚,不息的鸭川,深渊中的神社。

“说过多少次了!不让你进就是不让,你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蓝色的水底鸟居前,荒川双手叉腰,一脸凶相地冲着般若吼道。不过由于潭中的水实在过于深邃,他甚至无法看清那一片是水,哪一片是那咸鱼王的脸。不过咸鱼的脸还要更黑一点就是了,其实也挺好认的。

“哎呀,你们神明难道就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吗?这么简单的人类道理在你们这儿难道讲不通吗?你这条大咸鱼。”

“你再说一遍!”被戳到痛处的荒川之主“唰”地举起了手中的折扇,作势要劈下去。“我保证你的鬼骨头有来无回!”

“哎呀真是可怕呢!不过我要死也要看着人类遭殃之后心满意足地去死,可不是要死在你这龟不靠岸的荒川之下。”般若冲他吐了吐舌头,“放心好啦!我要是真的想对一目连大人不利,难道还会救他吗?我只不过想确认一下他的情况罢了,毕竟我能有今天这幅面貌还多亏他的帮助呢。”

“和恶鬼谈条件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一目连那个白痴只是因为太善良才会与你缔结契约,我不会像他那么好骗!小鬼,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真的不想他有事,就把你的算盘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荒川之主的眼睛瞪得像扇贝一样大,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首先——”般若拉长了声音说,“与你这条大咸鱼没有关系,其次,你们二位是什么关系呀?我咋瞅着不太正常捏?”

下一秒,般若被扑面而来的水花拍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块礁石之上。

“你说什么?我还是没太听清……”荒川用折扇挡住了面部,只露一双凶狠的眼睛。

“鬼袭!”般若撕心裂肺地喊道,放出的黑兽瞬间污染了这片水域,它们咆哮着扑向荒川。

“风神之佑。”

一阵清流涌过,淡化了凶恶的黑兽,净化了污浊的水域。般若和荒川同时回头,蓝色的鸟居下,一目连披着衣服斜靠在鸟居的柱子上。

“你这家伙出来干嘛!”荒川恶狠狠地说,“回去!老子正愁没人陪练,这小子就皮痒痒了!老子正要成全他呢!”

“风神大人!”般若和荒川的反映截然相反,他像一只无害的小鹿一样一边惊叫着,一边跑向一目连,急忙搀扶起他。“您怎么出来了?是我太吵了打扰您了吗?您的伤怎么样了呢?”

一目连微微咳了几声,扭过头来,浅绿色的眼睛直视着般若,语气平淡:“为何你会来救我?”

“啊!那是因为我在帮附近的渔民寻找不小心掉落在河里的草帽,说话今天要拿给他的,唉……看来找不到了呢。”

“哼!”咸鱼王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他专属的冷哼。

“不要再骗我了,般若,你是本性难改的恶鬼,我清楚得很。”一目连轻轻挣开了他的手。

“可是您还是满足了我的愿望,不是吗?”般若无辜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请您看看这张无暇的脸,这张如同您一样美丽的面庞,这可是您的所有物呢!而且您不是与我订立了契约吗?我怎么还会伤害人类呢?”

“看着人类生老病死,现在可是我最大的享受了。”般若笑眯眯地说。

“有这样想法的鬼恐怕比杀人放火的夜叉更加可怕吧。”荒川阴冷地摇着扇子。

“般若。”一目连叹了口气,“作为我的立场,自然希望能够保护人类,但作为你的立场,我也能够体会你的心情。荒川总说我傻,我明白,他是在说我看不到人类的阴暗面。但是身为人类的守护神,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万事万物都存在着一种平衡,善与恶,保护与破坏,失去与存在,所以我对你之前的行为并不反感。”

“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够信守契约,不要想着能在契约是钻些空子,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一目连浅绿色的眼睛凝视着般若。

“哎呀呀,被你听到了呀!”般若故作惊讶,“我还以为一目连大人那时候已经昏过去了呢。”

“你代我挡下一击我向你道谢,但也仅限于此,般若,记住我的警告,不要再伤害人类!”一目连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抓住衣襟的手也因为紧握而骨节泛白。

般若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许久。

“切。”

“不好意思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切’?”一目连狠狠皱了下眉。

“没有啊!”般若眨了眨眼睛。一旁的荒川不堪忍受地按住了额头。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荒川之主顺手从旁边抓了条游鱼来揉它的尾巴,他现在很焦躁。为那个傻子,也为那只恶鬼。

“高贵的人不需自甘下贱,卑微的人也无法强攀高枝。一目连,既然你已经做了越级的事情,就无需再自寻烦恼,如果真的有惩戒,那也不会落到你头上,你只要清楚这一点就够了。”荒川放开手里的丁丁鱼,向他们走过去,经过般若时,他说:“反正这都是他自找的。”

般若没做声。

一目连偏着头去看脚边摇曳的水藻。

“啊你说的是我吗?那我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是不是自讨苦吃吧,你这条大咸鱼!”

荒川转身,一记游鱼朝般若砸去,那边却早已无人。他已经走了。

“一目连!”荒川鬼喊鬼叫,“以后不许你再跟这样的恶鬼扯上关系!不然等你神堕了老子第一个劈死你!”

“你安静点好不好。”一目连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我快烦死了。”

“喂你别坐地上啊!我说有什么可烦的?你想得太多就是因为和这样乱七八糟的关系扯上了太多,你只要记得,你是神,他是恶鬼,这条阶级的鸿沟跨越不了就行了!”荒川从地上把他拉起来,“只要你这样想,心里就会好受不少了。”

“那人类呢?人类也是比我低贱的生物吗?”一目连斜着眼睛看他。

“不然呢?”荒川把他往神社里推,“我说过很多遍了,你不要总是固执己见!”

“你说的高贵,只是地位上的高贵而已,我却觉得,人类身上的美好品质却是比我更高贵的东西。”

“有这样的想法你离变成人类也不远了!”荒川好不容易把他推进了自己的神社,疲惫不堪地放下了手,“我看你还是当个人类算了!生老病死七情六欲你挨个儿尝一遍怎么样啊?做不到的对不对?做不到你就别瞎逼逼了好不好!”

“荒川,”一目连转过身,身后的大门却被荒川“砰”的一声上了锁。

“你就在我这儿好好养伤!要是敢去找那个恶鬼你就完了!”

“风神大人……”身后的阴影里传来两个颤颤巍巍的童音。一目连一低头,原来是鲤鱼精和河童。两个孩子被荒川之主吓得紧紧抱团。“我们……是荒川大人派来侍奉您的。”

“不用,解散了吧。”一目连疲惫地挥了挥手,在冰冷的石板上坐下。两个孩子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行了个礼,退到后殿去了。

漆黑的深渊里,只有皎洁如玉的风神垂头坐着。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