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高贵7》

(这是第七章啦,日更的我又来了~~感觉从今天开始连连和咸鱼王要虐了……但是我明明写得是连连×般若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不管了,反正鱼连组我也很喜欢……)


荒川之主作为神明,过的似乎十分寂寞。

在荒川之主的神社里待了三天,一目连除了偶尔来侍奉他的河童和鲤鱼姑娘以外,就没见过第四个活物,甩着尾巴经过的各色小鱼小虾除外,他们不会说话,一目连很是无聊。

河童也怕把高贵的风神大人闷到跳河,于是经常给他带来各地的地方志和逸闻轶事,也算帮他解闷。三天以来,一目连几乎阅遍了整个关东地区的民间风俗志,也把鲤鱼姑娘口中各式各样的妖神八卦听的几乎反胃。于是,就在风神大人拿着鱼子寿司扔出神社的第四天,荒川之主总算摇着折扇回来了。

蓝色的咸鱼王穿着比他自己还蓝一个色度的华丽羽衣,腰间束着熠熠生辉的金丝腰带,头上顶着乌黑发亮的纱制狩帽,不知道的还以为河里掉下来一只雄孔雀。

“怎么了?在我这儿待腻烦了?”荒川笑意盈盈地走近坐在地上的风神。

“我的伤已经好了,不能再打扰你了。”一目连偏着头不看他。

“没有关系,多待几日也可以,我无所谓。”荒川冲河童招招手。“来,把我的酒拿来。”

“你再不让我走,就只能让你尝尝风符的厉害了。”一目连转过身来正对着他,眉头微蹙,碧绿的眸子闪着凌厉的光。

“这可不像你啊,一目连,怎么这么暴躁?这对你的子民们可不是件好事啊。难道你认为我是有意把你监禁在这儿的吗?”荒川难得的好脾气,袖着双手居高临下地说。

“你还知道我有子民要保护?那就赶快让我回去。我只说一遍,荒川。”

咸鱼王微微一哂,“你如果一心只想保护人类,那我自然无话可说,但鬼知道你回去以后会不会再和那只恶鬼混到一起!”

一目连叹了口气,“我自有分寸,你不相信我吗?”他抬眼看了看荒川的表情,知道自己又是白问。

“好,你回去吧。”荒川抬手解开了神社门上的水流锁,“你从我这儿出去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别来求我,不然,我将不再以朋友的身份无偿为你提供帮助,我就要收费了。”

“我知道。”一目连穿上了外套,身边的灵龙见主人要走,兴奋地打着鼻喷在一目连的身边转来转去,这个幽暗的破地方把它漂亮的鳞片都软化了。

幽暗的水底平静无波,风神走过荒川的身边,一言不发,似乎是这河水冲走了两人之间的话语,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以前,荒川总是嘲讽那愚蠢的风神,但是到现在为止,荒川才无奈地承认,他根本无法理解风神的想法。

他甚至从未了解过他。

一目连步调缓慢地走上通往陆地的石阶,甚至没有回头看荒川一眼,他的眼神永远如此平静,似乎从未思考过任何事情,就像毫无波澜的古井之水。这个人,这位神明,千百年来,一直如此度过。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风神离开了鸭川。

荒川之水自那之后再无水患,日朗和清之时,永远有徐徐的清风掠过平静的河川,河面上来往的渔人再也没有遭遇到水患的威胁,盛开着樱花的鸭川变得更加美好。荒川坐在河边摇着扇子,看着河童和鲤鱼姑娘在水中愉快地打情骂俏,他不禁困惑:这两个家伙难道没有腻味的时候吗?

好像真没有。

或许是刚刚化为人形的缘故,这两个孩子格外能闹腾,从附近的莲花池到渔民们下海的码头,就没有他们没去过的地方。荒川有时候蹲在树梢上一脸寂寞地摇着扇子看。这样的关系能持续多久呢?到他们各自升为神明之时,还是他们的生命走向陨落的时候呢?人类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啊呸!这跟人类有什么关系?人类又自私又丑陋,最擅长的就是口是心非,连那般若恶鬼都比不上。可是……那愚蠢的风神却那么喜欢人类,还把他们称为“高贵的人类”……

啊……人类这种东西,到底高贵在哪儿了?

荒川很少耗费如此之多的脑细胞去想一件事,几天下来想得自己的脸愈发的蓝了。

“荒川之主大人。”河童规规矩矩地在他的神殿门外跪坐,“风神大人已经离开,请问在下还需寻找各处的地方志吗?”

坐在殿内的荒川从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来,冲到门口推开了门。

“要!继续给我去找!”他坚信,只要把人类这种生物研究透了,就一定能研究清那白痴风神的花花肠子。

一推开门,除了恭恭敬敬的河童,还看到了一旁的鲤鱼精,还有……许多从未见过的泥鳅精鲶鱼精鳗鱼精青花鱼精……姑娘们?

这是什么情况?水族游园会开到自己家门口了?

面对瞪着通红的眼睛穿着睡衣好几天不出门今天总算出来了的荒川之主,水族姑娘们吓得抖如筛糠。鲤鱼精姑娘颤颤巍巍地说:“荒、荒川、大人……您别生气,她们都是我的朋友,都……都是想来看看风神大人的……她们都很仰慕俊秀的风神大人,所以……”

“那白痴几天前就飞走了你们怎么现在才来?”荒川没了脾气,好奇地看着这一群小精怪。

“这、这不是……伊势地区发了洪水嘛……她们在来的路上耽误了几天……”鲤鱼精姑娘小小声地说.

“洪水?你说哪里?伊势!”荒川心里仿佛被砸了一拳,猛地出手把鲤鱼精抓到了自己手中。

“啊啊啊啊!大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鲤鱼姑娘瞬间吓得魂飞魄散,“就就就……是香取那里!据、据、据说还发了山洪,连山下的森林都遭殃了……”

荒川茫然地放开了她,忽然有点头重脚轻,站立不稳。那白痴是神,自然不会被洪水影响,但是他的子民们呢?他们……

河童发现了他的失态,急忙上前扶他,“荒川大人!您怎么了?是担心风神大人吗?需要我陪您去看看吗?”

“一天到晚地老缠着他……怎么?你以为我是舍不得老婆回娘家的凡夫俗子啊?”荒川喃喃自语,挥手摆脱了河童,回身走向了他的神殿。

“伊势那地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与我有什么关系?冲了毁了自有地方神明去管,以后,要是再有人把我和那愚蠢的家伙扯到一起,休怪我不客气!”

“砰”的一声,神社大门被重重关上。

评论(2)

热度(4)